風玫臉色第一次變得難看起來。

因為,魁佸的氣息也開始變得不穩定起來,魁佸的神色間有著明顯的隱忍的痛苦。

魃靈兒的生命與魁佸息息相關,魃靈兒若死,魁佸的靈魂也會隨之消散。

風玫看著魃靈兒的眸中,第一次湧現了真切的殺意。

她停止了司天鑒的運轉,一抬手魃靈兒直接砸落在她的面前。

「歡歡。」魁佸握住風玫的手腕,黑眸暗沉,眸底有痛色隱現。

風玫抬眸看著他,目光極冷:「你想死?」

都這個時候了,竟然還想阻止她,簡直找死!

他若不是葉篁,她就成全他了。

魁佸抿緊了唇,不說話,只是抓著風玫的手微微顫抖,可見內心的掙扎。

風玫微眯起眸子,冷笑:「看開你是選他而捨棄我了!」

他要魃彐活,他必死,他不要自己的命,也等同於捨棄了她。

魁佸抓著風玫的手立即收緊,想都沒想便道:「你是我的!」

他怎捨得捨棄她,可是……

魃靈兒此時情況危急,風玫直接甩開魁佸的手,就要向魃靈兒動手。

魁佸想要阻止,可是當手中的力量凝聚后,怎麼也發不出去。

他神色糾結痛苦,手上的力量漸漸消散。

他終究是自私的。

他心中對師父有感激,欠著師父一條命,可是對風玫,他卻是願意付出自己的生命。

他選擇了自己所愛。小說娃小說網

不管魁佸內心是如何的糾結痛苦,風玫已經採取了行動。

此時魃靈兒體內有兩道靈魂在爭奪身體的主權,很顯然另一個就是蟄伏在魃靈兒體內的魃彐。

魃靈兒不是魃彐的對手。

不過,風玫一插手,便又是另一回事了。

在風玫的打壓下,魃彐慌了。

「魁佸,殺了這女人!」

魃彐的聲音從魃靈兒身上發出來,尖銳刺耳。

風玫眼一眯,下手更狠。

魃彐發出一聲慘叫:「佸兒,我是師傅啊,救我!」

「魁佸哥哥,救我!」是魃靈兒的聲音。

魁佸只是靜靜看著魃靈兒臉上時而痛苦,時而驚恐的模樣,拳頭捏的靜靜的,卻一動沒動。

「師父,歡歡是我的妻。」

他的聲音很輕,卻帶著明顯的戾氣。

魃彐竟然第一句話就是讓他殺了他的歡歡,即便是他師父也不行!

他的歡歡,任何人都不能傷,即便是想想都不可以!

聽到魁佸的話,風玫唇角微微翹起,指尖一勾,便將魃彐的靈魂從魃靈兒體內勾了出來。

魃彐的魂體很淡很淡,似乎隨時都會消散。

親眼看到魃彐的魂體,魁佸神情有片刻動容:「師父,我可以為你找其他載體。」

他曾以復活魃彐為目標,但是始終找不到魃彐的魂魄,現在他有機會了。

「為師現在魂體太虛弱了,只怕等不到了。」魃彐神色落寞,苦笑,「不過真正魂飛魄散前,還能看到靈兒與你,為師也死而無憾了。」

魁佸急忙道:「師父,你的魂魄可以在我體內溫養著,我體內有你當初傳給我的功力,對你的魂魄有好處。」 風玫聽到魁佸的話,只想直接給他一巴掌。

還在體內溫養魃彐的魂魄,他咋不上天呢!

缺了一縷神魂就把他給缺成了二百五不成?

風玫暗暗想著要趕緊將司君找回來才是,看著魁佸卻沒有說話。

她要看看魁佸是否真的讓魃彐的靈魂進入他體內。

若真的,她一定當著他的面將魃彐給滅了!

絲毫不知自己已經遊走在生死線的邊緣,魃彐聽到魁佸的話,心中驚喜,臉上卻有些為難。

「佸兒,你該知道,讓別人的靈魂進入自己體內時一件十分危險的事情,若是……」

「師父不是別人。」魁佸直接打斷魃彐的話,他認真道,「師父當年是為救我母親而死,我欠師父一條命。」

「當年的一切皆為師自願,又何來欠命一說。佸兒,日後莫要再說這樣的話。」魃彐一臉嚴肅,他頓了一下,繼續道,「你真的想好了,願意讓為師進入你體內溫養?」

魁佸笑了一下:「自然是願意的。」

風玫磨了磨牙,依舊沒說話。

在魃彐說話之前,魁佸突然臉色一正,「不過在此之前,我想知道師父的魂魄為何會出現在靈兒的體內,並且還要對靈兒進行奪舍!」

風玫微微挑眉,看來也不算太二。

魃彐一臉茫然:「我、我不知道。我最後的記憶就是當初救你母親時失敗了,然後就是剛剛突然察覺到危險,本能的開始反抗。靈兒?我現在用的是靈兒的身體嗎?靈兒是我唯一的孩子,我怎麼會奪舍她的身體呢!」

靜靜聽完魃彐的話,眼睛看著他臉上迷茫的模樣,魁佸再次笑了:「師父當真不知道嗎?那師父應該也不知道血親奪祭了?」

魃彐瞳孔一縮,臉上卻更迷茫了:「什麼是血親奪祭?佸兒,你究竟是在說什麼?」小說娃小說網

魁佸苦笑,他原本只是懷疑,現在已經肯定了。

他被騙了這麼多年。

風玫看看魁佸又看看魃彐,似乎發現了什麼,眸光一動,心中有了主意。

在兩人都沒有反應過來時,她直接敲暈了魃彐,而後再次啟動了司天鑒。

「魁佸,你看清楚了。」

司天鑒運轉,這次是以魃彐為媒介。



魃彐為魔王,活了無盡歲月。

可是,由於修為再難精進,他的生命快要走到盡頭了。

他想方設法為自己續命,也想過奪舍,但是與他一般強大的肉身他奪不了,比他弱的他看不上。

直到無意間遇見魁佸。

魁佸的體質與他一樣,能很好地承接他的修為。

他將修為傳給魁佸,然後再奪舍,就能滿足他想的。

但是關鍵是,他將修為傳給魁佸后,自己的靈魂勢必變得虛弱,到時候根本無法奪舍。

他想了許久想出了一個主意來。

魁佸極為孝順,所以他打算從魁佸的母親身上入手。

他先是製造了魁佸母親自然死亡的假象,在魁佸傷心欲絕時以救世主的身份出現,在「救」魁佸母親的過程中又發生「意外」,他身死,將修為傳給魁佸的同時讓魁佸答應保護魃靈兒,並簽訂生命共享契約。 魁佸以為魃彐讓他簽訂這個契約,只是想讓他保護魃靈兒。

若是後來不知道血親奪祭的存在,他會一直這麼認為的。

即便知道時,他也不曾懷疑過魃彐會做這樣事情。

血親奪祭,是將魂魄在血脈至親的身體里溫養著,一點點蠶食血親的靈魂壯大自己,最終成功奪舍。

等同於殺了血親,讓自己復活。

在魃彐從魃靈兒體內出現時,魁佸第一次懷疑了。

魁佸並不傻,相反,他很聰明,有了懷疑,再有風玫通過司天鑒展現出來的魃彐原本命不久矣的事實,魁佸很快就想明白了始末。

原來,在魃彐眼中,魃靈兒只是其復活的媒介,而他,將成為魃彐新的載體。

也就是,他將會被奪舍。

不得不說,魃彐當真是費盡了心思。

他想直接對魁佸進行奪舍根本不可能,但是他可以對魃靈兒進行奪舍。

魃靈兒一死,有那個不平等的生命共享契約存在,魁佸再強大也必死無疑。

而魃彐,便能輕而易舉的得到魁佸的身體。

尤其是魁佸的身體里還擁有魃彐原本傳來的修為。

若是依照魃彐所計劃的,他真的能成功。

可是,他沒預料到魃靈兒一個魔界公主會進入司天鑒。

司天鑒是什麼地方?掌管天下命格,魃彐按照命理來說已經是不存在的,他被司天鑒發現只會被抹殺。

所以,即便還沒到最佳時機,他也不得不暴露自己。

一切被揭露,魁佸倒是比他自己想象中的平靜。他看著臉色變得難看的魃彐,淡聲道:「你我師徒情誼到此為止。」

事實上,魃彐又何曾有過一刻真的把他當徒弟了?

已經被揭露,魃彐也不再隱藏,他有些忌憚地看了風玫一眼,冷笑道:「你知道了又如何?你以為我在靈兒體內這麼多年什麼都沒做?只要我想,就能立即殺了她。」

魃靈兒一死,魁佸也活不成。乾坤聽書網

風玫扯唇:「你大可以試試。」

魃彐眸色一沉:「你不信?」

魁佸輕笑:「你若真能做到,又怎會等到現在?」

只要殺了魃靈兒,魃彐就等於得到了魁佸的身體,若真有那本事,魃彐又怎會經得起這樣的走過按捺不動?

魃彐神色一陣變換:「是你們逼我的!」

他話一落,昏迷的魃靈兒突然大口吐血,臉色慘白如紙,生命氣息急劇轉弱。

風玫眼一眯,直接朝魃彐出手。

魃彐並沒有直接對魃靈兒下死手,就是想依次做威脅,卻沒想到風玫出手就是要置他於死地,他根本反抗不得。

意識消散的最後一秒,他動了殺念。

魃彐魂飛魄散,魃靈兒隨之死亡。

同一時間,魁佸倒了下去。

風玫接住他的身體,面無表情。

「看夠戲了沒?」

「嘖,小歡兒你越來越不可愛了。」司君的身形在司天鑒里顯現,紅衣瀲灧,風華絕代。

風玫抱著魁佸,轉眸看著他:「過來。」

司君搖頭:「他死了,我也救不了他。」

風玫眉心一擰:「你過不過來?」

那架勢,似乎司君再不過來,她就直接動手抓人了。

司君無奈一嘆,小徒兒是要寵著的。

他抬步走過去,想要查看一下魁佸的情況,看有沒有可能發生什麼奇迹。

就在他手觸碰到魁佸的那一刻,異變突生…… 隨著司君的靠近,魁佸體內的靈魂就如受到什麼吸引一般,瞬間離體而出。

風玫與司君同時色變。

若是靈魂尚在體內,就算肉體死亡,也還有可能復生。

但肉體死亡后,靈魂一旦離體,便斷絕了一切回去的可能。

再想復活,只能另尋載體。

載體可不是那麼好尋的。

而且……

「他魂魄不全!」看清魁佸的魂魄之後,司君悠然嘆息一聲。

沒救了。

完整的魂魄離體后尚能保存下來,再尋一線生機。

但是,魂魄不全的情況下,魂魄離體很快就會消散,也就是魂飛魄散。

風玫看著魁佸因為魂魄不全沒有神智茫然站在那裡的魂魄,抿了抿唇,看向司君。

魁佸剩下的魂魄在司君體內,只要殺了司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