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好比一個很久之前的新聞,一車禍中一個孩子被壓在汽車下,孩子的母親為了救孩子,一個人就把汽車抬了起來。

道理其實是一個道理,而這在國醫中被解釋為一種自然界規律。

「我要瘋了……不行我受不了了,為什麼你們男人都這樣。為什麼就不能像我們女人一樣,一輩子只愛一個人呢?」

葉青檸被氣的上竄下跳的,最後衝到發獃的葉偉面前吼道。

「哦!對不起!」

這麼說著,葉偉向外走去,此刻他已經知道是誰拿了木麒麟了。

沒錯就是趙倩,恐怕只有她不知道木麒麟是什麼了。

而趙倩拿走木麒麟的原因,應該是想當搓板用吧!

當葉偉走出別墅從院子里經過時,八部眾和馬犇看葉偉的表情都變了。

因為就在之前,他們看到趙倩這位少奶奶,一隻手拿著木麒麟走了。

之前八部眾使出老鼻子勁,都沒能拿起來的木麒麟,先是被九叔拿了起來,然後又是主人的老婆。

在他們看來,主人身邊的人,每一個都是深藏不漏的高手。

就連看上去很像普通人的少奶奶,居然也是能拿起木麒麟的高手。

看著葉偉離開的背影,乾悵然的說道,「以前咱們都不服氣老主人,現在我服了!不得不服啊!小主人身邊隨便一個人都這麼厲害,怪不得他不怕咱們的刺殺。」

坎嫵媚的臉上滿是幽怨,「唉,以前咱們經常對別人說,山外有山人外有人,現在這句話落在咱們頭上了。」

坤笑盈盈的看著眾人,「現在知道我為什麼會臣服與小主人了嗎?他很有可能是那個地方,一直傳說的那個人!」

八部眾的其他人聞言齊齊變臉,所有人都露出了嚮往的表情。

馬犇什麼都不知道,對於那個地方他也只是聽家裡的人說過,而那個地方的那個人,顯然有特殊的含義。

他正想著,要不要吧這件事告訴爺爺的時候,坤看向了他。

馬犇只感覺背後一陣發寒,立刻意識到這件事是不能說出去的。

想到這裡馬犇對坤點點頭,說道,「師父放心我嘴很嚴的。」

坤微微一笑,而就在這時葉青檸和王千雪走了出來。

當兩位美女從這群人中間走過的時候,葉青檸滿臉的困惑。

「一群怪人!」

她輕聲嘀咕著,跟王千雪離開了別墅。

然而馬犇看著葉青檸的背影,卻愣在了當場。

這些天在一號別墅住,他也見過葉青檸,不過都是遠遠的看一眼,只知道這是個很漂亮的女孩。

而這次近距離的看到后,馬犇被葉青檸的美震驚到了,連呼吸都忘了。

「哎……坤爺,你看你的小徒弟,被美女把魂勾走了!」

聽到坎的話,馬犇這才回過神來,而後大口的呼吸起來。

坤卻是冷笑著說道,「這個丫頭可不簡單,他是主人的堂妹,是太平洋那個家族的人。」

馬犇把這句話記在心裡,但卻並不在意。

他的家世也不弱,雖然不如葉偉那麼有錢,但是家族資產也有幾十億。

「太平洋的那個家族,那可是富可敵國的存在,一個家族幾乎控制了整個東南亞,幾個國家的經濟命脈啊!」

離大驚小怪的說道,看向葉青檸的背影,眼中上過一抹羨慕。

馬犇沒想到打擊來的這麼快,因為聽了離的話,他明白葉青檸是出神與世界頂級豪門家族的千金。

在這種家族面前,馬家只是剛脫貧的暴發戶。

坤笑盈盈的看著馬犇,說道,「怎麼?你這樣就泄氣了!」

馬犇苦澀的一笑說道,「配不上啊!唉……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單戀一枝花。算了不想了!」

說這句話的時候,他的內心很糾結,其實他很像拼一把試試的,哪怕是去做倒插門的女婿。

只要能跟喜歡的人在一起,也是值得的。

「坤爺,你這小徒弟太有意思了。」

坎嬌笑著,「不過看到她,我反倒想起離大娘了,她年輕的時候,也是這樣的一位羅莉,那時候追離大娘的人,可海了去了。」

這話猶如一盆涼水兜頭澆下,讓馬犇機靈了一下,看向離的眼神滿是錯愕。

「看什麼看!老娘年輕的時候,可比那個丫頭漂亮多了。」

說著離像是想起了什麼,憂鬱的說道。

「可惜啊!我當年瘋了般的愛上了某個帥哥,還給他生了孩子。

當時跟他好的時候,我們曾經約定過,如果我懷孕了就會主動消失,等孩子出生后我會託人把孩子送給他。」

說著離的眼紅了,眼淚流了下來。

「十八年了,我一直在等他來找我,可是他卻一直沒來。

但是現在時不時能在電視上看到他,我也挺高興的。

在網上偶爾也能看到兒子的照片,他對兒子還是很好的。

兒子都十八了,成年了……」

坎是第一次聽離講起這件事,像是想到了什麼,居然尖叫起來。

「天啊!這不是真的,絕對不是真的。

你跟我的男神好過,這絕對不可能……我不接受!

還有那個孩子,是你跟他生……不行,我受不了了!」

坎的反映很誇張,那感覺像是要跟離打一場。

「尚磊?」

馬犇下意識的說出了這個名字,也震驚的看向離。

年輕人對明星總是很關注的,十八年前就已經出道,到現在還火的明星有不少。

但是沒結婚還帶著個兒子的人,恐怕只有電影明星尚磊了。

「啊啊啊……」

突然坎尖叫起來,衝到馬犇面前小拳頭雨點般的打在他身上,嘴裡還喊著。

「誰讓你說出來的,誰讓你說出來的……」

不過所有人都能看出來,坎根本沒用力。

或者說,坎是用這種方式,在卡馬犇的油。

畢竟現在的馬犇,不管是樣貌還是體形上,都是型男級別的。

而坎自詡型男收割機,她怎麼可能回放過馬犇。

「前輩!坎前輩,對不起!我錯了……我錯了……」

馬犇舉起雙手想要抵擋,然而坎的身形一閃,直接出現在了馬犇的懷裡。

「哎呀,你居然還敢抱我,討厭了!」

直到此刻馬犇只感雞皮疙瘩起了一身,他這才反映過來,自己被眼前這位少女般的阿姨給調戲了。

而此刻在七十七號別墅外,趙倩一手握著木麒麟扛在肩頭,已經在這裡站了有段時間了。

葉偉從九十一號別墅出來后,一直不敢回去,他在海邊溜達了好長時間,一直在想如何跟趙倩解釋。

現在他馬上就到七十七號別墅了,遠遠的看到站在別墅門口的趙倩,葉偉就是一哆嗦。

木麒麟果然在趙倩的手中,而且趙倩扛著木麒麟的樣子十分霸氣。

遠遠的看到葉偉溜達回來,趙倩很不客氣的喊道,「幹了幾次啊!」

此話一出,葉偉就是一個趔趄。

「要不要這麼直接啊!我跟她什麼事兒都沒有,你也知道她是純寒體質,我……」

「編!繼續給我編,送到嘴邊的肉你都不吃,我怎麼就不信呢!」

趙倩打斷了葉偉的話,冷冷的說道。

葉偉頭上的冷汗都下來了,很誠懇的說道。

「真沒有,老婆你一定要相信我!」

「寧可相信世界上有鬼,也不能相信男人的破嘴!」

趙倩這麼說著,對著葉偉一招手。

「真沒有,我說的是實話!」

「是嗎?行,本來想用這東西打你兩下就算了的,既然這麼說……那麼……」

說著趙倩一把拉住葉偉的手,拖著他就向別墅走去。

「老婆,我今天累了狀態不好,明天行嗎……」

「不行,老娘要的就是今天,你要不能滿足我,那你跟她就是有事兒!」

「真沒有,真的沒有!」

趙倩拖著葉偉走過客廳的時候,柳君如正慵懶的躺在沙發里看電視。

一眼看到他們,柳君如隨口問了一句。

「他傷好了?」

趙倩隨口說道,「豈止是好了!」

話裡有話,柳君如聽出來了,但卻並不在意,隨口說道。

「多多今天跟我睡,你爸已經哄睡著了。」

趙倩聞言別有意味的看向葉偉,「還真是天時地利人和啊!既然老天這麼幫忙,今天……」

不等她說完,柳君如補了一句,「悠著點!」

然而此刻兩人已經上樓去了,哐的一聲門關上了。

柳君如往樓上看了一眼,微微搖頭,嘀咕道,「年輕就是好!」

而此刻的一號別墅門口,一位不速之客讓王千雪本來很好的心情蕩然無存。

這人在臨走的時候,還對王千雪說道,「我就住在十六號別墅,明天我還會過來。」 卧室的衛生間里,葉偉洗著染血的內褲,心裡很是慶幸。

趙倩來例假了,而他大病初癒,這幾天又經歷了這麼多,也真的是有心無力了。

洗好後葉偉回到卧室里,看到橫在地上的木麒麟,他知道什麼意思。

於是老老實實的跪在木麒麟上,還想解釋一番。

「老婆,真不是你想的那樣。」

然而趙倩卻是冷笑的看向葉偉,「你是不是覺得我動心了,想幫你收了那個狐狸精!我告訴你,之前是老娘心軟,現在……你就別白日做夢了!」

說著趙倩直接躺下用被子蒙住了頭,同時喊道,「給我跪到天亮!」

而就在這時候傳來敲門聲,然後柳君如的聲音在外面響了起來。

「小倩啊!葉偉剛受傷,有些事不用那麼急,你們早點睡吧!」

趙倩沒說話,葉偉卻回道,「知道了!媽!」

此刻趙倩掀開杯子,頭髮蓬亂的看著葉偉,那樣子像是個神經病。

葉偉知道趙倩是真生氣了,所以擠出了個笑臉說道。

「我發誓我和王千雪真的沒什麼,她是純寒體質和我是純焱體質,這個你是知道的。所以他的體質發作的時候,我和她直接靠在一起,就能相互緩解對方因為體質發作而造成的痛苦。」

趙倩聞言臉色越發的難看,問道,「所以呢?」

葉偉還想說什麼,但找趙倩卻繼續說道。

「你是不是覺得,你們才是天造地設的一對,所以我這個生過孩子的黃臉婆就該被拋棄嗎?」

「不是!老婆你想多了!」

葉偉還想解釋,但是趙倩卻一擺手說道。

「你不用解釋,我什麼都明白,我生過孩子還是順產。所以我跟王千雪沒法比,她可沒生過孩子,所以……」

葉偉真的抓狂了,突然變了臉色豁然站起身。

趙倩被嚇了一跳,下意識的問道,「你想幹什麼?」

「我想說我是認真的,沒有就是沒有。」

說著葉偉拿起趙倩的手機,在上面下了個軟體。

搗鼓了一陣后,葉偉把手機給趙倩。

「藍色的點是我,紅色的是你,以後不管我在世界的任何地方,你打開這個軟體,就能看到我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