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

老太太身手矯健,上來伸手就要抱他,

「明明哎~」 小和尚下山泡西瓜,老和尚有交代。

山下的女人是拐賣犯,見到了千萬要躲開。

老太太哭喊著陌生名字。

伸手想抱戚明光。

戚明光一時沒反應過來,

被她雙手掐住腋下,

抱,起——

沒抱起來。

「你是拐賣犯。」

戚明光馬步沉身,冷靜道。

奈何兩人周圍沒有旁人,

離最近的,

便是之前拿他當反面案例,

教育孫子的祖孫倆。

戚明光扭了兩下,掙脫開。

後退幾步,

發現周圍又多了幾個人。

有男有女。

幾乎呈包抄形勢將他困在中央。

「你們快來,我找到明明了,」

拐賣老太呼朋喚友,

「我的寶貝孫孫,不認識我了啊~

作孽啊,奶奶不想活了啊~」

老太太嗚呼一聲坐在了地上,雙手拍腿,哭得傷心。

另外幾人慌忙上前,

攙扶老太太的,婉聲勸她想開,

身強體壯的,則不動聲色堵住所有退路,

嘴上親昵喊著陌生名字,

伸手過來抓人,

「明明啊,那是你奶奶啊,你不認識了嗎,

我是你大伯,大伯給你買過小兔子啊,

你還說最喜歡大伯,要給大伯當兒子的。」

一名男子笑著走近。

另一名模樣與他相似的男子,

亦是上前,

「明明,我是爸爸,爸爸記得嗎?

你媽媽想你想的都病倒了,快跟……」

「我娘身體好著呢!沒有病!」

戚明光有些惱。

他沒有奶奶,也沒有大伯、爸爸,

所以他們瞎說他也不在意。

但是說他親娘的壞話,

就不行。

就算這話不是真的指他娘,

也不行!

他抬手一摸腦門,

微微後仰,

旋即用力往前一撞。

只聽那位假爸爸嗷得一聲捂住褲襠,

蹲在地上,

鋥亮的光頭見隙,呲溜鑽出了包圍圈。

「我娘才不會看上你這種醜八怪!」

戚明光隨手把背簍丟進草叢,

拔腿往人多的地方跑。

不能回山上,

這個時間,一路都沒有人,

拐賣犯這麼多,

他一個打不過,

跑得再快,體力也不夠跑回寺廟。

得去找其他幫手。

戚明光腦子轉得飛快。

周五的話,

這會娘應該剛出門,準備去諦遇酒吧。

只要他跑得夠快,

運氣好,說不定能在路上遇到!

到時候一準把這些壞人,打個屁滾尿流!

……

印陽觀離塗塗山很近。

下了山,

從塗河往南一站路,

就是三塗廣場。

廣場步行街往裡七百米,

就是印陽觀。

總裁前夫,如狼似虎 戚明光一路閉著眼飛跑,

比電瓶車還快,

路過公交站,發現車沒來,

懊惱的同時腳下不敢停。

眼看三塗廣場在近前,身後一隻手卻已抓住他。

「小兔崽子,我看你還往哪兒跑!」

拐賣犯有車,

要不是下班時間交通堵塞,

早把人逮住了。

一路跑下來,戚明光已經氣喘。

這會兒也沒力氣反抗,

只得邊扭動身體邊觀察周圍。

心中默默祈禱,

親娘也好,清師叔也好,隨便是誰,

都快別在觀里修行,

出來救小光頭呀——!

可惜道觀還在步行街那頭。

沒人聽見他內心的呼喚。

正在他哀呼,

路人都被拐賣犯的謊話蒙蔽了雙眼,

連菩薩佛祖都不管小光頭,

這時,

一道身影在前方出現。

「爹——!」

戚明光眼淚唰一下掉下來,

對著剛從酒店走出來的肖嚴妄大喊,

「爹!爸爸!!快來救小光,有壞人!!」 假爸爸一聽真爸爸來了,

手上力道不由微松。

戚明光立馬掙脫。

摔在地上,膝蓋手腕磕破了皮,

也來不及喊疼,

跌跌撞撞跑向肖嚴妄,

抱緊他腿,

「爸爸!」

肖嚴妄頓了一秒。

身後同行的另一個人詫異道,

「咦,這是誰家的小孩?」

哦豁。

白喊了。

假爸爸面上一喜,趕緊上來道歉。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我兒子要吃冰激凌,我不給他買,

鬧脾氣呢。」

說著朝戚明光伸手要抓,

「兒子,乖,別鬧了,

爸爸給你買冰淇淋還不行嗎。」

戚明光心下氣惱。

這人長得這麼好看,居然沒腦子的嗎?

先前明明還在幼兒園見過,

也知道他是單親,

突然出現個男人自稱是他爸,

不應該認真懷疑一下嗎?

簡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