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來火靈源之人,先著手對付姜亢,事後再商議應對嬴政大軍之事。此二人,皆為三源之共敵!」

「難不成,這姜亢便是嬴政刻意安排的人?

沉默許久的王后突然開口,卻是語出驚人。

兩位源王猛地一驚,葬長興失聲道:「不無可能!如此一來,天山郡守之死或是嬴政故意為之,一方面可以混淆動聽遮掩他取到魯班七號心臟一事,另一方面可以藉機發兵,徹底平定天山局面!」

「倒是二者裡應外合,確實難當。」

木靈天眼神變得格外兇狠,而後冷哼了一聲,獰笑道:「此事不難,我等假傳消息,擬制姜亢殺了郡守之事,魯班七號心臟就在冰樓堡上,且看禍水東引,結果如何!」

葬長興眼睛唰的一下就亮了:「此計甚妙!適宜急去火靈源!」 「系統提示!等級提升為二十八級,對應世界等級為:後天後期。」

「系統提示!等級提升為二十九級,對應世界等級為:後天後期。」

靈氣越發的濃郁起來了,然而山下的人依舊沒有半點法子登上銅台,只能急的在下麵糰團轉。

項擎乾脆在山下打坐起來,讓自己盡量保持平靜,耐心的等待著。

他很清楚,姜亢不可能會讓他們提前上去的。

山上的人也正在加緊修鍊著,爭取這來自不易和對方擴大差距的好機會,一個個嘴角都笑歪了。

這麼多日子,姜亢除了睡覺吃喝就是死死的盯著下面的人,防止有漏網之魚從下面爬了上來。

對於此,看守者也十分無奈。

他除了勸勸姜亢和出言嘲諷之外,無法用實際行動去幫助可憐的項擎他們。

而姜亢一點都不覺得對方可憐,好不容易到手的機會,他要是不牢牢把握的話,自己倒霉的時候小命都要危險!

「我突破了!」

項龍欣喜的喊了一聲,在這上面修來實在是太快了,他已經成功突破到了先天後期。

姜亢一睜眼睛,帶著笑意掃了過去。

果然,這個傢伙已經三十七級了,這速度真的很快。

就在這時候,系統提示的聲音也響起來了。

「系統提示!等級提升為三十級,對應世界等級為:後天巔峰。」

「又突破了!」

這一切只有看守者一人看在眼裡,他已經徹底傻掉了。

這個不著調的少年,就在自己眼前用這種不著調的方法屢屢突破!

吃東西、睡覺、坑人……

還從來沒聽說誰的修行是這樣的,但是眼前這個傢伙就是這麼突破的,你不服氣都不行啊。

看守者眼睛都紅了起來,他很想知道,姜亢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要是姜亢聽到,肯定會無辜的攤了攤手,道:「我什麼都沒做啊。」

除了姜亢和項龍之外,其他人修行進步也是非常之大,一個個都到了突破的關口之上。

還有一天時間,靈氣似乎沒有高潮時候那麼濃郁了。

就像是漲起來的潮水,到達了高點之後慢慢回落一般。

而下面的人心裡卻是鬧騰了起來,他們已經不敢寄希望於姜亢,讓他大發慈悲讓他們上去修行了。

現在最為要緊的,就是姜亢讓他們上去!

不然一直被堵在這裡,那就出不去了啊!

項蒼焦急的走來走去,終究是忍不住的,抬頭沖著上方喊了起來。

「已經是最後一天了,能不能放我們上去?」

「不必心急,他們自然也要進入至尊空間,到時候我們還會可以上去。」

項擎開口了。

盤坐了幾天,他的心思似乎陷入了沉靜當中,體內的玄氣雖然被壓制了,但是藉助著殘餘的靈氣還是依舊在沖著那道重要的關卡。

只有在這個時候,他才意識到自己未來的道路是如何的廣闊,根本無需將眼前的小事放在心中。

過了許久,上面姜亢的聲音落了下來。

「不要心急,會讓你們上來的,再等等吧。」

眾人等的頭頂帽煙,而上面則是喜訊頻頻傳出。

繼項龍之後,又有幾人突破了,而小丫頭項誅貌似是到了先天初期巔峰,就差一步之遙了。

借著這最後的靈氣,姜亢也成功到達了後天的最後關卡之上,心思變得激動了起來。

如果不是因為血脈之力的緣故,他早早便突破了這個境界了……

空氣之中的靈氣跳躍了起來,隨後怪相突然而生!

一股浩然氣息從至尊空間之中爆射而出,如同擴散的漣漪一般向整個禁地範圍內擴散而去,氣息瀰漫各個角落。

緊接著,各處的靈氣開始活躍了起來,被這股氣息所引動,紛紛如同潮水一般沖著這個方向來了。

隨之而去的是草木的生命,還有靈物的生命。

水中的靈龍發出了一聲哀鳴,接著眸子暗了下去,像是能量不足,沉入了水中陷入了沉睡當中。

山頂的木之靈神也慢慢的收攏了自己的樹枝,本分的保持著自己的動作,熬過這最為難熬的輪迴時期。

……

除了這些強大的生靈之外,其他各處衍生的細小生命在這一刻紛紛化為靈氣,沖著這個地方洶湧而來。

眾人頓時大喜,尤其是項擎,他要借這充沛的靈氣徹底突破到合道境界!

然而,這靈氣十分兇猛,根本無法吸收,讓人忍不住跌足嘆息。

靈氣在銅台頂上匯聚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接著小號的太陽越來越熾熱了起來。

姜亢從地面上爬了起來,其他人也是一樣,內心跟著跳動。

項擎也坐不住了,直接到了梯子旁邊,開始往上攀爬而去。

見項擎動作,其他被堵了這麼多日子的人紛紛往上進發,迫不及待。

此刻的姜亢也沒有再去阻止他們了,自己遲早是要進去的,不可能一直耗在這裡。

隨著靈氣漩渦的漸漸變小,太陽越來越亮,看守者的聲音傳了出來。

「時間已到,至尊空間,開啟!」 轟!

一聲巨響,耀眼如同太陽的至尊空間綻放出一圈耀眼的白光,白光如同席捲世界的漣漪,瞬間向四周擴散而去,波及範圍達整個禁地世界之內。

轟隆隆!

外面,項家禁地入口處的山峰發出陣陣顫抖,山石滾滾而落。

閉目凝神在這裡站了半個多月的大長老幽幽得睜開了自己的眼睛,撇向晃動不止的山峰。

「最後一關了。」

項扛天眼神撲閃,心中念頭不斷閃爍著,他期盼著此刻的項羽已死,自己的得意的後人項擎正獨霸至尊空間。

事實證明,他還是想的比較多的。

項擎還在爬著梯子呢,而姜亢一行人已經往至尊空間上的懸浮梯之上行走而去。

耀眼的白光充斥著整個世界,除了虞喬之外每個項家人體內的血脈都開始共鳴起來,體內的血脈竟然隱隱有了突破禁制的感覺。

姜亢心裡一驚,回頭匆匆看了一眼項擎所在的地方,腳下的步子越發的快了起來。

現在可不是跟這傢伙過招的時候,要是臨門一腳讓他給揍死,那真是欲哭無淚。

轟隆隆!

體內的血液在血管之中沸騰起來,轟隆隆如同雷鳴之聲,不斷的沖刷著血管,輪迴之雨的禁制慢慢化作了蒸汽,在空中緩緩的飄散開來。

「我恢復了!」

項龍一聲長嘯,他已突破到了先天後期,體內力量大幅度上漲,再加上有麒麟火提升了血脈之力,此刻勃發之力難以自制,轟的一聲在他身體周圍炸開一圈瀲灧,往四周猛烈蹦散而去。

嗡!

散漫在空氣中的白光顫抖起來,發出陣陣輕吟,接著項龍渾身的力量被再次壓制了下去。

「怎麼回事?」

眾人都一陣疑惑,姜亢則是心中大喜。

原因無所謂,只要大家在這裡不能出手,那對他來說就是天大的好事。

「至尊之下,不得無禮,任何人不得在此動手,免得被至尊之氣誤傷。」

上方傳來了看守者警告的聲音,讓眾人心中一凜。

至尊,那是在王者大陸上最為巔峰的存在,一手鎮壓世界,即便是神族也只能躲著的存在。

一旦出現至尊,那就是人世間萬年的絕對帝王,這是毫無疑問的事情。

即便歲月已然逝去天驕,餘威尚且在此,何人敢於放肆呢?

隨著懸浮的天梯往上方那個無比耀眼的空間走去,壓力竟然越來越大,每每抬腳之時,竟有一種吃力之感,如同背負蒼山而行。

項誅額頭之上已經出現了密密麻麻的汗珠,身子幾乎是弓著的。

姜亢走在了最前面,然而臉上卻是一臉輕鬆之色。

「系統提示!檢測到莫名壓力,系統正在進行壓力等級測試……」

「測試結果……結界級別為——至尊級!」

「正在進行壓力分解運算……」

「壓力分解運算成功,已為宿主消除壓強。」

姜亢表面上不動聲色,心中卻是大喜。

沒想到系統還有抵抗壓力的功能,這可是個裝逼的好寶貝啊!

回頭一看,每個人都累的跟狗似得,然而自己閑庭信步,像是回家一樣,這差距……

——看著都爽。

「項羽他……」

項猿等人也看蒙了,心裡才慢慢響起了這個傢伙以往的赫赫威名,不由得心中有些古怪。

「這麼些日子沒看他動手,都差點忘了這茬。」幾人苦笑著搖頭。

看守者徹底被驚住了,這十天的日子,他一直看著這個少年用各種古怪的方式在自己的眼前進行境界突破,沒想到他的天資竟然如此逆天!

這至尊空間下方的懸浮之梯自有說法,又被稱之為登天之梯。

人走在這階梯之上,所面臨的是來自於至尊天資的較量。

若是攀登越是吃力,說明你距離至尊的天資接越發遙遠,要想踏入那個境界就更加渺茫。

直到你堅持不住倒下去之後,才象徵著最後的失敗,會被直接帶到了最上面。

如今姜亢走著如同閑庭信步,眨眼已經過了一半有餘,這其中蘊含的道理讓人心驚不已。

「難不成,項家重振,再出至尊,能在此人身上?」

看守者內心也激動了起來,要是這樣的話,自己能夠見證到這一幕,那是多大的榮光?

項擎獃滯的看著上面那道人影,久久無言。

「項擎,你也可以。」

回了回神,虞喬出言安慰道。

「自然!」

不服氣的哼了一聲,項擎恢復了自己的實力,確實不敢在這個地方撒野,踢開自己殘破的戰袍踏上了登天之梯。

一腳落上,感覺不到絲毫壓力,臉上不由得露出了笑容,腳步急發,一連上了十幾層,也才感受到了一些輕微的壓力。

看著項擎輕鬆的樣子,下方虞喬等人鬆了一口氣的同時也開始登梯了。

項擎一路往上,眨眼就到了第三十層,壓力才逐漸有所感覺,讓他的步伐慢了下來。

咬了咬牙,心裡怒哼一聲:我絕不會輸於項羽!

「啊!」

項誅叫了一聲,終於膝蓋一軟跪倒了下去!

同時,另外三個姜亢派系的人也同時跪倒在地。

汗水,早已打濕了他們全身。

接著白光一閃,將他們給傳送到了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