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得龍子墨已經在小車內了。

左小安看了一眼龍子墨。

龍子墨也回視了他一眼。

然後兩個人還是什麼都沒說。

就這麼一路回到家。

然後一家人坐在一起吃晚飯。

「明天周六,左岸傳媒有一個周年慶的活動,明天你們都一起,盛裝出席。」安小魚說。

「哦。」左小安點頭。

每年都有這麼一次。

雖然每次她都不太願意參加。

「子墨明天也一起。」安小魚溫柔。

「明天可能沒空。」龍子墨開口道,「明天有點私事,所以可能來不到。」

「哦,沒什麼,你有事兒去忙你自己的吧。」

「謝謝乾媽。」

安小魚溫柔的笑了笑。

左小安轉頭看著龍子墨。

這貨能有什麼私事兒啊?!

一向不是上學就是宅在家裡,他還能有什麼業餘興趣愛好。

也沒多想。

反正龍子墨要做什麼,管她什麼事兒。

晚飯吃過之後。

左小安就回房了。

龍子墨現在也不會來她房間借用浴室了。

挺好的。

她也算是恢復自由了。

所以,可以捉摸認真的找下一任男朋友了。

……

第二天一早。

左小安起床洗漱完畢之後下樓,就聽說龍子墨已經出門了。

左小安倒是不介意。

左小然不爽了。

很不爽。

他好不容易周末可以和子墨哥哥多玩一會兒,這段時間子墨哥哥和他姐也很少互動了,他分明有了更多接觸子墨哥哥額的機會沒想到一起床人就走了。

「你怎麼不出門玩?」左小然看著左小安,明顯是把不爽遷怒在她身上。

「你管我。」

「你沒男人要了是吧?!」

「你皮癢了是不是?」左小安生氣。

「活該,像你這樣水性楊花的女人,早晚會遭報應,然後孤獨終老……」

「左小然!你特么是想找死啊。」左小安從沙發上爬過去。

兩姐弟就這麼打了起來。

左小然基本上是被揍的份兒。

直到左小安的簡訊響了,她才放過左小然,喘著粗氣點開信息。

是葉晟名發過來。

內容是,「安安,有空嗎?你能到遊樂場來一下嗎?我在這裡等你。」

「怎麼了?不會是李坤雨又甩了你吧。」

「嗯。你過來陪我一下行嗎?」

「行是行的,但是呢,我晚上要參加我加一個宴會,下午三點多可能就要離開。」

「沒關係,出來陪我一下就好。」

「好吧。那你等我,我一會兒就到。」

左小安起身。

「你去哪裡?」左小然被揍得老眼昏花。

「老娘去約會,蠢貨,看誰孤獨一輩子!」左小安雄赳赳氣昂昂的走了。

左小然不爽。

卧槽。

怎麼了?!

那也有春天的好不。

左小安換好衣服就急匆匆出門了。

她趕到遊樂場。

給葉晟名撥打電話。

那邊直接掛了,而是發了一個信息過來,「我在摩天輪這邊,你直接過來吧。」

「好。」左小安回復了一個。

然後直奔目的地。

她到達摩天輪這邊,這裡有些人在排隊。

也不知道葉晟名在哪裡?!

失戀了跑這裡來幹嘛,應該去喝酒啊。

這麼嘀嘀咕咕,然後就突然看到了一個熟悉的人影。

媽的這不是李坤雨嗎?!

等等。

旁邊那貨不是龍子墨嗎?!

難道葉晟名是跟著他們來的?!

心裡莫名還有些小激動。

「左小安。」李坤雨突然叫她。

那一聲。

龍子墨也轉頭看到了她。

左小安回神,有些尷尬,「我是來找葉晟名的,不是來打擾你們的。」

顯然。

在約會啊。

不約會,兩個人來這種地方做什麼。

不約會,兩個人坐什麼摩天輪這種情侶才會坐的東西。

她倒是沒有想到,龍子墨最後還真的和李坤雨在一起了。

心裡,莫名有些不是滋味。

對了。

就是因為她討厭李坤雨,女人嘛,總是會有些嫉妒心作祟的。

她情緒還算平靜。

「那你慢慢找葉晟名吧,我現在要和子墨去坐摩天輪了。」

「去吧去吧。」左小安笑得還很燦爛。

李坤雨說,「我們在談戀愛。」

「看出來了。」她又不眼瞎。

兩個人挨得這麼近。

做著這麼明顯的舉動,她又不傻。

她說,「那我不打擾你們了,玩好。」

「當然會玩好,我一直都很喜歡子傾的,我會對他一心一意,絕對不會像某些人那樣,三心二意。」李坤雨諷刺。

左小安才沒空和她多說。

她轉身就走。

「對了,我聽說葉晟名今天在醫院值班,會值班24小時,怎麼可能會約你來這種地方,你是不是被他耍了?」李坤雨問。

左小安蹙眉。

李坤雨說,「看來,你也經常被男人玩嘛?!我還以為都是你玩男人,左小安,久走夜路終究會撞鬼的,你好自為之!」

左小安瞪著李坤雨,緩緩,「確實,你也要好自為之才是!」

丟下一句話,直接走了。

李坤雨看著左小安的背影,回頭看著龍子墨。

龍子墨由始至終就是很沉默。

李坤雨甚至不知道,龍子墨在想什麼,亦或者剛剛她故意對左小安說的話,是不是惹到了他?!

不管如何,龍子墨喜歡的還是,左小安。

儘管她很不爽,也不得不去承認這個事實!

她咬唇,「今天是我男朋友,我並沒有說錯什麼。」

「我沒說你說錯了什麼。」龍子墨冷漠。

那你板著一張臉。

「不要去管其它人了,我們去坐摩天輪。」李坤雨去拉他的手臂。

不想他的眼神一直放在左小安離開的背影上!

而那一刻,她的手還未碰到,就被他推開。

李坤雨看著他。

龍子墨冷漠的轉身。

李坤雨咬唇。

她就不相信,她還鬥不過一個左小安。 左小安莫名有些生氣。

她坐著自家小車離開遊樂場。

龍子墨這貨,簡直眼瞎。

不過他眼神確實也不太好,否則之前為什麼還來喜歡她,明知道她朝三暮四。

她坐在小車上,看著窗外的街道發獃。

莫名其妙被叫到這裡來,莫名其妙看著龍子墨和李坤雨的約會……

話說。

龍子墨就是為了李坤雨所以今晚她家的宴會都不參加了?

算了。

她才難得去搭理龍子墨在想什麼。

倒是……

她雖然不是一個好人,但也不算一個壞人,而且對待朋友對待家人還是有那份責任感的,所以那一刻,她再三猶豫了一下,讓家裡司機送她去了市中心私立醫院。

她下車直接走向了男科,然後找到了在辦公室裡面的葉晟名。

葉晟名看著她也有些詫異。

「你怎麼來了?」葉晟名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