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了老人可怕的鬼臉

:參差不齊的黃牙斑斑駁駁,

血肉模糊早已馬賽克,

「是你嗎~

你還在那裡嗎?」

空氣中輕飄飄的沙啞著婆娑的聲音,異常的恐怖修羅場籠罩落下…………………

黎陌無奈的看下導航,

「哎!

估計又是個攔路的鬼打牆的壁紙「

回頭看下手下,

擺擺手

「你們都一個個都一起跟上,別掉隊了!

穿過前面的這條路還有兩個過道就到了!」

……………………………

一行人從老叟的身邊經過,

老叟笑眯眯的摸著腦袋笑笑,

灰暗的眼睛一閃一閃的亮著詭異的光,

似笑非笑的看著,

裂開了藏在縫裡尖利的毒牙,

………………………………..

月光白操著劍看好戲的神情靜靜地坐在一塊石灰岩的凹處輕輕吐出嘴裡含著的狗尾巴草露出惡魔般的虎牙,

惡魔抱著孩子真準備過去忽然被一把抱住,

「怎麼了?你攔著我做什麼?」惡魔

「你和孩子都挺累的了,我們就先在這裡休息一下吧!

不急著趕路,

反正又是他們的事,

乖傲~」

天使笑眯眯的指著自己結實的大腿示意惡魔過來,壞壞的眼神裡帶著……………………………… 上章講到

………………………………………………..

:參差不齊的黃牙斑斑駁駁,

血肉模糊早已馬賽克,

「是你嗎~

你還在那裡嗎?」

空氣中輕飄飄的沙啞著婆娑的聲音,異常的恐怖修羅場籠罩落下…………………

縱意人 黎陌無奈的看下導航,

「哎!

估計又是個攔路的鬼打牆的壁紙「

回頭看下手下,

擺擺手

「你們都一個個都一起跟上,別掉隊了!

穿過前面的這條路還有兩個過道就到了!」

……………………………

一行人從老叟的身邊經過,

老叟笑眯眯的摸著腦袋笑笑,

灰暗的眼睛一閃一閃的亮著詭異的光,

似笑非笑的看著,

裂開了藏在縫裡尖利的毒牙,

………………………………..

月光白操著劍看好戲的神情靜靜地坐在一塊石灰岩的凹處輕輕吐出嘴裡含著的狗尾巴草露出惡魔般的虎牙,

惡魔抱著孩子真準備過去忽然被一把抱住,

「怎麼了?你攔著我做什麼?」惡魔

「你和孩子都挺累的了,我們就先在這裡休息一下吧!

不急著趕路,

反正又是他們的事,

乖傲~」

天使笑眯眯的指著自己結實的大腿示意惡魔過來,壞壞的眼神裡帶著………………………………

天使的眼神裡帶著數不盡的寵溺和紋絲不動的警惕。

只見黎陌踏過的區域湧起一串氣流異常的波動,

老叟莫名其妙的看著身前近在咫尺穿行的人,

眼睛忽明忽滅的閃起熒光。

黎陌雖覺氣息不對,

可依舊還是走了過去,

畢竟這是道宗吩咐的

豈敢不從?

身後摟過妻子的天使眼睛忽明忽滅的裡面閃爍出青藍色的羅剎符字,

坐在腿上的惡魔立即就也開始進入了警戒狀態,

閃閃發光的犄角隱隱約約的出現,

地上是惡魔一道方童的魔陣漸漸擴散開,

天使撫摸著惡魔乖巧的腦袋

把惡魔頭上的小犄角又溫順的隱了去

「乖

親愛的,

別做混世大魔王了,

就好好安心的做我的小公主吧!

有我月光白在,

還輪不到讓你親自動手去面對江湖險惡,

女人,

聽到了嗎?」

地上陰紫色的方童魔陣不一會兒便又被與天使眼睛裡面一模一樣的青藍色羅剎字元漸漸隱回了地面取而代之,

一個更加強大的羅剎空空空空空的亮起,

前面

黎陌口中虛無縹緲的虛像里:

烏鴉忽而

「嘎——

嘎——

嘎——嘎——」的叫了起來,

小土抬起頭

凝視著烏鴉莫名的叫聲內心突感股種巨霸的壓迫席捲而來,

看著老叟斜溺的鬼眼依舊忽閃忽滅,

回頭,

身後怎麼會又少了幾個鬼的呢?

正尋思

月光白大哥在那裡做什麼?

光術刺眼,

一定距離的月光白大哥居然在不動聲色的已經把羅剎起好,

是一個巨強的修羅場,

這是要戰鬥了嗎?

「嗚哇哇哇——」

傳來一聲驚叫

是華佗的聲音,

一行井然有序的鬼差對突然亂閃開出,

老叟突而不知緣由地奔向團隊里戰鬥弱雞存在的華佗,

席捲帶著一身惡臭撲向,

華佗雖菜

但並不傻!

拔腿就跑,

道路不熟,

四處碰壁於此了了,

沒有比夜城更黑的設置,

沒有比夜城煉獄十級更坑的地方了

大家都表示根本摸不太清楚方向的說

於系

一群亂了方陣的人和一隻惡鬼開始彼此僵持不下……………………..

因為大家都被嚇了一大跳,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

即使見到如此被惡鬼偷襲的狀況,

路邊的已經啟動好羅剎準備開撕的月光白居然又不緊不慢的把自己的羅剎又隱了回去秒變吃瓜群眾,

手裡莫名其妙的抓起一根香蕉滿眼寵溺的餵食著自己聽話乖巧的愛妻,

詛咒解除后

回歸嬰兒身的寶寶看的是個兩眼淚汪汪

:你們才是真愛,我只是個意外,嚶嚶嚶~

意外被酸到的說~

………………………….

繼續觀望不遠處一群雞飛狗跳的人群里傳出著老叟急促而滄桑的聲音

「華佗,

我就知道你會回來找我的,

親愛的

你知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