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浩然?沒想到你竟然在此。」

郝昱麟看著汪浩然他們,眉頭緊鎖。

他自問,這次的計策萬無一失,而且是在蘇家的小島上商定的,根本不可能有其他人知曉。

而現在呢,當他們率領這大部隊來到蘇家之後,卻遭到了埋伏,死傷慘重。

如果不是他們抓到了劉家的人,逼問出來陷阱的事情,恐怕這一次過來,真的會全軍覆沒。

即便是如此,這些損傷也讓郝昱麟吃痛。

好不容易培養出來那麼多好手,打算跟公孫世家對抗呢,卻不曾想竟然折損在這裡,如果還不能拿回冰系功法的話,那他真的就沒有辦法回去跟爺爺交代了。

「我也沒想到你會在此。」

汪浩然說:「郝永長呢?他怎麼沒有來?」

「哈哈,對付區區一個劉家,如果還讓我爺爺出面的話,那豈不是顯得我們郝家也太窩囊了吧。」

郝昱麟冷笑著說:「倒是你,竟然會親自來這裡坐鎮,你就不怕你們汪家內部空虛,被別人趁虛而入嗎?」

聽到這話,汪浩然的神色大變。

是啊,如果現在郝家帶著人去圍攻他們汪家的話,勢必會把他們汪家的老巢給攪的天翻地覆。

還是郝昱麟的提醒,汪浩然才意識到這一點。

見汪浩然失色,郝昱麟就繼續道:「為了區區一個不成氣候的劉家,把你們汪家這麼大的一個世家給搭進去,你覺得值嗎?」

「如果你現在回去的話,或許還能夠阻止一二,要不然,你們就會變成無家可歸的流浪漢。」

「郝昱麟,你就別危言聳聽了。」

劉東升見勢頭不好,急忙呵斥道:「你們郝家來了這麼多人,又怎麼可能有餘力去針對汪家呢?」

「再說,汪家內部機關重重,你以為是那麼容易攻進去的嗎?」

「而且,你看看我們這邊,是不是少了一個人?」

「昱麟少爺,白天打我的那個人不在。」

蘇辰小聲的跟郝昱麟說。

「哦,就是那個外來的人嗎?」

郝昱麟會意,冷笑著說:「你覺得他一個人能夠阻擋住我們郝家的進攻嗎?」

「他一個人是阻擋不了你們郝家的進攻,不過如果你們郝家空虛的話,他一個人倒是能夠輕而易舉的把你們郝家給拿下。」

汪嘉琪卻在這個時候開口說道。

她知道自己的爺爺不善言辭,而且還沒有主見,容易被別人的話語左右,所以急忙接過話來說。

「你是誰?」

郝昱麟見到汪嘉琪的時候,眼睛不由得一亮,貪婪的說:「該不會你就是劉家新認的那個親戚吧?是你具備了冰體體質?」

「不賴,不賴,長的這麼漂亮,我可不忍心讓你香消玉殞,等會你們衝上去的時候,一定要對她手下留情啊,可千萬別把這麼好的皮囊給毀了。」

「噁心。」

汪嘉琪厭惡的說。

然後就來到汪浩然的身邊,小聲的說道:「爺爺,你可千萬別聽信他的話,這次的計策是葉隊長親自告訴我們的,讓我們汪家全體出動。葉隊長是天目組織的隊長,他不可能會坑我們的。」

「恩,我知道。」

汪浩然紅著臉說。

在剛剛聽到郝家可能會帶著人去滅掉他們汪家的時候,他差點就沒有忍住,帶來著他們汪家的人回去了。

「郝昱麟,今天既然敢再次來侵犯我們劉家,那就不要回去了,把命交代在這裡吧。」劉東升冷冷的說。 「哈哈,笑死我了,你們劉家能抓住我嗎?」

郝昱麟大笑著說:「先看看這是誰吧。」

說著,郝昱麟揮揮手,立刻就有下人從他身後推出來一個人。

看到這人之後,劉東升的目光一滯,怎麼回事他?

「哥,你怎麼會被他們抓住呢?」

劉桂香看到桂娃被別人擒獲,立刻就衝到了前面,慌亂的說。

「哦,這是你哥?」

郝昱麟看到劉桂香之後,眼睛再次一亮。

心中卻已經開始幻想起來,這次真的沒有白來,竟然發現了兩個極品美女,這要是都送到自己的床上,能折騰一夜都不帶睡覺的。

「他姓劉,是劉塘村的人,這麼看來我剛剛錯了,你才是冰體體質者,那剛剛那位美女是?」

「我是你姑姑。」汪嘉琪沒好氣的說。

「姑姑好啊。」

被罵之後,郝昱麟並沒有生氣,反而興奮的說:「這姑姑跟侄子在一起享受,豈不是更刺激,嗎的,說的我都已經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左擁右抱了。」

「昱麟,什麼叫你左擁右抱啊,難道忘記我了?」

關衛摟著一個美女,同樣一臉垂涎的說。

「我怎麼可能忘記你呢,關少,等咱們把這裡個踏為平地之後,這兩個美女還不是讓我們盡情的享受嗎?」郝昱麟邪笑著說:「還有蘇辰,咱們三個一起,豈不是更爽快。」

「哈哈,多謝昱麟少爺和關少,你們放心,等會我一定會生擒這兩個極品。」

蘇辰大笑著說。

似乎他們已經勝券在握,完全不把汪家和劉家給當一回事。

不過想想也是,這一次他們可是出動了郝家大部分精英,還有蘇家的全部力量,如果連汪家和劉家都對付不了的話,那他們隱忍了這麼長時間豈不是白隱忍了。

「找死。」

汪嘉琪終於忍不住了,直接甩過去一張火球符咒。

「昱麟少爺,小心。」

見狀,蘇大海忙喝道,同時一個箭步衝到了郝昱麟的身前,揮動雙掌打出一拳。

在拳風跟符咒接觸的瞬間,符咒直接爆裂,散出一片火光。

哪怕是蘇大海有所防備,在如此迅猛的攻勢下,還是被灼傷了手掌。

好在他體內有靈力護著,能夠及時的把火給掐滅,否則的話,指不定他這條手臂就給廢了。

「這是什麼東西?怎麼這麼厲害?」

看到這一幕,郝昱麟的瞳孔緊縮,大驚道。

「這是符咒。」

蘇大海沉著臉說:「看著火球的攻擊力,至少也是二級符咒,這樣的符咒必須要二級符咒師才能夠刻畫出來,想來她的手中也沒有幾張,咱們不用怕。」

「那就好,如果這玩意能夠源源不斷的扔出來,即便是咱們帶再多的人,恐怕也不能把他們給拿下了。」

郝昱麟鬆了一口氣說。

「嘉琪,你先回來,別逞能。」

汪浩然呵斥道,把汪嘉琪給叫了回來。

「爺爺,我哥哥怎麼會在他們手中?」劉桂香走到劉東升身邊,冷冷的問。

既然已經提前得到了消息,那勢必會設好埋伏。

有埋伏的話,即便是不敵,也不應該被對方抓住啊。

這裡面肯定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所以劉桂香說話的時候臉色異常的冰冷。

站在她身邊的人都能夠感覺到一股子寒意,逼的他們不由自主的向後退了兩步,跟劉桂香拉開一定的距離。

「他已經被我逐出咱們劉家,現在不在是我們劉家的人。」

劉東升陰沉的說。

這個時候劉桂香不分輩分的質問他,讓他有了一股子不好的預感。

「逐出了劉家?為什麼?」劉桂香納悶的問:「他可是我哥,為了劉家做了那麼多的貢獻,怎麼能說逐出就逐出呢?今天你必須要給我一個說法。」

「桂香,這並不能怪罪爺爺,是我自己在值班的時候睡覺,差點就釀成了大錯,所以爺爺才會把我逐出劉家的。」

生怕他們產生內鬥,劉桂娃急忙解釋道。

「就因為值班睡覺,就要把他給逐出家門,爺爺,這懲罰未免也太嚴厲吧?」劉桂香不認同的說。

「桂香,這件事情咱們能不能等會再商討,先過了眼前的難關給解決掉才是正事啊。」劉東升苦澀的說。

他也不想把桂娃逐出劉家啊,那可是他親眼看著對方長大的孩子。

然而這件事情就發生在汪家的眼皮子底下,如果他再包庇桂娃的話,那就沒有辦法跟汪家交代了。

「哼!」

劉桂香冷哼一聲,轉身走到前面,看著郝昱麟他們說:「把我哥放了,我可以讓你們平安的離開劉塘村。」

「哈哈。」

聽到這話,郝昱麟他們直接大笑了起來,「小妹妹,你沒有跟我開玩笑吧?讓我們平安的離開劉塘村?你覺得憑藉你們這些人能夠阻擋我們離開嗎?」

「再說,我們今天來這裡就是要搶奪你和冰系功法的,現在兩樣一樣都沒有到手,即便是你送我們離開,我們也需要考慮考慮呢。」

「小妹妹,要不你跟我們走,我把你哥放了怎麼樣?」

郝昱麟一臉銀笑的說。

「桂香,別管我,你們趕快逃,他們帶的還有人。」桂娃急切的說。

「什麼?竟然還有人?這怎麼可能?」

汪浩然震驚的說道:「蘇家只是一個不入流的家族,而且郝家又不可能全部出動,他們怎麼會有那麼多人?」

「我們都被他騙了,蘇家雖然不入流,可卻在郝家的支持下,一直默默的發展。」桂娃解釋說:「而且他們修鍊的是隱匿功法,咱們根本查看不出他們的具體實力,剛剛他們中了埋伏,按說應該會全軍覆沒的,可卻被他們逃出來了。」

「這就可以看出事實,他們一直都在隱藏實力,我們雖然……」

「夠了。」

不等桂娃說完,蘇大海就呵斥道:「聽到了沒有,汪浩然,你們中計了。」

「現在該怎麼辦?」

汪浩然看著劉東升問。

如果真的如同桂娃所說,這蘇家和郝家隱藏了實力,那他們還真的不一定是人家的對手。

畢竟他們能夠衝破埋伏來到了這裡,足以說明了一切。

「爺爺,你怎麼總是張人家的威風來滅自己的銳氣呢?他說什麼你就信什麼,這樣怎麼能夠帶領著我們汪家走向更強大的地位呢?」

汪嘉琪看不下去了,頂了一句。

她實在是懷疑,就這樣的智商,爺爺竟然還沒有讓汪家走向滅亡,真是奇迹啊。

「嘉琪,哎,爺爺老了,不中用了,等回去之後,我就把家主之位讓出來,由你來擔任。」汪浩然嘆息一聲說。

他一輩子都太本分了,固守成規,否則的話,憑藉他們汪家的實力,恐怕早就有拿下雲海省第一奇門世家的寶座了。

而現在呢?

別說第一了,連第三的位子都有些保不住了。

「哎!」

汪嘉琪同樣嘆息一聲。

面對這樣軟弱的爺爺,她也是無語了。

還不如葉宇呢,看看人家,年紀輕輕,不但修為強悍,還有那麼聰明的頭腦,怪不得人家能夠當天目組織的隊長了,看的還真不是運氣啊。

「汪浩然,你還想離開?哈哈,就你們這麼點人,想從我們的包圍中離開,別痴人說夢了。」

郝昱麟鄙夷道。

然後他一揮手,立刻就又有一群人從外面沖了進來。

原本他們那一方就有五六十人,現在又來一波,加起來恐怕都過百人了。

而且看他們的樣子,大部分都是具備修為的修鍊者,哪怕只是練氣第一層的實力,這麼多人聚在一起,也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再看看汪浩然這邊,他們汪家雖然是奇門世家,可進入到練氣第二層的人算上家主也才五個人,能夠進入到練氣第一層的也才十多個人,其他的一些大部分都是剛剛踏入修鍊的門檻,體內沒有任何的靈力。

而劉家呢,因為沒有冰體體質者,所以基本沒有人進入到練氣第一層。

總的算起來,他們這邊一共能夠戰鬥的不過三十來號人。

跟郝昱麟他們比起來,完全沒有任何的優勢。

這一刻,不只是汪浩然傻眼了,就連劉東升也傻眼了。

這麼多人,是要讓他們劉家滅亡嗎?

「汪浩然,咱們來打個商量如何?」

見震懾住了對方的人,郝昱麟就笑著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