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要好好把她當親生女兒一樣養大!」

軍官終於看到了南宮一燕除去面紗的樣子,說道:

「能在如此分離之時,是我見你最後一面,是永生難忘的!你放心,我會把小女孩撫養成人的!」

但是南宮一燕,怎麼也沒不到姚天姬那句話什麼意思:

讓我看你一眼,讓我記住你的好!將來我也會對你好!

南宮一燕,軍官兩人,都只當姚天姬是孩子那純真的心。

。。。

南宮一樣上了飛船,坐在靠窗的一側,她看著曾經生活的故土,看著曾經自己駕駛鐮刀彎飛船翱翔的天空,心中怎麼也想不到自己就這樣不得不離開,一生都不知何時能再回來。

她又戴上了面紗,並心中發誓,如果司馬夜空不回,她將戴此面紗一生!

「夜空!你一定會回來找我的!我會陪你一起去找伊麗雅爾!我相信你一定會回來的!」

姚天姬!小的女孩!一路在窗邊跟著起飛的飛船小跑著,她的心,就像快掉了下來般,終於流出了眼淚,直至那飛船隱沒在天際!

「小女孩!我們回家吧!」軍官想抱抱姚天姬。

姚天姬不理,只顧手捧著那重力盔甲頭盔已按其意願變形成的一隻小猴子玩具!

人們也只當她捧的只是一個玩具而已!

軍官無奈,只得讓她跟我說隨在旁邊,路過大廳,那個信佛婦女還在那跟一個儒家人士大聲的爭論。

「我們信佛才是真修身!你們那算什麼?」

「我們儒4家才是真正修身做人,你們信佛就是騙人。。。」

軍官試圖想拉著姚天姬的手,沒想到她卻接受了。

「麻煩讓下!」軍官客氣的說道。

那婦女回頭一看,見又是那軍官,馬上閉嘴不敢爭論了。那儒家人更是怕的象老鼠,賊頭賊腦的。

那信佛婦女又見到姚天姬,輕聲自語道:

「這不是剛那女人的小孩嗎?怎麼沒走成!」

身體上卻想擋著她的路!

姚天姬突然滿眼殺氣的看著那信佛婦女,見其故意擋路,也就擦身而過。

誰也沒有注意到:姚天姬手中的玩具猴子,突然間變形出把無比鋒利的彎刀,划那信佛女人腰身一帶而過,彎刀魔術般收回,滴血未沾!

人眼之辨,不能見其變形出招收回速度!

姚天姬被軍官拉著手走了,那信佛女人瞬間安靜了,一動不動!

良久,一股血液才絲絲從其腰身噴射而出,身旁有人不知是誰,被血液噴其身上,他用手摸了摸自己身上的液體,拿起手一看,竟是紅紅的血。

他受驚的象傻呆一樣,用手推推那信佛的女子,只見那女子藕斷絲連般,掛連著肚皮上半身慢慢倒地,下半身依然站立。

驚恐之聲響徹大廳,逃跑的人們擠壓在大廳門口。

姚天姬頭也沒回,跟著軍官遠去了。。。 「權杖」之尾,星月飛船五星旋轉驅動,「權杖」驅馳在茫茫宇宙之中!一道星系璀璨,交織縱橫的星系群,蜿蜒橫在前方!

「那就是修格政權命名的九天星辰!」星月政權與十字政權一群科學家在「權杖」中間十字艦橋內,看著前方那充滿神秘色彩的漂浮在宇宙中的一條濱紛閃爍的星辰!

「那裡面有九兆億星系,是修格政權的人發現的!」星月政權領首科學家望了望那頭的山龍,司馬夜空,申明義,有些不屑的微笑。

「彷彿不知宇宙到底有多大,動不動就以九天命名!」

十字政權科學家領首喝著咖啡,心理極為蔑視修格政權,說道:

「他們修格政權自己迷信的傳言,是其名字取的太大了,結果所有進入這九天星辰找尋類地星球的飛船,沒有一艘出來過!」

「哼,哼。。。」他剛喝入口的咖啡差點被自己那不由譏諷的笑噴了出來!

他又用下巴指了指那邊,表情很不平衡的又說道:

「你看那邊三個市井小儈!居然與我們這般真才實學的科學家一起工作!」

「我們這是工作,是自己的追求的夢想!在他們思想里,我們才是人少的原因。要不,他們怎麼會知道派這樣三個只知繁殖後代的人來頂替呢?」

星月政權領首科學家也被傳染的心裡極度不平衡!

「上帝是寬恕有罪之人的!他們三個我看雖與我們一樣有罪,但他們這般無辜的替代別人的原命運,已是能讓我們尊重!」有十字政權的一位哲學家說道。

「我尊重他們三個是人!但我不尊重他們腦袋裡的思想!」

「好像你們的宗教思想就是別人要做尊重一樣!可笑!」一星月政權的科學家冷對道。

「可笑?你們那半路分家的思想,能分到多少精髓?」

「別吵了!我們都是在一船上工作,追求自己的夢想!」那哲學家此時偏頭看著前方的九天星辰,思索的說道:

「說不定這傳說神秘的九天星辰裡面,還藏著我們所追求的夢想!那麼多飛船進去沒出來,不代表他們都死了!」

星月政權,十字政權得眾多科學家一下變的沉默了!

。。。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被星月政權,十字政權眾科學家排斥的三人:

山龍,司馬夜空,申明義在十字艦橋的另一頭。

他們背靠著十字橋透明的牆面,似一點也不擔心自己會掉出外面無盡深淵的宇宙。

「我孑然一身,形影相弔!本是即將執行死刑之人!如今被替代他人來找尋類地星球,只不過是遲點死罷了!」申明義倒是釋然了。

「反而是你們兩位,陪我一起同樣這般赴死,有所不值!」

申明義低頭惋惜!

「我擔心我的母親,還有那從小孤苦的伊麗雅爾!」司馬夜空雙手抱胸,望著前方的九天星辰,如此太空景緻,卻帶不去他的一臉心中的憂愁!

「唉!我死又何懼!」他又長嘆一口氣,說道:

「但願我替代他人的去死,能免去我留給母親與伊麗雅爾那無比沉重的債務!

此時,九天星辰中有一星系壽終正寢毀滅,那毀滅時最後的爆炸不停的閃耀其中。似在嘲笑不知地球親人變故的司馬夜空:

他的母親,容秀枝已經在病痛的折磨中去世了!

他的絕代美女的妻子,伊麗雅爾!已經被智慧蜘蛛俘虜去了!甚至,他還不知道自己已經當爸爸了!

山龍一臉的抑鬱,他從小到大都抑鬱著臉,以至於長得並不醜的一個男人,沒有女人喜歡他。

「要是亞琳能把我的孩子生下來撫養成人,哪怕她嫁給其他男人,我也死而無憾!」

山龍看著那星系毀滅最後的那最耀眼的一閃,仿似代表了他此時最強烈的意願!

宇宙萬物就是這般不會開玩笑,山龍怎麼也不知道:

亞琳在為躲避智慧蜘蛛的追殺,逃入宇宙其它智慧動物的戰場中,已被那枯葉蝴蝶救去了!

「你們都還有能擔有擔憂之人!而我。。。」

申明義的心,此時已悲痛冰冷的死了!

山龍,司馬夜空都用左手拍了拍申明義的肩膀,以示男人的安慰!

沉默片刻,山龍艮直的問道:

「新聞都說你是窮凶極惡的悍匪!殺死那麼多人!我怎麼看都不像!」

司馬夜空馬上眼色示意不要刺激他!

「哈哈。。。!」申明義一陣苦笑!

「你可知,我的身懷六甲的妻子,被那金融既得利益集團活活逼死的!」

山龍,司馬夜空聽得吃驚不小!

「你們可曾記得去年下半年那資本市場狂瀉千里的慘痛?」申明義問道。

「記得!」司馬夜空,山龍幾乎異口同聲的回道!

三國之北境之王 要不是那次資本市場的狂跌,自己也不至於落魄到今天這境遇的命運!

「要不那次資本市場的狂跌,我家那恆秀集團也不至於被珠峰政權低價收購,我媽也不會被抓坐牢病重,我還是一富家公子,與絕代佳人伊麗雅爾過著神仙般的日子!」司馬夜空心中傷感!

「要不是那次資本市場的狂跌,我最起碼還過著能不欠債的小日子,說不定我還結婚了!」

山龍更抑鬱了!

「你們可曾記得去年新聞報導那重力盔甲原料宇宙運輸飛船被宇宙流者毀滅?」申明義又問道。

「嗯!」山龍,司馬夜空不停的點頭。

「但你們不知道的是,正是那些既得利益集團故意製造的這場悲劇!」

「怎麼回事?」司馬夜空似有點明白了,著急的問道。

「他們利用重力盔甲原料宇宙貨運飛船護航失敗被毀的消息,大肆與論謠言,引發資本市場的動蕩,其意就是要打擊科技公司代表的格致派!還有更深的就是消化超發的孔秦幣,讓平民埋單!」申明義解釋道!

看山龍還是有些將信將疑,又說道:

「那既得利益集團就是修身派,其意就是打擊格致派!我!就是格致派的軍中王派宇航員!」

「原來如此!」司馬夜空似大部分明白了!

「那蛇頭嶺事件,你怎麼突然來找我殺戒?」山龍好奇的問道。

申明義悲怨交加,悲憤的說道:

「沒人願這般同歸於盡!是那既得利益集團一官員強姦了我那身懷六甲的妻子!」

「什麼?!」山龍,司馬夜空聽得都恨得捏緊了拳頭,垂向那十字艦橋上的通體透明窗!

「我妻子也是在資本市場上虧了,去到那金融機構辦點抵押手續,不料那既得利益集團一官員見我妻子有幾分姿色,便以資不抵債威逼我妻子就範!」申明義悲痛的快說不下去了。

「我妻子可是身懷六甲呀!後來異樣一查,懷的孩子胎起腹中,我妻子抑鬱成疾,跳樓自殺了!」

申明義此是甘腸寸斷,全身無力般,微弱的說道:

「這才有了我那蛇頭嶺事件!我目的是殺那強姦我妻子,致我未出生孩子那官員,哪知卻無意變成了誤殺了好多無辜的人!」

司馬夜空,山龍這才知道其中原委,頓感心中之苦已上舌尖,特別難受!

三人都沉默了!

權力與金錢總是那般冰冷!那般無情!它讓人更貪婪,也改變了多少人的原本命運!成就了一些人,毀滅了更多人!

要不,三人也不會做對不起在這裡!

「對了!你們在蛇頭嶺事件后,拿些我最後交給你們的弦狐眼鏡,找到了騰天格老者嗎」

申明義突然問道。

「去找了!」司馬夜空回道。

「騰天格老者呢?」

「已經去世了!」山龍回道。

「活著!對他的腦袋來說!是一種痛苦!」申明義自語:

「騰天格老者本是一個奇才,做了腦闊手術,他的大腦,也能抵抗那腦部更大的使用面積!關鍵是,他的腦袋,能預看到未來較長時間將會發生的事。可是,看到未來的。都不是什麼好事!他的大腦承受的更痛,更累!」

「我們各得到了騰天格老者的那藏有製造重力盔甲的弦狐眼鏡!」山龍誠實的說道。

「還有一副呢?一共有三副藏有研製重力盔甲的弦狐眼鏡!」申明義急的追問道。

「還有一副騰天格老者交給在南宮一燕了!」司馬夜空說道。

一想起南宮一燕,司馬夜空的心往下掉般難受的痛!

「喃呢!一定要過得幸福!我們這一生,都無法再相見了!」

山龍看出了司馬夜空思念南宮一燕,不好意思開口說話打擾!

「但願:南宮一燕能把那藏有重力盔甲研製的方程公式給到我們格致派的圖御天或白鴿上將!」申明義自言自語!

「我們找尋類地星球,其實就是來送死的!你們兩人身上的那兩副藏有重力盔甲研製方法的弦狐眼鏡又有什麼用呢?」

他們三人,都不知道,南宮一燕一夜之間身份斗變,並生命危險重重,已逃亡十字政權耶城了!

修格政權之人,又有誰,會留意,那姚天姬小女孩手中擁有錯位鐿元素能隨意變形的玩具呢?

。。。

「你們三個!沒科學!總要做點事吧!」

十字政權科學家領首帶著眾科學家,來到了三人身邊!

「我也是軍中王牌,一對一同樣吊打你們十字鷹與星月飛船!」申明義起身殺氣畢露。

眾科學家被那眼神所震懾。

「那他們兩個呢?」眾科學家轉移視線,都看向了司馬夜空與山龍!

司馬夜空氣不過,想反駁。山龍忙拉了下司馬夜空,示意算了!

「你們說有很高的駕駛飛船技術!但我們要的是科學!你們什麼都不會!」十字政權科學家領首說著指向前方的九天星辰!

「看到了嗎?九天星辰!你們修格政權自己發現的,說不定裡面就有找尋的類地星球!你們用那高超的駕駛技術進去看看!」

申明義,山龍,司馬夜空三個相視,終於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