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厲害么?」

「相當厲害,天英影組是一群生活在暗處,表面上不存在的人,專門為天英處理一些上不得檯面的事情。雖然他們五個只是預備役,但是我覺得應該有同階一打二的能力。」

同階一打二,洛遠內心偷偷盤算了一下,那樣子的話,人數上的劣勢就會被戰鬥力抵消掉。

至於會不會有人出來架空自己,洛遠一點都不擔心。

有本事的話,就來試試唄。

「小鏢,這五個人實力如何?」

洛遠內心問小鏢。

「一個四星青銅,四個三星黃金。」小鏢分析的很快「不過啊,你別小看他們,他們雖然實力不是很高,但是戰鬥力應該不低,感覺每個人都是見過血的。」

「我擦……見過血?殺過人?」

洛遠有些驚訝,沒想到這五個傢伙這麼狠,難道說這個影組專門要搞一些見不得人的事情?

「不好說,也可能殺得是蠻獸啥的,這班人的手段應該挺狠,你自己注意點。」

「明白了。」

洛遠暗自點頭,對這五個新同學有了大概的了解。

這個影組,大概和火影忍者裡面的「根」有點類似。一個大勢力有專門處理一些上不了檯面的事情的組織很正常,只不過,希望他們別像那個組織一樣腐朽掉……

「你們自我介紹一下吧。」睡千秋顯然對這五個人也是很信任的,不然也不會直接就把他們一整個預備役小分隊都拉了過來。

「姐夫,我如果沒記錯的話,天英的影組終身不能露面,老師這麼做,看樣子是打算幫他們洗白了。」

玉紅菱和洛遠咬耳朵,她知道的消息還算更多。

「唔……這樣子啊……」

洛遠微微沉思了一下,結合小鏢剛才的話,看樣子這五個傢伙可能是在影組裡面犯事兒,或者發生了什麼變故,這才不得不被老師帶出來。

畢竟,沒人見過他們長什麼樣,而天賦類似的人世上也有很多,只要成功洗白,走出陰影生活在陽光下,他們就可以開始新生活了。

面具五人組聽到睡千秋的話之後,相互對視了一下,然後有個看上去是領頭的人站了出來,伸手緩緩揭開自己的面具。

洛遠注意到這傢伙的手在微微顫抖,很顯然,揭開面具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也是,揭開面具之後,他們就不再是影子了,而是可以堂堂正正生活的人,這一揭,是撕掉自己的過去,翻開人生新篇章啊!

半張還算英俊的臉出現,銀白色的短髮,銳利的眼睛,不過嘴巴和鼻子被黑色的口罩擋住,看不清楚。

「喂喂,你這就不夠意思了啊,揭開面具后,怎麼還有一個口罩啊!」

風雨對這個人的做法表示好無奈,還想看看你的真面目呢,結果你居然來一個套路,摘了一個面具裡面居然還有一個?

「瞬,天賦瞬移,四星青銅。」

銀髮小哥沒有理會風雨的話,簡單報上自己的名字之後,就退到了一邊。

但是他的話卻引起了全體的小騷動。

剛才他說什麼?天賦是瞬移!

好天賦!瞬移在天賦裡面絕對是非常可怕的,就從天賦上看,他比耶律飛更適合當刺客!

風雨也收起了自己的嬉皮笑臉,鄭重地沖著他行了一個禮。

強者,值得尊重!

「歡迎你,瞬,我是洛遠,你的班長。」

洛遠上前一步,伸出手,代表全班對這個銀髮小哥表示了歡迎。

可能是第一次見到有人主動伸手示好吧,瞬明顯愣了一下,幾秒中之後,才伸出和洛遠握在了一起,接受了他的善意。

「謝謝。」

真不愧是影組,這話少得啊,和不愛說話的冷寧有得一比。

不過,從握手時候的感覺上看,這傢伙是個善於用冷兵器的高手,掌心虎口全是厚厚的繭子!

其他人看見領頭大哥這麼做了,也依次走了出來,揭開面具介紹自己。

「雷射,天賦鐳射,三星黃金。」摘下面具后,帶著黑色護目鏡的黑髮少年說道。

「秋葉,天賦肌體無限變形,三星黃金。」這個栗發少年臉上沒有遮擋,但是長相很普通,是丟在人群里都找不到的那種。

「米萊蒂,天賦美杜莎之瞳,三星黃金。」

這是一個黃色長捲髮少女。

「切爾茜,天賦變身,三星黃金。」最後一個是紅髮的馬尾少女。

……

寂靜,死一般的寂靜,在聽完所有人的介紹之後,洛遠等六人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大夥不說話的原因不同。

像風雨,冷寧和程雯,是驚嘆他們的實力和天賦。

像玉紅菱,那時候因為知道一點影組底細。

而洛遠,黛安娜這兩個智力出眾的傢伙,則是因為從他們的介紹中聽出了一點端倪。

這五個人,絕對是影組裡面負責暗殺的!

當然,洛遠沉默還有個原因是因為這些人的天賦讓他想起了很多前世熟悉的東西。

像美杜莎之瞳和變身,一個石化對手,一個變身自在,這兩少女不就是這個世界的美杜莎和魔形女嘛?

而瞬移,鐳射和肌體無限變形,不就是藍魔鬼,鐳射眼和神奇先生嘛!

得,感情這個天英影組,出來的人全是漫威英雄啊……

「班長,這些人,挺危險。」

黛安娜不顧玉紅菱有些不滿的眼神,湊到洛遠耳朵輕輕地說「他們的天賦,太適合暗殺了,我覺得他們就是殺手。」

「我知道,但是,現在他們已經不是殺手了。揭開了象徵過去的面具,就代表著獲得了新生,我只看到五個新夥伴而已。」

洛遠一邊思考著事情,一邊在不知不覺中說出了似乎很有B格的話。

黛安娜眼中異彩連連,能說出這番話,果然不愧是我看中的人啊。

「歡迎你們,從今天開始,我們就是一個班的了」洛遠上前一步,再次沖著五個人做出了歡迎的動作:

「我叫洛遠,天賦無限具象,接下來的三年,還請多多指教。」 五人組的到來,讓全班人數變成了15人,這雖然還是比較墊底的人數,但好歹不是最底層了。

對於即將到來的導師分班戰,洛遠也有了更多的把握。

畢竟,這五個傢伙的戰鬥力,在新生裡面足夠逆天了。

雖然說,他們的天賦等級並不都是A(只有瞬移達標,剩下全是B),但是實力可以彌補一切。

更可況,他們配合度很高,正是全班需要的。

天降萌寶:總裁爹地放肆寵 只不過啊,想讓這些人在短期之內和自己這夥人融合,並不是什麼容易的事情。

至少,在洛遠和他們打完招呼之後,他們並沒有太多的反應,對是其他人只是點個頭就過去了,而且這五個人始終都是以會瞬移的銀髮小哥為首,保持沉默,並沒有和洛遠他們聊天的意思。

「好了,見過面了,以後就好好相處,明天早上去教室,我們上第一節課,洛遠,你們兩套房子里應該還有空房間吧,帶他們過去就是。」

睡千秋好像並沒有發現現場有些尷尬的情況似的,自己自顧自說完之後,揮揮手就溜了,頗有一種甩手掌柜的風範。

他這一走,現場的氣氛就尷尬了,原本的六個人和新來的五個人涇渭分明,分別以洛遠和瞬為首,各自站成一波,那感覺不像是同班同學,更像是兩波準備火併的人。

風雨這個時候突然想念起那三個受傷的哥們兒了(土根被他選擇性忽略了),NND,男生人數吃虧,而且實力也不佔優勢的時候,總感覺自己是在吃女生的軟飯。

洛遠稍微有點小尷尬,他很想招呼這班人一起回宿舍看看,但是現在這種有點詭異的氣氛下,他居然發現自己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好了,大家別這麼傻站著了,以後就是朋友了,一起回宿舍吧。」

這種關鍵時刻,還是女孩子比較容易打破僵局,黛安娜天生的美貌無形中給她加了不少分,所以她出來充當類似公關的人員,是非常合適的。

這不,她直接就走到兩個女孩子面前,小聲嘀咕了幾句之後,就讓兩個女生點頭並且開口了。

女孩子建立友誼往往都很出人意料,而黛安娜無疑在這方面是高手(雖然因為時不時挑逗洛遠一下讓玉紅菱有時候會有些抓狂),所以很快就帶著兩個女孩子和她們打成一片,然後帶頭就走了。

只留下5個男生在那裡大眼瞪小眼。

「嗯……咳咳,那個什麼,咱們也走吧。」

洛遠只能試圖打破尷尬了,不然他還能說啥?黛安娜她們走得時候,明顯有用得意的,嘲笑地眼神看了這邊一眼。

至於嘲笑的是誰,那還用多說么?

「好。」

瞬等三人交換了一下眼神之後,還是由他點頭開口,雖然他們取下了面具和從前的黑暗生活告別,但顯然他們幾個都還沒有準備好過正常人的生活。

「我說哥幾個,都是一家人了,就別這麼拘束嘛,你們這樣子,讓我壓力很大啊。」

風雨對這種氣氛很不適應,因為他天性有些跳脫,太嚴肅太尷尬的氛圍不適合他,所以這會兒他試圖讓氣氛緩和一點兒。

不得不說,風雨搞氣氛的本事還是可以的,至少在回程的路上,五個人之間的氣氛沒有那麼僵硬了。

男生住的四合院裡面房子還是夠的,一共十個房間,算上原本的6個男生,還能住4個人,瞬他們入住后,還空著一間呢。

洛遠和風雨給他們安排完之後,就先行告辭,現在待著只會更尷尬。

而且,校醫那裡還躺著四個戰友呢,他們得去看看。

「老大,真沒有想到有一天,我們也可以擺脫影組的身份,堂堂正正地出現在陽光下。」

洛遠他們走後,秋葉和雷射兩個人來到瞬的房間里,和瞬聊天,年紀不算大的他們,說起話來卻充滿了滄桑的感覺。

瞬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拿起桌子上茶壺給兩人各自倒了一杯茶,然後就繼續愣愣地出神。

他一直帶著口罩,幾乎沒有人見過他的真面目,但是在第七十七小隊,他卻是所有人唯一的希望。

雷射和秋葉對視了一眼,也沒有繼續說話的慾望,老大安靜,那他們就陪著一起安靜。

他們都是孤兒,從小流落街頭,無依無靠,差點就餓死在某個犄角旮旯裡面。

但是,就在他們快要失去活下去的希望時,天英學院影組的人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收養了他們並教給了他們暗殺的本事,等到一定的年紀,他們就加入影組預備役。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等到日後考核成功,他們就會從預備役轉為正式成員。

雖然,影組要處理的都是些上不得檯面見不得光的事情,還剝奪了他們的名字,讓他們過早見識到了世界的殘忍。

但是,至少在他們最落魄最無助的時候,是影組給了他們活下去的機會。

所以,為影組賣命,在暗處保護天英學院,然後犧牲在某個戰場,是他們一直以來被灌輸的世界觀,也是他們原本以為的,自己的歸宿。

他們也曾想過上普通人的生活,但是當雙手過早沾上鮮血之後,他們就意識到了,像他們這種人,真得是見不得光的。

就好比瞬的第七十七小隊,他們原來是有十幾個人的,結果就在不久前的一次任務中,折損了大部分的人馬,只剩下他們五個。

那時候,他們五個人也是全身帶傷,陷入重重包圍,內心其實已經絕望了,也做好了和其他人一樣赴死的準備。

但是,最後他們卻全身而退,因為睡千秋,剛好在那個時候路過,出手拯救了他們。

並且,在了解了事情的來龍去脈之後,睡千秋果斷出手,硬生生從影組的名單上面,把他們的名字全部劃掉!

然後,他告訴他們,從現在開始,你們自由了,可以像正常人一樣了!

那個瞬間,五個人瞬間淚目,都不敢相信給自己的耳朵。

瞬還記得,一個在他懷裡死去的夥伴,對他說的最後一句話就是:

「老大,希望下輩子,我可以當個普通人,有自己的名字,和生活。」

天,你為什麼不再堅持一下,如果當時你再堅持一下,就可以實現你的願望了!

猛地握緊拳頭,他的全身都在顫抖。

「老大……」

因為瞬突然間情緒有些激動,鐳射和秋葉都有些擔心,他們從預備役的時候就和瞬在一起,不是親兄弟,勝似親兄弟。

瞬這種失態的樣子,他們也是很少見呢。

「鐳射,秋葉。」深吸一口氣,讓自己平靜下來,瞬緩緩舉起面前的茶杯,沖著兩個出生入死的好兄弟,慢慢吐出一句:

「這一杯,敬七十七組。」 「什麼?又來了新人?」

天英學院的校醫室內,三個受傷的傢伙聽到這個消息還是很驚訝的。

「對啊,而且實力都很強,領頭的那個老大說都不一定打得贏呢。」風雨一邊啃著蘋果一邊說,進過和麥老師的一戰,班級的男生基本都改口喊洛遠為老大了。

「不是吧?老大都打不贏他?」

鐵山因為還是只有一個頭能動,所以有點聽不太清清楚,他還以為是來了一個連洛遠都搞不定的人。

天啊,洛遠的水平已經讓他很有壓力,再來一個更強的,那自己不就更菜了么……

「老山你受傷之後是耳背還是怎麼滴?我什麼時候說老大打不贏他?只不過是老大覺得他比較難對付而已。」

風雨對鐵山「曲解」自己的意思表示了不滿,我明明沒說老大搞不定他好不咧。

「哼,誰讓你邊吃邊說的,我沒聽楚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