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功夫不負有心人,憑藉王焱與幾位夥伴如今的實力與境界,經過互相間坦誠布公的討論之後,終於破解分析出,眾多功法之中的共通之處。

殊途同歸,人類修習的眾多功法,實際是一種不斷增強自身基因血脈,不斷促進自我進化的特殊方法。這裡面方法有很多,過程也千變萬化,但唯一不變的是,這些功法為如同白紙一般的人類,不斷增添顏色,也就是所謂的不同特性的力量,最終使修鍊者獲得一個本質上的飛躍。

從某種程度上來看,人類修習的眾多功法,與星空法神馬庫斯·哈維流傳下來的血脈進化術,有著異曲同工之處。

不過與尋常功法不同,星空法神的血脈進化術似乎走了一個極端。

這種進化術並不是用來一點點促進修鍊者自身實力,而是用一種人為干擾的方式,改變目標自身的血脈基因。

也就是說,通過血脈進化術,不單單可以改變自身的基因序列,如果換一種角度,這種進化術實際上還可以通過篡改基因血脈的方法,優化自身基因強度,乃至資質強度!

當初王焱用血脈進化術,吸收了魔神分身的強大基因,獲得了與魔神撒旦一脈相承的魔神之軀。從某種方面來說,這就是一種血脈基因上的優化。

後來為了拯救食人魔阿布隆·巨槌,以及暗影之刺卡繆,王焱就是利用蘊含龐大生命能量的煉獄紅蓮果實,加上血脈進化術,重組了他們的血肉之軀,修復了阿布隆·巨槌與卡繆的重傷。

也就是在這一過程中,阿布隆·巨槌與卡繆的血脈基因,獲得了一定程度的增加與優化,這也使原本不具備火焰親和力的兩人,獲得一定的火焰元素的親和力。

這已經是一種進化無疑,當然,那時候的王焱並沒有意識到,這就是血脈進化術優化作用的結果,一直以為是煉獄紅蓮果實的特性。

一直到現在,與幾位地球同伴具體分析了之後,終於豁然開朗。當初由星空法神馬庫斯·哈維畢生心血研究出來的血脈進化術,無疑將成為王焱等人,拯救地球位面的突破口!

「對!這個,就是這個!這個血脈進化術的作用,實在了太大了,它能解決我們現在遇到的難題!」

當王焱將血脈進化術的作用原理,大致說出來之後,幾位來自地球的夥伴,立即發出了發自肺腑的驚嘆。

「阿彌陀佛,想不到當年傳說中的星空法神,居然還有如此大作為。」

五不戒滿腹敬畏,感慨道,「也難怪,魔法師本來就是博學家,他研究了一輩子生命真諦,還真被他破析出生命進化的秘密。」

不止是五不戒,張衛道,申屠天路,沙漠皇帝,濕婆神女以及大祭司貝麗卡,也都心生感慨與佩服。

確實,魔法師都是出了名的博學家,當年星空法神馬庫斯·哈維,又是歷史上赫赫有名的半神級法神,他窮極一生,都在追求生命的真諦,試圖在自己壽命到來之前,突破進化的極限,凝聚屬於自己的神格。

王焱現在擁有的血脈進化術,就是星空法神當年在追求生命極限之路中,誕生出來的基礎方法。

只可惜命運弄人,星空法神就在他即將成功之時,功虧一簣。好在星空法神發現的生命火種,以及血脈進化術都落在了王焱的手中。這使得王焱也掌握了一套,屬於自己的變強方法。

「血脈進化術是一項非常複雜的術法,血脈優化的過程也十分危險,加上它具有特殊性與諸多限制,目前並不適合所有人,但是卻給了我們一個自強不息的方向!」王焱思索了一下,最後十分欣喜的給予了肯定答覆,「再給我一些時間,我知道誰能補充我的疑問。」

現場幾位來自地球的夥伴,將他們功法運行規律,以及對天道的感悟與運用方法,毫無保留的詳細分析給了王焱,這讓他獲得了極大的啟發。

要知道血脈進化術,並不是人人都能使用的術法。這種秘術涉及血脈基因領域,對個體的生命因子有著極大的干擾性,如果放在地球,這種技術將註定是被封印的禁術,貿然使用會造成不可估量的後果。

不過王焱已經掌握到了一定的實踐技術,加上眾多夥伴的寶貴意見,也讓他對接下來的研究方向,有了一定的初步構想,至少初步雛形已經有了。

聊到了這裡,王焱舉目看向窗外已經即將翻白的天空,隨後說道:「今天先聊到這裡,我已經有了大致的構思,諸位接下來先休息休息,天亮之後還有其他事情要做。」

眾人點頭散會,王焱也隨後離去。

王焱口中的其他事情,自然是指魔神撒旦,冊封王焱為魔神之子的正式典禮。

待王焱回到寢宮,稍作休整之後,天光已經大亮。王焱在眾多宮女的服飾下,沐浴更衣,享受了早餐之後,便在眾人的擁護下,走到了神子宮的門前。

此時整個神都的達官顯貴,幾乎都聚攏到王焱的宮殿前方,恭恭敬敬的等候多時。

這些達官顯貴,全都穿著最華貴的禮服,神色間充滿了莊重與肅穆。

在這些人當中,站在前排為首的幾人,正是撒旦議會的十三位大長老,以及剛剛晉陞的新貴赤煉魔王。

他們見到王焱走出,全都恭順無比的低首請安,隨後如同眾星捧月一般,簇擁著王焱來到了先前那個巨型廣場的邊緣,等待著魔神撒旦的正式降臨。

嗚咽的號角聲,開始響起。

恢宏沉悶的聲音,好似穿越了古今,在肅靜一片的神都,不斷繚繞升騰,直至薄霧氤氳的無盡高空。

不知何時,地面這片一眼望不到頭的巨型廣場,居然開始閃耀出瑩瑩的光亮。

現場所有人都神色肅穆,仰望高空,王焱視線在四周掃了一圈,隨後也跟著轉目向天際看去。

只見一片巨大陰影,正在莊嚴的號角聲中,緩緩降臨,氣勢恢宏無比。

「這,這是……」

「阿彌陀佛,城,城市……在天上?」

王焱身邊,張衛道,五不戒等人,齊齊雙目圓睜,嘴巴大張,震驚不止。不止是他們,就連王焱本人,也在這一刻,為眼前的景象大感吃驚。

就如同五不戒所說,此時從天際緩緩降落的巨大陰影,就是一座雄偉浩大的巨型城池!

待薄薄的雲霧被氣流逐漸沖開,天際上方的巨型建築,終於逐漸顯現出它真是的輪廓。

它就像是一座小型城鎮一般,在那片陸地上,城牆哨塔,城堡宮殿,高聳巍峨,應有盡有。但如此大面積的建築群落,卻完全無視重力作用,就這樣虛浮與高空。它就猶如一艘被神秘力量驅使的巨型飛行器,一路穿過層層疊疊的高空雲霧,緩緩向下降落。

見到如此雄偉壯闊的景象,王焱的幾位地球同伴,以及赤惑領主,赤虐郡主等手下,全都瞠目結舌,震驚不止,連內心都快升華了。

直到這一刻,不論是王焱的幾位地球同伴,還是初次到達神都,見到這番景象的眾多手下,都開始意識到,自己曾經的眼界究竟有多麼狹隘。眼前這種壯闊奇觀,才是真正奪天地之造化的神奇大能。

除了一位魔神,他們真的無法想象,還有誰能將這樣一座城鎮,完全提升到萬米高空之中?

隨著距離接近,這座飛翔與天際的巨型城池,給下方人群帶了巨大的壓迫力。所有人都在靜默肅立,只有嗚咽恢宏的號角聲,在人群的耳邊,繚繞回蕩。

…… ……

「嗚嗷!」

彷彿要回應地面號角聲,一聲雄渾蒼茫的龍吟,帶著一陣陣空氣顫鳴,在飛行城池的上方,震撼響起。

王焱與眾人的目光再次上移,發現在飛行城池上方,一頭體型接近百米的雄性炎獄魔龍,正氣勢磅礴的盤踞其上。看它雄健的體魄,與威風凜凜的強勢威壓,絕對是一頭強達半神級別的龍王無疑。

另外,在這頭炎獄龍王的下方,一隊隊重盔重甲的炎獄屠殺者,正如同蜂群一般,盤踞繚繞在整座飛行城池的四周。

如此戒衛森嚴,又威勢磅礴的守衛陣型,彷彿正在向外界宣示這座城池至高無上的權威,令下方人群心生敬畏,謙卑無比。

就這樣,在神都萬眾矚目中,巍峨雄偉的飛行城池,緩緩落地,正好降落在王焱面前那片巨型廣場之中。

「轟隆!」

大地震顫,氣勢磅礴的飛行城池,終於落地。所有炎獄屠殺者,陸續降落在城池四周,而那頭炎氣騰騰,殺氣逼人的炎獄魔龍王,則停歇在了城池中最高大的神殿頂端,虎視眈眈的注視著下方人群。

「恭迎魔神陛下!」

「陛下神威,永垂不朽!」

人群一排排面向那座高大神殿,匍匐跪下,猶如一層鋪展開來的水花,一下擴散至整個神都。

所有神都居民,不論男女老少,貧富貴賤,統統在這一刻,面向神殿方向虔誠朝拜。

王焱依舊站立在人群中央,他的同伴與手下,都在跪地行禮中,與王焱一起,向這座可以飛行的城池打量過去。

直到這時,王焱等人才發現,這座建滿雄偉宮殿的大型城池,居然通體都為金屬鑄造。建築與建築之間,不露半點縫隙,就彷彿由金屬一體澆築,一氣呵成似得,充滿了古樸與厚重之色,這令王焱等人頗為驚嘆。

此外,用來建成這座渾然一體的宮殿群落,究竟使用了何種金屬?王焱等人暫時還無法分辨。不過這些黝黑厚重的金屬表面,泛著地獄火一般的赤色紋路。整片宮殿,赤色與抹黑交相呼應,無形中令這座氣勢磅礴的神殿群落,更顯威嚴肅穆。

「老,老大,這座能夠飛行的神殿,怕不是一座飛行器吧?」

來自地球的張衛道,當先壓低聲音,小心翼翼的說出了心中的疑問。

「而且這座神殿使用的金屬很特殊,像似某種能夠導能的合金,內部充滿了龐大能量。」

對金屬礦物有著極大嗜好的申屠天路,咽了咽口水,「我,我真的好想咬上一口,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咬得動……」

「諸位還請安靜。」

跪在王焱另一側的赤煉魔王,抬起頭向王焱的地球同伴瞪了一眼,隨後恭敬的面向王焱,提醒說,「這座神殿既是陛下的寢宮,還是陛下的一件神器,它的體型大小,可以隨陛下心意而改變。不過陛下就要來了,神之子殿下還請等儀式之後,親自去了解便是。」

「它的大小,還可以根據魔神的意念改變?」王焱微微一驚。

不過他也知道現在不是談話的時候,隨即向赤煉魔王點了點頭,示意他已經明了。但「神器」這一個詞,卻讓他與一眾同伴手下,都在心中暗暗吃了一驚。

神器!這世上還真的有神器這種寶貝!

不外乎王焱與他的手下如此吃驚,眼下哪怕只是光用肉眼看也能明白,這座渾然一體的巍峨神殿,如果這是一件神器的話,絕對是一件攻防一體的大殺器!

而且神殿內部蘊含的能量非常龐大,如果和這種大殺器比起來,地球世界的頂級武器航空母艦,簡直就像是兒童玩具一般微不足道。

「魔焰大人,這真,真是的一件神器!」鍊金術士佐伊,用真實之眼悄悄看了一眼,便緊張激動的向王焱傳音說,「這座神殿非常古老,內部蘊含的能量好似一個小太陽!關鍵是我,我用真實之眼,都看不出它的構造。」

連佐伊的真實之眼都探查不清具體構造,恐怕真是的神器無疑,否則這世間還沒有什麼東西,是她用真實之眼還無法探查的。

不過眼下佐伊的傳音剛剛落下,遠處神殿正門忽然傳出一聲轟鳴。

「轟隆隆!」

神殿正門緩緩打開,一卷黑紅相接,金絲鑲邊的地毯,猶如活物一般,一直從神殿內部,穿過偌大的廣場,一路鋪展到王焱面前。

隨後一隊黑甲黑盾,整齊排列的重裝衛兵,邁著整齊的步伐,就從正門後方,氣勢森然的走了出來。

「轟!轟!轟!」

一步一步整齊的重踏,就好似雷聲滾滾,不斷在空闊的神殿前方,威武回蕩。

重裝守衛,正是魔神撒旦麾下,最精銳的王牌步兵,也是駐紮在神都的精銳之師。

這些守衛個個都來自純血魔族,每一個都經過精挑細選,嚴格訓練,身心都非常堅韌。戰時攻防一體,為的就是將魔神撒旦的赫赫神威,散布到軍隊所能到達的各個角落。

「嗯?那個是……掠奪者?」

王焱微微眯起眼眸,在這些整齊列隊的守衛前方,他還看見另一隻頗具傳奇色彩的王牌兵種,炎息掠奪者。

這是一支可以與駕馭炎獄魔龍的炎獄屠殺者,相媲美的陸戰頂級兵種,在地獄世界具有悠久的歷史。

掠奪者與屠殺者一樣,經過嚴格的選拔與訓練。他們駕馭的坐騎,正是地獄世界上層捕食者,地獄犬中的王者品種,地獄炎息犬。

炎息犬身披烏黑硬毛,體型碩大健碩,奔跑如風,爆發力極強。而且體內充滿了澎湃炎能,可以施展強大的炎息噴吐,戰鬥時體表還會亮起赤紅色的火焰道紋,以此增加它的作戰能力,造型相當威武。

可以說這種炎息地獄犬,與同樣以炎系能力為主的煉獄魔族,十分契合。兩者強強聯合,戰力倍增,再配備頂級武裝,以及他們來去如風的高機動性,這支軍隊所過之處,往往將當地燒殺劫虐一空,炎系掠奪者正因此而得名。

此時不論駕馭炎獄魔龍的屠殺者,還是炎息掠奪者,或是重裝衛兵,統統在擔任警戒之外,還充當著彰顯魔神威嚴的禮儀兵種。

比如走在迎接隊伍前方的掠奪者,與他們坐騎都穿著了嶄新的黑色鎧甲,手中高舉懸挂旗幟的旗槍,戒衛森嚴之餘,一身威武之氣盡顯無疑。

見到這些強大兇悍的各色兵種,王焱與身旁幾位來自地球的同伴,內心都微微有些凝重。

毫無疑問,不論地獄,還是深淵世界,都擁有極為強悍的軍事力量。剛剛崛起的地球世界,與這兩個歷史更為悠久的異族世界比起來,就好似年幼的孩童,在面對強壯的大人一般,兩者之間的力量差距完全不在一個層次。

除此之外,最令王焱與身邊幾位地球同伴在意的是,在這些強悍的軍事力量背後,都有一位無與倫比的魔神坐鎮。別的不說,單單一位魔神就足以毀滅地球抵抗聯盟,更不要提還有那麼多強悍的魔族大軍了。

如此,王焱與幾位地球同伴都在心中暗暗醞釀,接下來提升地球超能界整體實力,如果有可能,必須強行推出一位神級強者,否則一旦位面禁錮被打破,深淵勢力大舉入侵,在這種絕對武力差距面前,地球沒有任何獲勝的希望!

「嚯!」

就在王焱暗暗思忖之時,這支整齊列隊,威風赫赫的軍隊,走至王焱面前,驀然分開,隨後齊齊單膝跪地,恭敬呼喝道:「恭迎神之子殿下!願神之子殿下,武運昌盛,神威永耀魔域!」

「嘩啦!」

四周肅立的無數圍觀者,也在這一刻齊齊挺直了身體,跟隨在軍隊之後,恭恭敬敬的齊聲呼喊道:「願神之子殿下,武運昌盛,神威永耀魔域!」

那齊齊發出的挺直站立的聲響,以及一聲聲呼喝吶喊,就好似排山倒海的浪濤,一下子從王焱的身邊,擴散到神都的各個角落。

在如此鋪天蓋地的朝拜聲中,王焱的那群手下,看向王焱之時,眼中更是多出了幾分尊崇與愛戴。就連張衛道,五不戒這幾位地球同伴,在看向王焱的眼神中,也多出了幾次敬佩之色。

此時王焱身處其中,哪怕以他如今的心境,情緒都不由得有些起伏。

怪不得人人都想追求權力與地位,這種身受萬眾朝拜,彷彿只手就能遮天的感覺,確實令人心潮澎湃。

「吾兒!快快進來,為父要給予你想要的一切!」

隨著一股氣勁湧來,魔神撒旦雄渾威武的聲音,好似海嘯一般從神殿深處,鋪展而來。

現場所有人立即渾身一緊,魔神如淵如山一般的絕對威勢,可不是他們能夠抵抗得了的。

好在此時魔神撒旦的聲音,聽起來意氣風發,心情頗為不錯。現場緊張兮兮的人們,也不由得微微鬆了一口氣。

伴君如伴虎,也不過如此。

魔神的呼喚,也讓王焱將思緒重新收了回來。他邁步沿著地毯與漫天飄飛的唯美花瓣,一路向神殿入口走去。

此時此刻,王焱不禁有些感慨,命運有時候就是如此神奇,他在誤打誤撞之下,居然被誤認為魔神的私生子。最關鍵這位魔神撒旦,統御整個煉獄魔域,麾下煉獄魔族,更是地獄世界最為龐大的一支原生種族,而魔神撒旦本人的實力,在地獄世界三大魔神中都略占上峰,真可謂浩瀚如星河大海,深不可測。

如果在這樣一位魔神面前,一旦暴露了身份,毫無疑問,他與幾位來自地球的夥伴,都將必死無疑。加上魔神撒旦曾經在地球失去了一個分身,以及一個十分頑固的宗教勢力,這一切可都是他王焱乾的。

這要是讓魔神撒旦知道實情,恐怕連帶著地球都要在未來,遭受到戰火的牽連。如果魔神撒旦若是報復心切,與深淵勢力聯手都未必沒有可能。

一想到這裡,王焱不禁在心中一聲長嘆,他現在簡直就是在與虎謀皮啊。

王焱神色看起來古井無波,實際上一邊往前走,一邊卻在內心暗忖。眼下事態看似平靜順利,可時間緊迫,壓力重重。

事到如今,提升地球超能界的整體實力,以及打造出一位神靈級強者等事宜,都已經到了勢在必行的地步。

就這樣,王焱一路走進神殿,身後萬眾則依舊身份地位,跪伏在神殿入口,依舊台階下方。

一進神殿,王焱就立即感受到了來自建築物本身的雄偉壓迫力。

高達百米的大廳穹頂,巨大的廊柱,以及光潔如晶如鏡的黑曜石地面,統統向外散發著古樸浩大的氣勢。幾乎可以讓任何進入這裡的人,深感自身的渺小。

偌大的神殿大廳盡頭,體態強健,威風赫赫的魔神撒旦,正高高端坐在他的神座之上。

此時的魔神撒旦,滿面喜氣,精神抖擻。他頭上戴了一頂光芒璀璨的金色神冠,身穿霸氣威武的赤黑戰鎧,外套華貴莊重的赤色長袍,一副睥睨天下的霸主之氣,在這一刻盡顯無疑。

「魔焰,為父的好兒子,快上前來,讓為父好好看看你!」

魔神撒旦見到王焱走近,立即笑逐顏開的直起了身來,盯著王焱好一番打量,「像!真是像!不愧為本神的親兒子!哈哈哈,本魔神總算後繼有人了!」

王焱的資質,實力,足智多謀的性格,乃至英武霸道的外型,統統讓魔神撒旦滿意到了極點,就算比起他撒旦當初,也有過之而無不及。

「恭喜陛下!賀喜陛下!」

隨著魔神撒旦的朗笑,殿外無數王宮權貴,連連高聲擁護,拍馬屁聲好似浪潮湧動,不絕於耳。

身處其中的王焱,不免在心中抹了一把冷汗,暗忖今天恐怕將是一個充滿麻煩的一天了。

果然,隨著魔神撒旦的高聲宣布,迎子儀式與冊封儀式,相繼開始。

迎子儀式自然是為了承認,並且迎接王焱這個私生子的歡迎儀式。冊封儀式則是正式給予魔神之子的真正地位,以及將來神位的繼承權,可以相當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