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了,我還是按照規矩來吧,一宗之主要保持公正呢,不可因為我壞了規矩。」北蓮臉上一路上那清冷的表情早已消失,眉目之間滿是輕鬆的笑意。

「也行,憑你的實力,那些試煉也是洒洒水,對了,你這一兩年過得怎麼樣?」安林開口詢問道。

「我呀……」

……

蕭澤睜大了雙眼,望了望安林,又望了望北蓮。

兩人談笑風生,他卻完全插不上話,突然覺得自己好多餘……

同時,蕭澤的心中也佩服不已。

師父不愧是師父,好不容易發現一個極品女子,結果竟是師父的朋友。紅顏知己遍天下,這女人緣也是沒誰了,蕭澤真的很驚羨啊!!

他不禁將目光轉向師母的方向。

嗯,師母的目光很銳利,有殺氣……

安林不知為何渾身一顫,當即笑道:「北蓮道友,那麼我就在此預祝你試煉成功通過,加入我們這個大家庭之中。」

這是要結束談話了,北蓮微笑點頭,轉身走回試煉大隊伍之中。

蕭澤看到這一幕,心底又是一陣感慨,有些同情起師父,紅顏知己遍天下又如何,家中正宮娘娘一個眼神便可殺之……

(五更大爆發完畢!蝸牛已經爆肝拼了,求各種支援,讓蝸牛堅持下去!!) 近萬名准弟子,打量著面前的宗門,都發自心底的喜歡。

「真是氣派呢,這就是仙家宗門嗎,風景都比得上皇宮了!」

「不僅如此,在這裡吸的每一口氣,都十分的舒服,這樣的元氣十分濃郁!」

「是的,我曾在千流皇族擔任護衛長,這裡的元氣濃度,甚至比皇城的還要大!」

眾人聞言皆是心頭大震,元氣比九皇族之地的還要濃郁,那絕對是最頂級的修鍊之地了!

一念及此,眾人的內心又火熱了幾分,要成為內閣核心弟子的念頭越發的強烈和堅定。

「那個男子就是傳說中的安林了吧?」

「嗯,一定是的,如此玉樹臨風,飄然若仙,漆黑的眼眸彷彿蘊含無數星辰,真的太棒了!」

有女修目光灼灼地說道。

「啊……他走過來了!天啊!」

白衣男子走到了試練者的面前。

「宗主好!」

「安林宗主好!」

……

無數修士瘋狂刷著好感值。

白衣男子臉上浮現一抹尷尬:「呃,我不是宗主,我是靈閣的閣主,軒轅誠,你們的宗主在那裡。」

男子指向某個方向,那裡有一個模樣頗為俊秀的白衣男子。

眾人:「……」

氣氛陷入了詭異的沉默之中。

許多打了招呼的修士,彷彿被雷劈了一般,呆立在原地。

好尷尬啊……

也有一部分修士幸災樂禍起來,心中暗暗笑道,來宗門之前竟然都不知道看看四九仙宗的宗主畫像,傻逼了吧?!我就不告訴你們,讓你們先刷一個壞印象,我就可以獲得優勢了,嘿嘿嘿……

軒轅誠看到突然沉默的氣氛,反而坦然一笑道,主動開口安慰道:「沒關係的,我不會把這件事告訴宗主的,下次別這樣就行了。你們好好參與試煉,接下來的試煉我們會一視同仁,加油吧!」

男子露出了溫和的微笑,笑容好似春光般溫暖人心。

所有修士都看得呆住了,世間竟有如此俊美之男子!

「我們下次一定不會犯錯了!」

「軒轅閣主,我一定會努力的!」

眾修士紛紛激動表態,女修們目光迷離,就連男修們也心潮澎湃目光熾熱。多麼溫柔,多麼好的人啊……

這一刻,軒轅誠在他們心目中的地位無限拔高!就算是為了軒轅誠,他們也要努力留在四九仙宗!!

在白凌的帶領下,參與修鍊的人們來到了一個巨大的光門前。

那是通往紫星鳳凰研究所的大門,現在已經重新命名為鳳凰小世界!

「進去裡面之後,無論發生了什麼,你們都要記得一件事,那就是堅持下去,知道嗎?」白凌開口道。

「請問……我們要進行什麼樣的試煉呢?」有一個女修弱弱地開口道。

白凌淡淡一笑:「不告訴你,有驚喜喲!」

眾人:「……」

這特么能說出這話的,肯定不是驚喜吧,一定是驚嚇吧?!

安林對此體會最深了,看到一群小可愛們即將迎來他們終生難忘的人生,他就覺得有些暢快起來……

來吧,一起來體會一下,被最沒有節操的試煉設計者支配的恐懼吧!

……

……

我叫李通,來自斗戰神宗,是斗戰神宗最具天賦的核心弟子。

斗戰神宗名字很響亮,但只是九州界的一個中型宗門,只有一位化神老祖坐鎮。

我年紀輕輕,只用了一百年,就成為了宗門的一名育靈期強者。

可謂驚才絕艷,天資縱橫!

但我也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就比如這個傳說中的四九仙宗,便是註定傲立於整個大陸的宗門。

人往高處走,所以我來了!

離開了曾經的宗門,投入到四九仙宗的懷抱之中,我將在四九仙宗之中開始新的人生,走向大陸之巔!

李通雙目迸發無窮的戰意,帶著十足的信心,邁入了光門之中。

光芒閃過,空間變換間。

他來到了一個白茫茫的空間之中,面前是一個階梯直通天際。

「走到終點,便可通過試煉。開口說放棄,就可以離開這個空間。」空間中傳來白凌的聲音。

李通輕鬆一笑:「考驗毅力嗎?呵呵,這種試煉不是我吹,我能堅持到自己死都不放棄!」

轟隆!一股玄妙的力量降臨,將其的所有力量都剝奪了。

「變成凡人之軀了?」李通眨了眨雙眼,卻沒有多大的驚訝。

基本操作,甚至是有些俗套的套路而已。

李通開始走向看不到盡頭的階梯,一步一個腳印。

一步步地走,看不到盡頭,但他知道,終點就在前面,所以他走得很心安,走得很坦然。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他的頭開始出現汗珠,腿也開始顫抖。

「呼……好累啊,好久沒有體會過凡人之軀的運動了。」李通淡淡一笑,卻沒有絲毫的氣餒。

試煉要是沒有難度,怎麼淘汰別人?

越難越好,越有挑戰性越好。

反正最終成為內閣核心弟子的,是他李通!

「一步兩步。」

「一步兩步……」

不知不覺,又走了十幾萬級階梯。

李通擦著汗水,渾身虛脫一般坐在階梯上。

往下看,已經看不到盡頭。

往上看,也是看不到盡頭。

「娘的,終點到底還有多遠?」李通不禁抱怨道。

不過他不會放棄的,走不到終點他怎麼可能會放棄?

他休息了一會兒,繼續走。

不知不覺,走走停停,累到不行的時候,就坐在階梯上休息。

又走了十幾萬階梯……

最後走了幾十萬階梯……

李通累壞了,也餓壞了。

他很佩服自己:「媽的,這階梯到底有多高?要不是老子毅力驚人,還真堅持不到這裡,相信很快就到終點了吧!」

又走了十幾萬階梯……

李通走不動了,慢慢爬,慢慢爬。

不知不覺,爬了上百萬的階梯。

他雙手有被階梯磨出來的血痕,腳底全是水泡。

他望了一眼階梯下方,看不到盡頭,他又望了一眼階梯上頭,也是看不到盡頭……

「嗚嗚嗚……這特么到底有多長的路?!」

李通快要崩潰了,他顫抖著身子,一邊哭一邊繼續向上爬。

堂堂斗戰神宗的天驕,竟然能堅持到這種地步,李通被自己感動了。

他爬啊爬,爬啊爬……

爬到飢餓席捲全身,爬到口渴每時每刻都想著水,爬到聲音嘶啞連說話都沒力氣,爬到渾身劇痛無比,彷彿整個身體都要壞掉……

李通沒有放棄,他知道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

……

終於!

他終於看到了終點!

他看到了階梯的盡頭,有一塊石碑。

李通淚流滿面地爬著。

哦,沒有眼淚了。

他雙眼通紅,一副想哭哭不出來的樣子,爬向那塊石碑。

終於,他爬到了石碑的面前。

這場恐怖的毅力試煉終於通過了,他李通堅持下來了!

李通雙手扶著石碑,望著上面的字體:

恭喜,本次試煉已經完成萬分之一。

李通揉了揉眼睛,望著石碑上的字,又望了一眼上方的階梯,延綿看不到盡頭……

萬分之一,他的小命就差點沒有了。

還要堅持九千九百九十九倍的路程?

「我……沃日你碼!」

李通聲音嘶啞,氣血上涌,爆了一句粗口后,便雙眼一黑,徹底暈厥了過去。 李通暈過去后,一片漆黑之間,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意識重新回過,他努力睜開雙眼。

白茫茫的一片空間。

身旁是一塊顯示進度已經完成萬分之一的石碑。

飢餓,疲勞,痛苦,籠罩著整個軀體。

李通想不明白,這樣的試煉真的有人能通過?

這副殘軀,別說走到終點了,恐怕連下一個萬分之一的路程都不能走完。他會累死在路上,是的,他一定會累死在路上!

想想看,走階梯走到快要死,才完成了萬分之一的路程,這是一種怎麼樣的體驗?

這也正是李通得知真相的那一刻,直接絕望到暈過去的原因。

現在醒了,卻依舊很絕望。

「不可能的,這樣的試煉根本沒有人能夠通過!」

「你是在玩我對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