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陽吞咽一口口水,實在是沒法抗拒對方的這個誘惑表情,在這一點上,華夏女人就沒法和外國的女孩子相比。華夏女人要含蓄羞澀一些,而外國女人則更加的大膽開放。

"莫妮卡,那個……是這樣的……雖然……雖然現在我拿到外國的綠卡了,但是……但是我終歸還是華夏國人,我……"

莫妮卡一愣,停止了吮吸棒棒糖的動作,抬起頭看了一眼蕭陽,"你……你終歸還是要回去的對嗎?"

看到對方水汪汪的大眼睛始終在盯著自己,蕭陽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開口了,不過最後還是點點頭,"是的!我的根不在這裡!而且我在華夏國我還有事情,有許多的事情等著我回去處理。"

莫妮卡並沒有傷心的表情,反倒是出人意料的對著蕭陽微微一笑,"林,其實我早就猜到會有這一天了,我看的出來,你和他們所有人全都不一樣,你的心不在這裡,我知道你終歸是要離開這裡的!"

蕭陽微愣,沒想到莫妮卡一直在悄悄的關注著自己,兩人手挽著手走在校園中,莫妮卡臉上的悲傷情緒僅僅是一晃而過,很快再次恢復了性感的笑容。

"一開始我得到這個結論的時候,我會害怕,會擔心,害怕有一天你離開我怎麼辦?擔心你不要我了怎麼辦?為此我整整好幾天都不能夠睡個好覺,不過後來我突然想明白了,與其這樣每天傷心擔心這個,不如主動出手,爭取自己的幸福。"

說道這裡,莫妮卡突然露出一絲狡黠的目光,對著蕭陽一笑,"林,你知道嗎?最近我已經選修了華夏語言的課程,雖然學習華夏語很難,但是我會努力的,我一定會爭取早日學好華夏語,了解華夏這個國家,到時候我就可以一塊陪你回去了。"

說實話,蕭陽真的感動了,他沒想到莫妮卡私底下竟然為自己做了這麼多的事情,自己何德何能,有這樣一個漂亮的女孩甘願為自己付出這麼多。

"莫妮卡,其實你不必……"

突然一支纖細的手掌輕輕的捂住了蕭陽的嘴巴,堵住了蕭陽想要說出來的話。

蕭陽低頭看著莫妮卡,眼神中滿是柔情,兩人四目相對,莫妮卡則是輕聲道,"這都是我心甘情願要做的事情,我感謝上帝讓我遇到了你,林,為了你我甘願做任何的事情,你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的把握住這份幸福的。"

說完莫妮卡突然抬頭踮起腳尖輕輕在蕭陽的嘴上親了一口,然後微微一笑,"我到宿舍嘍,林,我一定會努力的,說不定下次見面我會給你一個大大的驚喜也說不定呢,再見!"

說完便轉身蹦蹦跳跳的跑進了宿舍大門,只剩下蕭陽站在後面看著對方青春靚麗的身影發獃。 從大學校門口中出來,蕭陽的情緒還是有些不高,還停在剛才莫妮卡那番話給自己的感動中。

說實話,他對莫妮卡的感情有些複雜,兩人好的時候,蕭陽還沒有恢復記憶,那時候他就是林三,是一個失憶的一無所有的落魄青年,兩個人走到一起是有各種原因的,但是總之絕對是先有了xing後有了愛。

再後來,蕭陽恢復了記憶之後,他發現自己對莫妮卡其實並沒有那種愛,不像是對夢萱和雪柔她們的感情一樣。

雖然他清楚這對莫妮卡是不公平的,但是蕭陽不敢欺騙自己的內心,之前喜歡莫妮卡的是林三,恢復了記憶之後,他為了不傷莫妮卡的心就一直保持著這段感情,希望能夠給女孩留下一段美好的記憶。畢竟再他看來,自己始終是要回國的。

但是後來的相處過程中,蕭陽卻發現自己竟然慢慢的對這個有著火熱xing格的外國女孩有了好感,雖然不是那種愛情,但是至少他知道自己是喜歡對方的。

原本蕭陽是打算今晚上和對方講明了,然後希望莫妮卡可以找到一個比自己更好的男朋友的,但是當聽了對方的那番話之後,蕭陽卻猶豫了,最終早就想好的話也沒有講出來,他知道,那一刻,自己的心臟確實狠狠地被擊中了。被這個勇敢的外國女孩給擊中了。

搖了搖頭,先不去想這些,蕭陽給自己點上一支香煙,心想反正現在自己還沒有決定什麼時候離開,沒必要去想這些頭疼的問題。

嘴裡叼著香煙,蕭陽慢悠悠的走在大街上,並沒有直接打車離開,而就在這時候,他慢悠悠的腳步突然一頓,耳朵一動,卻並沒有轉身,而是繼續邁步向前走去,好像自始至終什麼都沒有發現一樣。

雙手叉在褲袋裡,蕭陽晃晃悠悠的沿著路燈走了一段距離,在經過某個衚衕的時候,突然一閃身,然後迅速躲了進去,身形消失在了路邊。

幾秒鐘后,幾個人出現在這裡,然後往四周看了一眼,迅速衝進了衚衕中。

在衚衕中追尋了一段距離,結果什麼都沒有發現,這幾個人不得不再次停下腳步,然後滿臉疑惑的四處打探。

"該死,剛才明明看到走進來了,怎麼會突然不見了?"

"你說該不會是對方發現我們了吧?"

"不可能,他怎麼可能會發現我們?"

幾個人小聲的討論著,用的是華夏語,最終卻得不出一個具體的結論,只得繼續向前搜索。

結果幾個人往前走了沒幾步,突然一道人影毫無徵兆的從一旁的黑暗中走了出來,擋住了幾個人的去路。

"是你們?"

突然出現的自然是蕭陽,只是此刻他的眉頭大皺,似乎感到有些不可思議。

原本他以為後面跟蹤自己的會是那些無處不在的蛹兵,結果出乎意料的竟然是這幾個人,而更加令他意料的是,這幾個人他還全都認識。

雖然不記得這幾個人的名字,但是蕭陽可以肯定,他們都是大圈的人,而且是吳道手下的人。

一瞬間,蕭陽似乎就想明白了不少的事情。不過對面那幾個傢伙在蕭陽突然出現時明顯的嚇了一跳,似乎是沒想到自己幾個人竟然早被人家發現了。

有人臉上閃過一絲尷尬,似乎不知道該怎麼做了,畢竟對方認出了自己。

結果這時候其中一個傢伙突然舉槍就對準了蕭陽,蕭陽彷彿是早就防備著這一手一樣,在對方舉槍的一瞬間,他就已經轉身,往一旁的圍牆上一衝,然後迅速上牆,翻身衝到了圍牆的另外一邊。

"追!"這傢伙大喊一聲,然後氣急敗壞的喊道,"他知道我們的面孔了,必須立刻幹掉他!"

幾人一愣,也立刻意識到事情的嚴峻了,於是索xing一不做二不休,全都掏出槍追了過去。

五個人追到圍牆另外一邊,早就已經找不到蕭陽的身影了,那哥領頭模樣的傢伙一揮手,"分散開,一旦發現他,立刻開槍,不要留手!"

一個傢伙原本抬頭還想說什麼,結果其餘人早就全都分散開了,於是他也只好和對方一樣,分散開朝著一個方向搜了過去。

蕭陽此刻並未跑遠,他就躲在一個拐角的旁邊,等一個傢伙經過這裡的時候,蕭陽突然伸手先是一把抓住這傢伙的手槍,然後猛地向上一轉,同時一個手刀砍在了這傢伙的脖子上。

砰!

一聲槍響驚醒了周圍的其餘四人,立刻朝著這邊匯聚過來,結果等四人趕過來后卻只發現地上的兄弟正在口吐白沫,眼神渙散,明顯是已經不行了。

幾個人心中一陣冰冷,看來對方也早有準備,明顯是一出手就是殺招,根本沒有任何留手的打算。

四人對視一樣,然後同時看向一旁的一個方向,這裡就只有這一個方向,對方若是逃走的話一定是選擇這條路。

"走!"

低聲喚了一句,然後四人立刻追了上去,結果四人再次犯了一個一個大錯,他們以為蕭陽早就逃走了,結果卻沒想到蕭陽根本沒走,此刻正躲在前面一個角落等著偷襲他們呢。

四個人快速從這裡衝過去,結果蕭陽的身形突然閃出來,然後砰砰兩槍放到了兩個,剩下兩人反應過來,剛要開槍,結果又被蕭陽砰砰兩槍將手槍給打掉了,然後一人一腳全都放倒在地上。

放倒這四個傢伙之後,蕭陽這才從yin影中走出來,臉sè冰冷平靜的盯著這四個傢伙,他剛才故意沒有打死那兩人,而是開槍擊中了對方的膝蓋,就是因為他還有問題要問。

"啊……林三,你瘋啦!你……你竟然敢開槍打我?"

看到那傢伙還在那演戲,蕭陽直接開口道,"為什麼跟蹤我?"

"跟蹤你?我們什麼時候跟蹤過你?是你自己太疑神疑鬼了吧?"

"對了,我這個人問問題基本上有一個習慣,那就是每個人只有一次機會,希望大家好好把握,命是自己的,若是你們自己都不好好把握的話,那可就怪不得我了。"

"林三,你……你……好好吧,我和你說實話,事情是這樣的,我們是奉了道哥的命令,就是為了保護你的安全,因為最近咱們大圈和越南人的戰鬥已經進入了白熱化,越南人經常會對咱們的人發動偷襲,道哥擔心你的安全,所以這才讓我們暗中保護你!"那傢伙坐在地上侃侃而談,臉上絲毫看不出說謊的意思,若是一般人的話,恐怕還真被他給糊弄過去了。

"道哥竟然這麼關心我?那我是不是應該好好的感謝一下他呢?為什麼專門針對我有這種待遇呢,難道是因為道哥欠我的一條命?"

那傢伙聽蕭陽這樣一講,連忙忙不迭的點頭,"沒錯沒錯,道哥就是覺得欠你一條命,所以才讓我們幾個暗中保護你,林三……這這都是誤會,你……趕緊打電話叫救護車吧,不然他們兩個會流血過多而死的。"

砰!

毫無徵兆的一槍突然打在這傢伙的膝蓋上,頓時這條巷子中響起一陣殺豬般的鬼哭狼嚎,不過蕭陽卻根本不在乎這傢伙的聲音。

"口才不錯,不去當作家都可惜了,道哥會讓你們來保護我?哼,還真是破天荒的一件大好事呢!"

蕭陽居高臨下的盯著四個傢伙,臉上的表情冰冷毫無情緒,"我說過,你們每人只有一次機會,很抱歉,剛才你沒有把握住自己的機會,下次,我就不會打你的腿了。"

"林三,你敢?我們都是大圈的同門,你敢殘害同門?我要去揭發你,你一定會受到幫規的處罰的!"一個傢伙有些驚恐的大聲吼道。

砰!

結果這傢伙的胸口就多了一個血洞,然後整個人瞪大眼睛,滿臉震驚不甘的倒在了地上。

蕭陽眼神冷漠的掃了一眼剩下的三個人,"不要挑戰我的極限,不要和我說什麼同門幫派,這些我都不會相信,現在我來問問題,你們來回答。"

"第一個問題,指使你們來的是誰?"

"是……"一旁的一個傢伙似乎嚇壞了,張嘴剛要回答,結果就被邊上的那個管事的給大聲制止了。

"閉嘴!你說出去就是死!難道你想要被……"

砰!

這傢伙的話還沒講完,突然胸口上也多了一個血洞,然後滿臉不敢置信的低頭看了一眼胸口還在流血的血洞,抬頭看了一眼蕭陽,眼神中滿是憤怒,震驚與不甘,不過屍體還是緩緩的倒了下去。

"好了,現在只剩下你們倆了,是誰指使你們做的?"連殺兩人,蕭陽的臉上卻絲毫沒有任何的情緒變化,就和剛才隨手殺了兩隻小貓小狗一樣簡單。

兩人徹底嚇傻了,這傢伙根本不念舊情,說殺就殺,手段狠辣果斷,根本沒有任何猶豫。

"我說……我說……"一個傢伙終於崩潰了,選擇了妥協。一旁的同伴原本想要制止的,但是想了想,最終還是無奈的低下頭去。

"是……是道哥讓我們跟蹤你的!"那傢伙抬頭看了一眼蕭陽,看到對方似乎並沒有任何意外的情緒,不禁心中有些詫異,難道人家早就知道了嗎?

"道哥告訴我們說……說你背叛了大圈,私底下和越南人有交易,所以,道哥派我們來剷除叛徒!"

"哦?道哥是這樣講的嗎?" 蕭陽輕笑一聲,似乎沒有絲毫的意外,隱忍了這麼久,終於還是動手了嗎?看來道哥還是不放心自己啊。

猜忌心過重,這是所有當權者的通病,更何況自己手中還掌握了吳道的把柄,這幾乎是致命的,原本蕭陽以為自己故意邊緣化,表現出一副對權利不感興趣的樣子,對方就會放過自己一馬,但是自己想錯了,吳道怎麼可能會放過自己呢。

之前的他還沒有完全掌控大圈,有許多的事情需要處理,自然是自動淡化了自己的事情,現在當一切安定下來了,他已經牢牢的掌控了大圈的最高權力,對於自己這個潛在的威脅,也是時候該把拔掉了。

蕭陽只用了一瞬間便想清楚了吳道的想法,事實上他所猜測的已經距離真正的事實八九不離十了。

"一共來了你們幾個?"

"就我們五個?"

"還有別人知道這件事情嗎?"

"沒……沒有了!道哥是秘密召見的我們!"既然已經說實話了,這兩個傢伙索性也就不隱瞞,直接全都倒竹筒一般倒了出來。

"林……林三,你說過的,你說過不殺我們的!我們倆已經將知道的事情全都告訴你了!"

蕭陽看了一眼這兩個人,冷漠的開口道,"你放心,我說話算數!你們倆我不會殺的!為了你們好,剛才的聊天最好不要讓第三個人知道!"

"是……是,我們明白!"一聽說蕭陽竟然真的要放過自己,兩人連忙忙不迭的點頭。

蕭陽也不和兩人廢話,直接轉身快速的離開了這裡,身影消失在了黑暗中。

兩人被扔在這裡,直到對方走遠,兩人才精神崩潰一般一下子癱坐在地上,剛才兩人的精神差一點就崩潰了,生怕對方會毫無徵兆的突然抬手一槍,那樣的話,兩人也死的實在是太冤枉了。

因為兩人的小腿全都受了重傷,所以兩人只能攙扶著站起來,然後一瘸一拐的走出了衚衕。

一輛黑色的奧迪車緩緩從遠處路邊駛了過來,最後停在兩人身旁。

車窗緩茫的降下,然後露出一張蕭陽並不陌生的面孔,坐在車裡的是吳道最信任的手下,元清。

"事情辦的怎麼樣?"元清語氣平靜的問道,讓人看不出此刻他的情緒。

兩人彼此對視一眼,然後面色慚愧的開口道,"失敗了,讓他跑了,而且還殺了我們三個兄弟。"

元清突然轉頭,然後盯著這兩人,"你們讓他跑了?還讓他殺了你們三個人?"

兩人頓時驚慌,連忙開口解釋道,"是……是林三實在是太厲害了,我們根本不是他的對手,他早就發現我們在跟蹤他,然後還故意將我們引進了那條衚衕中,他殺了三人,然後逃走了。"

元清冷漠的轉身看了一眼兩人,沉聲開口道,"你們腿上的傷也是他打的?"

兩人對視一眼,臉色都有些尷尬,不過還是點了點頭,"是的,我們一個大意被對方擊中了。"

"那你們能不能夠告訴我為什麼他山殺了三個人卻沒有殺了你們倆,而僅僅是打了你們的腿呢?"元清冷聲道。

兩人頓時臉色大變,"這……不是這樣的……"

"你們有沒有透露出這次任務的細節?"元清粗暴的打算兩人的對話,冷冷的盯著對方。

"沒有,絕對沒有!我們什麼都沒有講!"兩人徹底嚇壞了,連忙一個勁的為自己辯解。

"哦?這麼說來,道哥還真是沒有看錯你們?不過……"

元清突然伸手從胸前口袋中掏出一把裝了消音器的手槍,然後砰砰兩槍,全都擊中了這兩人的胸口。

迎著兩人目瞪口呆,滿臉震驚和不甘的神色,元清緩緩收起手槍,然後輕聲道,"我最討厭的就是說謊的人!"

不在去理會地上的這兩具屍體,元清關上車窗,然後冷漠的說道,"回去。"偷襲的任務失敗了,他必須找吳道商量一下,現在的蕭陽儼然已經成了一顆定時炸彈,若是就這樣放任其離開,恐怕會引來不必要的麻煩,而且這傢伙的身上還掌握著道哥太多的秘密。

他必須死!

……

林三背叛了!

第二天整個大圈上下全都被這條消息給震驚了,林三私底下和越南人有勾結,多次出賣幫派秘密,這條消息是現任幫主道哥親自放出來的,正是因為這樣,所有人才目瞪口呆,感覺到有些不敢置信。

泰勒是第一個質疑的,他聽到這個消息的第一行動就是直接趕回了修車廠,然後當面要和吳道對話。

"道哥,林三怎麼可能會背叛?這根本不可能?是不是搞錯了?"泰勒一走進吳道的辦公室就立刻出聲問道,實在是他的心中實在是太著急了,林三可是他最好的兄弟,他了解對方,他不相信林三會做出這種事情。

吳道抬頭看了一眼這冒失的傢伙,眼神中的不悅一晃而過,不過還是揮手示意麵前正在商量事情的那兄弟先出去,房間中一下子只剩下兩人。

不過泰勒根本不在乎這些,他只關心他的好哥們林三的事情。

"道哥,林三的事情是真的嗎?"

"是!"

吳道也沒有任何的扯皮,直接簡單明了的給了泰勒一個答覆。

結果泰勒當場就愣在了原地,有些不敢置信的盯著對方,張開口喃喃道,"怎麼可能?"

吳道這才開口道,"泰勒,你現在大小也算是一個領導層了,以後做事可不要這麼魯莽和衝動,剛才我正在談事情,結果你就這麼闖進來了,若是遇到一個別的人,你這可就是給自己惹麻煩了。"

"對……對不起道哥,剛才我太著急了!"

"我知道你是擔心林三的事情,你和林三關係好,這一點我清楚,但是我和林三的感情一點都不輸給你,你別忘了,是我將他從海上救了起來,而且他還幾次救了我的性命。說實話,我知道這件事情的時候同樣震驚,同樣感到不可思議,但是我是幫主,就不能夠用私人情緒考慮事情,我必須從大局觀考慮事情,為幫派為了所有的兄弟去考慮事情。"吳道擺擺手,示意泰勒隨意做。

泰勒臉上的表情有些激動,"道,道哥,會不會是搞錯了?林三這個人我是了解的,他在大圈根本沒有認識的人,他怎麼會和越南人勾結呢,他根本沒有這樣做的動機啊?"

吳道擺擺手打斷泰勒的話,"泰勒,說話不要這麼絕對,看透一個人的內心需要多久?你和林三認識了多久?誰也無法保證這一點。"

"從個人的感情上,我也很希望這是一個誤會,但是這是真實的,他和越南人有聯繫。"

說完吳道從抽屜里拿出幾張照片,然後遞給泰勒看,照片上實在一個汽車裡,一個可以很明顯的看出是越南人的頭目胡坤,而另外一個則因為光線的問題顯得有些模糊,不過單從面孔上看,那個人的確很像蕭陽,兩個人竟然坐在同一輛汽車裡交談。

後面還有幾張,出入夜總會,神秘進入越南人地盤,泰勒越看臉色越難看,他感到震驚,不敢置信,因為再他看來,照片上的那人雖然模糊,但是卻幾乎有九成的可能就是林三。

看到泰勒的臉色變化,吳道就知道自己賭對了,整個大圈只有泰勒和林三的關係鐵,其餘人雖然也和林三相熟,但並沒有泰勒的這種感情。也正是因為這個緣故,只要讓泰勒相信了這個事實,一切事情就迎刃而解了。

吳道太了解泰勒,他容易衝動,熱血,講義氣,但是卻沒有處理事情的大局觀和觀察力,所以剛才他只是拿出了幾張經過電腦技術處理的照片,泰勒就相信了。

這個時候吳道自然會趁熱打鐵,落實蕭陽的罪行,"泰勒,你想一下,若是林三真的是被冤枉的,為何現在還不出現,他應該這時候立刻出現,然後回幫派解釋一下啊,那樣真相不就大白了嗎,可是他到底在擔心什麼呢?為什麼到現在也沒有出現。"

泰勒一愣,對啊,林三為什麼到現在還沒有出現,他到底在擔心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