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輩,這場比試的結果,已經可以公布了吧?」寧罪的聲音緩緩的傳出,雖然聲音非常微弱,但是莫老卻是聽得非常清楚。

「這條劍龍,是你召喚出來的?」莫老有些震驚的看向了寧罪,從寧罪的神情來看,似乎對抓住他的這條劍龍並沒有絲毫的畏懼,而且莫老一眼便是看出,這條淡紅色的長龍不是火龍,而是一條劍龍。

「是」寧罪點了點頭,有些虛弱的回應了一句。

「這一次的比試,天樞峰趙明勝!」莫老的聲音緩緩的傳了出來,聲音不大,但是包裹著雄渾的元氣能量,使得整個天樞峰都能夠聽得一清二楚。

「趙明贏了?吳賀,你掐我一下,這是真的假的?」莫老的聲音傳出,一些學生卻是如同做夢一般,根本不相信剛才那句話,還一位他們聽錯了,余龍甚至看著身旁的吳賀說了一句。

「老大,真的,趙明老弟贏了!」吳賀重重的點了點頭,並沒有去掐身前的余龍,臉上也是洋溢出了激動的笑容,身旁的悅兒等人,也是興奮的跳了起來,這個結果太過意外,一位去年剛剛進入上院的新生,竟然贏得了這場與上院排行榜第一的比試。

「太不可思議了,那小子簡直就不是人」余龍的嘴中也是不免的罵了一句,當然,余龍並不是有意去罵寧罪,而是他覺得寧罪能夠有這樣的成就,簡直就不是人。

「走吧」此時寧罪拍了拍握著他與莫忠天的劍龍,指了指地面的人群,隨後劍龍在空中微微盤旋了一周,那些學生看到劍龍竟然是朝著他們沖了過來,紛紛放開了一條空曠的地方,而劍龍也是落在了那裡。

劍龍落在地面,瞬間化為了一道淡紅色的光芒,進入道到了寧罪手中的斷劍之內,而他與莫忠天兩人的身體,也是倒在了地面上。

寧罪的傷勢也挺嚴重,不過對於寧罪來說,還不至於讓他昏迷過去,艱難的從地面站起來,看了看身旁昏迷的莫忠天,此時莫老的身影也是緩緩的落在了地面。

「學生拜見莫老!」看到莫老的出現,周圍耳朵學生們紛紛半膝跪在了地面,對著莫老恭敬的說道,莫老在他們逐鹿學院的實力和地位,也是非常高的。

「原來你是莫老」寧罪轉身看向身後的莫老,有些驚訝的說了一句,他從來沒有見過莫老,在迷霧森林的時候,莫老出現他已經昏迷了過去,所以根本不知道莫老長什麼樣子,而且莫老回來之後一直閉關,一直也沒有出來過,寧罪也沒有見到過他。

「正是」莫老微微點了點頭,對著寧罪回應了一句,眼神也是看向了寧罪身旁的莫忠天。

「晚輩趙明,多謝莫老在迷霧森林的救命之恩」寧罪對著莫老恭敬的拱了拱手,對著莫老說道,他曾經聽悅兒說過,如果不是莫老出現的話,他們都沒有辦法走出迷霧森林。

「不必謝了,今日還得多謝你手下留情,救下了忠天,他是我的孫兒」莫老微微擺了擺手,對著寧罪回應道。

「什麼?他,他是您的孫子?」寧罪更加吃驚道,隨即看了看不遠處的看台,怪不得這場比試就連莫老也出現了,原來這小子竟然是莫老的孫子,這讓寧罪比較慶幸剛才在比試場地中,頭腦發熱救下了莫忠天,不然這下就要得罪不少的人。

「比試而已,沒有必要傷及性命,這些都是晚輩應該做的」寧罪隨後再次看了看莫忠天,對著莫老回應道。

「我在此宣布,逐鹿學院上院強榜第一,今後將會是面前的趙明,不再是莫忠天」莫老隨後再次對著身旁的眾人說了一句,隨手一揮,莫忠天腰間的玉佩,頓時飛了出來,懸浮在了寧罪的身前。

「多謝前輩」寧罪沒有客氣,這也是他應該得到的,畢竟為了這場比試,整整一年時間,他都沒有休息過,如果換成其他人,恐怕早已經厭倦了,但是寧罪卻是堅持了下來。

「不必謝,今後如果有什麼事情,盡可以來找我」莫老回應了一句,隨後一股柔軟的元氣能量出現,將莫忠天的身影包裹其中,轉眼間,化成了兩道光芒,消失在了眾人的視野之中。

「趙明老弟!」就在莫老的身影消失后不久,一道聲音便是從一旁傳了過來。

寧罪緩緩的轉身,則是看到余龍等人,他們正從人群中躋身過來,當他們來到空曠之處時,快速的朝著寧罪沖了過來,看著對方的這個架勢,嚇得一身傷勢的寧罪朝著身後退了幾步,生怕再被面前的自己人再傷到。

「哈哈,想跑,沒門,你現在可不是我們的對手」吳賀對著寧罪說了一句,隨後幾人直接將寧罪給抱了起來,朝著天空之上扔去,隨後再接住,開始慶祝了起來。

扔了幾下,寧罪實在是有些受不了,對著眾人擺了擺手,才讓寧罪從他們的懷中下來,同時一位女子,也是出現在了寧罪的身前。

「咳咳,幽蘭學姐」寧罪被幾人仍的有些氣喘,咳了幾聲,擦掉嘴角的鮮血,對著那位美貌的女子擺了擺手說道。

「恭喜你了,很讓我們意外,沒想到你還是深藏不漏之人」幽蘭微微一笑,對著寧罪說道。

從來幾乎不笑的幽蘭,對著寧罪竟然是笑了,這讓周圍的眾人都是感覺到了吃驚,同樣讓他們吃驚的是,幽蘭笑起來,更加美了幾分,吳賀更是看得口水都從嘴中流了出來。

「還記得我們之間的賭約嗎?」寧罪對著身前的幽蘭開著玩笑的詢問了一句。

「記得」幽蘭的臉色有些發紅,對著寧罪點了點頭,在幽蘭的心裡,此時已經人定了寧罪,因為幽蘭知道,交給面前的寧罪不丟人。

「那你可是不能違約哦」寧罪原本是沒有開玩笑的心,但是看到面前的幽蘭,便是忍不住打趣一番。

「我不會違約,當初自己說下的話,我肯定會辦到」幽蘭小臉微紅,對著寧罪便是回應了一句,隨後轉身朝著場地外圍走去,打算離開這裡。

「吳賀哥,趙明與那女子之間有著什麼約定啊?」站在一側的霍倩倩,在看到幽蘭離開之後,對著吳賀詢問了一句。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這個,你還是自己去問趙明吧」聽到霍倩倩的詢問,吳賀微微側身看了一眼寧罪,最後無奈的搖了搖頭,向霍倩倩回應道,他當初知道寧罪與幽蘭之間的約定,但是他也清楚霍倩倩的心思,有些事情還是讓他們自己解決比較好。

「多謝各位今日前來幫我助陣」寧罪緩緩轉身,對著余龍等人拱了拱手說道,整個逐鹿學院,除了他們幾個人,恐怕沒有人再會支持他了。

「客氣,客氣,你身為忠義幫的副幫主,我們自然是要前來的」余龍擺了擺手,對著寧罪說道,同時一臉欣慰的看著身前的寧罪,能夠這麼快拿到上院強榜的第一名,這對於他們忠義幫來說,也是一個很好的消息。

「我們先回去吧,我看趙明老弟身上也有些傷勢,還需要休養幾天,等到趙明老弟的傷勢好轉了,我們再來天樞峰」余龍隨後再次輕輕的拍了拍寧罪的肩膀,對著身旁的眾人說道。

吳賀等人點了點頭,他們知道寧罪贏了這場比試,肯定也是受了不小的傷勢,如今寧罪的臉色蒼白,看上去很是無力。

余龍話音落下之後,與寧罪簡單的告別,便是帶著吳賀等人離開了天樞峰,寧罪剛剛得到了上院強者排名的第一,他回去之後,肯定是要大作一番文章,讓他們的忠義幫再招收一些學生,成為上院的第一幫派。

這樣的結果,是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就連寧罪自己也沒有想到自己真的會戰勝莫忠天,如今整個上院,都在傳著趙明這個名字,一個傳奇的名字,沒有會想到,一個剛剛進入上院一年的新生,竟然是戰勝了強榜第一的莫忠天。

「我們也回去吧」寧罪轉身對著林傲等人說了一句,朝著他們居住的地方走去,不過寧罪沒有發現的是,身後的悅兒和霍倩倩兩人,看著他的眼神似乎有著一些不同,尤其是霍倩倩,更是嘟起了小嘴。

女人的第六感都是非常強悍的,所以寧罪與幽蘭之間的約定,霍倩倩大致也是能夠猜得出來,一直跟在寧罪的身後不肯說話。

「趙明,你現在取得了第一名的成績,咱們是不是還要換地方居住啊?」林傲上前兩步,走到寧罪的身旁詢問道。

「嗯,等我傷勢痊癒之後,再去搬地方吧」寧罪點了點頭,他現在是強榜第一,所以之前莫忠天居住的那個豪宅,自然也要成為寧罪的。

其實寧罪看重的並不是那個豪宅有多麼的豪華,而是那個豪宅中的元氣能量更加的充足,對於林傲他們修鍊來說,有著不小的好處。

「好,等你痊癒之後,我來安排搬家的事情」林傲聽到寧罪的話,也是興奮了起來,他們如今居住的地方雖然說上去也不差,但是比起那些豪宅自然是查了些,尤其是元氣能量,還不如吳賀居住的地方外圍的元氣能量濃郁。

很快,寧罪等人已經是到了他們居住的地方,一年時間未曾回來,看到自己的房子,寧罪的心中也是不免的感慨的嘆了口氣。

這一年的時間,寧罪的付出,是所有人都不能夠想象的,他們只能夠看到寧罪的輝煌時刻,卻是不知道寧罪這一年中,受了什麼樣的罪和壓力。

「林傲,你來一趟我的房間,有事情要和你會說」回到房屋之中,寧罪對著身後的林傲說了一句,隨後便是進入到了自己的房間,留下悅兒和霍倩倩在房屋的客廳之中。

「悅兒姐,你說寧罪大哥會不會喜歡我們?他是不是愛上了那個幽蘭學姐」霍倩倩站在客廳中,眼神中似乎滿是失落,對著身旁的悅兒詢問道。

女人這種生物,其實有時候也是讓人很難理解,經過了一年的相處,悅兒和霍倩倩的關係再次恢復如初,同時霍倩倩也是想明白了,一位真正的強者,身邊自然是要有著不少的女人,只要能夠留在寧罪的身邊,她覺得就挺好的。

「你和他認識了這麼久了,時間長肯定是會有感情的,不過我又不喜歡他,你幹嘛要扯上我」聽到了霍倩倩的話,悅兒的小臉頓時紅了起來,對著身前的霍倩倩說道。

「我才不信呢,你看寧罪大哥的眼神都不一樣,別忘了我也是個女人」霍倩倩撇了撇嘴,對著悅兒說道,悅兒看寧罪的眼神,是個人都能夠看出些什麼。

「哎呀,你個小妮子,什麼時候變成了女人,讓我好好檢查檢查」悅兒一聽,更是臉色羞紅了起來,對著霍倩倩說道,同時開著玩笑,和霍倩倩糾纏在了一起,片刻之後,兩人也是忘記了心中的不愉快,回到了她們居住的房間。

此時在寧罪的房間中,寧罪回到房間,連忙從自己的戒指中,取出了一枚丹藥,填入了自己的嘴中,一股精純的元氣能量,進入到了他的氣海和經脈,恢復著寧罪體內的傷勢。

「寧罪,你的傷怎麼樣啊?」看到寧罪的臉色,林傲有些擔心的詢問道,同時稱呼也是改成了寧罪的真實名字,這是在他們自己居住的地方,所以也不在乎這些了。

「沒事,我讓你來,是有些事情想和你商量」寧罪的目光看著身前的林傲,擺了擺手說道。

「什麼事情你儘管說,我一定全力以赴」林傲點了點頭,對著寧罪回應了一句,經過這些時間的相處,寧罪的為人林傲也是非常清楚的,所以寧罪有事,他肯定會去幫忙。

「我需要離開上院一段時間,回去處理一些事情,想要你跟著我一起回去,可以嗎?」寧罪思索了片刻,最終還是對著身前的林傲說道。

「可以,我跟你回去」讓寧罪有些意外的是,林傲竟然是沒有詢問什麼事情,就直接答應了下來。

婚心如故:陸少的心尖寵 「你都不問問我回去是要做什麼嗎?」寧罪意外的再次詢問了林傲一句。

「問那麼多做什麼,你是我的兄弟,你有事情,我自然是要出手幫忙的」林傲微微搖了搖頭,林傲所想的與寧罪不同,他也沒有考慮太多的事情,只是想著要幫助寧罪。

「有些事情,我還是要和你說的,如果你覺得太過於危險,可以不跟我回去,但是一定要對別人保密」

「我的妻子名叫冰鳶,是極寒之地雪族的公主,我們萬劍門被屠門時,冰鳶使用了禁忌功法,封印了整個萬劍門,我這次回去,也是為了救出她來」

「我之所以會來到逐鹿學院,也是因為這裡有著一件仙器,能夠讓我救出冰鳶和我的師兄們,那便是萬滅煉焚鼎」寧罪對著身前的林傲說道,同時將一些事情也給說了出來。

「萬滅煉焚鼎?那不是副院長手中的仙器嗎?」聽到寧罪所說的話,林傲有些吃驚,他沒有想到寧罪已經是有了家室,更讓他沒有想到的是,救出冰鳶所要用的,竟然是獨孤天副院長手中的萬滅煉焚鼎。

「是的,這件事情我能夠處理,不過我想讓你知道,我這次回去,所要對抗的,是霆囯五大門派最強的門派,龍泉門」寧罪點了點頭,繼續對著身前的林傲說道。

「就算是跟著你一起對抗整個霆囯,我都不會皺一下眉頭,更別說是一個龍泉門了」林傲嘴角微微一笑,對著寧罪回應道,語氣也是十分的輕鬆一般。

「多謝了」寧罪緩緩從床榻上起身,拍了拍身前林傲的肩膀感謝道,一個甘願跟著自己出生入死之人,那是多少的情分才能夠換來的。

「別客氣了,你趕緊恢復自己的實力,什麼時候離開,你通知我就行,我跟著你一起走」林傲微微一笑,朝著門口走去,同時對著寧罪說道。

林傲離開了寧罪的房間之後,將寧罪的房門關閉,朝著自己的房間走去,寧罪的房間中,只剩下了寧罪一人。

「冰鳶,讓你久等了,不過我回去還需要一些時間,我要提升自己的修為,讓自己足夠救出你」寧罪微微握著拳頭,嘴中輕聲的喃喃了一句,隨後閉上了眼睛,開始恢復起了體內的元氣能量。

寧罪體內的傷勢還是很嚴重的,不過這些傷勢,想讓他昏厥過去,還是不夠,畢竟寧罪這一年的時間,鍛煉最多的,就是自己的意識。

催動自己的功法,開始運轉體內的元氣能量,淡紅色的光芒從寧罪的心口處湧出,包裹在了寧罪的全身,身體上的傷勢,逐漸開始癒合起來。

對於寧罪而言,找林傲跟他一起回去,也是一個最好的選擇,如果他自己一個人回到霆囯,將還是孤軍作戰,到時候肯定會遇到更多的危險,雖然林傲的實力比他弱了許多,但是在霆囯卻是已經不算弱了,對付一些龍泉門的低級長老,還是能夠做到的。

而且這一段時間,寧罪也會幫助林傲提升他的修為,到時候更加能夠幫他完成救下冰鳶的事情,他現在的真實實力,即使是面對龍泉門的掌門,也是不會有絲毫的畏懼,畢竟他現在的實力已經足夠打敗一位靈仙巔峰期的強者。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七天的時間,對於寧罪這種修仙之人來說,不算長,七天,寧罪體內的傷勢已經是完全癒合,這已經是最快的速度,畢竟寧罪有著心口處那個圖案散發出的淡紅色能量的幫助。

當到了第七天的時候,寧罪緩緩的睜開了眼睛,天色很亮,也是個不錯的天氣,陽光透過窗戶照射在房屋內,顯得屋子特別亮堂,寧罪緩緩吐出了一口濁氣,活動了一下自己的身體,從床榻上站了起來。

「我說了,趙明正在養傷,現在誰也不見,你們這些人趕緊走吧」

「不是啊小哥,我們就是來給趙明大哥送些補品,這些都是上好的補藥,有萬年人蔘、千年靈芝、神匯草」

「我這也有,我這裡也有,一支萬年老鱉,燉了吃的話,保證趙明大哥能夠,嘿嘿,你懂得」

整個寧罪居住的庭院內,滿滿全是逐鹿學院上院的學生,此時他們正排著隊站在寧罪房屋的門口,等待著能夠進入到裡面,見上一年,傳說中的趙明。

不過讓很多人失望的是,幾十名學生進入寧罪的房屋,根本沒有見到寧罪的身影,而且他們手中拿著的價值不菲的寶貝,都沒有被寧罪接收,這其實也是林傲的意思,因為林傲知道寧罪最煩的就是吵鬧,所以為了不讓寧罪今後被打擾,索性來者送的東西,一律沒有接收。

一位位學生灰頭土臉的從房屋中走出來,每位學生走出之後,紛紛是嘆了口氣,他們原本是想要來此與寧罪攀一些關係的,但是到頭來一個面都沒有能夠見上。

「外面這是怎麼了?」然而就在房屋中的學生們,手拿各種名貴的藥材和萬年老鱉準備讓林傲轉交給寧罪的時候,一道聲音,卻是從最裡面的房間門口傳了出來,一位身著樸素的青年,站在門口,正一臉疑惑的看著他們。

「我的天,你怎麼出來了!」看到寧罪,滿頭大汗的寧罪,第一反應則是對著寧罪喊了一句。

「我的傷已經養好了啊,他們是誰?為什麼這裡這麼多人」寧罪看著林傲,一頭的霧水,根本不知道面前出現的學生們到底來這裡是做什麼的。

「他就是趙明,趙明出來了,趙明出來了!」房屋中,手拿萬年老鱉的青年,之前在寧罪與莫忠天比試的時候,曾經看過那場比試,一眼便是認出了身前的寧罪正是他們想要見到的趙明,對著周圍便是喊了起來。

「轟」一道轟鳴的聲音,頓時傳盪了出來,整個庭院中的學生,朝著寧罪的房屋便是沖了過去,整個房屋的房門,直接被推倒在地,模樣簡直就是想要拆了整個房屋一般,嚇得寧罪連忙朝著身後退去,同時手中扔出了幾道靈符。

「嗡」靈符出現,寧罪的身前出現了一道金色屏障,數把長劍懸浮在其中,像是要對身前衝來的學生們刺過去一樣,這下,變成了學生們嚇得停下了腳步,一些被後面學生推動的學生,更是破口向後面罵道。

「你們是做什麼的,幹嘛來我居住的地方」寧罪看著身前人山人海的學生們,連忙對著那些學生詢問道。

「老大,您誤會了,我們都是來這裡給您送禮的,沒有別的意思,就是想要今後跟你混」

「是啊老大,您今後就是我們的老大了,你說讓我們幹嘛,我們就幹嘛」

「我們絕對聽您的指揮,您看,給您帶的萬年老鱉,還活蹦亂跳的,我都沒有合得吃,您吃了之後,肯定是大補」

聽到那些學生們的你一言我一語,寧罪終於是明白了他們來此處的目的,隨後將手一揮,擋在他身前的金色屏障也是消失不見,嘴角也是透露出了一股笑意。

「你們真的是給我來送禮的?」寧罪淡淡的詢問了一句,同時朝著人群走了過去。

「自然自然,我們都是來送禮的」一位實力稍強的學生,站在所有人的身前,他們這一次不敢再直接一擁而上寧罪的實力他們還是見識過的,所以還是安全一些的好,不然寧罪如果真的打他們幾下,他們還真不知道去哪裡講理,畢竟是他們強闖在先。

「趙明哥哥,你不要過去,他們都沒有按什麼好心眼,都是牆頭草」看到寧罪朝著人群中走去,站在一側的霍倩倩連忙追了上去,對著寧罪說道,同時對著那些學生們做了個鬼臉,

霍倩倩所說的沒錯,面前的這些學生都是一些牆頭草,哪邊的實力強,就會朝著那邊擁過去,現在寧罪的實力直接成為了強榜第一,所以自然是要來寧罪這裡獻一獻殷勤。

「姑娘,您這樣說就不對了,我們都是一些學生,只是因為仰慕趙明老大,才來到此處的,而且都是帶著誠意來的」之前的那位青年,聽到霍倩倩的話,臉色有些難看的對著霍倩倩說道,這牆頭草描繪他們其實是很正確的,不過也確實有些難聽。

「唉,你怎麼能這麼說,畢竟他們也是仰慕你趙明哥哥嘛」寧罪淡淡一笑,撫摸了一下霍倩倩的幽幽的長發,對著霍倩倩說道,同時朝著那人群走了過去。

學生們看到寧罪走過來,紛紛讓開了一條道路,樣子也是十分的恭敬,寧罪則是直接走到了一張椅子旁邊,坐在了椅子上面,手中握著水杯不停地把玩著,腦袋裡面不停的思索著,同時看著周圍正看著他的學生們。

「你們的東西留下吧」寧罪的聲音緩緩傳了出來,喝了一口水,將水杯放在了茶几上面。

「多謝趙明老大,今後您就是我們的老大!」聽聞寧罪的話,那些學生們頓時興奮了起來,對著寧罪便是興奮的說道,將手中的禮物,紛紛放在了房屋之中。

「趙明,這樣恐怕不好吧,他們……」同樣聽到寧罪所說的話,林傲的眉頭微微的皺了起來,他之前在家族中曾經就遇到這些事情,很多這種人,一旦出了事情,立馬翻臉不認人,出去了之後,到處報著名號做壞事,不過趙明的話還沒有說完,卻是被寧罪伸手打斷。

「我的話還沒有說完呢,你們的東西,都先拿著,待會兒考慮清楚了,再將你們的東西放下」寧罪再次說道,周圍的原本將東西放下的學生們,也是尷尬的笑了笑看向了身旁的寧罪。

「你們東西放下可以,不過我現在是忠義幫的副幫主,當然不能夠自立門戶,所以你們若是想要跟著我混,自然是要去加入忠義幫的,如果你們願意加入忠義幫,東西就放下吧,如果不願意,不好意思,我趙明不收你們的東西,不然今後我可沒有那麼多的功夫,去管你們的事情」寧罪的聲音緩緩的響起,周圍的學生們也是相互之間看了看。

「這個,趙明老大,您可能不知道,我們很多人都加入的有幫派,中間離開,會有些不好的」一位學生看了看寧罪,有些尷尬的說道。

「如果你要是覺得現在的幫派比我更強,我無所謂,不送」寧罪的聲音再次響起,同時站起身來,朝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這怎麼行啊,如果退出了自己的幫派那不就成了叛徒了嗎?回去還不被其他人罵死」

「不過話說回來,你所在的幫派真的有趙明厲害嗎?受了欺負能夠找回面子?」

「也是,現在整個逐鹿學院上院最厲害的,就數趙明老大了,算了,我退出幫派,加入忠義幫」

「我也退出,老子早就受夠了窩囊氣了,跟著趙明老大肯定是吃香的喝辣的」

一些學生們在相互之間議論了之後,紛紛是決定要跟著寧罪,畢竟他們也都是非常現實的,第一這個位置,不是什麼人都能夠坐上去的。

走到房間門口的寧罪,嘴角微微一笑,隨後開門走入了自己的房間,而那些學生們,幾乎所有的學生都是將手中的禮物給放在了地面上,離開寧罪的房屋之後,便是打算去他們自己的幫派退會。

「趙明,這有些不好吧,這不是明顯的挖牆腳嗎?」林傲也在這個時候來到了寧罪的房屋,看了一眼外面滿屋子的禮物,皺著眉頭對著寧罪詢問道。

「這算是送給余龍他們的一份禮物吧,我當這個忠義幫的副幫主,也沒做什麼事情,至於挖牆腳,這都是他們自願的,怨不得我們」寧罪淡淡一笑,對著林傲回應道。

「那外面的東西怎麼辦?」林傲聽到寧罪的話,細細想了想覺得也是,這也算是送給了忠義幫一份人情,而且還能夠管理這些牆頭草的學生,如果到時候真的過分了,直接強行讓其退幫就行了,不過林傲依舊是有些發愁,外面滿滿當當的禮物這該怎麼辦。

「收了啊,看看那些有用的留下來,沒啥用的也都送給余龍他們吧,他們這短時間,對我們也算是很照顧了」寧罪隨手擺了擺對著林傲說道。

「唉,真為他們感覺到惋惜,攤上了個你這樣的副幫主」林傲終於是鬆了口氣,對著寧罪開玩笑的說了一句,出門開始整理外面的禮物。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寧罪淡淡一笑,知道林傲也是在開玩笑,沒有多言,看著外面的學生們都已經離開,寧罪朝著外面走去。

「趙明哥哥,你去哪裡?」霍倩倩連忙迎了上來,對著寧罪詢問道,經過上次寧罪和幽蘭的事情之後,霍倩倩如今看到寧罪,就想要黏著寧罪,不想讓寧罪再去找那個幽蘭,畢竟幽蘭那麼優秀,如果真的讓寧罪愛上了幽蘭,恐怕今後就沒有她和悅兒的事情了。

「我出去一趟,待會兒就回來了」寧罪回應了一句,繞開了身前的霍倩倩,繼續朝著外面走去。

看到寧罪頭也不回,霍倩倩嘟著小嘴站在客廳里,眼神中也是充斥著淚水,看上去十分惹人疼愛,不過這些寧罪沒有看到,他不是要去找幽蘭,而是要去天神峰,找獨孤天副院長。

「他可能出去有事,不要忘了,這裡才是他的家」悅兒自然是看出了霍倩倩眼神中的失落,放下手中拿著的禮物,走到霍倩倩的身旁,對著霍倩倩安慰道。

霍倩倩沒有說話,一直看著寧罪離開的背影,直到寧罪的身影消失不見,才轉身朝著自己的房間走去,躲在床榻上哭了起來,悅兒也是連忙跟了進去,霍倩倩第一次喜歡上別人,被別人這般的冷落,也是受了很大的打擊,肯定是要安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