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

裴初九看著吳韻,「沒關係,還有時間呢,快過小年了,明天我就在家裡準備年貨了。」

明天準備好菜之後,後天就過小年了。

裴初九自然想在家裡過一個團團圓圓的年。

她的話一頓,又補了一句,「這個年很特別,也算是我出獄后的第一個年,所以這個年我們就好好過吧,暫時就不要想別的了。」

裴初九的臉上露出了一個淺淺的微笑。

吳韻聽到她的話時候,點了點頭。

兩人坐在沙發上聊了許久后,才沒有在繼續聊。

第二天。

一大早,吳韻就出去調查證據去了,而她原本在家裡想做一做菜的準備工作,看看有什麼缺的在去超市置辦一份。

可是剛準備出門的時候,忽然她的電話就響了起來。

她拿起手機一看,是熟悉的號碼。

墨夫人。

「喂,初九,我伯母。」

電話那邊墨夫人的聲音十分溫柔,她在聽到的時候,楞了一下,「墨伯母,你怎麼會打電話過來?」

墨北霆的媽媽這個時候打電話給她幹什麼?

難道是有什麼關於墨北霆的消息?

裴初九的腦海里千迴百轉的閃過了一大堆的念頭。

墨母笑了笑,而後開口,「我這次打電話給你呢主要還是為了明天的事。」

明天?

裴初九:「明天什麼事呀?」

「初九,明天你有空嗎?是這樣的,因為大家都想見見瑾汐,所以…」

墨母在說完這句話之後,電話那邊一下就安靜了。

就連呼吸聲都放緩了。

墨母聽到她的聲音,嘆了口氣,「初九,她們在知道瑾汐的存在後,這一次過小年想接瑾汐一起過小年,正好你在這邊也沒什麼親人,乾脆就來我們這過小年吧。」

墨母的眼神里都帶著几絲期盼。

對於這個兒媳婦她是十分喜歡的。

裴初九自然也知道墨母對她好,因此聽到她這句話的時候,她有些猶豫。

「墨伯母,可是…我今年過小年要跟吳韻姐一起過小年,所以應該是不能過去了,不過今天我可以帶瑾汐去墨家看看,但是明天一定是要到家裡過小年的。」

裴初九的話頓了頓,補了一句,「吳姐這個人性子慢熱得很,她不太喜歡跟那麼多人一起過小年,那麼多人一起過小年的話,會讓她覺得不自在。」

墨母聽到她的話,笑了笑,開口道,「好,那等會我讓司機來接你,不過……因為最近快過年了,所以…我們現在住在墨家。」

「好。」

裴初九點頭,沒有反對。

很快,沒多久,司機就到了樓下。

裴初九也沒有猶豫,跟著墨母,帶著瑾汐去到了墨家。

墨家非常大,她在進到墨家的時候,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房間內的墨家人。

墨家人在看到裴初九的時候,看著她的眼神都十分奇怪,

她看著那邊的墨父開口,「叔叔你好,明天我要帶瑾汐在家裡過小年,所以今天帶瑾汐過來給你們看看。」

她站在門口,臉上滿是淡然,看到墨家那一大家子人的時候,也沒有任何慌亂。

裴瑾汐倒是往她旁邊縮了縮身子,圓溜溜的大眼睛盯著那邊的墨家人,小臉上滿臉的陌生。

墨父旁邊的女人,臉上的鄙夷神色一下就浮現了,「在家過小年?小汐是我們墨家人,你在家過小年么事,小汐可得留在我們這過小年。」

她的話一頓,補了一句,「一看小汐這瘦的,一看就是平時吃東西吃少了,不然怎麼會瘦成這個樣子,你這個當媽的是怎麼當的?」

柯雲茜的眼神里滿是譏諷和嘲弄,那趾高氣昂的模樣讓裴初九的臉色一下沉了下來。

墨家沒有一個人說話。

氣氛一下就變了。

她牽著瑾汐站在門口,就像是外人。

裴瑾汐的整個眉心都皺了起來,看到裴初九沉默的樣子,憤憤的開口,「小汐不是你叫的,我跟你不熟,媽咪說,不熟的人一般都是互相稱呼名字,我的大名叫裴瑾汐!」

瑾汐的聲音響亮亮的,站在裴初九前邊,就想是一個保護她的小公主。

裴初九聽到瑾汐的話時候,表情緩和了些,內心有些感動。

柯雲茜蘇莉莉被瑾汐這麼一嗆聲,臉色也一陣紅一陣白。

她咬了咬牙,哼了一聲,看著裴初九陰陽怪氣的開口,「瑾汐是我們墨家的孩子,怎麼現在還沒有改姓氏?」

柯雲茜轉過頭看著後邊的墨母開口,「姐姐,不是我說你,雖然裴初九不能進門,可是我們也不能任由這孩子流落在外呀,瑾汐畢竟是我們墨家的孩子,肯定得歸我們墨家撫養,這孩子跟著外人姓算怎麼回事?」 柯雲茜的嗓門大,那大聲嚷嚷的聲音幾乎全部墨家人都能聽到。

柯雲茜是墨父的二房。

這些年在墨夫人和墨北霆搬出去住之後,也就直接接了進來。

因此墨夫人除了過年過節,平時幾乎也不住在墨家。

真龍仙帝 坐在首位上的墨老爺子卻只是皺了皺眉頭,卻並沒有阻止柯雲茜。

柯雲茜這話雖然說得不太婉轉,可是這話里的意思卻是傳達得十分清楚的。

而他們……卻也是這麼想的。

墨母的眉頭皺了起來,看了裴初九一眼,淡淡開口,「孩子姓什麼不都是一樣嗎,在說了,這事等北霆那孩子回來在說吧,北霆應該今天晚上就回來了。」

明天就過小年了,墨北霆也說了過小年前一定會回來,應該今天也就能回來了。

柯雲茜卻是嘲弄一笑,呵呵的開口,「姐姐啊,雖然初九是你兒媳婦,你偏袒初九我們也知道,可是瑾汐是我們墨家的孩子,怎麼能跟著外人姓殷呢,這不是存心讓外人看我們墨家的笑話嗎?」

她看到墨家人並不阻止她的時候,她也說得越發開心了起來。

「裴家是個什麼家族?墨北霆的兒子怎麼能跟著裴家姓呢?那不是拉低了我們墨家的身份嗎?」柯雲茜撇嘴,「爸,你說是不是?」

柯雲茜討好的看著墨老爺子笑了笑,一臉的諂媚。

墨老爺子只是皺了皺眉,沒有說話,但是卻也沒有阻止她繼續說,但是……卻也沒讓裴初九進來。

裴初九聽到她們的話,都快被氣笑了。

她連門都沒進,就這麼給她下馬威?

一進門,不讓她坐下,就直接這麼一通的質問?

她這是上門做客來了,還是被上門審判來了?

原本她也做了心理準備,知道這一次恐怕不會簡單,但是沒想到,他們竟然會這麼迫不及待。

裴初九嗤笑了一聲,滿臉的冷色,冷冷開口,「兒子是我的,我跟墨北霆關於這個事情也早就已經談好的,首先,兒子的撫養權在我這裡,我想,只要瑾汐願意跟著我,並且我能證明有獨立的能力撫養這個孩子的話,離婚後法官就算是宣判,也不把兒子判給你們。」

她站在那,並沒有要進門的意思,站在門口渾身小小瘦瘦的一團,可是卻有著讓人不敢輕視的氣勢。

她的手緊緊的牽著瑾汐,而瑾汐也一聲不吭的站在旁邊,用行動支持著裴初九。

兩人就想是一道流星一般耀眼無比,而更是形成了一個獨特的氣場,讓人不敢小覷。

墨母出來打圓場。

「先進來坐吧,站在門口乾什麼。」她拉著裴初九往沙發那邊走去,「初九你不要拘束,就當自己家就行,今天我們也沒有別的意思,只是叫你過來純粹的看看孩子而已。」

墨母臉上的笑容十分溫柔,眼神裡帶著真切的關切。

裴初九笑著開口,「墨伯母,我知道你是好心,可是這裡有些人可不是這麼想的。」

她冷笑了一聲,淡淡開口,「我雖然人微言輕,雖然我沒什麼權利也沒什麼本事,比不得在做各位那麼有權有勢,可是如果你們想讓我女兒改姓,那是門也沒有!女兒只可能跟著我姓裴。」

柯雲茜聽到她的話,一下就瞪大了眼睛,像聽到什麼天方夜譚似的不敢置信的看著旁邊的墨老爺子開口,「爸,你聽到了嗎,你看她說的什麼話!」

「……」

「爸,你可千萬別被這個女人騙了,這個女人現在在網上的風評可不好,這你得好好說說北霆,別讓他犯傻,」

柯雲茜滿臉的焦急,眼神里也滿是嘲弄,語氣里都帶著几絲高高在上。

裴初九聽著她的話,只覺得好笑,「呵呵,墨北霆娶不娶我,跟你有什麼關係,我又不是嫁給你的兒子,伯母都沒說話,你一個二房有什麼資格說話?」

她嗤笑了一聲,眼神里閃耀著冷冽的寒光。

二房這個詞就像是她的軟肋。

柯雲茜一聽,一下就楞了,而後尖聲反駁,「你算什麼東西,你現在都還沒進我們墨家的門就這麼囂張,爸,你看看她這說的什麼話。」

柯雲茜挖了裴初九一眼,而後冷冷開口,「你這樣的女人想進墨家的門我是絕對不同意的,爸,我們得勸北霆離婚!」

墨老爺子聽到柯雲茜的話,看了裴初九一眼,終於出聲,「算了,都結婚了。」

他捋了捋鬍子,朝著裴瑾汐招了招手,臉上的笑容變得慈祥和藹,「來,過來。」

裴瑾汐看到墨老爺子的動作,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裴初九,「媽咪?」

裴初九摸了摸裴瑾汐的頭,「去吧,那是你爸爸的爺爺,你叫墨太爺就好了。」

「好的媽咪。」

裴瑾汐不情願的走了過去,走到了墨老爺子的身邊。

墨老爺子看到眼前的小丫頭,臉上原本嚴肅的表情一下就柔和了許多。

他笑了笑,「瑾汐,你今年幾歲了?」

瑾汐看了他一眼,奶聲奶氣的開口,「三歲!」

「瑾汐覺得太爺爺家怎麼樣?」

墨老爺子給他指了指那後邊的後花園,和眼前這個開闊敞亮的大廳,「瑾汐喜歡墨太爺爺家嗎?」

裴瑾汐看了一眼后,卻是興緻缺缺。

她撇嘴,「還行吧,爸爸不在。」

對瑾汐來說,住哪裡並沒有什麼差別。

可差別卻在裴初九和墨北霆在不在。

裴瑾汐說完這句話之後,墨老爺子哈哈笑了一聲,「瑾汐那以後願不願意經常到太爺爺這裡來玩啊?」

「太爺爺這裡很多好玩的,好吃的,瑾汐你想吃什麼太爺爺都讓他們給你做!」

到了墨老爺子這個年紀,感興趣的事情就不是很多了,而小孩子恰好就是其中的一個。

每次看到這些鮮活的小臉蛋時,墨老爺子總會感覺到生命的力量,更別提是這麼一個可愛的小傢伙了。

就算是墨老爺子對裴初九有那麼一點看法,都不得不承認,裴初九把裴瑾汐教導得極好,這也讓他原本對裴初九的偏見又少了那麼些許。

裴瑾汐嘆了口氣,認真無比的開口,「媽咪准我來我就過來,瑾汐要媽咪陪著才來,媽咪不來瑾汐也不來。」 「算了!」

裴老爺子皺著眉,「既然裴小姐今天上門那就是客人,你少說幾句,趕緊去廚房看看飯菜準備得怎麼樣了。」

裴老子瞪了柯雲茜一眼,眼神里的意味十分明顯。

柯雲茜跺了跺腳,氣呼呼的去了廚房。

她咬著牙,死死的瞪了裴初九一眼,眼神里滿是駭人的冷光。

中午隨便吃了點后,晚上她就找借口回家了。

因為今天是小年夜前夕,到了下午,裴初九的手機就沒有停過,手機上各種導演,合作過的演員的消息,各種祝節日快樂的消息。

甚至…最詭異的是,她還收到了一條裴曉月的消息。而且似乎還並不是群發消息,是特地單獨發給她的。

【裴曉月:祝福我最好的妹妹新年快樂,初九,你回來過小年吧,一個人在外邊過小年有什麼意思呢,家裡人都等著你回來呢,雖然我知道你不喜歡我,甚至怪我在子辰出這個事的時候沒幫子辰說話,但是……殺人了就是殺人了,你也要體諒我們。甚至對我們很多誤會,但是我們一家人哪裡有隔夜仇呢?】

一條長長的簡訊息,裴初九在接到這條信息的時候,氣笑了。

媽的,真他嗎見了鬼了,到了這個時候了,還來跟她說這一些有的沒的。

裴初九冷著臉,面無表情的回了一條消息。

【裴初九:裴曉月,發這種東西過來你也不嫌噁心,你不嫌發得噁心我還嫌辣我的眼睛呢,你們一家人最好給我躲得遠遠的,別在我面前礙眼。】

她回過去之後,吳韻端著水過來,一看到她臉上表情不大好看的時候,就順口問了一句,「怎麼了?」

裴初九呵呵一笑,「是裴曉月,給我發了一條噁心扒拉的信息,她也不嫌噁心,大過小年的發一條這樣的信息過來。」

吳韻楞了一下,「我看看。」

裴初九把手機遞給她。

吳韻在看到手機上的信息時,眉頭皺起,「初九,她可能不止只是想發信息,我怎麼感覺……你要不上網上看看,這事可能沒這麼簡單。」

網上?

裴初九想到這裡的時候,臉色瞬間變了,打開微博后就看到無數條艾特她的微博。她瞟一眼熱門,臉都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