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扭頭,借著昏黃的路燈就看到紀凡的臉色似乎有些陰測測。

她難得識相的想了想捻老虎鬚的後果,算了,為了能早點回宿舍就對他好一點吧。

紀凡要是知道她此時的心路歷程,一定會被氣笑的來一句:我謝謝了您內。

「你的實習我已經幫你安排好,到時候會有外事部的人到學校將你點名要過去。」

「不用這麼誇張吧?」

葉回眨眨眼,在她的概念里她都已經表現的如此有價值了,成績又那麼好。

外事部那邊不是應該哭搶著求她過去嗎?

難不成她想多了?

紀凡看著葉回錯愕的不停眨眼,瞬間就覺得自己有些頭疼。

「有些事沒有你想象的那麼簡單。」

哪怕她身上帶著各種功績,可這些都沒有辦法記錄在檔案上。

她的事知道的人前前後後就那麼幾個。

如果上面沒人不安排,她成績再好想畢業就進外事部也是不可能的。

這種部里的職位不知有多少人在盯著,只憑成績只憑她那不能讓人知道的過往功勞還是進不去的。

沒有人安排,沒有相應的關係,沒有那點彎彎繞,有些事就想都不要想。

紀凡只輕飄飄的說了這麼一句,但葉回已經聰明的全部聽懂。

「高萬國是什麼態度?」

「希望你去外事部,又怕你隨團出國後會有危險。」

「你確定他是這麼說的?」

葉回有些不信,高萬國這人她真的算是有些了解。

這人讓她喜歡不起來,但要說討厭吧,也就當不至於吧。

反正能當路人,只在報紙上看看他就最好。

「你不用去在意他的想法,畢竟他很忙,不是實在沒辦法了,就不會找你。」

葉回對高萬國的那點芥蒂紀凡是清楚的,他也不會過度的去幫高萬國說好話。

是是非非都不是幾句就能解釋清楚。

而且每個人的做事風格不同,身上的擔子不同,外在表現也不同。

在紀凡看來現在這樣其實也沒什麼不好。

畢竟以他現在的能力就可以把葉回安頓好。

自己的媳婦幹嘛要麻煩外人。

紀凡的話也算在理,葉回本來就不是得勢不饒人的性格,轉念就把高萬國丟開。

「現在就安排實習是不是早了點?」

「不早,很多人從年初就已經開始聯繫合適的單位。」

越是好地方盯著的人就越多,外事部這種地方一年就那麼幾個名額。

想進去的人都能擠破頭,當然都要趁早下手。

葉回之前沒想過這些事,現在看紀凡的神色就知道他從中出力不少。

「嗯,那就多謝了。」

「只這樣輕飄飄的謝一下就完事了?」

紀凡可沒有做做好事不圖回報的高尚精神,該給自己爭取的福利半點都不能少。

葉回被他問的挑眉:「難不成你還想讓我以身相許?」

「如果可以自然最好。」

紀凡一個響指,襯著身上的軍裝,活脫脫一個軍痞。

葉回白他一眼,印象里前世里那道冷硬的背影似乎已經越來越遠。

「想的美,你咋不上天呢。」

葉回想到下午曹艷華的話,就覺得用在紀凡身上再合適不過。

「上天也可以,但要帶著你才行,不然一個人多沒意思。」

葉回:「……」

她真是累的腦子不清醒才跟這種不要臉的人在這裡閑扯。

她轉身就要開車門下車,被紀凡扯上手臂向後一帶,直接倒進他懷裡。

「我還是覺得謝謝什麼的太敷衍,以身相許又要等到你畢業,所以就先收一點利息好了。」

葉回抬手推上越來越近的臉,就知道這人又想佔便宜。

手被輕易的拉下,然後……該失守的陣地半點沒保住。

一回生二回熟什麼的,算了,葉回放棄掙扎,早點親完早點回宿舍!

彪悍農女好種田 反正對方長得太符合她的審美,她這樣也不算吃虧。

葉回捂著嘴低著頭快步的往樓上走,心裡卻是在反省著今天是不是太順從了。

不然為什麼這個不要臉的傢伙會親的沒完沒了。

雖然吧,她是有那麼一點喜歡的。

可現在嘴唇腫腫的,韓小雅是個眼尖的傢伙,一定能看出來。

她一頭鑽進水房,鴕鳥的準備等熄燈后再回宿舍。

曹艷華這些天一直很忙,她的工作關係雖然也跟著調了過來。

但她之前的職務不算低,工作關係想落進同一單位不難,但職務就不好解決。

畢竟京都這種地方一個蘿蔔一個坑,副局長這種職位是不會空出來的。

她從準備來京都時起就在考慮要不要下海經商。

現在國家在大力宣傳讓民眾下海做個體戶,沿海城市都已經富起來了。

她家裡六個孩子,不富起來以後都沒辦法幫孩子們張羅結婚。

她把自己的心思跟陸建軍提了提,陸建軍不贊成也不反對。

他一個當兵的這種事看不準,只讓曹艷華自己拿主意。

曹艷華當時就給了他一個白眼,她要是能拿出主意還用問他?

於是等到了周末,葉回跟陸明宇一進門就被曹艷華扯到沙發上坐下來。

「葉子,明宇,你們說我下海做生意怎麼樣?」

當然不怎麼樣,陸明宇想都不想的第一個出聲反對。

「媽,你在機關單位呆了半輩子馬上就該退休了,你瞎折騰什麼啊。」

「什麼叫做瞎折騰?你這死腦筋還當記者呢,看你這樣以後就沒什麼大出息。」

曹艷華一翻白眼,陸明宇:「……」

他是親生的嗎?哪有這麼說自己兒子的。

倒是葉回去過南方又去過國外,總覺得這是一個趨勢。

「伯母,下海做生意倒也挺好的,就是你有沒有想過你能做些什麼?」

這問題犀利了,曹艷華一愣,她還沒想到這麼重要的環節! 曹艷華現在就是缺錢!

非常缺錢。

她也不知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們家的日子就過得緊巴巴的。

她聽人說沿海做生意的都發了,那些個體戶全都變成了萬元戶,她光想一想就覺得眼饞。

但人家到底是怎麼發家的,做了什麼她就一概不知了。

葉回看她茫然的目光就知道她這只是一腔熱血。

「伯母,那你想想你會做點什麼?」

這問題更可怕了,她好像就會辦公室里那一套。

什麼勾心鬥角,陰陽怪氣……這些她穩贏啊!

但換成別的,她似乎什麼都不會。

「要不葉子,咱們開個飯館怎麼樣?你把拿手菜教教我。」

葉回:「……」

京都的飯館一向是兩個極端。

要麼開個小餐館掙個辛苦錢,要麼就是大投資,弄個超級氣派的大飯店,往來的都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

不過開小飯館,葉回懷疑曹艷華能不能吃這份苦。

至於大飯店,那就想都不用想了。

不說場地廚子等一系列複雜的問題,他們連前期最基本的投資錢都沒有。

曹艷華也覺得自己這個想法有點不靠譜。

她訕訕的笑了笑:「我就是初步有這麼個打算,做點什麼還沒想好。」

「伯母,你放著好好的工作不做,幹嘛要做個體戶?」

這一點葉回一直沒想明白,機關單位的工作輕鬆,工資又不算低,大家都擠破頭的想鑽進去,她居然要下海?

曹艷華對著她也沒那麼多顧忌和隱瞞。

只嘆了口氣就實話實說。

「咱們家孩子多啊,一轉眼你們就都大了。

「你們姑娘家結婚我得給你們帶著嫁妝吧,不然肯定要被讓對方看不起,那不是讓你們以後挺不起腰桿。

「兒子們結婚就更不用說了,要蓋房要給聘禮,還有各種亂七八糟的花費。

「你們六個我算了算,可是需要不少錢。

「不下海做生意光靠我們那點死工資,啥都不夠。」

她說這話的時候徐春妮姐弟正好從房間里出來。

六個孩子,這是將他們也算在內了。

獵妖高校 姐弟二人對視一眼,眼中翻騰的都是濃濃的感動。

葉回也被曹艷華這話說的有些激動,她抓著曹艷華的手,好半天找不到適合的言語。

徐春妮姐弟是她的責任,她不能將這份擔子轉到曹艷華身上。

曹艷華在單位里再呆上幾年就要退休,到時候就能過上清閑的退休生活。

「伯母,做生意這種事還是我來吧,我年輕而且又上過大學,肯定比你更適合。」

陸明宇:「……」

葉回讀的國關專業,認真分析起來也是一個大忽悠專業。

這樣的專業適合下海做生意?

忽悠客戶買原子彈嗎?

「不行,你們上的可是青北最好的大學,怎麼能下海做個體戶這麼浪費。

「你們都乖乖的找個好單位,尤其是你,姑娘家就應該有個安穩的工作。

「這樣以後結婚嫁人,日子也能過得輕鬆一點。」

曹艷華想都不想的就將葉回的提議回絕。

做個體戶這種事她就沒想過要讓幾個孩子來做。

再說葉回估計也沒幾年就得結婚,畢竟紀凡年紀已經不小,他肯定不願意多等。

她要是結婚了,有了自己的家又怎麼好再貼補家裡。

「可是伯母,春妮他們是我的弟弟妹妹,養他們是我應該做的。」

「跟我你還分這麼仔細。」

無視旁人的意見,她們兩個已經要吵起來。

陸明宇總覺得曹艷華這些話都是給他聽的。

姑娘家要嫁人,需要安穩的工作,那他這個做兒子應該就不需要了。

「媽,葉子,你們別爭了,要不我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