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麒麟扭過頭去,就看到了藍天涯的影子。

此時此刻,已經是半夜十二點了,這個時候藍天涯還出門,肯定是有什麼事情要做的。

藍天涯出來以後便是打量了一下周圍的情況。

這街道兩旁都停著不少的車,藍天涯就在這些車的旁邊走來走去,時不時的瞅瞅車內的情況。

馬麒麟看到這一幕,那頓時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因為他們來之前魏國安就弄了一輛車,兩人躲在車內,那從外面看起來的話,藍天涯也分辨不出來什麼。

可馬麒麟卻是沒有想到,這個藍天涯竟然如此小心謹慎,竟然將路邊的每一輛車都檢查一遍。

眼見著魏國安就要走過來,馬麒麟下意識的摸了一下腰間的槍,心臟也是緊跟著狂跳起來。

誰知,就在這個時候,魏國安直接快速的掏出一個假髮和一個紅色的外套,丟給馬麒麟,急忙說道:「快穿上!」

馬麒麟的體型那是十分消瘦的,從背影看起來那根本就看不出來什麼情況,何況魏國安準備的假髮還是非常長的那種,幾乎將馬麒麟的背影全部都給遮擋住了。

藍天涯人還沒有走到車旁邊,就看到那車不停的搖晃著,頓時就意識到了什麼,怪笑著掃了一眼裡面的情況。

「瑪德,大晚上的有傷風化,要不是老子今天有事,直接給你們抓進去喝茶。」藍天涯在心中笑罵了幾句,便直接略過魏國安他們這輛車,繼續去觀察後面的那些車。

藍天涯折騰了半天,確定周圍都沒有什麼人盯著他,這才急忙上了自己的車。

魏國安見狀,急忙拉著馬麒麟下車。

實際上,事先魏國安還在旁邊的巷子裡面藏了一輛車,兩人直接換成了那輛藍天涯沒有什麼印象的車,開始跟蹤。

這一路上藍天涯還是十分的小心謹慎,不過這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魏國安還是成功的跟蹤了藍天涯。

「頭,我真是太佩服你了。」馬麒麟忍不住感嘆道。

「這算是什麼,當年我辦案的時候,什麼樣狡猾的傢伙沒遇到過。你,呆會機靈點。」魏國安叮囑道。

很快,藍天涯的車就停下來了,他去了一間酒吧。

魏國安和馬麒麟隔了五分鐘,這才直接跟了過去。

兩人進入了酒吧之後,就正好看到藍天涯上了二樓,魏國安也沒有什麼猶豫,買了兩杯酒,兩人一人一杯弄得滿身酒氣。

「走,小心點。」魏國安低聲說道。

馬麒麟和魏國安緊跟這也上了樓,或許就是因為兩人渾身酒氣的緣故,旁邊的那些人也沒有怎麼管他們。

魏國安看準了馬麒麟去了什麼地方,便是直接進了旁邊的一個包間。

這包間是空的,魏國安做了一個手勢,指著包間外面說道:「這外面就是牌匾,我們過去,就能看到旁邊的情況了。」

馬麒麟也沒有任何的猶豫,兩人直接從窗戶出去,借著牌匾和樓之間的空隙藏身,偷偷觀察裡面的情況。

魏國安的手機那是一直都在錄像的狀態的。

包間裡面有幾個人,藍天涯面前還有很多錢,從屋子裡面人的對話看來,藍天涯就是一個放高利貸的。

然而,這還都是小意思,這幫人很快就走了。

這幫人走了以後,又進來了一個年輕人,和藍天涯簡單說了幾句話。

魏國安才發現,藍天涯似乎這是要和那些毒販接頭見面,這心裏面頓時就一陣怒火。

掌握了一些東西以後,魏國安直接和馬麒麟離開了這裡,他不想在這裡耽擱的太久,要是被發現的話,那麼很多事情就算是白做了。

兩人站在一條小巷子裡面,魏國安將手機打開,檢查了一下裡面的視頻,而馬麒麟也是開始檢查他自己的手機。

兩人手機裡面的東西都保存的很好,這個時候馬麒麟開口問道:「頭,你這打算怎麼辦?不動手?」

魏國安搖了搖頭,這才開口說道:「動手?我們就兩個人,那就是找死了。今天晚上咱們只需要收集到他們所有人的證據,明天東西一交出去,那什麼事情都好辦了。」

「頭,我聽你的。」馬麒麟當場表態道。

緊接著魏國安和馬麒麟又去查看了一下另外幾個人的情況。

結果發現,基本上這屁股都是不幹凈,甚至還有一個黑警,那就是直接參与了販毒過程。

兩人也都錄了不少證據,整個過程也很不簡單,好幾次他們都差一點被發現了,要不是魏國安機警,恐怕馬麒麟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魏國安和馬麒麟大樹後面,東華市的荒郊野嶺之中,兩伙人正在交易,其中一個就是魏國安盯上的另外一名黑警。

馬麒麟這心中十分的緊張,這是倒數第二處,只要搞定了這一出,那就只剩下一個了。

那一伙人走過來,那都是一些流里流氣的年輕人,探頭探腦的樣子十分特別。

魏國安憑藉多年辦案的經驗當即判斷,這些傢伙似乎就是粉仔了。

「老闆,我們來拿貨了。」一個領頭的人說道。

這黑警叼著香煙輕笑了一下,直接從車內拿出來一個小盒子,將東西扔了過去。

對方打開了盒子,魏國安頓時就看到,那裡面竟然是毒品。

「這些足夠你們賣一段時間了,這段時間效益不錯,兄弟們辛苦了。」這黑警嗤笑著說道。

這幫人和黑警說了一句話,便直接離開了。

魏國安的手機一直都在錄像的狀態,而馬麒麟在一旁則是用手機不斷的拍照。

自始至終,對方都沒有注意到這兩人的存在,誰也沒有想到,這大半夜的還會有人知曉他們的蹤跡,魏國安早就把人家給盯得死死的。

魏國安這一晚上帶著馬麒麟,兩人一直都沒有休息過,也算是掌握了不少的證據。

不過,魏國安並沒有當場動手,馬麒麟也是一路都心驚肉跳的,因為當時魏國安要是動手的話,他們兩個人很可能都不夠對方塞牙縫的。

他們還剩下最後一處,也是最後一個黑警的證據了。

魏國安已經觀察了這幫人很久,今天是周末,所有的黑警都在這一天會休息,所以今天他們每個人都會去交易的。

若不是算準了這一點,魏國安也不敢這麼折騰。

與此同時,王陽正在洛天業那邊。

王陽躺在床上,他此刻很是矛盾,實際上王陽倒是很想救魏國安的,但是他不知道該怎麼出手了。

畢竟,這些事情那還是有些敏感的,魏國安做事是為了許多人,從情感上來看,那是沒有什麼問題的,但是從法律上來看,那就是絕對不允許的。

就魏國安做的那些事情,那要是被人給爆出來,那估計會有很大的麻煩,位子保不住還是次要的,那幫人也絕對不會放過魏國安的。

王陽頓時陷入了沉思之中,他在考慮,到底怎麼做才能救了魏國安,又能將那些後面的傢伙給弄出來一鍋端了。

這個時候,洛天業則是在看一部電影。

洛天業並沒有察覺到了王陽的情緒,只是專心的看著電影,看著看著便是忍不住吐槽道:「這些人是不是腦殘?本來都是誰的拳頭大,那就可以直接幹掉那些人的。這麼簡單的事情,就是不去做,一直和一群不講法的人講法,活該被人給吊打啊。好端端的電影,硬是拖了這麼久的時長。」

王陽本來還是在想事情的,聽到洛天業這麼一說,頓時蹭的一下從床上竄起來,一個鯉魚打挺急忙問道:「你小子剛才說什麼?」

洛天業也並沒有在意,又重複了一遍。

王陽幡然醒悟,頓時就想到了一個辦法。

「洛天業,你小子現在就給我找,看看魏國安在做什麼,他在哪裡?」王陽急忙說道。

此時此刻,王陽已經想到怎麼救魏國安。

然而,這個時候魏國安和馬麒麟卻都是滿頭大汗。

這最後一個黑警,在警察局裡面還是一個分隊隊長的角色,和藍天涯比起來,那就是更加謹慎了不知道多少倍。

這一路上,兩人好幾次都差點被發現了,也幸虧也夜深人靜,兩人趁著夜幕掩護,這才能夠順利的跟上來。

而魏國安已經放棄了他的車子,乾脆和馬麒麟步行跟蹤,因為這個黑警直接鑽進了一片廢棄拆遷中的棚戶區,那小巷子根本就進不去車,同時也很難被跟蹤。

魏國安看到這個地形之後,便是一陣的頭疼,一條羊腸小道,他和馬麒麟要是跟上去,那絕對會被發現的。

就在這個時候,馬麒麟拉了一下魏國安,指了指旁邊又做了一個手勢。

魏國安和馬麒麟搭檔多年,自然能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馬麒麟的意思就是他們從另一邊過去,一樣可以跟上那個黑警。

魏國安這才猛然想起來,貌似之前馬麒麟還在這一片住過一段時間,後來這裡拆遷了,馬麒麟才搬走了。

魏國安便是直接跟著馬麒麟,兩人換了另外一條路,結果出去了以後,果然就看到那個黑警的身影了,魏國安忍不住豎起大拇指,而馬麒麟也是有些得意。

別的他不敢說,他在這裡住了兩年多,這道路什麼的早就十分熟悉了。

別說現在夜色正濃,那就算是閉著眼睛,馬麒麟也能找到路,這一點也算是魏國安他們唯一的優勢了。

那黑警一路繞來繞去,最終進了一片開闊地帶。

雙方距離很遠,勉強還能看到那個黑警走進去一間屋子,而那屋子裡面竟然還有亮光。

「這裡面還有人住?」魏國安壓低了聲音問道。

馬麒麟搖了搖頭,表示這裡面自從拆遷了以後,那就是沒有一戶人家住了,斷水斷電的,誰能在這裡住?

「斷水斷電?」魏國安忍不住嘀咕道,同時目光落在了遠處的亮光處。

這個時候,魏國安才注意到那燈光有些奇怪,很暗淡,並不像是室內正常的照明燈的效果,看起來更像是那種大型手電筒的光源。

「頭,要不咱們還是別過去了,我看這地方太空了,很容易被發現的。」馬麒麟這個時候也是有些慫了,因為面前那就是一片開闊地,要想過去弄點證據,他們兩個人就會徹底的暴露。

魏國安搖了搖頭,示意馬麒麟再等等。

馬麒麟心中無比忐忑,他想阻攔魏國安,可是他更加了解魏國安的性格,就算是他阻攔那也是沒有什麼用的。

就在這個時候,魏國安做了一個手勢,示意馬麒麟跟著他。

魏國安注意到,那屋子裡面的人似乎有幾個,但是都沒有人朝著他們的方向看,而這種機會絕對是很難把握的。

魏國安就是看準了這個機會,一把拉過馬麒麟,那動作十分快,直接衝進了那一片開闊地。

馬麒麟也不敢有絲毫的懈怠,這個時候他們要是被人給發現的話,那麼樂子可就大了。

萬幸的是,魏國安還是很有經驗的,正好就趁著這個機會,直接拉著馬麒麟,就從這些人的眼皮子底下殺了過去,等那些人望向窗外的時候,那是什麼東西都沒有看到的。

魏國安死死的拉著馬麒麟,而馬麒麟的半個身體都貼在了牆壁上,連臉都被按的生疼。

月光下,馬麒麟的影子差一點就暴露在外,要不是魏國安眼疾手快第一時間發現了這個情況,那馬麒麟一定會被對方給發現的。

「外面,好像有什麼人?我聽見了響動。」院子裡面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那聲音是十分的冰冷。

院子裡面頓時傳來一陣腳步聲,兩個人朝著院門口的方向走來。

魏國安心中怒罵了一聲,一時之間竟然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正在這個時候,馬麒麟倒也是光棍,直接學了幾聲貓叫,還將腳邊一個可樂罐子給踢了那麼一下。

牽手不要說再見 魏國安的心差點沒直接跳出去,恨不得打死馬麒麟,這不是直接暴露了位置嗎?

誰知,院子裡面頓時就傳來一陣嗤笑聲:「瑪德,哪來的野貓搗亂,害老子跑出來一趟。」

「哎,別說了,裡面可是要分錢了,既然沒事咱們趕緊過去看看,別讓老三給耍了。」另外一人急忙說道。

魏國安緊跟著鬆了一口氣,看來,他們今晚的運氣那還是不錯的。

過了一會,魏國安便是趁著屋子裡那些人分錢的時候,和馬麒麟進入了院子,用手機將那些人的對話都給錄了下來,而馬麒麟則是小心翼翼的手機拍照。

雖然這照片不是很清晰,但是好歹也能看到一些人的面孔了。

「瑪德,外面有人!」屋裡一個人無意中看到馬麒麟手機的指示燈,頓時驚呼道。

魏國安立馬回過神,什麼也不管了,拉著馬麒麟就往外面跑。

這個時候,屋子裡面衝出來很多人,很快就將兩人給包圍在了開闊地之中,這些人都拿著砍刀,擺明了是要直接弄死了他們。

魏國安的身手雖然不錯,可雙拳難敵四手,幾圈下來魏國安便是身受重傷。

馬麒麟也是被一幫人給掀翻在地,被揍得的很慘。

「殺了他!」院子裡面傳來一陣憤怒的聲音,顯然是有人認出了魏國安。

魏國安已經身受重傷了,根本就沒有什麼反抗的力氣了,裡面這人話音剛落,就有一個小嘍嘍舉起開山刀,直接朝著魏國安的腦袋劈了過來。

而魏國安,只能夠直直的看著這一刀下來。

馬麒麟在一旁被打的吐血,根本就顧不上魏國安了,甚至就連魏國安自己,那都是直接放棄了什麼求生的希望,因為他已經沒有機會了。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槍槍聲響了,打破了整個局面。 當王陽根據洛天業定位的位置,到達魏國安他們發生衝突的地方的時候,都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

這個地方一片狼藉,就像是被什麼暴徒給洗劫過了一樣。

現場躺著很多人,但是唯獨沒有魏國安的蹤跡。

王陽叫人搜查了一下,在附近也沒有見到魏國安的蹤跡,不過洛天業倒是找到了一部手機,那手機正是魏國安的。

王陽掃了一眼地上的那些人,直接開口問道:「怎麼回事?魏國安的呢?」

這些人躺在地上,那一個個都是在哀嚎,其中一個人哀嚎道:「出手的是一個漂亮的女人。」

漂亮女人?

王陽頓時一愣,那就算是對方這個人說來了什麼怪物,王陽都不會覺得奇怪,可看這個場面竟然是一個漂亮女人做的?

一個女人直接幹掉了對方二十幾個人,這似乎有點恐怖了,如果不是王陽知道吳招娣的蹤跡,那都懷疑是吳招娣乾的了。當下,王陽便是仔細檢查了一番,結果發現對方被弄死了一個人。

這人被一槍爆頭,這槍法即使是他都忍不住要誇讚一句。

王陽看著這人的傷口,心中思緒萬千,這到底會是什麼人做的?

正在這個時候,警察局那邊也帶著人趕到了,黃芸芸和魯炳科帶隊趕過來,兩人一見到這邊的場面,那也是都驚呆了。

「我的天啊,這是什麼情況?王陽你出手也太快了吧?」黃芸芸回過神,下意識的就認為這是王陽做的。

王陽搖了搖頭,將這邊的情況說了一番,表示他到來的時候,就已經是這個樣子了。

魯炳科掃了一圈,也是沒有看到魏國安的身影,便是急忙問道:「老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