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覺得恆大能勉力一拼踢完九十分鐘的比賽就是成功,但其實這場比賽和私下約的熱身賽沒有區別,恆大方面最走心的是里皮,他不服輸,至於場上那些隊員比賽開始之前就做好了0:8慘敗的準備,上半場輸三球他們屁不疼。至於皇馬雖然沒公然放水,全員都很隨性,比賽節奏比歐冠或者西甲慢很多,首發十一人睜一隻眼閉一支眼,他們給亞洲冠軍留了不少面子。

想從這種比賽里得到觸動極不容易,別說觸動,不產生錯誤認知就不錯了。

今年的世俱杯對皇馬而言雖有非凡意義,但比賽本身沒多大難度,從開辦至今,世俱杯冠軍有一多半都由歐冠冠軍摘得,旁落的次數很少,球迷在比賽開始之前就將獎盃看作是皇馬的囊中之物。

為什麼會有如此多球迷登陸非洲?都是為了親眼見證新科六冠王的誕生。

皇馬一路走來好像不算艱難,很容易就達成各項目標,但其實,整個足壇拿到最高成就的不過兩支球隊。

08-09賽季巴薩,他們是整個足壇最先達成這一成就的俱樂部,很了不起。

11-12賽季曼聯,七冠加身,這是英格蘭球隊的最高榮譽,級別等同於巴薩的六冠王。

皇馬即將成為歷史上第三個將參加的所有比賽冠軍全部收入囊中的隊伍,快了,很快了。

只是放了個上半場精彩集錦,聊了一下雙方的對比數據,下半場就開始了。哪怕所有人都恨不得快進到終場,里皮依然不放棄,中場休息十五分鐘他就沒閑著,下半場開始之前用掉兩個換人名額嘗試著改變被動局面。里皮和穆里尼奧在某些方面挺像的,都是鐵血主帥,隊內一言堂,定下規矩球員就必須遵守,否則任你多大牌都得滾上板凳席去……利安德爾例外。

也不知道是為了保存實力應對決賽還是明擺著打臉,里皮使出吃奶得勁兒想要扭轉戰局的時候,穆里尼奧也用掉兩個換人名額,換替補上去玩玩兒,反正優勢已經很大比賽贏定了。

下半場的比賽更熱鬧,恆大通過不懈努力終於洞穿了卡西利亞斯把手的大門,同時,皇馬又灌進兩球,最終結果是5:1。

賽后利安德爾熱情的招呼了他那些腦殘粉,擠出時間讓足球周刊作了一段專訪,還和遠道而來的中國球迷代表見了一面,與他們做了簡短交談。

這場比賽是虎頭蛇尾,開始轟轟烈烈,結果平平淡淡,索性還是貢獻了不少話題,至少中國球迷看得熱鬧。

皇馬方面只等世俱杯決賽到來,拿下六冠王舒心的度過這年冬歇期。這個時候,另一片大陸上國際足壇的盛會正在進行。

在巴西東北部巴伊亞州紹伊皮海濱,巴西世界盃分組抽籤儀式如火如荼的展開。

規則很簡單,全部三十二支球隊劃分為四檔。

一檔種子隊,是東道主以及今年十月世界排名前七的國家代表隊,英格蘭本不在其列,利安德爾橫空出世之後他們猛刷積分,才堪堪擠掉瑞士成為巴西世界盃的種子隊。

二擋是五支非洲球隊和兩支南美洲球隊。

三檔是四支亞洲球隊和四支中北美及加勒比海地區球隊。

四檔是九支歐洲球隊。

英國本來就能折騰,加上全國上下都對來年的世界盃寄予厚望,他們派出了重量級嘉賓出席抽籤儀式。國家隊主帥不用說,英足總總裁及皇室代表威廉王子也在其列,還有名宿代表,英格蘭在上世紀六十年代拿到世界盃冠軍時的功臣……

球員都忙著,沒人去湊熱鬧,利安德爾也就是通過媒體說了兩句,他在自己的臉書主頁送出祝福,替第二第三第四檔所有球隊送祝福,希望他們命足夠好,別抽上英格蘭。

雖然說早走晚走都是走,多參與總是好的,冠軍被預定了沒關係,大家還能積極踴躍的競爭亞軍不是?

哪怕都知道他是蓋了戳的極品,你也很難預料到這極品能幹出什麼事來。

就比如世界盃分組抽籤儀式,被採訪的不是一兩個,「你最不希望和誰一組」是頻繁被人提起土得掉渣的問題,從他嘴裡過一遍竟然也能蹦出不一樣的答案來。

——最不想遇到葡萄牙,小組賽就把他們淘汰出局機器人會和我翻臉。

——你問我有沒有覺得棘手或者畏懼的球隊?東道主就挺棘手的,萬一踢出8:0來,我怕咱們球迷要躺著離開巴西。

利安德爾全程都是笑眯眯的,好像是在開玩笑,其實再認真也沒有了。

他還建議那些準備去巴西近距離感受世界盃氛圍的球迷,千萬要做兩手準備,身上最好隨時帶著東道主的球衣或者國旗,以方便偷溜。有那個條件的最好帶上保鏢一起去,身在國外同胞們尤其要團結。

他說的很委婉,翻譯成大白話就是:

巴西遲早要完,你們注意別被憤怒的東道主捅死了,要是打起來千萬要互相幫助別讓自己人吃虧。

英國作為現代足球的發源地!同時也是足球流氓扎堆兒的地方!怎麼能被動挨揍呢?

都帶好手機注意保留證據,管他鬧多大正當防衛總沒有錯。

巴西方面在分組抽籤,本來應該很緊張很刺激,結果話題就被利安德爾帶偏了,英格蘭球迷覺得就是那麼回事,抽誰不是抽?踢誰不是踢?

最後的結果也沒讓大家失望。

英格蘭被抽到E組,倒血霉與他們分到一起的是:厄瓜多、韓國、法國。

厄瓜多是南美洲的球隊,是從第二檔抽出來的,他們不像歐洲球隊那樣星光熠熠,但是作風一直很頑強,在大賽上經常爆冷,屬於比較邪門的球隊。

韓國雖然背負了一系列恥辱的記錄,他們在亞洲還是數一數二的,反正不用擔心世界盃資格,至於能走多遠那要看命。

至於法國隊,和英格蘭就是冤家,去年歐洲杯他們也在一組,世界盃又碰上!

這一組還沒到變態的地步,但也挺讓人頭疼,基本上,英格蘭是默認晉級,餘下三支球隊搶一個名額,誰都不是吃素的!

西方媒體普遍認為E組是英法攜手晉級,厄瓜多抽上這麼個爛簽鐵定是從小組就拿命去拼,盡人事聽天命。至於韓國,他們也不想小組賽就淘汰,晉級的難度很大,非常大,但不是完全沒希望,反正豁出去了。

E組四支球隊裡頭最淡定的就是英格蘭,他們就是去巴西走了個程序,對手是誰渾不在意。安切洛蒂接受採訪時就說了,哪怕國際足聯瘋了將英格蘭和巴西阿根廷德國西班牙分到一組,他們也能踏著屍山血海晉級。三獅軍團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捧回大力神杯。

差不多同時,英格蘭國家隊完成了新球衣的設計,他們搞出好幾款準備將圖紙發給利安德爾讓他自己挑,誠意這麼足只求他別拿球衣不夠洋氣當借口鬧罷工,對巴西世界盃抱有極高期待的皇室和英足總都傷不起。

還有不少大明星為來年的世界盃寫了加油歌,之前利安德爾吐槽他們歌詞不吉利,這回大家小心再小心,生怕觸了霉頭。

確定進入大名單的所有球員的老婆或者女朋友也很拚命,她們拚命健身減肥,力求打造出最美太太團,不輸給其他任何國家,以完美的姿態迎接世界盃冠軍。

所有人都在努力,英格蘭在努力。 原本覺得世界盃還挺遠的,至少還隔著大半個聯賽呢,分組抽籤結束之後,進程突然就加快了,各大媒體都開闢出世界盃的專欄追蹤三十二強狀況,披露最新消息。

通過分組抽籤儀式,球迷已經知道這屆世界盃的八支種子隊都有誰,奪冠呼聲最高的幾支球隊的確都在裡面,比如衛冕冠軍西班牙,比如歐洲杯冠軍英格蘭,比如最近幾屆大賽表現都很出色距離奪冠僅有一步之遙的德國隊,還有足球王國東道主巴西,潘帕斯雄鷹阿根廷……這些球隊有點抽中上上籤,不費吹灰之力就能輕鬆晉級,也有的運氣頗差,小組賽就要拿全部實力去拼。

旁的暫且不提,只說E組。

英格蘭非常淡定,主帥安切洛蒂長得就挺和氣,接過三獅教鞭之後每天都很愉快,儼然成了足壇一尊笑彌勒,隨著一支又一支球隊被抽出來,巴西世界盃格局初定,無論進入E組的是好啃的肉骨頭還是令人頭疼的硬茬子,安切洛蒂都不受影響。英足總總裁威廉王子雖然中年謝頂,依然展現了英國皇室的驕矜與風度,由這兩位率領的團隊看起來成竹在胸,如今的英格蘭和四年之前真是大不同,實力提升不止一個度,連格調和氣場也培養出來了,那一群人出現在鏡頭裡面你就知道他們有所圖謀,不是隨便踢踢。

相較於英格蘭的從容,法國臉都黑了。

媽的又是英格蘭!

雖然小組賽是四進二,不一定非得拔頭籌只需要死死壓住厄瓜多與韓國就能晉級十六強,法國還是忍不住煩躁。

在世界盃三十二強裡頭,英格蘭是名符其實的攪屎棍,也是最大的變數,和他們分在一起絕沒有好結果。萬一利安德爾路德維希這一票球星拿出乾巴薩的氣勢往死里拼法國,紅黃牌滿天飛還算好,搞不好還要重傷抬下去幾個……唯一好的是,廣大球迷已經習慣看利安德爾刷進球,碰上他輸幾個都不意外,這樣不至於首戰0:8然後全面崩盤讓組內的菜雞隊佔了便宜。

法國一方面為和英格蘭分到一組而悲痛,同時又慶幸E組貧富差距懸殊,厄瓜多和韓國還不至於威脅到他們。

如果說E組是頭疼,F組頭都要炸了。

小組賽至少還有緩和的餘地,到淘汰賽階段是刀刀見血,現在所有人默認英格蘭會以E組頭名的身份晉級十六強,他們淘汰賽第一個對手就是F組第二名,這個認知讓F組緊張起來……其實就緊張了一下下,球迷發現F組懸殊也不小,阿根廷一枝獨秀,伊朗、波黑、奈及利亞要拼盡全力爭奪另一個名額,他們壓根沒有心思去想淘汰賽可能遇上英格蘭這回事,能晉級已經是成功。

阿根廷肯定是豁出去搶第一,只要能拿下F組第一,到淘汰賽階段他們將會分屬於兩個半區,在決賽之前不會碰面,這樣能增加奪冠的籌碼。

本來,奪冠呼聲最高是英格蘭,其次東道主巴西,然後是德國隊……三十二強分組出來之後,阿根廷異軍突起,他們小組突圍幾乎沒難度,只要拿到F組第一,至少能狠狠喘一口氣。

說到淘汰賽分區情況。

A/C/E/G四個組的第一和B/D/F/H四個組的第二同屬上半區。

B/D/F/H四個組的第一和A/C/E/G四個組的第二同屬下半區。

巴西和德國都挺倒霉,他們一個在A組,一個在G組,這兩個組的頭名將有可能在1/4決賽和半決賽與英格蘭相遇,安全起見,他們最好是拿到組內第二進入下半區,這樣就能在決賽前避開英格蘭。

對超級強隊而言,要拿第一容易,只需要一直贏不停的贏就好。要拿第二就需要適當的放水,可放水有風險,所以說哪怕知道小組頭名會遇上英格蘭,他們也不太可能去故意讓球拿第二,這樣做很有可能竹籃打水一場空,不僅丟了第一,也沒拿到第二。

就是因為這些方面的考量,在分組結果出來之後,阿根廷唱好,巴西德國唱衰。

媒體還開玩笑說西班牙國家德比那十四個蛋不是白吃的,梅西狠攢了些人品,這簽不錯。比起什麼巴西阿根廷,利安德爾只關心兩方,其一是自己效力的三獅軍團,其二就是C羅所在的葡萄牙國家隊。

葡萄牙所在G組的形勢和E組差不多。

有個超級強隊——德國隊。

還有個八強以及半決賽的常客——葡萄牙。

餘下兩隊分別是迦納和美國,能製造一些麻煩,但還沒到讓人頭疼的地步。

媒體普遍認為最有可能就是德國與葡萄牙攜手出線,德國拿到小組第一的可能性更大些。

偶然看到這些分析,利安德爾還挺高興,G2很好,能晚點見到機器人簡直太棒了。他在看這些東西的時候,球迷又在他個人主頁上蹦躂,說什麼老公別客氣,給韓國棒子一點兒厲害瞧瞧,讓他們天天吹牛逼看不起人,10:0!必須10:0!

[我不管!就要10:0!就要!!!高麗棒子天天蹦躂看了就煩,難得運氣好抽到一起,教他們做人!]

[前幾天還聽他們說利安德爾那個已經上天的中國爹其實是韓國人,他只是取得了中國國籍而已,結論是利安德爾是英韓混血,這個觀點在他們國內得到認同,我老公已經升級為泡菜國之光。]

[卧槽別嚇我!要真是高麗棒子那我只能下輩子有緣再粉他了!]

[哈哈哈哈,孔子是韓國的,屈原是韓國的,利安德爾也是韓國的……韓國咋那麼牛逼呢?]

[高麗棒子保准後悔,不信咱們走著瞧!就算滾爺善良,他那些隊友也不能忍,人家被女王授予了男爵爵位!是英國榮耀! 穿越異世:拐個獸夫來種田 什麼泡菜國之光難聽死了!]

[賭五毛,世界盃最大比分記錄要被刷破了!]

[賭五毛,韓國穩上恥辱柱!]

[……]

尼瑪剛分完組,世界盃揭幕還要等半年,球迷已經浪起來了。

利安德爾剛關了網頁就看到這些留言,他無語了好幾秒鐘,轉身就用谷歌搜索「利安德爾是韓國的」,還真出來了好些報道,隨便點開一個略略看過,他覺得新世界的大門都打開了。

那新聞寫得跟真的一樣,如果不是涉及他本人,利安德爾保准信了,他越看越樂呵,在酒店裡笑得前仰后翻,C羅在和小克里斯視頻聊天,就聽到背後有動靜,回身一看,老婆又犯病了。

小克里斯眼睛瞪得圓圓的:「爹地你騙人!你說安德爾不在的!」

「……他剛進屋。」

「我不和你說了,我要和他講電話!」

「……」卧槽這可是親兒子啊!C羅心裡在草泥馬面上在微笑,「我這邊還有事,你聽話,睡覺去!」

小克里斯氣鼓鼓的,可憐兮兮瞅著他爹,C羅非但沒妥協,還提醒他說別忘了喂狗,唐尼最黏安德爾,把它留在家裡真有點不放心。

C羅真的是把小柴犬唐尼當爸爸伺候,以後還指著它救場,安德爾在床上越來越霸道了,要吃肉就要吃肉,逼急了在廁所里他也幹得下去,C羅一開始很抗拒,做多了腎虛,腎虛就要喝葯,運動員又不能隨便喝葯,這根本就是個死循環。後來他發現人的潛力是無窮的,他最近已經開始適應了,不僅如此還和利安德爾達成了協議。

利安德爾說他一天不吃肉心慌,每晚都要干一炮。

C羅說做多了腎虧,每晚只干一炮。

認識的時間長了就知道,利安德爾的保證你聽聽就好,他賭咒發誓也不是一兩回,有用才怪。當然絕大多數時間規定都遵守得挺好的,每周也有那麼兩天他耍賴想一夜三四五六七次,這種時候,C羅就會召喚柴犬爸爸救場。也是因為唐尼對他來說有這不可取代的意義,他壓根不是在養狗,根本就是養兒子,照顧它就像照顧親兒子那麼精細。

克里斯蒂亞諾·獼猴桃·多斯桑托斯很不高興,自從家裡養了狗,他就失寵了,他再也不是爸比的心肝寶貝了,就連小太陽叔叔也分出不少時間給那條一臉猥瑣樣的蠢狗!

這個世界上為什麼會有狗這種東西存在?

醉花傾顏 獼猴桃最終也沒拗過他爹,C羅和乖兒子道了晚安之後就坐到利安德爾身邊去,問他在笑什麼。

利安德爾將那篇看起來很真實差點把他自己糊弄過去的報道指給C羅看。

C羅倒是沒仔細閱讀正文內容,他一眼看到關鍵字:利安德爾是韓國的。

他突然就想起來,以前好像看過類似的報道。

「克里斯出生之後,一直有媒體想要挖掘他媽媽的信息,有段時間新聞報道五花八門的,媒體還說他媽媽是在馬德里留學的韓國妹子,這種新聞報道只能隨便看看,當不得真。」

說到這個,利安德爾眨了眨眼:「獼猴桃他親媽到底是誰?我好像沒聽你說過。」

「這你都不知道?當然是獼猴桃樹啊。」

利安德爾:……

看他瞬間懵逼C羅笑得十分性感,還伸手在利安德爾腦袋瓜上揉了一把。

和一個GAY形婚的日子 利安德爾回過神來,一把拍掉他的爪子,哼唧說:「上次小獼猴桃告訴我,他媽媽出遠門了,以後會回來的!」

咳!

尾款都結了!回不來了!

比起伊蓮娜,他媽乾脆得多!

C羅賭咒發誓也不管用,他賠了三頓大肉才把人哄好,這晚兩人啪啪啪了一個多小時,完事兒后C羅只想反手給自己倆大耳刮子,讓你瞎引話題,讓你嘴欠! 世俱杯半決賽過後,皇馬就從阿加迪爾去到歷史古城馬拉喀什,馬拉喀什位於阿特拉斯山脈的邊緣,南接撒哈拉沙漠,號稱是南方的珍珠,曾作為回教王朝首都,如今是摩洛哥國內最受歡迎的旅遊城市,2013年世俱杯決賽就在這裡進行。

在酒店辦理了入住之後,利安德爾就拉上C羅說要出去轉轉,出去之前他很自覺給穆里尼奧發了條簡訊:[我和機器人出去轉轉順便買點紀念品,九點之前回來么么噠。]

別人發簡訊是請求同意,他是例行通知,穆里尼奧已經習慣利安德爾這樣的做派,那小子雖然不靠譜,信譽倒是不錯,說什麼就是什麼不會找冠冕堂皇的理由出去亂來。

摩洛哥在北緯十度左右,冬天也不冷,現在這個月份馬拉喀什正午能到二十度,入夜降至十度,氣候相當宜人。皇馬在下午兩點多鐘抵達,補覺的補覺,洗澡的洗澡,利安德爾也收拾了一通,換上修身的白襯衣,又穿了條十分提臀的騷包牛仔褲,洗了把臉就去敲C羅的門。出去比賽的時候他倆的房間大多挨著,串門子特別方便,利安德爾過去的時候C羅剛洗了個澡正在講電話,利安德爾等了一會兒房門才打開,進去之後他繞過攤開在地上的行李箱,直接從身後摟上C羅的腰,腦袋擱他肩頭上,光明正大的蹭電話聽。

大概因為電話那頭是門德斯,C羅也挺放得開,他掐掐利安德爾的臉,然後轉身坐到床沿上,然後一把將利安德爾拽到懷裡來。

利安德爾也不掙扎,一屁股坐他大腿上,C羅真慶幸床墊軟和,否則腿都要斷了。利安德爾就算再苗條,他畢竟是快一米九的大高個,還是有八塊腹肌的足球運動員!

C羅忍不住呼吸一滯,電話那頭門德斯聽見有沉悶的落地聲。

「你那邊怎麼了?」

「……沒事。」

「我剛還聽到門鈴聲。」

「……那是安德爾,我們準備出去走走,今天隊內沒行程。」

「在外頭別亂來。」

「……我有經驗,不用擔心,你還是去關心裡卡多,他這陣子狀態不好。」

「你還敢說!」門德斯恨不得一巴掌拍死這對狗男男,關上門亂來就算了,還在圈裡傳播病毒,現在路德維希確定已經彎了,卡卡那樣也不像是有多堅定,只是不想太輕易跌破底線,其實他倆早就過了安全距離。

所以說,兩個帥比就不能同居,彎起來不要太容易。

門德斯的確沒閑到打電話和C羅瞎聊天,他叮囑了幾句就掛了電話,這邊C羅將手機往床上一丟,回頭狠狠親了利安德爾一口。

「你坐一會兒,我去換衣服,然後去傑馬夫那廣場逛逛。」

C羅動作也快,他新穿了身和利安德爾配一臉的衣服,把房卡信用卡揣上拿好手機就出了門,兩人在酒店門口打車,講道理,要是在馬德里,的士司機絕壁已經尖叫了,今天這位幸運司機顯得非常淡定。

的士開出去之後,利安德爾就問他:「大叔您是球迷嗎?」

那位看起來有五十歲的胖司機操著一口滿帶鄉音的英語回說:「我兒子是卡薩布蘭卡拉賈的死忠球迷,拉賈能進決賽他高興壞了,只可惜沒買到決賽的門票。」

胖司機嘿嘿笑道:「我也跟著他看了兩場比賽,是挺精彩的。小夥子你也來看球?你運氣真好竟然能買到票!」

利安德爾特謙虛,還有點小害羞的樣子,擺擺手說:「這沒什麼,我那兒還有多的門票,您兒子要是皇馬球迷我就送他了,拉賈球迷我怕他挨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