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面綠芽兒是被綠喬拉著耳朵出去的。

不過,她剛走出去,就被沈安安絆了一跤,直接摔了個狗吃屎。

「沈安安,你竟然敢故意絆倒我。」

沈安安站在那裡挑了下眉頭,臉上沒有絲毫的畏懼之色,說道:「不是我要故意絆倒你,而是你不守府上的規矩,少爺和老夫人都在這裡,再怎樣也輪不到你來教訓芽兒。所以對於你的不守規矩,我就小小的代勞一下了。」

府上也有很多人看不慣綠喬的狐假虎威,但奈何她得到王夫人的喜歡,資格又老。跟她作對的人,沒有幾個有好下場,因此,李府的下人們對綠喬的驕橫蠻不講理,也是深惡痛絕。

見沈安安竟然不怕綠喬,當面就給她來了個下馬威,不少人都在那邊看好戲。

「少爺,老夫人,我是被冤枉的,還求你們給我做主。」綠芽兒跪在地上,一個勁的哭,一邊哭,嘴裡一邊這樣說著。

這時候杜沖被家丁們用冷水澆了好多次,終於,他被冷水刺激的清醒了。

等他清醒后,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

於是他低著頭一言不發,綠芽兒則拉著杜沖,讓他說句話。

綠喬見綠芽兒這個死樣子,頓時尖著嗓子說道:「怎麼可能冤枉你們了,你們孤男寡女,衣服都脫光了,在床上滾在一起,這都是大家親眼看到的,你難道當少爺和夫人都看不到嗎?」

杜沖就在這時,直直的跪在李晟的面前,說道:「少爺,禍是我闖的,我都認了。你們不要為難芽兒。」

李晟看著杜沖說道:「你毀了一個姑娘的清白,你打算怎麼交代?」

杜沖聽了,神情一愣,忙道:「我沒有碰她,不信你們可以找人來驗。而且我喝了酒之後,爛醉於泥,就是著火了都不知道,怎麼可能和她發生什麼呢。」

「那地上的衣服怎麼回事?你不要告訴我,是它們自己脫下的。」李晟繼續問道。

沈安安聽到這裡,連忙跳出來說道:「少爺,這其中肯定有誤會,而且這火也著的莫名其妙,我覺得這件事情有些蹊蹺,不如查上一查。」其實沈安安知道杜沖的酒里被人下了東西。

當時杜沖朝自己撲過來時,沈安安嚇傻了。

後面還是李晟救了自己,但是為什麼綠芽兒會出現在杜沖的房間里,而且兩人還睡在床上,她就不知道了。

李晟於是意味深長的看著沈安安說:「你覺得杜沖侮辱了綠芽兒這件事情是冤枉的,拿出證據來我就相信你?」

「還有他們孤男寡女共度一室,已經壞了名聲,你讓芽兒以後怎麼嫁人。」

綠芽兒聽罷連忙磕頭說道:「全憑少爺做主。」

她的意思再明顯不過了,她是要嫁給杜沖。

沒想到杜沖卻不願意,他十分委屈的說道:「少爺,你也給我做主,我真的什麼都沒有做,反正我是不會娶芽兒的。」

沒想到聽了杜沖的這句話后,綠芽兒的臉上當即出現一絲慘笑,隨即便見她突然站起身,毫不猶豫的朝面前的石頭柱子撞了過去。

「芽兒,不要!」嘴裡發出喊叫聲的人是沈安安。卻沒想到,接著是沈安安和綠芽兒兩人,嘴裡發出兩聲慘叫,然後同時倒地。

原來沈安安站在綠芽兒旁邊,在杜沖嘴裡說出不願意娶芽兒的時候,她就留意綠芽兒的動作了。

直播之荒野挑戰 果然看到她站起身,然後眼睛朝那石頭柱子看過去時,於是沈安安在那一刻沒有多想,就想衝到前面去不讓她受傷。

卻沒想到,她力氣太小,幅度不夠。不但沒將綠芽兒救下來,她自己卻被綠芽兒的衝勁,撞飛了出去,然後直接碰到了石頭柱子上。

也幸虧她那一幢,綠芽兒的準頭稍微偏了那麼一些,頭被磕破了。

綠芽兒被撞的頭破血流,當場就痛暈過去。而沈安安也被撞的七葷八素,差一點也掛了。

「安安!」

「丫頭!」

一時間,李晟和杜沖同時沖向沈安安。

最後卻是李晟搶先一步,將沈安安抱了起來。

於是杜沖伸出去的手,就慢慢的收了回去。

現場有很多人看到這一幕,就連王夫人都看到了。

不過王夫人卻不知道杜沖喜歡沈安安。卻在為兒子,對沈安安的態度發生的改變,感到開心又意外。

本來她還以為今天府上的傳言是假的,說是很多人看到李晟,親自抱著沈安安回府的。

下午李晟過來看她時,王夫人還親自問過李晟,問他這事情是不是真的,他們兩個人之間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李晟沒有給她正面回答,而且說話也含含糊糊的,就這麼糊弄過去了。

但剛才的事情她卻是看的真真的。看到沈安安遇到危險,李晟卻是第一個衝上前去,而且還沒有避嫌的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將沈安安抱了起來。

所以王夫人十分滿意兒子的表現。

李晟卻當做沒有看到,杜沖幾乎和自己,幾乎是同時撲上了沈安安所在的位置。

這種反應,應該是一個人出於本能的反應吧。

而且剛才同時倒地的是兩個人,沈安安和綠芽兒。綠芽兒的傷勢比沈安安的傷嚴重的多,如果是人的正常思維,杜沖應該先去看綠芽兒。

但是他第一個沖向的人是沈安安。

沈安安沒有暈過去,只是頭被撞了老大一個包,痛的眼淚水都要流出來了。眼淚汪汪的她,於淚眼朦朧中,看到抱著自己的人竟然是李晟。

沈安安不由楞了下,心道,這人什麼時候大發善心了。

隨即她有些不自然的站了起來。嘴裡說了句:「謝謝少爺。」

李晟看樣子不大高興,伸手在沈安安頭上彈了下,不悅道:「你是不是傻啊,覺得命活得太長了?」 莫名被李晟打了下頭,沈安安一邊摸著被敲疼的地方,一邊很是委屈的,看著李晟說:「喂,我好歹也是病號啊,你怎麼隨便打人。」

「我剛才沒想到那麼多,萬一芽兒真的撞出什麼了,那不也是你的責任。」

「嗯,聽上去也有些道理,快起來吧。」李晟說著話,將沈安安扶了起來。

兩人這樣旁若無人的對話,引來旁邊的人一陣子圍觀,等李晟將沈安安扶起來,才發現,周圍的人一臉的驚訝的看著他們。

李晟裝作雲淡風輕的樣子,沈安安則是一臉的尷尬。

為了緩解尷尬,沈安安忙跑去看綠芽兒的傷勢。

這會他們叫的大夫還沒有來,綠芽兒被一個小丫頭扶著,人還沒醒。

「我看看。」沈安安先是把了下綠芽兒的脈搏,隨即翻開她的眼皮看了看,便道:「還好只是暈過去了,應該是驚嚇過度。」見她呼吸平穩,只是額頭上出了血,沈安安當機立斷在身上扯了塊布條,幫綠芽兒的額頭上的傷包紮了下。

見她做事沉穩,手法嫻熟,李晟不由對沈安安高看了些。「你還學過醫,看來你會的東西不少。」

沈安安包紮完后,站起來時,人還有些暈眩。剛才頭被撞了下,確實有些厲害。

李晟不由一把抓住她的胳膊說:「站都站不穩,還逞能,趕緊回去休息。」

見杜沖傻愣在這裡,李晟看著他說道:「你還愣著幹嘛,還不快將芽兒送回去。」

杜沖皺著眉頭,顯得有些難以抉擇。半響,他才像是下定什麼決心一般,彎腰去抱綠芽兒。

沒想到,這時候綠芽兒已經醒了,只是被人無視了,她一直閉著眼睛。只見她拚命掙扎著喊道:「放開我,反也沒人關心我,讓我死了算了。」

見綠芽兒胡攪蠻纏,杜沖更覺心煩,忍不住對她吼道:「再亂喊亂叫,我就將你直接扔在這裡了。」

要不是少爺盯著他,他才不會碰這個女人一下。

綠芽兒一開始,還以為自己聽錯了,臉上猶自掛著淚水,可憐兮兮的看著杜沖,小心翼翼的揪著他的胳膊說:「杜大哥,你前面說什麼,我沒有聽到。」

杜沖則又看了綠芽兒一眼,瞪著她說道:「你是白痴嗎?聽不懂,我就不說了。」

沒想到,綠芽兒當即一把抱住杜沖的脖子,用力的將身子朝他身上靠了過去。臉上雖然掛著淚水,卻帶著一絲笑容,然後輕聲在他耳邊說了句。「芽兒知道錯了,以後我再也不胡鬧了,只是大哥不要不理我。」

看到綠芽兒說話時,眼睛亮亮的,雖然額頭上還帶著血跡,但是臉上的笑容特別的甜美。

杜衝心里不由嘆了口氣,其實他心裡知道綠芽兒喜歡自己。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 可是他就是想找個自己喜歡的女人,就這麼難嗎?

眼見已經找到了,沒想到,老天爺又偏偏和他開起了玩笑了。

陰錯陽差,將他和綠芽兒湊在了一起了。

其實杜衝心里也知道,今天的事情,不管怎樣都是他壞了綠芽兒的名聲,是個男人就得負起這個責任,可是他心有不甘啊!

看到李晟對沈安安的態度,杜沖就算是傻子,也能看出來了。

而沈安安卻態度不明。這個傻丫頭,大概還不知道,自己被少爺盯住了吧。

這時候大火也撲滅了,幸好發現的及時,但那邊的主屋也燒毀了一些,還燒毀了一些花園裡名貴的花草。

王夫人見狀,頓時十分心疼,嘴裡罵著縱火之人。

隨即說道:「晟兒,一定得將縱火之人查出來,這是反了天了,朗朗乾坤之下,公然放火。萬一這燒的是你的宅子,或者是我的宅子呢。」

想到有這個可能,王夫人的臉不由白了幾分。

綠喬站在一旁,聽王夫人要追究,心裡不由怕的厲害,低著頭,面色有些蒼白,只希望沒人注意到自己。

李晟這會面色也有些嚴肅,等事情稍微平息了些后,他才對眾人說道:「今天的事情,我會嚴查到底。到底是意外,還是有人從中搗鬼,我也會一一查清楚。不會冤枉一個好人,當然也不會縱容一個壞人。」

想到前面發生的事情,和現在的結果。李晟的心裡也升起一股后怕的感覺。今天若不是他及時出現,只怕是被算計的人是沈安安了。

事情也很湊巧。原本李晟從旁邊經過,沒想到,正好看到沈安安去找杜沖了。

見天色這麼晚了,沈安安竟然隻身去找杜沖。這孤男寡女的,他心裡覺得不妥。不由跟上去瞧了瞧。

若是李府的人,知道他堂堂一府之主,竟然會去聽自己手下的牆角跟,別人一定會大跌眼鏡。

卻沒想到,他剛將視線朝房間里湊過去。就發現杜沖看沈安安的眼神不大對勁。

於是他出手將杜沖打暈,然後將沈安安從窗戶那邊帶了出去。

至於,綠芽兒怎麼出現在杜沖的房間里,而且地上還散落了那麼一堆衣服,大概只有綠芽兒才能解釋清楚了。

而李晟沒有在眾人面前揭穿綠芽兒,當然也有自己的私心,他知道杜沖喜歡沈安安,而他將杜沖當做自己的兄弟,所以如果兄弟二人為了搶一個女人而起爭執,那是他最不想看到的畫面。

現在有這樣的結果,雖然委屈了杜沖,但是他會在其他方面補充杜沖。

而且他也自認為,沈安安也不會答應和杜沖在一起。

歸根究底,他也是為了杜沖好。

聽了李晟的話,李府的下人們臉上都現出嚴肅的神情,很多人都在下面竊竊私語,卻沒有一個人看到是誰做的。

綠喬更是擔心那個九哥出問題,見他一副害怕的樣子,連忙朝他使顏色,示意他不要聲張。

李晟說完,朝眾人的臉上一一看了過去,他看過去的時候,沒人敢和他的視線對視。

當然某個神經大條的人除外。

李晟看到沈安安睜著一雙十分無辜的眼睛,視線便在她的臉上定住了。

看到李晟的視線定定的看著自己,沈安安飛快的瞟了他一眼,便將視線別開。

卻沒想到,自己最不希望的事情發生了。 只聽李晟緩聲說道:「大家前面也看到了,沈安安在這件事情上,表現極為突出,不但十分勇敢的挺身而出,還出手給綠芽兒整治。所以我覺得。查這件事情的任務,交給沈安安最為適合。」

沈安安聽完,臉上不由露出一絲苦笑,心道:少爺,你確定這不是在害我嗎?我一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小丫頭,那裡會查案。

看到沈安安臉上欲哭無淚的神情,李晟的心情竟然沒來由的好了起來。不由加了一句。「這件事情由沈安安全權負責,她要調查什麼,詢問什麼,你們都必須全力配合知道了沒有?」

有了李晟發話,還有誰不敢聽的,於是大家頓時眾口一詞。「知道了,少爺。」

李晟這會回過神,看著沈安安說:「我想你應該沒有意見吧?」

沈安安聽了,連忙搖頭,她有意見,而且意見大的去了。臉上帶著一絲擠出來的笑。

「別啊,少爺,你將這件事扔給我算什麼事?我根本就不會查案子。」

李晟頓時眼神深沉的看著沈安安說:「現在知道往外推了。剛才你在質疑的時候,不是說杜沖和綠芽兒都是冤枉的。作為他們的朋友,你不應該為他們找出真相嗎?」

哼哼,好小氣的男人,前面她就插了句嘴,沒想到這人竟然會記仇。

沈安安不由看了李晟一眼,覺得自己應該裝下可憐。不由輕輕的扯著李晟的衣袖,眼裡露出些許無辜的小眼神,低聲說道:「少爺,我看你還是三思而後行吧。萬一我事情沒查明白,反倒惹上了麻煩,豈不是給你添亂了。」

「而且,你看現在杜大哥和綠芽兒挺好的啊,既然是這樣的結果,我們還是不要查了吧。」在沈安安看來,事情的經過,不重要,結果皆大歡喜就可以了。

李晟當然不會聽從她的安排,隨即皺著眉頭說道:「這怎麼行,必須得查,有人在府上公然放火。而且還有人在杜沖的酒里下藥,這麼惡劣的行為,我們怎能不查。」

聽到有人在杜沖酒里下藥,沈安安才恍然大悟,這才明白李晟為何將自己從杜沖的房裡帶走了。看來他是為了救自己啊。想到自己差點再次誤會李晟,沈安安突然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但綠芽兒怎會突然出現在杜沖的房間里的,這是個大疑問。

想到此,沈安安覺得今天的事情,確實有很多令人質疑的地方。她看著李晟問道:「少爺,你真的放心讓我查,萬一查錯了怎麼辦?」看樣子李晟主意已定,沈安安想要推託,已經無法改變。她決定為自己多爭取一些權力。

「那我就唯你是問。」李晟這會語氣輕鬆,一副恨不得沈安安將事情搞砸的樣子。

沈安安卻暗自恨的牙齒直痒痒。

喂,某人,你臉帥了不起啊,本小姐可是穿越人士,自帶主角光環,嘿嘿嘿。

隨即沈安安不懷好意的笑了起來。「那按照你的意思,我可以提要求嘍。」

「嗯,當然。」李晟淡淡的回了句。

沈安安聽了,頓時來了興趣,張大了眼睛看著李晟說:「那我說任何要求你都會滿足嗎?」說完她又補了句,「當然是在正常的範圍內。」

李晟不由看了沈安安一眼,怎麼有種這小丫頭心裡正憋了什麼壞的感覺。說道:「可以!」

「那好,那你就給我當助手吧!」沈安安雙手一攤,話說完,顯得有些高興,似乎是做了什麼十分偉大的決定一般。

聽到這個要求,李晟面色頓時一黑,連忙搖頭說:「不行,這是什麼要求,換一個。」

沈安安才不上當呢。李晟是李府的主人,只要他出面,誰敢不從。

讓她去查,她算老幾,別人才不會買她沈安安的帳呢。

所以沈安安才想了這麼一招,將李晟一起拖下水,才是最佳選擇。見李晟想反悔,沈安安乘勝追擊。

「少爺,你不會想賴賬吧。所謂君子一言快馬一鞭,少爺,你不會想賴賬吧,這裡可是有很多人都聽著呢,夫人你也給我作證吧。」沈安安這下倒是有十足的把握,李晟不能賴賬,眾目睽睽之下,一堂堂大男人,對一個小丫頭出爾反爾。這樣的事情,說出去,對他的顏面和威名都有損。

所以沈安安才信心十足。同時她也覺得,如果這件事情有李晟參與,一定十分有趣。

隨即沈安安在心裡已經默默列出好幾條,如何折騰李晟的法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