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秦少一巴掌將他抽倒在地上,然後抬腳踩著他的脖子,隨手拿起茶几上的藍色小藥丸,一股腦的全塞進對方嘴裡。

「你……你給我吃了什麼?」星二代當然知道小藥丸的功效,別看它個頭兒小,一粒就能支撐男人雄風不倒半個小時。

當然了,這東西吃多了是有副作用的。

緊接著,他問道一股奇怪的味道,再然後就失去了知覺。

秦烽收起裝有令人癲狂藥粉的小瓶子,兩種葯加在一起,輕鬆能致人死命,而且會呈現出一種縱慾過度而死的結果。

對於姓王的星二代來說,這種死法已經算是很好的結果了。

做完這一切,秦少選擇深藏功與名,沒有留下跟自己有關的任何線索,然後飄然而去。

老闆的屍體,是三天後被員工找到的。

……

秦少在家裡潛心研究畫符,他現在不光能畫高等級的攻擊性符咒,像類似辟邪、祛毒和增加靈力的輔助性符咒,一樣手到擒來。

而且,成功率一直很高。

書房的門被人從外面推開,他抬起頭的同時,馬上就要畫好的那張符廢掉了。

「晴晴,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嗎?」他並沒有生氣,因為家裡的女孩子從不會在他畫符的時候闖進來,除非有很嚴重的事情發生。

何慕晴點點頭,正色道:「京城海關那邊抓住了一個偷渡者,對方有些精神失常,不管問什麼都不回答,卻不停的念道『修真者』和『秦烽』這五個字。」

「什麼?」秦少眉頭一皺,說:「對方是異族吧,血族還是巫靈?」

何領導搖頭說:「現在還不能確定,姥爺那邊已經著手封鎖消息了,你放心,這件事不會傳出去的。」

秦烽到不擔心這個,就算傳出去了又能怎樣,咱們一家子都是超凡脫俗的人,沒什麼好擔心的。

奇怪的是,經過上次對血族、巫靈的打壓之後,那幫孫子變得很老實,這才過去幾個月,竟然敢主動來華夏國,是嫌自己命長嗎?

「老爺子的意思是什麼?」他沉聲問道。

何領導回答說:「老爺子判斷,對方不是來找麻煩的,更像是來尋求幫助的。這樣吧,我們馬上啟程,既然對方不斷的喊出你的名字,只要你出現,事情就會水落石出。」

「好,這就出發。」

兩個小時后,他們來到軍方設在京城郊區的秘密基地,偷渡者被單獨放在一個房間里,通過多角度攝像頭,可以監控他的一舉一動。

魏擎天親自坐鎮,見到秦烽說:「對方表現的很鎮定,到現在都沒有做出任何過激的事情,安全起見,我還是命令把他綁起來,你看看吧。」

秦烽瞄了一眼監控器,說:「果然很老實,他可是子爵級別的血族,別說是繩子,就算是鐵鏈也能掙脫。」

最新全本:、、、、、、、、、、 魏擎天聽說對方是血族,不禁大呼幸運,好在人家真的沒有惡意,不然的話能輕鬆將這個基地掀個底朝天。

「他到底是什麼目的?」老爺子問道。

秦烽搖搖頭:「我也不清楚,要知道他是被海關抓住的,如果碰上了修真者,恐怕早就死了,這個傢伙膽子不小。」

說完,他起身去往血族所在的房間。

打開門之後,血族並沒有抬起頭,而是喃喃自語:「秦烽,我要見的人是他,你們問我什麼我都不會說的。」

「我就是秦烽!」秦少冷聲道。

「你是秦……」血族這才抬起頭,頓時睜大了眼睛:「秦烽,終於見到你了,地球馬上要面臨一場劫難……」

嘭……

那貨被一腳踹倒在了牆邊,秦少有些不耐煩的說:「說話就好好兒說話,走過來幹嘛?什麼劫難,你接下來是不是想說,要我拯救地球?」

剛才,血族有些激動,直接掙斷了繩索,想要拉他的手。

秦大少可不搞基,再者對方又是個髒兮兮的血族,能給他機會才怪。而且,你的台詞太老套了,哥一聽就煩,不踹你踹誰?

血族並不生氣,從地上爬起來,信誓旦旦的說:「真是很嚴重的事情,不然的話,我也不敢冒然來到華夏國找你……如果你們修真界不出手的話,人類將要遭受巨大的劫難……」

「你丫還想挨打是吧?」他眼睛一瞪:「挑重點內容說,到底是什麼事情?我警告你,要是說不出個所以然來,你就別想活著回去了,老子那麼忙,沒工夫聽你在這兒講笑話。」

血族面色一緊,說:「幾天前,巫靈和狼人聯合我們,三族一起打開了魔域之門,傳送過來一大批的魔族,他們非常兇殘,見人就殺。 總裁絕寵千億孕妻 僅僅幾天的時間,三族就幾乎被他們屠盡了……」

「等等,什麼魔族?」秦少打斷他的話。

血族回答說:「來此外空間的魔族,它們長相猙獰而且心狠手辣……我是僥倖才逃過一劫,然後趕緊來華夏國報訊,它們的做法很明顯,那就是先殺掉能力高的種族,比如我們又比如你們修真者,最後統治全人類,讓所有的人做他們的努力。」

這貨就是和巫靈首領、狼王一起打開魔域之門的血族首領,能活到現在挺不容易的。

秦烽眉頭一皺:「你保證自己不是在開玩笑?」

「秦先生,哪有拿自己的命開玩笑的?」血族一臉誠懇的說:「我千山萬水過來,就是通知你們早作打算,免得被魔族殺個措手不及。哎,歐洲是徹底沒希望了,少了我們三族的護佑,魔族可以為所欲為。」

秦烽信了,因為對方不像是在撒謊,又問:「那是什麼樣的魔族?」

「普通魔族長的很像放大版的蟑螂,能從嘴裡吐出能量球進行攻擊,就連我這樣的子爵級血族,都扛不住。還有身材更加龐大的,它們都很厲害……」

「等等!」他覺得還有更重要的問題急待解決:「你們打開的魔域之門,那就是說魔族是你們放進來的,為什麼要這麼做?」

血族的臉馬上綠了,扭扭捏捏說:「我們是無意之間打開的……」

「胡說!」秦少喝斷他的話:「你們三族之間的仇恨那麼深,怎麼可能那麼巧聚到一起,而且還那麼巧的打開了魔域之門?你要是敢對我隱瞞什麼的話,我保證你會死的很慘。」

血族低下頭,咬著牙說:「事實是,我們想要藉助魔族大軍的力量,來找你報仇,誰想被召喚過來的魔族根本不聽我們的命令,出現之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屠殺我們。」

尼瑪,我說呢你怎麼那麼好心,秦烽瞪了他一眼:「這是玩火***。」

「您說的對,都是我們咎由自取。」血族哭喪著一張臉,說:「可是魔族呢,不會因為不是你們修真者把它們放出來的,就對你們華夏人網開一面,它們是兇殘的,早晚會對你們下手。三族就快頂不住了,它們的下一個目標,很有可能就是你們。」

秦少又踹了他一腳,罵道:「你們這群王八蛋,讓你們老老實實的,你們偏不肯,現在玩兒大了吧?你實在是太應該去死,我們這裡容不得你!」

說完,他就要宰了面前的血族。

血族趕緊雙膝跪地,說:「我們已經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巫靈和狼人已經被徹底滅族,我們也快要被對方屠殺殆盡了。秦先生,看在我不遠萬里來給您送信的面子上,就饒了我吧。 霸道帝少請節制 您的一位夫人不就是血族呢,難道您眼睜睜看著她的族人全部死光嗎?」

「你們死光了我才高興呢!」他沒好氣道。

監控室里,魏擎天面色鐵青,通過揚聲器傳出的二人對話,他想的更加深遠,魔族那麼厲害,人類肯定是要遭殃的。

「姥爺,看來咱們有事情要忙了。」何慕晴的心情一樣的沉重,連歐洲老牌三族,都不是魔族的對手,更別說普通人。

秦烽接連又踹了那傢伙好幾下,心裡才舒服了一些,你說你們這幫吃飽了閑著沒事兒乾的傢伙,非要去開啟什麼魔域之門幹嘛。

老子是殺了你們不少人,但是你們招惹老子在先,而且老子並沒有對你們進行滅族,跟魔族的做法一比,哥乾的那點兒事兒,算事兒嗎?

「我再問你,那些魔族除了追殺你們之外,還做了些什麼?」秦少的最後一個問題。

血族想了想,回答說:「他們好像在建設類似前進基地的東西,我判斷那是為了傳送更多的魔族過來……」

「判斷尼瑪,我讓你判斷了嗎?」秦烽用十成的力道踹在那貨的小腹上。

嘭……

血族的身體重重的撞在牆壁上,渾身上下沒剩幾根完整的骨頭,要不這貨的生命力太過強悍,恐怕早就死了。他非但不生氣,反而咧著嘴說:「謝謝,謝謝秦先生不殺之恩,您還有什麼問題,我一定原原本本的回答。」

算你小子有眼色,那就不殺你了。

最新全本:、、、、、、、、、、 秦烽有些失望的走進監控室,他怎麼都不會想到,竟然能發生魔族入侵的事情。

而且,這件事往深了說,跟自己還有很大的關係,如果不是當初在歐洲對血族、巫靈他們大打出手,打的他們死傷一片,那幫傢伙也不會聯合在一起,做出鋌而走險的事情來。

什麼魔域之門,聽都沒有聽說過。

「小烽,事情好像很嚴重的樣子。」魏擎天沉聲道。

「是啊。」他點點頭:「根據那傢伙的判斷,會有更多的魔族被傳送過來,之前的一批只是先頭部隊,等大量魔族湧入的時候,人類的災難就真的來了。」

何慕晴瞄了他一眼,問道:「裡面那個血族,你為什麼不殺了他?」

「為什麼要殺了他?」秦少一愣。

「滅口啊。」何領導哼道:「人家是被你欺負的沒辦法了,所以才打開了魔域之門,這事兒跟你有直接關係呢。」

「呃!」他面色一緊,心道哥是那麼不大度的人嗎,人活在世上,本來就該有怨抱怨有仇報仇,再說了,宰了他很輕鬆,可找誰去問第一手資料。

那傢伙雖然很討厭,卻至少知道很多跟魔族有關的事情,而且知道對方把前進基地建設在什麼地方,宰了他豈不得自己苦逼苦逼的去找。

魏擎天擺擺手:「咱們還是談一談眼前的危機吧,至於魔族是怎麼出現的,現在已經不重要了。小烽,說說你的看法。」

秦少沉吟幾秒鐘,說:「所謂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覺得應該趁其他魔族還沒有過來,抓緊時間把他們的陰謀扼殺在搖籃中。」

「你的意思是,帶領修真者去滅了它們?」何慕晴問道。

他點頭說:「沒錯,就是這樣。」

「可是,根據裡面那個傢伙所說,飛天蟑螂很厲害的,他一個子爵級的血族都無法抗衡,現在的華夏修真界,比子爵等級高的人,不多了呢。」何領導說。

秦少再一次感到悲催,早知道用得著那些傢伙,前陣子就不該對他們趕盡殺絕,這下好了,連個得力的手下都找不到,什麼事情都得親力親為。

不過這也沒什麼,哥習慣了單打獨鬥,有的時候人多反而是累贅。

「我覺得現在最重要的,是搞清楚敵人的情況。」魏老爺子說:「只有這樣,才能做出有效的判斷,同時準備人手和武器。還有一件事很重要,那就是現代武器,能不能對魔族做到有效殺傷,如果能當然最好,要是不能的話,我們真的慘了……」

兩人能體會到他話里的意思,要是人類的武器無法殺死魔族,那就只有挨虐的份兒了。

「您的意思是,讓我去實驗一下?」秦少眼眉一挑。

老爺子笑了,跟聰明人打交道就是省心,自己剛起個頭兒,對方就能猜到結果。

「就是這樣,你帶上咱們國家所有的現有武器,還有正處在科研狀態的武器,全都實驗一遍。」老爺子沉聲道:「及時的把消息傳過來,我這邊組織科學院的人,加快研製速度,爭取在魔族大肆入侵之前,做好準備。」

秦少想了想,點頭同意。

何慕晴建議說:「既然是偵查和實驗任務,執行任務的人不宜太多,我看就交給特別行動小組吧。」

老爺子眉頭一皺:「你們只有四個人,行嗎?」

「足夠了!」秦烽笑著說:「這可是立功受獎的好機會,是唄晴晴?」

何領導馬上白了他一眼,不過說實話,她心裡還真是這麼想的。

「那好吧,就這麼辦!」老爺子正色道:「我這就讓相關部門開始準備,你們也準備一下,隨時出發。」

第二天天亮,軍政界的幾個大佬兒匯聚一堂,魏擎天簡略的把情況進行敘述,在場之人全都驚訝萬分。

這些大佬們,可都是見過大世面的人,最起碼知道很多普通老百姓不知道的東西,比如華夏國有修真者,歐洲有血族、巫妖和狼人這些異族的存在。

可當他們聽到魔族入侵的時候,還是被嚇的不輕。

血族、狼人和巫妖竟然不是對手,普通軍隊能扛得住嗎?修真者能扛得住嗎?怎麼才能抵擋魔族入侵?

一連串的問題,擺在大佬兒們面前。

接著,魏擎天把派出特別行動小組的事情,進行了通告,當然具體行動內容,還是需要保密的,雖然在座的都是自己人。

主要是秦烽太懶,他根本沒有做行動計劃的習慣,就算老爺子想做個通告,也沒有任何內容可講。

一個大佬兒臉上露出一絲欣慰,說:「特別小組去偵查,是最好不過的事情。我覺得有必要鼓勵他們一下,畢竟這是一次危險萬分的行動,而且事關人類的未來。」

老爺子馬上反駁:「這就不用了吧,他們是一群自由慣了的人,不喜歡官場的這些事情,更不喜歡錶面工作,所以……」

「我也覺得很有必要。」另一個大佬兒打斷他的話,說:「雖然我們整天宣揚為人民服務的宗旨,但畢竟特別小組的成員,在身份上跟普通士兵、軍官有所不同,有必要給他們特殊待遇。」

「什麼特殊待遇?」老爺子一愣。

第三個大佬兒語氣平和的說:「陞官啊,把他們官升一級。對了,特別是秦烽,他可是小組裡的中流砥柱,我覺得有必要直接升他做將軍,雖然他還很年輕,資歷也很淺,但就從他立下的幾次功勞來看,給個將軍一點兒都不多。」

老爺子瞪大眼睛,給那小子個將軍軍銜,有點兒太過了吧?

不過他馬上就想明白了,這些大佬兒們心裡都很明鏡,他們是想在危機面前籠絡人才,俗話說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免得特別小組在執行任務的時候不盡心儘力。

而且,對抗魔族少不了修真界的參與,到時候特別小組就會成為世俗世界和修真界的紐帶,因為小組成員既是國家軍方的高級軍官,又是修真者,責無旁貸。

老爺子笑著點點頭:「既然大家都覺得應該這樣做,那就這麼辦吧。」 國防部辦公大樓,頂樓會議室里燈火輝煌。(鳳舞文學網)

由於魏擎天特意交代,所以能夠來參加這次活動的人並不多,因為他說了,特別行動小組的人不喜歡錶面工作,更不喜歡被一群人用複雜的目光盯著看。

所以,能出現在這裡的人,軍銜最低的也得是個中將。

華夏國在和平時期,軍隊不設大將和元帥一職,將級軍銜就只有少將、中將和上將三個,在這裡除了中將之外,就只有上將了。

能混到中將級別的,至少得五十歲以上,上將就更別說了,這裡的平均年齡已經超過了六十歲。

只不過,將軍們包養的都很好,沒辦法,誰讓大家吃的都是軍方特供呢,不管別人怎樣,最起碼這些將軍們的食品安全是絕對有保障的。

魏老爺子作為這裡的最高領導,正跟幾個軍銜相當的大佬談笑風生,何政鈞很無恥的站在一旁,生怕別人不知道他是魏家女婿似的。

正在高速往上運行的一部電梯里,站著四個人,分別是秦烽、何慕晴、舒雅靜和羅曼。

「咱們來這兒幹嘛?」秦少問道,而且還很配合的聳聳肩,用以表示對穿在身上的這套軍常服的不滿。

作為曾經世界知名的殺手,他還是很喜歡穿軍裝的,不過僅限於美軍、英軍的制式作訓服,而不是這種在正式場合才穿的常服。

再看三女,把軍裝穿的十分有型,美女就是美女,穿什麼都好看。

何慕晴說:「我也不知道,是老爺特意交代的,估計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吧。」

舒雅靜大眼睛一眨,側頭看了看肩膀上的少校軍銜,說:「難不成是表彰咱們的?」

「不太可能吧,立了功才會授獎,咱們都還沒出發呢。」何領導搖頭說。

「有可能。」羅曼的肩膀上同樣是少校軍銜,說:「我們要執行的可是特殊任務中的特殊任務,重賞之下必有勇夫,估計大佬們是這麼想的。」

秦烽點點頭,心道看來自己又要陞官了,大佬兒們肯定是害怕失去對特別小組的控制,其他他們根本不必有這樣的想法,只要魏老爺子坐鎮軍方,哥們兒能不給他老人家面子嗎?

至於老爺子隱退之後,那就再說吧。

電梯門打開,一個滿臉堆笑的中將開口道:「四位,跟我來吧,大家都等著你們呢。」

這可是最高規格的迎接,一般情況下派個手完全可以,就算只是個尉官,也沒什麼大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