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胖球一副憋屈的樣子,奚珞心情好了很多:「喂,想點開心的。別忘記我們已經獲得了地球的開發改造權,等回到星元紀,說不定還能挖到沙都遺址。」

「真的嗎!那我們是要準備盜蘭希蒂的墓嗎!我能現在去設計點機關嗎?」

「不!你與其設計墓穴機關,不如在沙都的外圍設計些,別讓外人輕易進出。」

「沒問題,我記得商城裡有好多機關設施,什麼『十面埋伏』、『鬼哭狼嚎』、『電鋸驚魂』各種主題都有!」

奚珞有種預感,自己要是真的放任胖球這麼做,沙都的為止不僅不能被隱藏,甚至還可能成為大批冒險者的旅行聖地:「算了,我自己去商城買機關。」

「好吧。宿主,等我們回星際之後,我想做記錄片,公元兩千、三千、四千各做一季,我想給自己找點有意思的事情做。」

「可以,正好可以當做地球的宣傳片。等地球在星元紀開放以後,我們還需要雇傭一批專門學習地球文化的人來當導遊,讓他們來給外來遊客講解曾經發生在這片土地上的故事。」

「不能直接還原場景嗎?」

「如果所有事情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人類還要想象力還有什麼用。」奚珞撇嘴,「我當時讓管家買下了地球附近的幾十個星球的歸屬權,我們可以在那些星球上建設博物館,實景還原館,遊樂場,影像放映館之類的。」

「對了,我記得還不到一年,周梁胤教的三年制學生也能出來找工作了,我們可以在畢業前,把他們拉到地球來實習幾個月,順便挑選我們需要的人才,最後還能把這個專業的就業率升上去。到時候,周梁胤的政績又能再上一步了。」

胖球想了想,鄭重問道:「宿主,我們是不是又要發財了?」

「還早呢。我們還是趕緊做任務好離開這個時代。對了,外面情況怎麼樣了?」

「唉,新加入了六個國家混戰,東方那邊目前仍舊沒消息,打的斷斷續續,死的還大都是平民百姓。」胖球嘆氣,「可惜我們什麼都做不了。」

「胖球,你說當年唐堂簽下『人工子宮』開發同意書的時候,有沒有想到會有這麼一天?」

「不,其實吧宿主,我對唐堂的記憶還停留在丐幫幫主上……」

「好吧。」又把自己累病了,到醫院掛了水,本來想打止疼針,醫生覺得我疼的不明顯不讓我用,哭了。以至於到現在還疼,等明天回家再去趟醫院,繼續掛水,我覺得明天還是得要求打止疼針。 半年後。

沙都的農業和教育業都漸漸進入了正軌。經過特殊改造土壤種植出來的蔬菜、水果年年都是大豐收,在供養沙都的幾千口人的同時,還能分出一部分人力承擔孩子的教學任務。

「你確定要離開?」都王難免有些抑鬱,「外面那麼亂,你還能去哪。」

「我來這,本來是為了查出蘭希蒂事件的真相,現在我任務已經超額完成,沙都的發展趨勢很好,我留不留下來都沒什麼差別。」奚珞來找都王的時候,甚至都收拾好了行李,似乎是走好了隨時要走。

「你要去哪裡總能告訴我下吧,萬一沙都有緊急事,我們要聯絡你呢?」

奚珞看著都王愈發急促的語氣跟複雜的眼神,隱隱明白他是沒法完全信任自己,疑心重本來就是政治家們的通病:「我想回東方看看,以後也都不會再回來了。幾個月前,我讓維斯廉救過卡西西一命,我相信憑著這個情分,就算後面沙都出什麼事,傭兵基地也會關照些。」

都王聽著奚珞的話,焦慮地抿了抿乾燥的嘴唇,停了些許后開口:「我知道我大概阻止不了你的決定,但是你讓我怎麼和我的子民們解釋,他們的公主決定拋棄他們離開了?你如果早點和我說這個決定,或者再晚點走,我完全可以編造一段病逝的過程……」

「沒必要。」奚珞直接打斷了都王的話,「沙都人信奉預言,既然我們已經篡改了一次預言,為什麼就不能再有第二次。我相信都王有足夠能力引導輿論走向,否則也不會當了這麼多年假王都沒被發現。」

「如果我不同意,你是不是又要拿槍指著我腦袋了。」都王苦笑著搖了搖頭,剛轉過身,就感覺到太陽穴上貼上了生硬的槍口。

熟悉的冰涼,和兩年前一模一樣。

只不過那時的鎮定是裝的,這個時候都王卻是真的怎麼都生不出惱意,反是眼前有了薄薄霧氣。

「開個玩笑,都王。」奚珞不在意地將槍支扔回包里,「能幫我最後一個忙嗎?」

「說吧。」都王是真的拿奚珞沒辦法了。

「我這裡有一袋子的存儲硬碟,是我在戰爭前保存下來的電子書,你可以用它們來教學。如果在很多年後,有一位能報出我名字的人來沙向你們討要這個,你們就把這個給她,行嗎?」奚珞說著把背包里的大黑袋子丟在了桌上,似乎從來沒考慮都王會拒絕自己的提議。

「行。我可以以天神的名義承諾……我怎麼忘了,你知道我不信這個。」都王自嘲笑道,很快又恢復了認真模樣承諾道,「我以……都傑尼*卡瑞斯的名義承諾,會為您保管袋子里的東西,直到您或者您的後人取走,即便我已經死亡也會有我的後人,沙都的後人接替使命……」

「你挺有想法的,用自己的名字做誓言。」

「這輩子,我只信仰我自己。」

「挺好的。」

兩人之間許久的沉默后,千言萬語都化成了兩個字:「保重。」

看著奚珞漸行漸遠的背影,都王無力地回到了王座,看著空蕩蕩的大殿,有種難以言喻的孤獨漫上心頭。

沙都的預言究竟是真是假呢?

如果是真的,預言里的公主究竟是誰?

老國師是怎麼算預言的?水晶球還是塔羅牌?

原諒他微薄的想象力。

都王從右手邊的抽屜里抽出了一卷金色的綢布,上面寫著密密麻麻的黑色字母:「……沙都公主傾國傾城,一襲金色紗裙容冠天下,自火光中現,往火光之地,不知天神降世,奇迹就此而生……」

「維斯廉,人都走遠了,你還看什麼。」都王對著身後說了句。

片刻后,柱子後走出了不知道躲了多久的白袍男子:「都王。」

「你不是都做好終身追隨公主的準備了嗎?剛剛為什麼不出來?你知不知道,這次的退縮可能導致一輩子的遺憾?」

維斯廉垂眸:「我不後悔。」

他還是捨不得給公主造成丁點的麻煩,即便那個麻煩是自己也不行……

#

兩人開始這段對話的時候,奚珞已經帶著胖球從秘密通道離開沙漠了。

「宿主,你說東方這些年還好嗎?外面打仗打的那麼激烈,它就像個悶葫蘆似的,不聞不問,也不知道他們的糧食還夠吃多久。」

「東方人從兩千年前就有存糧的習慣,放心吧,就算他們閉國幾百年,存糧都夠把裡面的人養活。」離開了沙都,就彷彿卸下了壓在身上的重擔,奚珞連語氣都歡快了不少,「胖球導演,你不是說要拍這個時代的記錄片嗎?想好我們現在去哪了嗎?」

胖球不好意思的咬了咬爪翼:「我想在看眼皮斯鎮,老鎮長和我們救下來的小男孩,唔,蘭溪酒吧,防空洞,還有城外會在陽光下閃閃發光的湖泊,我還想去看看各個城市的傭兵基地,現在的東方人再過什麼樣的生活……」

「和平時代,我光顧著看書都沒機會跟你來一場世界旅行,趁著亂世,我們倆正好到處走走。」

「好嘞。宿主,那我們可以多救些普通人嗎?」

「可以啊。」

「不用擔心改變歷史嗎?」

「我覺得說我們正在創造歷史會更合適。」

接下來的日子裡,奚珞真的帶著胖球跑了很多國家的大小城市,也不知道是不是受到蘭希蒂的影響,奚珞每次走到尚未被戰爭波及到的城市時,都會帶著胖球找家不錯的酒吧坐一晚上,不喝酒,也很少參與到酒客們的唇槍舌戰中。

奚珞習慣拿著幾塊木頭雕刻著曾經看到過的人間百態,自從那次之後,奚珞就摸到了精神力雕刻的妙用,精神力一而再地提升,估計再過幾個月就達到跟陌知音平齊的程度了。

有時候,奚珞也遇到過難纏的人,一般都是直接拔槍,久而久之,凶名竟然都傳到了附近的城鎮了。

在轉悠了大半個地球之後,奚珞跟胖球總算來到了東方的那個熟悉國度。國家目前處於對外封鎖狀態,奚珞用了點商城的高科技才偷偷溜進來。

千年過去,隨著科技飛速發展,大街小巷變得既熟悉又陌生。沒有經歷過戰火摧殘的國度還是不一樣的,街上來往人的臉上看到的都是幸福笑容與自由談笑。

「胖球,你還有哪想去的嗎?」

「沒了。」

「那我們就回星元紀了。」

「要去改造地球了嗎!」

「對。」 星元紀526年。

從地球回來以後,奚珞在元帥府里睡了整整三天才緩過來;也就在這短短三天里,星網因為她的事情再一次炸了鍋。

「宿主,你終於睡醒啦?」奚珞醒來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胖球那張格外歡快的圓臉。

「現在什麼時候?」奚珞輕輕揉了揉眼睛,倒沒有以往剛醒時腦袋裡的昏沉感,也不知道是不是精神力提升后的好處。

「下午三點。」胖球調出了時間,迫不及待地念叨,「宿主,你都不知道,地盟公眾號兩天前對外宣布把地球的改造權給你的時候,整個星網都炸鍋了!」

「兩天前?」奚珞有點驚訝自己這次竟然睡了這麼久,馬上打開了腕錶,上面的消息再一次炸鍋了,光是聯繫人消息都有三四十條。

為了防止時空穿梭的時間發生延遲,奚珞特地請了三個月的休假。不過對外口供,一致是自己在閉關制定地球改造計劃冊。把通訊錄上的重要消息回復了之後,奚珞才點開星網訊息頁面。

「特訊:地盟於公元紀526年x月xx日召開會議,會議正式決定將『地球改造權』授予元帥府新繼承人奚珞,考察期五年,改造完成後歸屬權持續一百年,望合作順利!附圖1、2、3jpg」

評論置頂:

1樓:地球要開始改造了?還官宣了?哇,那是不是我們很快就可以去地球參觀了!完了完了,我激動的睡不著了!

2樓:改造權被授予給珞神了嗎?任務艱巨啊,珞神加油↖(^ω^)↗

3樓:童話星已經可以看出我家珞神的實力了,相信地球改造也會越來越好噠!

……

11樓:呸,兒戲。樓上腦殘粉們醒醒吧,要是把地球改造成第二個童話星絕對不是什麼好事情,讓她來改造憑什麼!她一個還沒成年的小丫頭懂什麼叫文化,什麼叫文明,什麼叫歷史嗎?地球要是就這麼毀了,她就是罪人!

12樓:你就嫉妒吧,奚元帥也是二十歲出頭征服的星辰大海,帝星毀了嗎!還是說樓上覺得二十多歲的人就是該在家玩泥巴?

13樓:樓上冷靜點,樓樓上說的也沒毛病,他只是太重視地球的發展了。如果珞神現在不是二十多歲,而是七八十歲、一百多歲,有了更多的成果論證她的實力,也就不會有這麼多懷疑的人了?畢竟年紀還代表著閱歷,代表著經驗,我覺得珞神還是年紀小了……

14樓:對的。「黃忠六十投靠劉備,成了五虎將;姜子牙八十歲出山輔佐西周大業成為丞相;佘太君一百歲挂帥出征,所向披靡;白素貞一千多下山談戀愛留千古佳話。」珞神才二十多歲,急什麼呀!

……

111樓:甘羅十二歲被秦王拜為上卿;詩仙李白二十歲名冠天下;王勃十幾歲寫下『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萬古絕句;姜得得二十六歲發明基因改造試劑;聞才衡十八歲寫下名著《歌》;奚元帥二十六歲改造帝星,葫蘆娃一出生就會打怪獸呢!這說明了啥!他們證明了成功與年紀無關,而你證明了成功與你無關!

112樓:哈哈哈,樓上笑死我了,我也好喜歡葫蘆娃!

113樓:嘿嘿,我比較喜歡『如花』和『似玉』。

……

這次有『童話星』事件的鋪墊,還有周梁胤在內的三十多位文學名家出聲力頂奚珞,並表示自己會加入地球改造進程中,總算把外界風評拉到一半對一半。直言罵人的倒沒有,質疑的還是有不少人,更多的人表示期待,讓珞神加油!

奚珞也被網友的神評論弄的哭笑不得,她就隨口提了句很古老的動畫片來證明地球小孩子的童年回憶,卻沒想到受到了這麼多未來人的喜愛。

「宿主,星網上真熱鬧,這群人糾結什麼年紀啊。」

「地盟難得幫我一次,我也不好讓他們被罵得太難看。」奚珞點開了xiluo的主播號,也轉發了地盟公眾號的訊息,同時發表評論,「本人已加盟地球改造計劃,擔任主席設計師,感謝支持。」

評論區:

1樓:!!!

2樓:男神,你終於出現了!說好的直播呢!

3樓:瞬間有點期待地球改造。

4樓:主播為啥不親自申請地球改造權,如果是你擔任主設計師的話,一定沒那麼多人bb。

5樓:主播,你是不是和珞神認識啊!你覺得珞神能做的很好嗎? 在日本漁村的日子 對了,童話星有沒有你的設計啊,我在裡面感受到了濃郁的古風,哇,該不會珞神和我們一樣都是你的腦殘粉吧!

6樓:愛了,xiluo絕對是地球文明史的領頭人!有他沒問題的!珞神太厲害了,居然連土豪主播都請的出山?難道是靠美色?

……

xiluo:別疑神疑鬼,沒霸權主義,沒陰謀詭計,更沒被盜號。如果覺得嫉妒,那就想想地球改造需要多大一筆財富,然後你就更可以成功把自己酸死了。

有了xiluo號的轉發,星網上的綜合評價在幾個小時內發生了翻天覆地的逆轉,幾乎已經看不到質疑的言論了,所有人都開始把奚珞的名字跟主播xiluo放在一起,然後悄悄比劃一個『支持』的顏表情。

「這個主播號這麼6的嗎?我都不用親自參與撕逼了?」胖球驚呆的看著這一幕。

「收拾東西,我們先買票去趟童話星,然後準備開『落日號』到地球考察,對了幫我問下管家有沒有採購巡查衛星,這兩天就發射到地球去拍攝地表層情況。」奚珞從床上坐起來,外面天大亮。

帝星的白天採用的是人工光源,並不刺眼,但也不暖和。奚珞盯著看了一會,覺得還是太陽光照在身上的感覺讓人舒服。

「宿主,我們買不了票!」胖球躺在床上,突然對著奚珞大聲喊道。

「沒錢了?不可能,我媽不是給我把信用卡全部解封了嗎?」奚珞奇怪地皺眉。

「不是的,是我們的許可權被封鎖了,等我查查。」胖球聲音急促。

「好。」奚珞也點開自己的腕錶嘗試購票,也失敗了。

同時,屏幕上還出現了一段大大的紅字——很抱歉,您的出行許可權已被封鎖,如需解除該狀態請聯繫以下賬號xxxy。

「見鬼了宿主,是地盟封鎖的賬號,而且是無限期的那種,他們好像是想把你軟禁在帝星!」 「不可能。」奚珞的灰瞳里閃過一絲異色,「他們在這個時候軟禁我,什麼好處都得不到。不對,肯定有些我們不知道的事情發生了。」

「那我再查查。」胖球繼續埋頭苦幹。

奚珞看了看自己的腕錶,信號沒有被封,消息照發無誤,如果真的要進行軟禁,地盟高層不可能給自己留下任何求救機會才對。

「鈴鈴鈴~收到新訊息啦!」

「是否立即接通?」

「接通。」 鳳臨都市之無敵嬌妻 奚珞發布指令,面前瞬間多出了個人像投影。

「石頭,好久不見啊!」說著投影里的那張大臉就要衝著奚珞撲來擁抱。

奚珞也不猶豫地調出狼狗的表情包,虛擬狗子一看到聞星熠立刻興奮地撲咬上去,把人立刻嚇得退到了好幾米開外。

「地盟把我的出行許可權封了,你知道怎麼了嗎。」奚珞也不廢話,直接進入了主題。

「你這麼快就發現了?」 總裁只歡不愛 聞星熠聽奚珞這麼說,臉上的嬉笑都收了起來,語氣也愈發認真,「我這次就是來和你講這件事的。地盟那邊想讓我勸你,這段時間就不要離開帝星了。」

「勸?是通知我吧。」奚珞微皺眉,「誰下的指令?」

「高層統一商量決定的,可這次真的是為了你好。」聞星熠努力讓自己說話的方式委婉點,「要是放在以前你的精神力、體術還沒有掉下來的時候,他們也不會做出限制你行動這麼坑的決定,但是你現在沒啥自保能力,外面又這麼亂,一旦你出了事,聯盟不好對外解釋……」

聞星熠的話里遮遮掩掩,也不願意說個明白。

「到底發生了什麼!」

「呃。」聞星熠似乎還在糾結自己該說多少,「你知道我不會騙你的,但這事講起來就真得挺複雜了。」

在奚珞跟聞星熠僵持的同時,胖球突然在房間里喊了起來:「宿主,星網上有人發布了對你的天價追殺令,我的天,裡面懸賞了好多東西!」

「追殺令?」

一聽見奚珞報出這三個字,聞星熠瞬間就明白事情恐怕瞞不住了。

「好吧,我招。」聞星熠立刻雙手舉過頭頂,老實交代道,「兩年多以前,長河號不是發過過一次指揮失誤嗎?最終導致靈犀星爆炸,王俑超在內的三位主要軍官叛逃,至今未能捕獲。近幾天,地盟安插在各個星盜團卧底紛紛發回來一則追殺令,追殺目標都是你一個人。追殺令上懸賞的新型武器大都是聯盟軍部特有的,於是聯盟就把這兩件事聯繫上了。」

「地盟懷疑,王俑超等人打算殺我。所以為了保護我,就不讓我離開帝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