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小魚一下子也沒有反應過來。

她想了一會兒,緊緊得捏著早孕試紙讓她一下子明白了左旋的恭喜。

本來她是想要解釋一下的,但是一想起肖北特意叮囑不要告訴別人的,所以她還是忍住了,沒有說出來!

雖然她不知道為什麼肖北要隱瞞,但是她還是會替朋友保密的,畢竟如果對方想說了對方自然就會說出來。

安小魚選擇了沉默。

那麼安小魚的沉默對左旋來說,就是默認了。

可是對於左旋而言,他很希望安小魚在那一刻告訴他,告訴他這個是幫別人買的,不是自己用的。

他淡淡的一笑:「原來你有男朋友,我還以為你單身。」

安小魚一怔。

好吧,他這麼認為也是理所當然的。

左旋說:「其實在這個年紀,未婚先孕也很正常,而且在這個年紀生孩子確實正好,如果再晚點生的話可能身材就不好恢復了。」

「嗯。」安小魚不多解釋。

「早點回去吧。」左旋苦笑著。

笑得很自若。

安小魚看著他的臉頰,回以一笑:「那我先走了,拜拜。」

「拜拜。」

左旋看著安小魚的背影。

看著她越走越遠的背影。

他能說,他此時此刻有點失落嗎?

其實他也沒有想過會在這裡遇到安小魚的,只是經過的時候看到了安小魚進了藥店,然而在他看到安小魚身影的那一刻,真得沒有按耐住自己喜悅的心情,就好像情竇初開的年齡,看到自己最喜歡的女孩從自己眼前走過時,很想很想引起對方的注意,那種雀躍興奮而又帶著一些膽怯。

隨後,他打開了車門,下了車。

可是當他剛走進藥店收銀台,就聽到了藥店服務員在跟安小魚說早孕試紙的事情。

所以……所以安小魚是懷孕了嗎?!

懷孕了。

人生果然無處不在的暴擊。

那一刻他甚至沒有反應過來,只覺得腦袋裡面一片空白,空白的想著,安小魚居然懷孕了。

他故作冷靜,冷靜的幫她付了錢,冷靜的跟她說了一句恭喜。

安小魚沒有特別厭煩他。

左旋在安小魚走了很久之後,才回到自己的車上。

回到車上,卻突然不想開車離開了。

就是沒有了任何想要離開的衝動,但是其實也不想待在這裡。

腦海裡面全部都是剛才安小魚買早孕試紙的場景,滿腦袋都是,她如果驗出懷孕了,她應該會很開心的,就算沒有驗出來,兩個人期待的那份心情,也覺得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但是就是不知道安小魚的男朋友會是誰,他真得很好奇。

可是知道了又能怎麼樣。

他開車離開,漫無目的的在街道上行駛著。

電話響起。

他看著來電,皺了皺眉,終究還是接通了。

「媽。」

「小旋,我知道你最近有些厭煩相親這種事情了,但是總不能把我給你安排的相親宴就這麼給爽約了啊,你讓我怎麼跟對方的姑娘和家人交代啊,現在對方很生氣,人家還在餐廳等你,你下次如果真得不想去參加的時候跟我說一聲行不行?你這麼做實在是讓我很生氣。」白鸚在那頭語氣有些激動,「更何況最近你爸催你結婚催得緊,如果你在這麼下去的話,我怎麼跟你爸交代。」

「地點在哪裡?」左旋詢問。

「什麼?」

「相親的地點在什麼地方。」左旋有些不耐煩得再次重複。

「你要去了?」

「剛剛輪胎被扎了,現在修好了我就過去。」左旋一字一句地說著。

白鸚詫異,她剛才都已經打算要跟對方賠禮道歉了。

想了想,連忙把地址告訴了左旋。

左旋掛斷了電話,朝著目的地開去。

前段時間他確實在相親,之前每天都在相親,後來就是一周一次,後來一次都沒有了,他厭煩了,他試著和相親對象交流,試著讓自己投入熱情,但是始終毫無激情,不管對方坐著的是誰,他看著就看著,甚至沉默到對方以為他不是傳說中的花花公子左家大少左旋,當然也有相親對象以為他浪子回頭,表示有好感願意繼續發展,但是統統都被他拒絕了。

就是,入不了他的眼睛。

或許,在他的內心深處,可能已經覺得安小魚才是最佳人選了吧。

他想,他確實應該提醒自己應該放棄了。

總不能就這麼孤獨終老一輩子,就算沒法動心,但至少也應該結婚生子了,這應該是每個男人都應該對家庭付出的責任,如果有一天他當著他爸的面說他打算一個人過一輩子,恐怕到時候會被他爸活生生給掐死的。

畢竟他們左家只有他這麼一個兒子。

他得生孩子,無論如何都要生。

這麼想著,他把車子停靠在了大酒店門口。

門口的服務生拿過車鑰匙,為他停車。

他走進酒店高級餐廳,在服務員的帶領下,走向了指定的餐桌。

「不好意思久等了,路上遇到一點小麻煩,所以……」

「嗨,左旋。」女人抬起頭,看著左旋,笑得一臉燦爛。

左旋頓了頓。

「你還記得我嗎?別告訴我不記得我了。」女人說,「我叫楚梓冉。」

「楚梓冉,怎麼是你?」 萌妻來襲:總裁,請驗貨! 左旋還是自若的拉開椅子坐下。

「不是我,能等你這麼長時間嗎?」楚梓冉笑著。

左旋看了她一眼,抬手讓服務員點餐,一邊點餐一邊問,「你吃什麼?」

「原來你已經忘記我喜歡吃什麼了。」楚梓冉的語氣中有些小失落。

「那麼久的事情了,誰還會記得呀。」

「但是也不算很久以前的事情呀,我們讀大學那會兒,不是經常吃飯的嗎?」

「你都說那是讀大學那會兒了。」左旋看著她,「這麼多年,我身邊換了這麼多女人,我還哪有時間去一個個記住前女友的喜好。」

左旋也沒什麼興趣和她多說。

直接讓服務員點了兩份招牌套餐。

楚梓冉看著左旋的樣子,一直在審視。

左旋被看得渾身有些發毛:「別一直這麼看著我,有話就直說。」

「當年我們分手的時候,你不是說要回國結婚嗎?怎麼還是單身一個人?」楚梓冉故意這麼問道,「難道是對方不要你了?」

左旋也沒有多大的反應,反嗆道:「神經病,如果結婚了我還會這麼淡定得坐在這裡跟你相親嗎?」

「那倒也是。」楚梓冉笑了笑,「不過我這次過來就是想看看你的笑話的,我在想堂堂龍家大少爺居然會淪落到相親的地步,是不是有什麼隱疾?!你說你是不是某些方面用多了,不行了?!」

左旋懶得和楚梓冉鬥嘴,所以沒有去搭理。

「不說話就代表默認,難道是真得不行了?」楚梓冉笑得很燦爛,「這是不是應該叫做報應,當年你是上了我們學校多少女人,嗯?!」

「說夠了嗎?」 三界外賣APP 左旋的情緒很平靜,「如果說夠了你就可以離開了。」

「我為什麼要離開?」楚梓冉直白,「我等了這麼久,不吃你一頓飯我不虧死嗎?」

左旋冷笑了一下。

楚梓冉就這麼一眨不眨的看著左旋。

似乎就是想看清楚這個男人中了什麼邪,居然會選擇相親。

而且聽說,相親的時間還挺長了。

她原本以為,是左家要麼破產了或者是左旋毀容了,結果還是好端端的出現在自己的面前,甚至比以前讀書的時候看上去似乎更好看了,身價也更高了。

她緊緊地看著左旋,就一直在審視。

左旋也不在意,在楚梓冉的視線下,自顧自地吃得還很優雅。

「不吃嗎?」左旋詢問,「難道不合你胃口?」

楚梓冉收回視線:「你就這麼想要打發我離開嗎?難道就這麼不想和我來個死灰復燃、藕斷絲連?」

「你不嫌棄我渣,我也沒有意見。」左旋說。

楚梓冉拿著刀叉的手一頓,她看著左旋:「你這麼說是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說如果你要是還願意,我們可以交往。」

楚梓冉越發的覺得左旋有問題了。

年輕那會兒,但凡分手的女人,左旋絕對不會再吃回頭草,當年她被左旋甩掉的時候,也試圖想要挽回,甚至不在乎他回去,也願意繼續和他維持戀人的關係,然而左旋的態度真得是堅決到毫不留情,然後後來聽說他回國之後,依然在外面流連忘返,然而他卻還是一如既往,絕不會再碰以前碰過的女人。

沒錯,他就是一個這麼渣的人。

渣的恨不得將他千刀萬剮,但又忍不住想要靠近。 這麼多年,她一直在國外不回來就是為了讓自己不要再去主動找左旋,她就是害怕自己會控制不住,沒想到好不容易放下了,才回國父母給她安排了相親,相親的對象居然就是左旋。

誰說不是緣分呢?!

她甚至沒有多想,也沒有過多糾結就來了。

來看看左旋過得是有多慘。

落魄到需要相親來尋找女人,當然事實並沒有自己想得那麼大快人心。

看著左旋這一刻她居然還是想和這個男人重新開始。

即使,心裡窩著一肚子氣,即使不甘心還是會趨之若鶩。

這個男人的魅力真得很難形容。

在國外那幾年她也不是沒有交其他男朋友,但是沒有一個,不管是在床上還是平時,都無法和她達成共識,她內心深處,渴望的還是左旋。

還是這個超級渣男。

「左旋,你是不是受了什麼刺激了?」思想漂浮了一圈,楚梓冉好奇得詢問。

左旋笑了笑。

是啊,今天晚上剛剛被雷擊了。

名門絕寵 擊得面目全非。

所有有點破罐子破摔了。

左旋說道:「要是不願意就算了。」

「你這麼有錢,又沒有發福又沒有殘廢,我幹嘛不願意。」楚梓冉一臉坦然。

左旋點了點頭:「那就交往吧,奔著結婚的目的。」

楚梓冉更加詫異了。

左旋還真得是原來那個視女人為衣服的公子哥嗎?!

他竟然會選擇弔死在一棵樹上!

當然他這種男人估計結婚了也會在外面風流!

她其實對他的期望並不是特別高!

反正成年人之間,誰不會玩兒?!

這麼想著,楚梓冉和左旋一起還算是和諧的吃完了晚餐。

左旋結了賬,說:「你開車了嗎?需要我送你回去嗎?」

「因為沒有想過我們相親會成功,所以開車了。但是既然成功了,你就送我回去吧,我們也很多年沒有在一起了,多說說話了解一下彼此更好。」楚梓冉說,有些話自然不需要說得明白,成年人都明白。

左旋點頭:「那走吧。」

那一刻,順手將楚梓冉的手拉了過來。

楚梓冉心口一頓。

果然,這個男人就是這麼隨隨便便一個動作都能夠讓她整個人都淡定不了。

她坐在左旋的車子上。

車內還算是安靜。

楚梓冉看著窗外的景色,看著左旋還是當年那般,開車顯得很是隨意,甚至速度有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