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知道金三角都發生了什麼,他還在計劃,早點協助龍天一將茲伽加爾的余部一網打盡,然後早點回,早點回去,或許,他應該和陳姍姍好好談談。

有時候,他確實有些過於心急,有時候,他確實很冷漠。

肖北說得對。

不是陳姍姍不相適應他的環境,而是,陳姍姍暫時還沒有那個能力可以適應,他應該多給她點時間,而不是這麼去強迫她,一定要馬上達到他的要求,欲速則不達。

他應該也不至於死的那麼快。

這麼想著。

房門突然被人推開。

沒有敲門。

肖北出現在韓湊的面前,她真的是用了自己覺得最平靜的聲音但還是,顫抖著說道,「韓湊,我現在馬上送你去機場……」

「怎麼了?」

「金三角出事兒了!」

「什麼?!」韓湊猛地從床上起來。

「剛剛接到通知,金三角的別墅突然坍塌,整棟別墅別炸毀嚴重,而據說,陳老,陳姍姍還有你的兒子卡卡,都在裡面……」

韓湊臉色已經變了。

變得那麼陰森和恐怖。

他直接跑了出去。

沒有人能夠知道,他此刻到底是什麼樣的心情。

而旁人,也不想去感知,他那份悲痛。

肖北根本就不顧自己懷孕的身體,大步追上韓湊。

韓湊也沒有管自己受傷的大腿,衝下醫院,直接坐在了早就準備好的轎車上。

肖北跟著坐了進去。

韓湊看了一眼肖北。

肖北眼神肯定。

意思是,她會跟著他一起去金三角。

至於龍天一,現在他還在處理他的事情,來不及了,也不會等他。

車子開得很快。

肖北就這麼一直看著韓湊的臉色,看著他……死寂一般的臉色。

這個時候,這種無能為力的時候,大概是心裡最崩潰的時候,然後龍一就一直,就一直忍耐著,忍耐著,不發一語。

車子很快到達機場,專機直接開往金三角。

4個多小時,到達。

那個時候,已經深夜了。

到處一片黑暗。

金三角的別墅,也已經炸毀完畢,沒有了曾經的光鮮亮麗,就是一堆,廢墟而已。

韓湊瘋狂的衝進廢墟之中。

有金三角的警察在維持秩序,但誰都不敢阻止什麼,這裡的警察,本來就沒有什麼作用。

周圍圍觀的人不多,因為大多人都懼怕陳老的勢力,就算被人這般報復,還是不敢來看熱鬧。

所以這個廢墟看上去很空寂。

韓湊就在這片空寂中,一直在尋找,一直想要尋找。

可是……

從哪裡找起。

這麼大一片,從哪裡找?!

肖北看著黑暗中韓湊高大卻無比寂寞孤獨的背影,眼眶紅透。

她壓抑著情緒,對著警察說道,「麻煩你調配所有的資源,對這裡進行生還人員的營救。」

「我們已經通知了,一會兒營救部隊就會趕到。」警察連忙說道。

肖北又對著韓湊的帶回來的一些手下說道,「你們也去找,就算用手挖,也要把陳姍姍和卡卡挖出來!」

「是。」

所有人全部都跟著沖了過去。

到處……尋找!

一定一定要活著……

否則。

肖北看著韓湊。

她不知道,韓湊會怎樣!

一片廢墟之中。

金三角出動了所有,全都在營救,包括營救犬,吊車,挖土機,警力,醫療設備。

安靜的廢墟中,有了很多聲音。

韓湊一直一直在廢墟中尋找。

他不相信,不相信,他們會就這麼……這麼不存在了。

「韓湊。」

黑暗中。

有人在叫他。

韓湊瘋狂的跑過去。

他看到了陳老。

看到陳老躺在一片血泊里,不知道還能不能活下去,那是韓湊從來都沒有看到過的虛弱,是任何人,應該都不會看到的,陳老的不堪一擊。

他猛地一下蹲跪在地上,「陳姍姍他們呢?!」

陳老指了指前面。

指了指前面的一片廢墟。

他說,「在裡面!我眼睜睜看著,他們在裡面……我沒能救他們……」

韓湊轉身。

什麼都不顧的,直接往前面的廢墟中,用手挖了起來。

陳老就這麼看著韓湊。

他完全知道他的感受。

完全知道……

他此刻的感受。

他在那一刻,也瘋狂的挖過,現在雙手都還血,到他體力耗盡倒下去,還是什麼都沒有挖出來,甚至,害怕挖出來,只是一具一具屍體而已。

肖北安排好了所有,挺著大肚子走在廢墟中,尋找韓湊的身影。

她找了好久,終於找到了韓湊。

找到韓湊不要命的,在用手搬著石頭,在不停地搬著面前的石頭。

「韓湊你冷靜一點!」肖北上前一把抓住他。

此刻他雙手鮮紅。

可是他卻好像感覺不到一般。

「陳姍姍他們是不是在下面?!」

韓湊點頭。

就是,說不出一個字!

就是,情緒到了極端說不出來話。

肖北連忙叫人過來。

營救隊伍過來。

營救犬也過來,然後發出了異常興奮的指令。

是有生命跡象的。

說明,裡面是有人還活著。

韓湊不敢存在任何僥倖。

他看著吊車挖土機在一點一點,挖著面前的廢墟,不敢直接挖下去,只能人力將一塊一塊石頭抬起來,放在挖土機上移開,又如此。

效率並不高。

面前的廢墟真的太多。

真的太多太多。

所有人都在幫忙所有人都在期待。

終於。

看到了黑色轎車的痕迹了。

都已經壓扁,都已經壓得不成型了。

這一刻,所有人都安靜著,不敢再有所舉動。

韓湊直接爬了過去。

看著車子損壞得太過猙獰,太過猙獰了。

「先把轎車吊出來!」肖北說。

現在的韓湊,大概什麼方向都沒有了。

大概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不知道,轎車下面,是不是全部都已經血肉模糊一片。

真的見到的時候,反而不敢上前,反而不敢去面對那個事實了。

此刻。

聽到肖北的聲音,所有人才重新動手,將那輛不成型的轎車,運用吊車的力量從裡面抬了出來。

抬出來,黑色的轎車上,除了滿是灰塵之外,還都是血。

還都是很多很多的血。

轎車被放在了廢墟上。

車子擠壓到變形,車門打不開。

營救人員只能用專業設備將門直接下掉,然後。

看到了裡面,所有人都受了重傷,然後所有人都閉著眼睛,沒有任何反應。

安琪好像是坐在駕駛室的,一個月嫂坐在了副駕駛室。

後座裡面,有兩個月嫂,還有陳姍姍,以及……

她懷抱裡面的卡卡。

韓湊就這麼看著。

就這麼看著,這裡面的人……

不知道是不是,都變成了屍體。

南風有信 他上前。

一步一步上前,用血肉模糊的手過去,過去看著陳姍姍全身血痕的模樣,她身體拱著,將卡卡狠狠地護在自己的身下,將他狠狠地保護著,一直在她的懷抱里,他不知道卡卡怎麼樣,不知道陳姍姍那麼保護的卡卡怎麼樣,但他知道,陳姍姍可能不行了……

他眼眶很紅。

很紅。

他不敢上前去確認,不敢上前去確認,陳姍姍是不是還有脈搏是不是還有呼吸。

他也不敢去看卡卡是不是安然無恙。

他從來沒有面對這麼大的恐懼,這麼大的恐懼就好像,整個人突然抽空了一般,就好像,全世界都坍塌了一般。

那麼的難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