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了具體的在哪躲怎麼的細節,然後那男孩指了是哪裡睡的,也就是躲的等事。

還有一件男孩無意間說的件事。

也正是這無意間的事,他們感覺是問題所在。

就是那男孩居然在他自己躲藏時尿急,在那一墳*頭*旁尿*了*尿,於是這細節問得知后,小男孩覺得沒啥的。

就是過去的那田地旁邊一般都有墳*墓*,也就是鄉里簡單的找土蓋蓋,插個樹枝啥的就是*墳*頭了的一地方*尿了*尿。

特戰之王 但是他父母去買了紙什麼的,去那*尿*過的墳*頭*拜拜,可能犯了某種忌*諱,也說不好。

聽著長一輩的話語,也賠禮什麼的這那做了。

包括喊*hun。

(二.,喊**hun)

這是農村的一種說法,就是人丟了魂魄,然後找不著路,人本三*hun*六*魄嘛!

如果受了驚嚇什麼的,有一兩hun*魄*丟了,暫且找不著回家的路,得去喊喊,叫叫就好。

也就是讓自己的hun*魄回家。

於是那家長給那*墳*主道歉,以及供*品*等后,做了喊*hun*的事。

但是很奇怪,這樣好了,就好了。

很多事說不清楚。

徐玉聽著,想起自己小時候也有這樣的時候,那時有段時間,看了那gui片后,就是做噩夢。

小時候媽,想看又怕看,和小夥伴一起看了會。

那噩夢不斷,以及總是恍惚沒有精神,也是徐添明聽著老家的法子,可能也是看別人這樣弄過,也是燒*紙,喊了次,也好了。

有些事,說不清,真的說不清。

可能心理作用,還是犯了某些忌*諱*,說不好。

然後,也是過了就像沒事人一樣正常吃喝的。

(關於喊*hun*細節,步驟,之後會講)

(三,現實:)

於是徐添明道著沒事,讓徐玉不要有心理負擔,當晚和徐夢一起*睡*覺*不會有啥,也用不著打地鋪啥的,畢竟也擠。

徐玉最後也沒說啥,雖然有點不樂意,然後徐添明說著徐玉應該沒事帶她出去走走啥的,反正也恢復了些的。

但是趙曉慧覺得她這樣算是小*產*要多坐月子怎麼的,之後便決定,反正要是不吹風,適當走走也好,畢竟現在徐夢的狀態不好,不能相提並論。

其實徐玉看著徐玉聽著徐添明說趙曉慧怎麼的,也沒好好照顧啥的,兩人推卸責任在,徐玉有點不是滋味。

想起曾經自己在徐夢耳邊的耳語,以及這那說著這是最後一張牌啥的話,忽然覺得自己不是東西,打了自己一巴掌。

然後徐玉鼓足勇氣,去副卧看看徐夢,勸勸來者。

只是徐夢現在不咋說話,但是神情看著倒是正常些許了。

也算是高興的一件事了。

然後徐玉也默默問著徐夢的意思,她也表示可以。

她也想出去走走。

這事她好久沒怎麼互動的樣子呢,雖然簡單的一句「要是天氣好,我也想走走,在家好悶好悶!」

徐玉聽著莫名有種想哭的感覺。

然後瞎聊著聊會的。

(四,變化)

第二天,也就是徐玉晚班,2008.7.17號的一天。

徐玉看天氣可以,至少目前沒有下雨起風,給她戴著帽子,便一起下去走走。

但徐夢不咋說話,只算是了一會,然後徐夢覺得累,又回來了。

但是午飯沒會,就有了敲門聲。

還有這那的聲音。

是新榮和他媽來了。

不過新榮呆沒幾分鐘覺得無聊,看了下電視便找借口出去了。

徐玉想著還好,徐添明飯後便出門了,不然碰上估計也得心裡不爽快的。

簡單的問候幾句后,趙曉慧和趙曉珍嘰嘰喳喳各種天南地北說話在,徐玉感覺有點尷尬,本來在主卧看電視,便去副卧和徐夢聊下天的。

等著上班,算著還有的那兩三小時的。

而徐玉和徐夢談話不多,也很小聲音,因為總是徐玉聊也無勁,便有時也沒作聲了。

然後那副卧門本來關上的,但是姨母趙曉珍閑語,畢竟大白天這樣好像不大對勁,便沒關幾分鐘就開門了。

好像這樣就表示也證實自己的「光明正大」一樣。

而開門即使不注意,也聽得很清楚那主卧的閑語對話,因為農村嗓門都大,況且也情緒比較高*漲*的。

忽然徐玉無意間注意到,那邊的趙曉慧說著過往的事,不由細聽下。

趙曉珍道著「妹夫還是那樣嗎?都過去那麼久的事了!」

「可不是么,還一個大男人的!」趙曉慧不屑著。

徐玉也聽得一點,那徐添明和新榮爸的過節。

(五,淵源)

故事有點長,而徐玉聽得一些加上自己判斷,以及過去主卧問了些,知道大概情況了。

原來:

那時爸徐添明做的工作,是金融也就是股票理財,顧問那些事。

然後有一年的下半年,因為親戚朋友見徐添明發了財,每天日子滋潤,而那時徐添明已然剛添三個孩子三四月,放家裡婆婆照顧著,那時主要婆婆照顧三娃。

也就是徐夢也落地了。

那至於婆婆打牌的事,也分輕重緩急,孩子太小,婆婆自然多加照樣,牌癮是之後孫子孫女大了之後上學,便空閑時間多了,牌也就多了。

第三娃,也就是那徐夢落地了。

雖是女娃,但是有老*二徐磊再,怎麼也是有了喜事高興。

然後生意一直不錯,徐添明便得意著總是喝酒帶著趙曉慧去到處吃飯,玩樂。

大家都沉浸在孩子都有,事業也蒸蒸日上的局面里。

而不想,本來前來巴結的人不少,也就是那請吃飯的,都想給幾個風聲內幕啥的,讓自己也能多點銀子花花,銀子沒人嫌多。

而那時的請吃飯的人自然也有親戚,而親戚中卻是新榮爸最老實,也有點小機敏的那種。

他自然知道請客怎麼的,但是他不同別人,智商有限,點話不清。

而趙曉慧便也多加幫忙說道,讓他帶著他一點。

畢竟肥水不流外人田。

而帶著,但是股票不同別的風險太大,幫忙弄了幾筆小的后,新榮爸看來前容易,可比他自己弄田地幫忙做活輕鬆多了。

誰想那麼辛苦一年賺的錢還沒有別人幾天賺的錢多。

於是那年新榮把自己的田地賣給別人三年,承包的。

本想期限長,但是最多一般三年的,而且問徐添明時不想他過來怎麼的,又自己琢磨一年,但商討下,別人租戶準備常租,三年價低點,但是有全部現錢。

想著錢生錢,有了這錢,漲得更多,他自然聽得徐添明一些說辭教導中有本錢多,有時收益更多,成幾倍幾十倍的翻漲。

於是新榮爸三年一定,心一橫,打算賴在徐添明家的,畢竟是親戚怎麼的也幫帶下,新榮爸想的是自己的老婆是新榮老婆的大姐,這關係鐵啊!

於是,就帶著現金來,但是那時動蕩也大。

徐添明自然氣惱他的行為,他只聽得那本錢多,有時投進去翻幾倍,甚至幾十倍出來,但是沒注意這「有時」和,徐添明這話後面的話。

那就是有時虧了,也是幾倍幾十倍的賠的。

但是新榮爸覺得徐添明是老練,自然不用怕,覺得那幾筆都是比比賺錢,賠錢都是那些不懂的人,徐添明懂,他不會賠,都是賺的。

已經這樣沒辦法。

但是那年也因此新榮記恨上了徐添明,還有徐添明記恨上了趙曉慧。

因為那年有段時間的股票跌落不準,徐添明已經說了,讓新榮爸把錢收回來,也就是賣掉。

但是新榮爸覺得徐添明介紹的那幾股之前都是賺沒賠,而且有時剛買又漲,雖然回本也小賺,但是新榮爸感覺是因為徐添明不夠大膽,太過於婆婆媽媽的謹慎小心了。

於是那次的新榮爸表面答應,但是延遲了一天賣掉的,但是這卻讓新榮爸損失不少,於是他有些怪責徐添明不夠幫忙怎麼的。

而股票跌落常有,重點是徐添明說了,當他知道新榮爸還沒賣,錯過了當天的交易時間,便意思讓新榮爸緩緩,那就過兩天看勢頭再通知他賣*掉。

但是新榮爸卻看著第二天跌狠了,怕再低直接都賣了,然後那次投的量有些多,好幾萬,自然點數下來沒有到拿到他的本錢。

而且算上之前小賺的,還是折了大幾千。

於是新榮爸揪著那幾千不放,讓徐添明賠,一股腦都說是徐添明的意思和責任,他一點事也沒有。

然後然後張口閉口讓徐添明賠錢。

吃喝在徐添明家,還這般這那的,徐添明自然話趕話也生氣起來。

然後彼此說話也不好聽。

最重要的是,話最後不知道怎麼變味到了雙方父母,都指責徐添明不夠意思,沒有好好帶什麼,有什麼肯定是這師傅的問題,無關徒弟的資質。

這樣點言論自然不好聽。

然後兩邊有點僵了。

但最氣也最惱火還在後面。

這事沒多久后,那新榮爸也是軸的人,居然不知道是他意思還是聽別人說的,懷疑這落差的錢都到徐添明的口袋裡了。

不知道是別人的玩笑話還是他也這樣覺得還是什麼。

新榮爸原話是:「都不是說熟人更坑熟人,這裡面(股票)道道,我是不懂,但是他懂啊,既然懂怎麼讓可能最後賠呢!」

然後就是各種言詞,說不清。

但是徐添明這「鍋」隨著事情發酵越發嚴重,變*味*,甚至鄉里們都說是徐添明故意不想帶新榮爸,然後讓他賠錢的。

帶人也不好好帶怎麼的,他家本就不富裕,輸不起怎麼的,讓他搞*這個,誰知道有沒有圖謀?

也有說徐添明家反正有錢,那時混得不錯,賠了,還給他就是了。

好像新榮爸之前賺的不算什麼,甚至那小賺是伏筆,為了後面的入坑大跌大賠一般。

自然這那言語說不清了。

最後過分的是,新榮爸還弄了場陷阱讓徐添明跳,他倆的梁子便越結越大了!

直至後面解不開不說,還彼此都有想法。

也難怪徐添明很不喜歡他家,並且言之也難聽,「費喜」一家。

()

搜狗 因為新榮爸到處嚷嚷著徐添明欠錢怎麼的,後面越演越烈,於是都指責說徐添明不厚道怎麼的,帶人入坑啥的。

徐添明自然火大。

而那時三番五次上門,甚至不分場合的「鬧事」,徐添明不厭其煩,彼此到了那種,表示「還了」了小六千,就彼此沒有干係,甚至不是親戚的那種了。

徐添明已經表示了要「還」,給那小六千的。

畢竟那時的小六千可不是小數目,那時都有一兩分的冰棒啥的,一兩萬都可以買簡單的房子的,就像有些面積的鄉下房子,那前垃圾堆,后廁所的房子,就是靠德陽鎮小學旁的那房子買下都兩三萬,徐添明也覺得貴了的。

自然那時點錢值錢,小六千數目也不小的,夠好多人一兩年的開支的。

那時的新榮爸也是軸到底,可能咬死覺得徐添明好不容易答應著「還」那小六千的數額,但是怕變卦啥的,三番兩次去要,言詞自然不好聽。

說辭大抵是什麼徐添明能賺錢怎麼怎麼的家境混得不錯,為什麼遲遲不給那錢怎麼的,既然答應要麻利(速度)點。

恨不得剛答應還,轉眼就變出那小六千出來。

徐添明那時的徐夢落地,自然家裡要寄錢,還有照顧其他孩子生活等開支,還有這邊的趙曉慧點開支,他得承擔家裡的各種開銷,全部一人扛。

那錢自然一下子拿不出來,然後新榮爸意思他變卦怎麼的,糊弄啥的,更加言詞不好聽。

趙曉慧也不懂,不相信徐添明言詞,因為她印象中徐添明話語沒幾句真的,那時老家新榮爸的長輩,也就是新榮的爺爺奶奶也因為新榮爸這那的事,而氣得雙雙住院。

自然這那賬都算在徐添明頭上。

徐添明也煩,而很多事畢竟是個男人,都習慣了自己擔起來,哪怕擔不了也不透漏啥,但趙曉慧卻以為家裡錢來得很容易怎麼的。

徐添明隨便看幾個股,然後投進去就有錢了,到時間,工資也到賬的,趙曉慧好像聽多了徐添明吹的牛,以為賺錢,股票很容易,不然也不會讓他不要小氣,帶下家裡人,一起發財怎麼的。

趙曉慧說話自然不好聽,她以為徐添明不把新榮爸的事,也就是娘家事放心上。

也聽從家裡搗鼓,讓趙曉慧趁著自己生娃的功勞而去這那說道,怎麼的徐添明總不會對她怎麼的。

而人逼急了,都會做和以往不同於性格的事,徐玉的那告公司也是一樣,自然新榮爸變得聽信別人的話語,總是這那要錢怎麼的,催促,說話也越發沒有譜,沒有些點情面可言,完全一副債主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