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辦法?」楊漠連忙追問。

「你將鴻蒙劍融入體內,達到人劍合一!」靈雎緩緩道。

楊漠玩味地摸了摸耳鬢:「這個辦法,好像很兇險吧?」

「不是好像,而是非常兇險!」靈雎神情嚴肅,「一旦你無法控制鴻蒙劍的力量,你整個人就會被劍氣反噬,成為一具傀儡,而我恐怕也會萬劫不復。你就當我什麼都沒說吧!」

楊漠低頭沉吟。

突然。

「哈哈!」

嘴裡爆發出一陣魔性的笑聲。

靈雎無語:「你瘋了啊?」

「沒錯,我是瘋了!不瘋,怎能成魔!」

楊漠雙眼一亮,眸子里閃動著瘋狂的火焰。

「我的《五行煉體術》正好修鍊到第一層:金身!鴻蒙劍屬金、火,性剛猛,若是我能將他吸收進體內,正好能做我的劍心,不但我的身體會比以前強上十幾倍,而且我對劍道的領悟,也會突飛猛進。」

「你真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瘋子!」

靈雎聽罷,忍不住大罵。

楊漠無視靈雎的罵聲,抬頭看向西南方,眼神漸漸柔和:「為了她,為了能夠早點回去,我做什麼,都是值得的!」

「你……」靈雎感受到了楊漠的堅決,只能長嘆一聲。

「告訴我,靈雎,我該怎樣才能將鴻蒙劍融入體內。」楊漠迫不及待。

他就像餓了許久許久的乞丐,突然面對一桌豐盛的飯菜,再也抑制不住內心對力量的渴望。

變強!

他要變強!

只要能夠變強。

他可以不要命。

「要融合鴻蒙劍,首先,你要學會人劍合一!」

靈雎見楊漠決心已下,便將融合鴻蒙劍的要義,詳細向楊漠解釋。

作為劍帝,楊漠對劍的天賦,自然是無可比擬。

靈雎原以為要說三遍,楊漠才會徹底領悟。

哪成想。

一遍還沒說完,楊漠就能舉一反三,領悟到了其中的奧義。

「接下來,能否融合成功,就看你的造化和氣運了。加油,小子!」

作為劍靈,靈雎將身體沒入劍中,開始沉睡。

直到楊漠能夠融合成功,她才有機會蘇醒。

「藏月,等我!」

楊漠抬頭看了看西南方向,眼神里閃爍著堅毅和決絕。

為了她,必須成功!

憑藉對劍道的深刻領悟和強悍的身體素質,楊漠逐漸將鴻蒙劍吸收進體內,最後徹底將鴻蒙劍與自己的丹田相融合。

真正,構造出了一顆,劍心!

「我成功了嗎?」

楊漠來不及興奮,只覺心口傳來一陣劇痛,彷彿整個心臟都快爆炸了。

「噗!」

楊漠捂著胸口,半跪在地上,嘴裡噴出一口鮮血。

「楊漠,你怎麼了?」

躲在車上的李思璇見狀,連忙打開車門,向楊漠衝過來。

只是,楊漠現在已經失去了理智。

面對奔跑過來的李思璇,楊漠反手一掌,竟然將她扇倒在地。

接著。

楊漠猶如發狂的獅子,直接往李思璇身上撲去。

「楊漠,你幹什麼?你不要這樣,你弄疼我了,快起來啊!」

李思璇苦苦哀求,眼裡噙滿了淚水。

只是,楊漠的理智被鴻蒙劍的戾氣吞噬,根本聽不進任何哀求。

咔嚓!

楊漠一手掐住李思璇的脖子,一手,將李思璇的禮服撕了下來。 隨著晚禮服被楊漠撕掉,李思璇大片的肌膚暴露在空氣中。

狂妻歸來:爹地跪下唱征服 晚風吹過。

嗖!

李思璇不自覺地打了一個冷顫。

可下一秒,楊漠火熱的身軀又貼了上來。

李思璇想要尖叫,想要喊救命,但脖子被卡主,根本發不出聲。

楊漠絲毫沒有憐香惜玉,緊緊地掐著李思璇的脖子。

李思璇脖子早已通紅。

不僅如此,因為窒息的關係,她的臉蛋,腮幫子,也全都變得通紅。

「楊……楊漠,你……你想要,我給你就是,你……你先鬆手!」李思璇哀求著,心裡打算妥協,準備接受即將到來的命運。

但,偏偏這時。

楊漠忽然鬆手了,鬆開了李思璇的脖子。

「咳咳!」

李思璇劇烈地咳嗽。

她還沒來得及看清狀況,楊漠一記耳光打了過來,直接將她打暈過去。

「啊!」

楊漠捂著腦袋,痛苦地大叫一聲,轉頭向車裡衝去。

……

十分鐘后。

一輛越野車開了過來。

「少爺,快看,大小姐的車在那裡!」

李牧跳下車,他的手下便發現了李思璇停在那裡的車子。

就在李牧準備過去看看時,車子突然劇烈地震動、搖晃起來。

而且,還傳來楊漠低沉的嘶吼聲。

「少爺,大小姐可能出事了,我們快過去看看吧!」

「等等!」

李牧連忙喝住手下,看向車子的眼裡,閃過一絲玩味的神色。

「先不要過去驚擾他們,我……我們就在這裡等著,一直等到車子不動為止。」

伴隨著車子震動的節奏,李牧嘴角的弧線也越來越高。

「年紀輕輕,就能跨級戰鬥,這樣一個妖孽,要是跟思璇交好,跟李家交好,我又何必懼怕雲家和古家? 大醫凌然 就算楊家那個天才,也未必奈何得了。」

李牧在心裡打著小九九,這才讓人不許靠近李思璇的車子。

而此時。

楊漠暈倒在後排的座位上。

靈雎則從沉睡中醒過來。

「好小子,本姑娘真是低估了你,沒想到你竟然有如此氣運,真的將上古神器鴻蒙劍融入進了體內。那我就再幫你一把,讓你更上層樓。」

靈雎引導李思璇體內的純陰之氣進入楊漠體內。

這,不僅中和了楊漠體內的戾氣,也化解了李思璇體內的陰毒。

可謂,一舉兩得。

只是,楊漠與李思璇都不知情。

「成功了嗎?」

楊漠緩緩地睜開眼,頓時感覺一股浩然劍氣,瀰漫在丹田周圍。

「好小子,你終於醒了,比本小姐估算得要快了不少嘛!」靈雎笑道。

楊漠聽到聲音從體內傳來,微微有些驚訝:「你是靈雎?你怎麼在我體內?難道……」

「哼!我是鴻蒙劍劍靈,你將鴻蒙劍融合進了體內,我不在你體內,還能去哪兒?」

靈雎沒好氣地哼道。

「鴻蒙劍真的被我收進體內了?」楊漠既興奮,又驚訝,高興得懷疑人生。

「廢話!你要是不信,可以試試,你的力量有沒有提高。」靈雎無語道。

「好,我馬上就試。」

楊漠還沒來得及出手,李思璇也醒了過來。

倒在車邊的李思璇醒來后,第一時間看到了李牧等人。

「哥,你怎麼親自來了?你不是受傷了嗎?」

李牧看到李思璇倒在車外,微微有些意外,難道自己猜錯了?

可是,當他注意到李思璇衣冠不整,頭髮凌亂時,他又玩味地笑了起來。

李思璇的禮服都被楊漠撕掉了一大塊,要是她跟楊漠什麼事都沒發生,打死李牧都不信。

「小妹,我先恭喜你了。」李牧含笑著,向李思璇作揖。

「哥,你這是做什麼?」李思璇一頭霧水。

「沒什麼!」李牧不願多說,只向李思璇投去曖昧的眼神。

沒毛病吧?

李思璇懶得搭理李牧,轉頭找尋楊漠:「楊漠人呢?」

「他估計在車裡。」

李牧說著,向車子走去。

只是,他還沒走到,便聽到一聲響徹天地的巨響傳來。

轟!

接著,車子四分五裂,向四周彈了出去。

良久,煙霧才緩緩消去。

眾人這才發現,楊漠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楊漠,你沒事吧?」李思璇關切地問道。

「我沒事!」楊漠搖搖頭,忽然注意到李思璇禮服上的破洞,一雙眼睛看得目瞪口呆。

李思璇察覺到楊漠的目光,腦海里不禁想起剛才的情景,俏臉不自覺地紅了,嬌嗔道:「看什麼看,還不是你乾的好事!」

說完,李思璇什麼也不顧,轉身跑回了車裡。

「我乾的好事?」

楊漠一頭霧水,對於剛才的事,他實在想不起來。

「楊小子,你別想了,人家禮服就是被你撕的。」靈雎偷笑道。

「什麼?」楊漠先是一愣,隨後搖頭嘆道,「可惜……」

「可惜你個頭!這樣一個純陰之體,真是便宜你這臭小子了。」靈雎沒好氣地翻了翻白眼,心裡竟有些羨慕楊漠,羨慕他強大的氣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