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王陽也是可以將自己的影響給降低,要是他不吭聲,誰敢做出那麼「荒唐」的決定?

要知道一旦出現什麼事,他們也負責不起。

「多謝彭院長。」黃曉天淚眼摩挲的說道,他的老伴早已經是泣不成聲,她都無法理解為什麼人的心可以狠毒到這樣的程度。

本來他們夫妻兩個人都是老實巴交的農民,遇見這樣的事,一時間他們也是有些手足無措。

「老兄弟,這事不需要說,這本就是我們分內的事。」

彭院長也是一個寒門子弟出身,他自然明白這老漢是什麼心情,他看著黃曉天說道:「也不要怪我多嘴,只是你女兒和那畜生的事,你還是要斟酌一二,要是她生了兒子或許會好點,但是一旦是女兒,這隻怕不需要我說你也明白。」

本來彭中華不該說這話,但是他內心有些憐憫面前的兩個老人,所以他忍不住開口說道,他可是見過太多雲強那樣的畜生,要是這事不處理好,只怕小玉一家人都要出事。

黃曉天低著頭,抹著眼淚喃喃自語說道:「我就說那小子是負心漢,結果小玉這死丫頭,硬是說那畜生有出息,懂的浪漫,浪漫是啥子,為他生孩子,命都沒有了,浪漫有什麼用?」

「哇哇哇……」

突然,裡面傳來一陣嬰兒的啼叫聲,誰都沒有想到,這生產竟然會那麼快。

「母子平安。」產房的門被人給打開了,一個護士走出來笑著說道。

「好。」王陽點了點頭,而後他看著那個黃曉天說道:「恭喜了,既然沒有事,那我先走了。」

王陽是真的有事要辦,他之前沒有走也是因為怕出現什麼意外,就黃曉天這模樣只怕也沒有辦法處理,現在都已經一切正常,他再不走就顯得怪異,裡面又不是他的老婆,他那麼熱心就過火了。

彭中華看著王陽暗暗點頭,他見過不知道多少俊彥,如同王陽這一般有人味的俊彥,他是第一次見到。

「小兄弟,我們還沒有感謝你,你留個聯繫方式給我們。」黃曉天看著王陽說道,他是真的想要感激王陽,剛才問王陽名字,王陽也不願意多說,只是一個勁的手舉手之勞。

「不用了,本來就一件小事,你們先進去吧。」王陽說什麼也不願意留聯繫方式,他便準備離開,畢竟他的事是真多。

突然,他又看著彭中華說道:「要是他們沒有錢,那和我一起算。」

王陽這一番話出乎所有人意料。

「我靠,他是不是單身?那麼霸氣不說,還有善心。」

「哼,你這個花痴,他不合適你,要是你嫁給他之後,他也這樣善良,那你肯定會和他有矛盾,怎麼說他都是和我相配。」

「老頭子,也不知道這小孩子結婚沒有,要是沒有結婚,讓閨女看看過來和這小孩子見見面,一個可以對其他人善良的人,一般也會更加的疼自己的老婆。」

遠處倒是有些人在看熱鬧,所以他們在聽見王陽的話語之後,一個個都神情有些激動起來。

錢這東西許多人都有,但是願意和王陽這樣理智施善的,那又有多少個?

許多人經過剛才雲強的事,他們也算是看明白,男人家有錢那沒有多少作用,要人家的錢捨得用在女人身上才是。

剛剛雲強看起來也不窮,但是最終他為了那麼點錢良心都不要,懷孕的妻子也扔在這醫院,哪裡像是一個男人?

「陽哥。」

突然,君陶陶在身後喘著粗氣喊道,他剛才接到電話,那是從樓上拚命跑下來。

「什麼事?」王陽看著君陶陶問道,他記得君陶陶該去守護李全坤的,怎麼出現在這裡?

「你們公司在到處找你,你快點去回一個電話。」君陶陶也不明白是什麼事,竟然會那麼著急。

不過他心裏面也是有幾分佩服,據他所知王陽在公司只是一個保安隊長的職務,但是現在潮流公司的事竟然要王陽才可以解決,這才是保安的最高境界。

「電話。」王陽從君陶陶手上拿過手機便朝外面走去,那些圍觀的人則是一個個讓開一條路給王陽。

其中許多家屬更是眼神閃爍,他們都下意識的認為,王陽是公司的重要人物,不是少東家,那也是公司裡面的骨幹,如此有人性又有本事的人,那真的十分少見。

彭中華自然也看見那些人的想法,他忍不住在心底笑道,要是你們知道他是一個堪比社團老大的人,那你們會是什麼想法呢?

「喂,我是王陽,有什麼事?」王陽直接給趙玲玲去了一個電話,他在趙玲玲接通電話的時候便自報家門。

「王八蛋,你在哪裡? 娛樂圈C位大婚 快點回來,公司出事了。」趙玲玲大喊道,她感覺自己有些束手無策了。 當王陽回到公司的時候,趙玲玲早已經在樓下等著。

「你先將我的車費給付了。」

王陽是隨手攔住了一輛的士過來,他的東西都在昨晚毀掉,所以他身上是一分錢都沒有,為了趕時間他也沒有回去拿。

趙玲玲也不磨嘰,直接拿出一百給那司機說道:「不用找了。」

說完之後,她又拉著王陽的手說道:「走,跟我上去,不要問那麼多,你上去就知道了。」

王陽現在的身體不合適奔跑,但是趙玲玲都這樣急切,明顯是有什麼情況,不過他看見遠處那些負責蹲守的人,他們都沒有什麼反應,明顯就不是有敵人打過來。

不是武力的事,那找他還有什麼事?

王陽開始分析起來,當他到了公司裡面的時候,他總算是明白髮生什麼情況。

現在是上班時間,但是這裡竟然沒有多少個人。

「人呢?」王陽看著趙玲玲問道。

「你還好意思說,你不是說你會搞定他們?結果我公司的人都被人一起搞定,一個個都辭職,即使沒有辭職也是請假。」

說到這事,趙玲玲就來氣,被下面的員工一走,公司都要癱瘓。

現在他們公司才剛剛打開門路,就遇見這樣的事,要知道那些業務可是她們耗費很大的心思才拿回來,轉眼間就變成這樣的情況,她沒有崩潰都算好了。

「那是什麼時候發生的事?」王陽相信許多的事都不會毫無徵兆,肯定有什麼預兆的。

「昨天幾個女職員在路上遇見一些流-氓,幾個男模特特深而出,於是,一群狗男女便是勾搭在一起,至於過程是什麼我不知道,反正結果就是今天一群女人集體來辭職,我都懷疑這些傢伙的腦子都是裝糞的。」

趙玲玲嘲諷的說道,那麼明顯的套路,那些女人竟然也願意相信,她都被那些女人的智商給折服了。

「噗嗤……這感情好,果然好色的不單止是男人,女人也是如此!男的呢?」

王陽忍不住笑出來,不過他又記得公司裡面不單止有女人,而且還有許多男職員,他帶著幾分輕鬆的說道:「他們不會也是遇見了男模吧?」

要是那些傢伙也喜歡男人,他敢肯定那些都是真愛。

至於現在公司的情況,他倒是不怎麼著急,這事著急也急不來。

「笑毛線,你們男人的腦子也是裝糞的。那些男人更是不堪,幾個開著豪車的小-姐對他們拋了幾個媚眼,今天他們就跟著那些小-姐去旅遊,還和我說,終身幸福就看這一次了。按照我說,旅遊毛線,他們好幾個都是月光族,即使是去當小白臉都嫌窮,我敢打賭他們買套套的錢都沒有,一個個要是喜當爹就爽了。」

趙玲玲極盡嘲諷的說道,她當時還在苦苦勸說那些混蛋,但是沒有一個人願意留下來。

頓時,王陽都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說,那些男人的腦子是不是精-子做,那麼明顯的陷阱都要踩進去,真的不知道死字怎麼寫?

不過換一個角度,王陽也理解他們,突然有一群類似白富美之類的女人出現,竟然對他們青睞有加,那已經平凡了大半輩子的他們,又為何不抓住這機會?

這就像許多人堅持不懈的買彩票一樣,明明知道中獎的機會比喜當爹的機會還低,但是他們依舊鍥而不捨。

王陽忍不住問道:「你的眼光也不至於那麼差,一群人就沒有多少個是明白人?」他已經知道事有些不對勁,不過他要將所有的事給了解清楚才會知道。

「有明白人,但是那又怎麼樣,那些不願意上當的人,一個個都被人給威脅,吳氏集團也高薪過來挖他們……」

趙玲玲最氣的就是這個,要是那些蠢貨走了,也就走了,但是剩下一些腦子靈活的人,竟然還被人威逼。

要知道留下來的多數都是有本事的人,所以他們有許多地方可以去,怎麼都不需要對一家小公司忠心。

當然,有些人也沒有翻臉不認人,他們給趙玲玲下最後的通牒了,三天之內搞不定這事,那他們準備改投其他公司,這還是他們念及過去的情分,才給出的時間,要不然他們分分鐘跟著那些過來挖他們的人走。

王陽大概已經知道,這是那些人為了對付他來的釜底抽薪之策,他可不會認為,有這樣勢力的人會吃飽了撐著來找那麼一家小公司的麻煩。

「那你希望我可以做什麼,還有知道敵人是哪一些人嗎?」王陽看著趙玲玲問道,他本來是想要處理了那些威脅者。

不過他感覺這治標不治本,要將那些敵人給找到才是。

「吳宏肯定是幕後指使者之一,衡天琪的人也參合進去了,有一個職員認出了,那些小-姐都是衡天琪旗下的一家頭牌,至於負責威脅的人,好像是橋老三下面的人,剩下的我就不知道了。」

趙玲玲的效率不可謂不高,就幾個小時的時間,那些人的底細都被她給找的差不多了。

「果然是他們。」

王陽就知道自己的敵人聯盟已經打造出來了,他看著趙玲玲說道:「我們是將那些人給拉回來,還是先去滅掉那些敵人?」

說真的,要是現在開戰,王陽倒是不是那麼自信,昨晚他作過頭了,給自己留下了一身的傷勢,雖說拚命的時候,他戰鬥力不會下降太多,但是他不願意動,這很容易出現什麼後遺症。

趙玲玲瞥了王陽一眼說道:「笨蛋,現在肯定是要將那些蠢貨給拉回來先,還要將那些威脅者給搞定,有些項目明天都要交了,我去哪裡找人急急忙忙做出來?」

趙玲玲之所以著急就在這一點,要不然她立馬招人都沒有事,但是有些東西是之前那些人才知道,所以她需要那些蠢貨和骨幹回歸。

「明白。」王陽看著空蕩蕩的辦公室,他又詢問道:「其他人呢?」

本來按道理,韓夢溪也該在的,但是王陽回來到現在,他除了趙玲玲,這多一個人都沒有看見。 「我們幾個姐妹都分別去給那些人做思想工作,要不是我在等你,我都已經去找人了。」趙玲玲有些咬牙切齒的說道,王陽這混蛋從入職到現在,就沒有多少天是在公司。

知道的人會說王陽是潮流廣告公司的保安,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是這裡的老總,每一次匆匆忙忙的來,又匆匆忙忙的走。

「好,我們先去將人給拉回來,至於其他的待會再說,你開車帶我去。」王陽現在的情況也不是那麼好是,所以他儘力不自己亂動,可以讓趙玲玲代勞就讓她代勞。

「什麼?」趙玲玲本來就不爽,她沒有想到王陽竟然還讓她開車,她打量著王陽說道:「你是不是腦子進水,竟然讓本小-姐給你開車?」

「廢話那麼多幹什麼?讓你開車就開車,多少人想要給大爺開車,大爺都還不樂意?別唧唧歪歪的,有這功夫我們估計都將人給拉回來了。」

王陽一臉霸氣的說道,他痛的冷汗都出來。

不過為了在這女人面前維持形象,所以他只能夠繼續裝逼,只是他也不知道自己可以裝的了多久,他身上的痛真的沒有辦法減輕。

說起來王陽也很是好奇彭中華到底是什麼人,他身上的一些肉被割掉之後,彭中華的藥粉竟然可以輕易止住他的血。

他都在想彭中華手上有沒有那種可以止痛的藥粉。

「王八蛋,你給我記住,指不定哪一天就出門被車給撞到殘廢。」

趙玲玲本來還想要爭吵,但是她也想到現在時間就是金錢,要知道他們這些搞創作的,那可不是體力活有人就夠的,許多的東西都是靠時間堆積,所以她拉著王陽的手就想要跑出去。

「最毒婦人心!說的好像我上了你一樣,還有不要拉著我的手,痛。」

王陽被扯著跑了幾步,他是實在不想再忍受那種痛苦,所以他也不裝硬漢,他剛才被趙玲玲給拉著進來的時候,他痛的眼淚都要掉下來,只是趙玲玲這傻娘們沒有注意到罷了。

「你怎麼了?」趙玲玲剛才嘴上狠,心眼兒卻是好,她十分緊張的看著王陽,本來拉著王陽的手立馬放開,她雙手又本能的想要去碰觸王陽,但是又怕碰觸到王陽的傷口。

「別和我姐說,昨晚差點就變成烤肉串了。」王陽齜牙咧嘴的說道,他的肉可是少了許多。

即使上了葯,那也是一個勁的痛。

此刻他倒是沒有隱瞞,他現在這情況怎麼都要有多一個人幫忙遮掩。

鬥愛成歡 「啊?」趙玲玲一臉驚訝的問道:「昨晚皇朝會所那邊是你乾的?」

皇朝會所的事還沒有天亮便已經傳遍整個東華市,當時趙玲玲都還在想何子山怎麼會那麼衝動,一下子就掀掉有大人物罩著的皇朝會所,現在她是明白王陽才是主力。

「小聲點。」王陽看著對方說道:「這事不要讓我姐知道。」

王陽昨晚都沒有告訴王雪,現在他更是不想讓王雪知道了。

「你為什麼要告訴我?」趙玲玲先是一陣發獃,而後她很是羞澀的看著王陽問道,按照她想來,要不是王陽將她給當成很重要的人,那怎麼也不會對她說這話?

「我這不是怕你腦子進水弄到我傷口嗎?」王陽一看趙玲玲這表情,他哪裡還猜測不出什麼?

不過這妞,那就是要好好逗弄一番才是,要不然那就沒有樂趣了,誰讓她一開始那麼拽。

「王八蛋。」趙玲玲看著王陽吼道,而後她想要一巴掌拍在王陽的身上,只是她的手堪堪到王陽的胸口,卻是怎麼都捨不得打下去,她怕弄痛了王陽,最終她只能夠氣呼呼的將手一甩身後,冷冷的說道:「王八蛋,走。」

「尼瑪,不要王八蛋前後好不,我可是一個堂堂正正的男人。」王陽內心有些暖意,那麼一個小妞多懂的心疼人了,但是他還是不喜歡頭上綠油油的稱呼。

「哼。」

趙玲玲什麼都不說,直接朝外面走出去,她就不相信王陽不明白她的心思,只是這王八蛋依舊這樣氣她,那是外面還有狐狸精?

王陽摸了摸鼻子,心裏面尋思到自己是不是快要和這妞滾床單了?

不過王陽一直都認為自己是一個浪子,不該那麼快定下來,所以有些麻煩他也不願意去招惹。

逗逗小妞沒有問題,但是要牽扯到上了和負責,那就要慎重。

要知道趙玲玲可是王雪的姐妹,要是因為他的風-流導致姐妹有隔閡,那不是他想要的。

「陽哥早去早回,我們在這裡等著你。」

「陽哥,你待會還回來嗎?」

「老大,我們加油,注意腰杆子。」

王陽和趙玲玲出來了,一堆保安都笑眯眯的看著王陽笑道。

剛才要不是王陽被趙玲玲拉走了,他們肯定會圍著王陽問的。

畢竟昨晚的事他們也是十分好奇的,根據不可靠消息王陽是昨晚的英雄人物,儘管沒有人出來證實這一點,但是不妨礙他們內心將王陽給yy成超級英雄一般的人物。

「哼。」趙玲玲的臉色有些陰沉,但是陰沉之中透著幾分害羞的紅暈。

王陽則是如同一個大人物一樣對他們招手說道:「放心,我會回來的,這裡你們看好了。至於腰杆子,也不看看我王陽大爺是誰,一夜十三次郎完全不在話下。」

男人在男人面前的時候,那什麼話都是不經大腦說出來。

「哦,那你對誰一夜十三次郎啊?」趙玲玲突然冒出一句。

「自然是……女人,而且還是東華市排名前幾的女人。」王陽色-眯-眯的笑道。

「哼。」趙玲玲也不和王陽一般見識,現在她感覺說這些話,好像是她吃虧一樣。

當然,這也主要是王陽之前給她留下的印象太深了。

別的男人都是有色心沒有色膽,但是到了王陽不同,她說怎麼做王陽敢順水推舟將那事給做了。

從兩個人第一次見面,王陽對她做出那種事,她就知道王陽不是善類。

不過,她的心底還是有些別樣的情緒,王陽說的會是她嗎?

怎麼說她也是東華市第三美女!

趙玲玲飛快將腦海亂七八糟的東西給甩開,而後她開著車帶王陽先去找那些女員工。 翌日小區,這是一座經歷歲月沉澱的小區,九幾年便已經被建立起來,外面的牆壁滿是歲月的痕迹。

C3棟住宅一樓,韓夢溪站在一樓陽台外面,靜靜的看著裡面,宛如一尊不可侵犯的女神。

屋子裡面,一個身形肥碩的少女趴在床上,被子緊緊的捂著自己的頭部,很是掙扎的喊道:「為什麼,你為什麼要來找我,你就是罵我也好,為什麼你什麼都不說。」

她的母親則是站在房間門,一臉疲憊的說道:「小熙,不要那麼任性,跟著韓總回去,那個男人有什麼用,他只是在欺騙你,你還沒有看出來,他是想要讓你離開潮流廣告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