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睺、劉石、熊闖包括柯祖名四人全都覆蓋在音浪襲擊的範圍之內。

四人各施神通,竭力抵擋。

然而音波攻勢不似有形刀劍,想要抵禦防備,簡直千難萬難。

不消片刻四人都已是渾身浴血,痛呼暴喝連連。

縱然是實力已在劫海力量下提升,面對這有備而來體內蘊含真元力量的齊韻靈,這四人仍舊是不夠看。

「退!」

羅睺暴喝,身形電閃瞬間竄入到了江誠布置的陣法之中,劉石三人見狀連忙跟上。

這一刻,便是柯祖名都不敢有任何異心,因為不配合,那便很有可能是死的下場。

四人閃身退避到陣法之內的瞬間,處于山洞之中的江誠也已察覺到外界的變化。

更察覺到了陣盤開始不斷破碎,布置的防禦大陣即將就要被層層音波給攻破。

山谷之內,此時完全是一片末日般的景象,大片岩壁脫落砸落在地,樹木被層層音波轟得炸碎成齏粉斷折,地面泥土被層層犁起,石頭被卷上天空,如下起了一場石頭雨。

齊韻靈體內的真元爆發得越快,她彈琴的節奏也就越是加快,十指在七彩琴弦上撥弄的速度愈發迅猛。

一波波琴音如高山之巔,雲霧繚繞,飄忽無定,轉爾又是琴韻揚揚悠悠,儼若行雲流水,淙淙錚錚,又似幽間之寒流,清清冷冷,松根之細流。

忽然琴聲高亢,跌岩起伏,極騰沸澎湃之觀,具蛟龍怒吼之像。息心靜聽,宛然坐危舟過峽,目眩神移,驚心動魄,幾疑此身已在群山奔赴,萬壑爭流之際……

防禦陣法之內,羅睺四人幾乎退無可退,只能眼睜睜看著外面陣旗崩潰炸碎,陣盤化作齏粉,埋藏在底下的元晶顆顆化作粉末。

最終,整個防禦陣法轟然崩潰。

三股強猛的音浪宛如衝擊波般遞進而來,第一波就轟擊在羅睺四人身上。

「吼——!」

柯祖名全身肌肉暴漲,瞬間化作巨人狀抵擋在前。

然而嘭地一聲,他瞬間就被打回原形,連同羅睺三人一起被轟飛進入了山洞之內。

噗——

四人跌坐在地,齊齊吐血。

而第二波音浪於此時又再度轟襲而來,嘭地一聲,整個山洞都在搖晃,大片音波襲入山洞之內,羅睺四人低喝,雙眼都已是充血。

他們已看到江誠還在山洞之內似處於修鍊狀態,根本無暇顧及到他們。

此種情況,唯有靠他們自己。

「殺!」

羅睺暴喝,雙手一拉,全身衣物都崩地一下崩碎開來,化作大片絲線於雙手之間纏繞陡然拉成一條直線,如彩虹般抵擋身前。

而劉石亦是暴喝一聲,雙臂粗壯如巨木,搬起一塊巨岩抵擋在前。

熊闖則是大步踏出,咽喉青筋根根暴起,雙目怒瞪大嘴一張,沖著那狂襲而來的音浪狂吼一聲!

「啊——!」

實質般的音浪,自熊闖口中瘋狂爆發,與那第二波音浪轟襲在一起,卻是稍稍一阻的剎那就崩潰。

嘭——!

沉悶聲響在整個山洞內爆發。

四人齊齊被再度轟飛出去,撞擊在岩壁之上,又被灌滿整個山洞的音浪來回襲擊,連連吐血,氣色萎靡。

而此時!

猶如一聲龍吟!

第三波音浪,再度接踵而至,灌入山洞之中。

羅睺四人眼神之中都已充滿了絕望。

「江爺!!」

他們齊齊發出大吼之聲。

那一刻。

江誠亦是輕吐一口氣,雙眼陡然睜開,眼神之中閃過凌冽殺機和寒意,豁然起身的剎那。

他雙手突然抓出,雄渾的劫海力量在雙手之間匯聚,居然以有形雙手,抓向那突然灌入整個山洞的無形音浪。

這一幕!

落在羅睺四人眼裡,化作了久久驚駭與愕然。

而江誠那一雙手,似散發無窮浩瀚莫名的威嚴,彷彿上蒼之手,可抓攝一切,出手之間暗合天道自然,無所不抓,無所不用,無所不滅!

那一瞬間,山洞內的所有音浪,彷彿都成了有形的絲線,被江誠雙手抓出的剎那,一把抓住了所有絲線的源頭。

而後,在江誠雙手猛然抓取之間,所有的音浪竟是瘋狂於其手掌之間匯聚,彷彿一團團的絲線被他抓住,而後搓揉成了線團。

江誠低頭,看著雙手之中,不斷暴凸衝撞的音浪線團。

這都是無形而強猛的聲音,蘊含極強的毀滅氣息,但此刻,卻被他以補天劫手,強行抓攏在一起。

劇烈的劫力消耗,開始於雙手之間誕生。

江誠身形一閃,掠出山洞……





(推薦一本書,《本尊獨孤劍魔》。看書名就知道不娘炮了。感興趣搜索下,不是起點網站的,但起點可以看。) 「齊韻靈,你真是……陰魂不散!」

江誠掠出山洞的瞬間,便又有數道音波轟襲而來。

他一眼就看到了於谷口之處盤坐彈琴的齊韻靈,當即微微搖頭,雙手之中那死死禁錮的球形音波被他直接放出。

這球形音波放出的剎那,便是直接與數道襲來的音波轟擊在了一起,化作了更為狂猛的音浪。

使得原本還頗有韻律的琴音都被打亂。

而江誠的身形則是如魚入水一般,在暴竄的音波之中向著齊韻靈所在位置飛快前行。

其速度迅猛無比,一波波紊亂的音浪還未襲擊在他的身上,便被他探出的雙手如撥亂反正一般快速地撥開。

這等景象,落入對面齊韻靈的眼裡,頓時便化作了一場軒然大波,形成強烈的震駭。

「怎麼可能!?」

齊韻靈看著那宛如可以捕捉到音浪軌跡,甚至可以改變音浪軌跡迅速挺進的江誠,一顆心都是在猛烈的動蕩,感到極其得不可思議。

而此時,在昆凌峰的另一側山坡之處,兩道身影迅速穿行在山林之間,正向著江誠所在的山谷方向迅速掠去。

這兩道身影,其中一人赫然便是黑神,其懷中還抱著那王碧源,另一人則是一名身材嬌小卻無比火爆的小女孩,赫然竟就是黑寧。

「天龍八音!這是霍尊的成名絕技,應該就是他那徒弟出手了,不過這等威勢,非同尋常啊,難道霍尊自己都親自來了?」

黑神穿行之間,神色極為凝重道。

黑寧輕笑一聲,「不太可能,若是霍尊出手,哪裡還需要用到天龍八音,而且我聽這曲樂雖是聲勢驚人,卻也未必真正到了真元境的程度,恐怕是另有其人。」

「真是麻煩!再快點!」黑神皺眉,速度陡然加快,大片怨氣和女子的尖叫在他速度驟快的瞬間爆發響起,音嘯之聲猶如鬼哭神嚎。

「可惡,這個混蛋,得到了山海定型珠后實力竟然達到了真氣六重,我還怎麼玩他的女人?」

黑寧哼了一聲,俏臉含煞,嬌小身形蹦蹦跳跳之間,亦是速度極快跟上。

山谷之中,眼看江誠已是欺近身前不足五十丈的範圍,齊韻靈眼神之中的震駭已是盡去,取而代之的則是無窮殺機。

她雙手十指皆在瞬間扣於七根琴弦之上,猛然拉扯之間。

嘣地一聲!

一股極為狂猛恐怖的音浪轟然凝聚爆發。

這音浪竟是瞬間化作七道,齊齊響徹!

琴聲如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音波肅殺震蕩,強烈萬分,覆蓋向江誠衝來的所有範圍。

在那瞬間,音波所過之處,地面泥土、山間岩壁,盡皆如被刀劍利刃刮過,崩潰化作齏粉,如一場洪流兇猛席捲,要把江誠淹沒其中。

「好強的力量,可惜這力量,不是為你所有,卻就被我所克制!」

江誠眼神也瞬間凝重,但神色卻仍舊平淡,前沖速度不減,雙手卻是所有劫力悉數爆發,飛速探出。

一道道音波音線皆被他的雙手抓攝,如化作了一條條匹練,在其雙手之中絞成一條一條,隨著其前行瘋狂舞動,竟是在迅速破壞齊韻靈所營造出的曲樂音律。

「噗——」齊韻靈一口鮮血吐出,俏臉色變,眼神之中滿含不甘,尖叫一聲雙手用力驟然拉扯。

嘣!——

七道脆響齊齊爆發。

其身前七彩石琴的七根琴弦竟是於瞬間被她齊齊扯斷。

那一剎,便有七彩光華陡然閃現而出,速度極快掠過。

剛剛騰挪飛掠到其身前的江誠只感覺眼前七彩光華一閃,雙手下意識探出阻截。

然而光的速度又是何其之快,縱然補天劫手出手之間就暗合天道,猶若神助,這一刻也仍舊是差之毫厘謬以千里。

他的雙手只是觸碰到其中四道光華,稍稍一掐便是如巧合一般正中要點,使得四道光華齊齊崩潰。

然而還有三道光彩,呈青紅藍三色,瞬間突破了其雙手,轟擊到了他的身前。

都市之神級宗師 一股極為強烈的威脅感瞬間籠罩江誠心頭,他雙目瞳孔驟縮,全身皮膚霎時間就化作了古銅之色。

下一刻就有一股劇痛陡然臨身,自胸口蔓延,眨眼便是化作三股劇痛,卻也無任何衝擊力爆發。

江誠胸前古銅色的皮膚驟然開裂,血花迸濺,胸前骨骼都裂開,傷口處呈現青紅藍三種色彩,詭異至極。

這強烈的劇痛,非但沒使得江誠速度減緩分毫,反而是使得其雙眼之中瘋狂與殺機更為濃郁,使得其雙目都近乎變作血色。

「死!!」

雷驚蒼龍身法施展之下,江誠速度奇快絕倫,閃電般剎那就到了齊韻靈身前,在對方不甘和強烈仇恨的目光之下,一爪抓出。

齊韻靈伸出纖瘦雙臂還想抵擋。

然而接觸到江誠一爪的剎那,其雙臂便被分筋錯骨手扭曲成了麻花,發出骨骼脆響之聲。

「啊——!」齊韻靈整張俏容都已是瞬間變得無比扭曲、痛苦,披頭散髮之下,整張臉都因痛苦皺到了一起,哪裡還有昔日清冷貌美之狀。

「齊韻靈,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非得闖進來?」

江誠再度一抓,直接便將齊韻靈的脖頸抓住,將其整個人抓在半空之中,冷冷盯著。

齊韻靈滿臉都是痛苦,但眼神之中,卻充滿仇恨和怨毒之色,死死盯著江誠,自染血的櫻唇之中,擠出惡毒的詛咒,「你不得好死,你殺了我全族,我不能殺你……是我沒用,但你今後不會有任何好下場,你該死!」

江誠微微頷首,神色漠然,「你說得很好,塵世如潮人如水,冤冤相報何時能了?殺人是我的不該,不過你們齊家人屁股也不幹凈,我就不跟你廢話了,送你去團聚,從此了結這一樁恩怨!」

「你!……」齊韻靈雙目怒瞪。

江誠的手掌卻是猛地用力!

喀嚓一聲!

齊韻靈那一雙美眸陡然瞪大,雙眼之中滿是不甘和對生命的眷戀,還有對江誠的怨毒仇恨以及不可置信。

最終這所有神色都隨著其瞳孔逐漸放大,漸漸黯淡。

帶著系統異界生活 塵世如潮人如水,只談江湖幾人回。

冤冤相報,最終當生命歸零之時,或許才發覺,一切都變得這麼沒有意義…… 風煙俱凈。

七弦石琴伴隨著齊韻靈的嬌軀齊齊躺在地面,香消玉殞。

江誠看了一眼此時地面悠悠醒轉的寧璇秋,隨手一掌打出。

嘭地一聲,地面便被他所爆發的真氣打出一個大坑。

一腳將齊韻靈連同七弦石琴踢入大坑之內,江誠微微搖頭,「你也算死得其所,做我的敵人,還能給你留個全屍可以下葬,這待遇也算是不錯。」

唰唰——

就在此時,谷口處又有破風聲傳來。

江誠冷眸看去,便看到兩道黑衣身影迅速出現在眼前。

「黑神……」江誠看著那懷中抱有女子的黑衣面具男,目光輕閃。

「看來你都已經解決了,我果然沒有看錯你,不對……你竟然已經突破到了真氣境?」

黑神看到江誠的瞬間,目光便是微微一凝,旋即釋然道,「是了,你搶走了九華寶玉,現在達到真氣境也很正常……」

「沒趣,還準備衝過來美女救英雄,結果你自己已經解決了,我看看……嘖,這就是那個齊韻靈?死得好慘,這麼漂亮的小妮子你也下得去手?」

身材嬌小的黑寧蹦跳到江誠身旁,又看向坑內齊韻靈的屍體,遺憾而又驚訝道。

「你是誰?」江誠看向黑寧,氣機判斷,對方的實力卻還要在他之上,給他帶來極強的威脅。

「我是……」黑寧聲音拖得很長,突然眸光閃過狡黠對著身旁的江誠陡然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