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好的體質也要分跟誰比,最後到達的駱駝已經跑得氣喘吁吁。跑過去好幾米才意識到石小川已經不跑了,趕緊頓住身形彎著腰大口喘氣。

雖然後面沒有東西追來,停住腳步的石小川和候擁軍此時仍顯得緊張兮兮。兩個人的手裡都攥著顆手雷,望著身後的白霧不說話。

時間在一分一秒地流逝,被霧氣遮擋的道路依然沒有任何動靜。候擁軍又等了一會兒,這才低聲問道:「你們剛才看見什麼了!?」

石小川看了他一眼,沒說話。瞪著眼,又等了片刻。確認後面真沒什麼東西追來,這才鬆開扣住保險栓的手指。

「我靠!你捅得那顆藤樹是活的!剛才,就差了那麼一點!」 植物怎麼可能會動!?候擁軍當即提出異議,可能是有人看花眼也說不定。石小川拽過駱駝讓他澄清一下,沒想到駱駝連聲表示剛才沒看到什麼。只是跟著跑,至於為什麼跑,那就真不知道了。令人糾結的是,返回的李澤和田曉晨隨後也說他們什麼都沒看見。

要是沒記錯的話,候擁軍記得在百米賽之前大伙兒曾一起看他身後。如果隊長所說的只有一個人看到,那麼大伙兒在張望什麼?

「你們別嚇我啊!」候擁軍決定尋找一下真相,問道:「你們曾一起朝我身後看過,究竟有什麼!?」

李澤點點頭,十分誠懇地說:「你頭頂開了一朵大花,而且還是粉紅色的!」

「啥意思!?」候擁軍見眾人紛紛點頭,趕緊摘下頭盔確認一下又摸摸頭。 紀少的二嫁新妻 我靠!那有什麼粉紅色的花兒。「教授!你這個玩笑太枯燥,還不如隊長那個樹活了給力呢!」

李澤平時開玩笑嗎!?答案毋庸置疑!從認識她那一天直到今天為止,幾乎沒見她跟誰開過玩笑!

這下輪到石小川急了,他壓根就沒看到大紅花!而且在候擁軍想要拔刀那會兒,藤蔓就那麼動了,好似群蛇亂舞!如果剛才逃得稍微慢一點,絕對會有人被藤蔓纏住!

於是,各說各話,場面頓時亂得不行。

「行了!別吵了!」候擁軍低聲吼了一句,決定用刀再試上一試。他是最大的受害者,不論復活的藤蔓還是大紅花都沒親眼見過。

見他拔出三棱刺,爭吵聲馬上消停下來。事實勝於雄辯,試上一刀未嘗不可!

石小川剛想過去阻攔,突見不遠處的霧氣之中有人影閃過。自己人可都在,這個時候再見到人影肯定不是好人。

「組織防禦!保護教授!撤!」

話音未落,對方也發現這邊好象站著幾個人。也不答話,雙方噼里啪啦就是一通對射。石小川拽著李澤朝後猛跑,只想先脫離出去再說。

田曉晨他們邊打邊撤,順手一槍托把丟過來的手雷還了回去。手雷在半空中爆炸,釋放金屬碎片的同時颳起一陣疾風。爆炸產生的煙霧隨後迅速瀰漫,將交火的雙方暫時分開。

好在裡面的岔道多,石小川他們趁著嗆人的煙霧瀰漫抓緊時間在裡面七拐八拐脫離出去。雙方誰也看不到誰,卻聽到不遠處傳來驚呼聲。嘈雜的射擊聲和爆炸聲聽著特別亂,沒響多久便再度恢復平靜。

「要不,過去看看!?」

有人提出建議,石小川也覺得有這個必要。於是提醒大伙兒一定要注意安全,然後小心翼翼地原路返回。

本想回去一探究竟,卻發現原路再也找不到,剛才明明沒拐幾個彎啊!?

看到眾人的無奈,李澤這次沒再糾結,掏出青銅羅盤重新確認方位。她現在不再需要找出正確方位,而是將先天八卦以當前位置為基點全部對應出來。

用她此時的話說,這其實是一座八卦陣!開始無法對應位置,其主要原因是無法確認出正確方位。按照常人的思維方式可知,東南西北的位置不對,推算出方位就會不對。

可要是反其道行之,假設任何位置為東方,並且暫定是正確的。那麼,依次類推就可以順利找出八個方向!剛才正是因為不大膽,所以知道假設始終是假設。而糾結於此的結果,自然是在裡面轉來轉去不得出!

聽明白的石小川暗嘆李澤這麼做有點大膽,但也知道這也許是目前最好的解決辦法。反正走不出去,那就先假設個正確方位試著走一趟。大不了在裡面多轉一圈,有什麼啊!

既然假設出東方甲乙木位,可知西方庚辛金,北方壬葵水和南方丙丁火四個方位。再將放在兌位的池塘設為基點,隨後找到乾位的竹林以及安置在北方位的拱橋和西方位的大茶壺。由此可知,還有一個方位不曾過去,南方的火位!

顯而易見的推算結果讓大伙兒突然想明白一件事情,困在陣中只因為沒有大方向。當初還一直以為這座岔道眾多的所在才是一座大陣,一旦對應出去就會發現從進入大門的那一刻開始就已經身在其中。

推算過程並不十分複雜,隨後確認的南方火位與剛才接敵時的方向出奇地一致!怪不得長公主那伙兒人暢通無阻,原來人家早就知道準確方位!東南西北不好分辨,確認左右還是沒問題的!進來的時候一直朝右手邊走,而出去的時候仍然朝右手邊走!

石小川建議先不去南方位找長公主火拚,應該去北方位找到烏木琴。反正黃金權杖在長公主的手上,到時候搶回來就是!

如果沒有李澤在,石小川沒必要跟誰提建議。畢竟這麼大的幹部,建議一下也可以證明咱心裡裝著領導!

李澤認真聽完石小川的建議,原則上同意把烏木琴帶來。「我們手頭有烏木琴,就有跟長公主談判的條件!說不攏,再打!」

遇到岔道朝右手邊走,長時間被困陣中的戰術小隊隨後成功脫困。看著十分普通的三岔路口還在,眾人是唏噓不已。如果早一點想到,相信這會兒已經完成任務並且走在回家的路上了!

令人糾結的只是這座迷霧陣,只需離開再去找其它方位就顯得特別簡單。擺放在亭中的烏木琴還在,石小川乾脆一個人扛起來。雖然實木疙瘩有點重,但心情不錯。

有了之前的經歷,駱駝隨後表示不打算再跟著進去看奇迹了。而且機槍陣地那邊缺人手,他想去看看。

石小川他們也是這麼過來的,沒有瘋已經是奇迹。見駱駝如此堅持,就讓他去找留守在機槍陣地的李大成。隨便給帶個話,一個小時後撤離。

「到時候,我會派人回來接你們。」

「難道不是原路返回嗎!?」駱駝問了一句。

石小川轉頭看看正在催促大伙兒出發的李澤,低聲說道:「咱們現在是在大裂谷的某個位置上,而不是在金字塔下面!」 再次返回三岔路口,抓緊時間總結一下。按照李澤所說,破解大陣需要烏木琴和黃金法杖兩件東西。烏木琴已經到手,而黃金法杖卻在長公主的手裡。

「稍後,雙方見面肯定會話不投機,大打出手是形勢需要。只要牽扯到打架,有個問題應該引起大伙兒的注意。M31!屬於目前最難搞的傢伙!先想出辦法解決掉這小子,剩下的就沒什麼可擔心的!」

趁著大伙兒都沒開口,石小川抓緊時間把他的擔心說了出來。提前總結可不是害怕誰,只為能找到合適的辦法解決問題!

通過上次在雪山古堡底層的遭遇,可知M31幾乎刀槍不進。田曉晨剛才在假山上打了這小子兩槍,卻並未傷及到要害。這要是人類後背中了7.62毫米步槍彈,不死也要在床上躺半年!而M31好象卻沒事兒似得,並且還掩護長公主成功逃走。

石小川說完以後,沒聽到有人吱聲。他也知道現在手頭上要是有四零火就可以橫掃一切牛鬼蛇神,可現在不是沒有啊!榴彈也沒有,只因為此次行動所帶武器全部是AK47突擊步槍。

說起這事兒就好象是個大魔障似得,感覺趁手還是這種老式突擊步槍。被外界評論存在諸多問題的AK47,在戰術小隊這裡卻是件有著特殊感情的大殺器。槍身沒有安裝戰術護木和導軌,更沒有瞄準具和下掛榴彈發射器。刻下的歲月只是沉澱而已,全身仍充滿力量!一旦上手,它立馬就會變成一頭蓄勢待發的獵豹。

隊里真正能抽煙會抽煙當屬田曉晨,好在有太多事情要干,所有沒時間煙不離手。石小川曾說過,你田曉晨要是轉業回家,估計一天三盒煙不夠!

趁著行動沒開始之前,田曉晨抓緊時間點上一支。抬頭吐出個煙圈,然後注視著眼圈慢慢散開到消失不見。

田曉晨掐滅煙頭,起身說道:「有多少斤兩,就背多少柴!咱們的機槍陣地里倒是有一挺AKM可用,但也只有這一件大殺器!就算現在拿過來也沒什麼用,頂多是子彈多一點,根本解決不了什麼問題!我琢磨著吧,實在不行就引蛇出洞!在外圍找個合適的狙擊位,然後用咱們的優勢火力把他打殘!」

余天勇背著一支突擊步槍,而那支狙擊步槍裝在槍包里。聽說要組織優勢火力,就問要不要設個狙擊位圍點打援。

田曉晨隨後表示沒這個必要,多一支突擊步槍多一點勝算。「在第一時間幹掉M31,就是勝利!」

這個提議未嘗不可,畢竟也實在沒別的方法可用。石小川起身將烏木琴交到李澤的手裡,笑道:「要是我們回不來,索性把這把琴毀了吧!如果能出去,請帶胖子和駱駝離開這裡!假如可以,別再回來了!」

李澤雙手接過烏木琴,問道:「這算是臨別感言嗎!?」

石小川轉頭看看正在檢查武器彈藥的兄弟們,朝李澤微微一笑。「算是吧!」

李澤眯著眼睛望著石小川,只為遮住此刻複雜的心情。「記住!我們始終都在路上!不論誰在前面還是後面,請一定要相信你我始終都在!只要堅持,我們總會有遇到的那一天!」

聽著太過正統的道別,石小川差點掉下眼淚來。「教授!咱們只是暫時告別,沒說這輩子見不到了啊!?」

李澤哼了一聲。「那你剛才說,假如可以別再回來是什麼意思!?」

石小川點點頭,突然給李澤一個擁抱。就在那一刻,心彷彿被什麼東西給狠狠刺了一下。別離!真難!

「再見,只是暫時的!」石小川說完,轉身招呼道:「出發!」

抱著烏木琴的李澤望著幾個身影漸漸消失在迷霧之中,心也跟著去了。「石小川!我會和李大成他們等你們回來!」

走在隊伍後面的石小川沒有回頭,只是抬起胳膊擺了擺手。

石小川後來回憶起當時,從來喜怒不形於色的他突然顯得十分的落寂孤單。孤單,不是站在風口浪尖之上時的孤獨,而是曾經有一份值得回憶的信念在裡面。那個時候,年輕的他們充滿朝氣。信念,是他們唯一存在的理由。如果需要犧牲,沒有一個人會退縮!就算明知前面是刀山火海,他們都會義無反顧地踏上去!

後面的交火水到渠成,只不過當時的戰鬥打得比想象中的還要艱苦。遭受一輪急速射的M31比任何時候都要堅強,冒煙突火帶領手下將戰術小隊的狙擊陣地衝散。被打散的戰術小隊只好各自為戰,在迷宮一樣的迷霧陣裡邊打邊撤。

身上被打出好幾個大洞的M31好象是只百足之蟲,放棄吸引他火力的田曉晨,瞪著剩下的一隻眼對石小川緊追不捨。

石小川剛推掉打空的彈夾,手裡的步槍就被打飛。追上目標的M31也不答話,上前一拳將石小川打得倒退七八步。

雙方隨後近身大打出手,石小川對M31!

但凡能用的大招都用完了,石小川仍討不到一點便宜。若不是M31受傷極重,石小川相信自己這會兒早就嗝屁了。即便如此,他的左臂已經抬不起。

呼!

石小川出右拳朝M31的獨眼招呼過去,M31抬左臂進行格擋。他這一拳只為吸引M31的注意力,見對方的注意力被分散,石小川趁勢起腳踢中M31的前胸。遭到踹踢的M31誤判石小川的攻擊動作,抬起兩條血淋淋的胳膊想先來個抱摔再說。

面對體型龐大的M31,用纏鬥只能是自尋倒霉。深知其中厲害的石小川借著一腳之力,一個後空翻脫離糾纏。腳尖著地的同時身體後仰,整個人倒著跳躍出去的同時掏槍射擊。

M31發現目標再次脫離出去,剛想起跳突然發現有人掏出手槍。雙臂在面前交叉,雙膝一曲飛身而起朝前撲去。

射出的子彈並未打瞎誰,而是全部打在M31的交叉的小臂上。連續後退的石小川只來得及抬一下眼皮,就已經看到個黑影鋪天蓋地般撲至。

那一瞬間,曾經惶恐無助的內心突然變得安靜至極。石小川注視著頭頂慢慢下落的黑影,雙手同時抓住掛在胸前的兩顆光榮彈。拇指輕輕一挑,將保險栓挑飛。 M31的撲擊動作極其迅速,心念一閃既至。無法逃離的石小川突然做了一個決定,同歸於盡!

安全栓掉落地面發出清脆的響聲極其微小,卻還是引起M31的注意。接下來發生的一幕令石小川唏噓不已,在無法借力的前提下,有個傢伙完成了根本無法完成的動作!

已經撲至石小川頭頂的黑影猛地一縮,硬生生地在半空中翻了個跟頭。後空翻!一個極其完美的後空翻!

等石小川站穩腳跟,M31已經消失在前方的霧氣之中,只留下一個雙手扣住手柄還沒來得及鬆開的身影。

我靠!果然厲害!石小川使勁咬了咬牙,撿起兩枚拉環重新固定好手柄。還沒轉身,忽聽身後傳來腳步聲。

端著AKM輕機槍的李大成急匆匆跑了過來,確認周圍沒有敵人這才打聲招呼。行動之前還好幾個人,如何這會兒就剩一個了!?

「頭!人呢!?」

還在心有餘悸的石小川抬手擦把汗,雙手扶著膝蓋喘口氣。「奶奶的!都被打散了!」

「我靠!不會吧!?」

剛剛放低槍口的李大成驚呼一聲,馬上端起機槍對準前面的路。在他的印象里,戰術小隊所向披靡,何曾吃過這種虧!?

石小川使勁呼出口氣,然後更換好手槍彈夾。突擊步槍剛才被M31一巴掌打飛,就算找到估計也不能用了。

李大成隨後也發現隊長手頭只剩把54式手槍,忙從背包里提出一支霰彈槍和一條彈帶遞過去。

石小川沒客氣,伸手接了過去。「胖子!這是駱駝給你的吧!?」

由於出任務極少牽扯到城市巷戰,隊里一般不配霰彈槍。再說這件武器射程近而且發射的彈丸太散,隊員寧願多帶些子彈也不願意加這麼一件負重。

「嗯!駱駝挺關心你的,反覆囑咐我一定要找到你。他還說,他會保護教授並在防禦陣地里等兄弟們回來!」

石小川點點頭,沒再說話。他本想讓李大成返回防禦陣地,卻也知道現在唯一的大殺器就是這支AKM。如果接下來無法清理掉長公主那伙人馬,也就意味著戰術小隊的失敗。等到那時,絕不會獨自離開的李澤就要面對長公主。

在沒有清理掉戰術小隊之前,長公主也不會去找李澤的麻煩。因為她知道就算把兩件法寶全都搶到手,剩下的戰術小隊隊員也會如影隨形跟過去搗亂。

怎麼理解這事呢?咱們可以用個神話故事來說明一下!

咱們暫且把長公主比作白娘子,李澤比作許仙。若想見面,就必須搬掉擋在中間法海。如果解決不了這個老禿驢,就算兩個人能見上一面又能怎樣!?

聽完這個比喻,望著石小川的大江同學也是無語至極。雖然他知道不應該把戰術小隊比作法海,但石小川卻說這種比喻能夠更加貼切地體現出三方此時遇到的問題,能說明情況的,才是重點!

「法海…不是!石隊長!咱們繼續!?」

石小川決定帶李大成一起去找失散的戰友,他相信駱駝能夠完成保護任務。之所以開始沒有看到駱駝的身手,那是因為他沒有表現機會。身邊站著一幫太強力的高手群,任誰也沒這個機會!

用駱駝後來的話說,那就是當太陽升起的時候,你會看不到璀璨的星空。並不是星星們都下夜班了,而是太陽光太強烈!

打跑了棘手的M31,石小川相信這小子不敢再回來玩命。讓他唯一琢磨不明白的是,一個被改造成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殺人機器的M31號怪物怎麼會怕死!

直到有一天,石小川才明白,那些擦掉的,只是記憶。而情感,永不會被抹掉。就算表面已經看不出來,情感依然存在。M31號的心,自始至終都是人類的心。心不會被恐懼招呼出來,它只聽從情感的召喚。

由於石小川把最大的怪物引走,他的隊員要比他輕鬆很多。找他們很容易,循著槍聲就能找到。幾輪槍戰打完,分散在各個角落的隊員重新回到隊長的身邊。從那一刻開始,戰術小隊算是滿員了。

為什麼要這麼說呢?田曉晨在槍戰中無意中接應到蘭小雨,那個曾在池塘邊被扣為人質的蘭小雨!

有了上次經歷,任誰都不敢相信此時站在面前的是蘭小雨真身。但怎麼看怎麼象,你說怎麼辦!?

不離不棄,當初說好的!不管她是不是本人,都當是本人好了!會心一笑的石小川舉起雙拳使勁握了握,然後過去給蘭小雨一個擁抱。

這裡沒有男人女人,只有生死與共的兄弟!

「大成!」石小川回頭看了看李大成。

李大成心領神會,從背包里抽出玉衡刀遞給石小川。石小川接過去,然後雙手將玉衡刀還給蘭小雨。這原本屬於蘭小雨的佩刀,卻因為當時走得急而留在學校。

「帶好!別再丟了!」石小川說完,輕輕拍了拍蘭小雨的肩頭。

田曉晨站在一邊冷眼旁觀,始終沒說一句話。上次的蘭小雨就是假的,石小川也是這麼把玉衡刀交出去的。那次過了反覆審查,起碼說得過去!這次更好!連程序都省了!

「帶著吧!反正也沒人習慣用雙刀!」看來,田曉晨還是沒忍住,終於開始發言了!

石小川回頭看了看這位氣憤者,接過話說:「我就習慣使雙刀,怎麼地吧!?」

滿腔怒火的田曉晨重重地嗯了一聲,轉頭望著別處不再理會石小川。他知輕重,自然不會在這個時候跟誰吵架。

剛才亂的那一陣,所有人都看到身中幾十發子彈的M31去追石小川了。現在隊長能活著回來,並且還站在這兒強詞奪理,是不是可以理解M31已經被幹掉了呢!?

候擁軍讓郭凱旋過去問問,郭凱旋真就過去問了。「頭!你贏了!?」

石小川苦笑著搖搖頭,往事真是不堪回首。他本打算和那頭怪物同歸於盡,將活下來的希望留給兄弟們。沒想到,還是讓它跑了!

「我沒贏,但也沒輸!」

郭凱旋一愣。「你倆和談了!?」 蘭小雨的問題以後再說,反正有的是時間。田曉晨看看手裡只有一把唐刀的蘭小雨,然後提出現在需要亟待解決的問題。是回去接李澤帶著烏木琴過來,還是先去活捉老妖婆呢!?

「考慮到這裡的岔道太多,萬一被怪物玩個釜底抽薪就沒意思了!」田曉晨說完,瞪著石小川要答案。

這話已經說得很明白,最保險的辦法就是回去接李澤。有戰術小隊的貼身保護,相信教授的安全不成問題。

石小川沒說話,只是擺了擺手。與其把羊送入虎口,不如先去打虎!畢竟M31還活著,它又怎麼可能眼睜睜地看著老妖婆被人帶走!?

田曉晨看看大伙兒都沒提出異議,重重地嗯了一聲。「行吧!那就先上景陽岡好了!」

石小川見他答應的這麼痛快,豎起大拇指贊道:「噯!還是咱們的指導員通情達理!是…」

「閉住吧!你的事,咱們以後再說!」田曉晨根本不領情,當即打斷石小川的恭維。

一掌拍在馬腿上的石小川抬手擦把汗,趕緊讓大伙兒檢查一下彈藥儲備情況。待會兒說不得還要大打一場,總不至於拿著幾根燒火棍去嚇唬誰吧!?

經過剛才幾輪戰鬥,彈藥使用情況還算樂觀。再加上李大成隨後跟來,補足彈藥基數成為必然。

此時的情況數石小川最慘,跟敵人近身搏鬥搞得跟個乞丐差不多。田曉晨最見不得這個,嘆口氣就要解下自己的戰術護甲給石小川套上。

石小川知道田曉晨為何生悶氣,趕緊上前按住他的手。「別介!千萬不要啊!你也知道,我最煩得就是哭鼻子!」

「你才要死了呢!」田曉晨狠狠地悶了一句,說完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說起哭鼻子,還真有個典故。記得那是戰術小隊出一次外勤的事,接近目標區域發現形勢比掌握的資料要嚴重很多。沒有為此糾結的石小川連想沒想就說了一句,任務繼續!

根據現場形勢重新布置攻擊步驟時,石小川要求親自帶尖刀組下去。田曉晨當然不能同意這事,馬上提出這個尖刀應該由他擔任。

聽說有人要下去自殺,石小川也沒二話。隨口來了句,老子最煩得就是哭鼻子!

一句話讓大伙兒面面相覷,做任務跟哭鼻子有什麼內在聯繫嗎?

石小川隨後十分認真地給兄弟們解疑答惑,與其望著墓碑哭鼻子,還不如讓你們哭得死去活來呢!一想起要哭鼻子,我就害怕!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