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房間,李辰立刻深深吸了一口氣,臉上露出了一絲苦笑,面對這麼一個美人,真是折磨啊。

柳雲曦看著李辰離開房間,眼神變幻,隨即目中露出了一絲笑容,把被褥放了下來,找了一件衣服穿上,並且好好打扮了一下。

在外站著的李辰等了很長時間,才見到房門打開,柳雲曦緩緩的走了出來。

此刻的柳雲曦依舊沒有畫上濃妝,只是大略梳洗了一下,烏黑的長發及腰,頭髮上還插了一個簪子,那雙大大的眼眸似秋水漣漪,完美的臉頰上帶著一抹羞澀之意,美麗無比。

再加上柳雲曦身上穿著的淡紅色長裙,玉肩半露,修長的脖頸完全顯現出來,讓人不知不覺的想要順著那脖頸向下觀察,完美的形象在貼身的長裙下完全體現,動人心弦。

「李辰。」

柳雲曦見到李辰的眼睛獃獃的看著自己,不由吐出了一道細弱蚊吶的聲音,腦袋微微垂著,雪白的脖頸上都泛起了一抹紅色。

「咳咳……」

李辰接連咳嗽了幾聲,隨即露出苦笑,這時候的柳雲曦實在太過美麗,本來她就非常的溫柔,這時候打扮一下,更顯得迷人至極,特別是她那豐盈卻不顯臃腫的身體,是個人都會驚嘆這是造物主留下的奇迹。

「不好意思。」李辰說了一聲,苦笑著一擺手,他見過的美女也很多,竟然還會露出這等痴相,顯然柳雲曦帶給他的震撼太大。

「沒事。」柳雲曦一搖螓首,隨即伸出手,把一個荷包遞給李辰,道,「陰陽皇玉都在這裡,既然我的陽氣已經被逼了出來,留著也沒用了,都送給你,希望能夠幫到你。」 李辰也沒推脫,將帶著少女體香的荷包拿在了手裡,對著柳雲曦露出誠懇的笑容,「多謝柳姑娘。」

聽到李辰對她的稱呼柳雲曦的心中竟有了一股說不清的失落之感,道,「李辰,你還是叫我雲曦吧。」

李辰一呆,隨後一點頭,道,「雲曦。」

柳雲曦聽到李辰的聲音,這才露出了一絲笑容,對著李辰說道,「我們走吧,我爹他們還在等著呢,快點告訴他們這個消息最好。」

「好。」李辰一點頭,隨即和柳雲曦一起向著客廳的方向走去。

此刻的客廳之中,柳飛揚依舊坐在那,手指不停的活動著,顯得有些雜亂,很明顯,這時候他的內心,並不像他的臉色那樣平靜。

「二弟,要不行讓彩霞去看看。」

柳家老大對著柳飛揚說道,柳飛揚眼神變幻,想了一會兒,隨後點頭道,「好,不過千萬別影響他們。」

「放心吧二叔。」柳彩霞一點頭,轉過身向著客廳之外走去,不過剛走出去一步,她的腳步就停了下來,只見遠處兩道人影,正緩緩的向著這邊走來,正是李辰和雲曦兩人。

而且此刻的雲曦換了一身衣服,顯得光彩照人。

「雲曦。」一道風聲傳出,柳飛揚剎那間出現在了客廳之外,看到自己女兒的打扮也呆了一下,柳雲曦一向不喜歡打扮自己,可這時候卻穿的如此美麗,這是什麼意思?

她不是讓李辰那去治療自己體內的至陽之氣么?

看到眾人的眼睛都看下夠了自己,柳雲曦的腦袋不由的微微垂下,臉色露出一絲羞澀,更是讓人心中遐想。

柳飛揚的目光甚至已經冷冷的盯著李辰了,這小子不會是佔了他女兒什麼便宜吧。

「雲曦,發生什麼了?」

柳飛揚問了一聲,柳雲曦頭一抬,看著柳飛揚說道,「爹,我體內的至陽之氣,已經被李辰引出體外,解決了。」

「什麼?」

柳飛揚一呆,柳家老大以及柳彩霞也是一愣,柳雲曦的至陽之氣連柳飛揚都沒辦法,這時候柳雲曦卻說被李辰解決了?

手掌一抓,柳飛揚瞬間抓住了女兒的手臂,不由的眼神一陣變幻。

果然,這時候柳雲曦體內的至陽之氣已經消失,甚至,百草真元都更強了。

目光驚訝的看著李辰,柳飛揚真的沒有想到,李辰竟然真的能夠解決至陽之氣的問題,他原本就是抱著失敗的想法在等,可竟然成了!

「真的解決了。」

柳飛揚喃喃的說了一句,隨即目光一轉,看著李辰道,「你說你是煉丹師?」

「對。」

李辰一點頭,柳飛揚心中好奇,卻也沒有再問,李辰能夠解決柳雲曦體內的問題,這就行了。

柳雲曦看了李辰一眼,想說些什麼,可最終嘴巴還是閉上了,什麼都沒說。

李辰雖然說他是煉丹師,可引出她體內至陽之氣的時候,卻根本沒有用任何的丹藥和煉丹手段,純粹是以真元力量把至陽之氣引出來,然後驅散。

柳雲曦的心中很是震驚,李辰的力量,怎麼會那麼強,可是李辰,他卻只有先天境一重的境界?

李辰,肯定隱藏了真實實力。

「以你這點境界,要煉製強大的丹藥把雲曦體內的至陽之氣引出來,根本不可能,而且這麼短的時間,你也煉製不出什麼丹藥,除非,你本身就有著可以治療這類問題的丹藥或者寶貝,卻故意不在我們面前拿出來,對不對?」

柳家老大邁出一步,對於柳雲曦的至陽之氣消失他當然不會懷疑,柳飛揚親自探查不會有錯。

「你愛怎麼想就怎麼想。」李辰心中冷笑,敷衍的回了一句,他來到柳家,本來就是為了陰陽皇玉,現在陰陽皇玉已經到手,他和柳家便沒什麼來往了,哪裡會在乎這麼多,他們愛怎麼就怎麼。

「哼,肯定是被我猜中了,那你如此算計,接近雲曦,到底有何圖謀?說出來吧!」

柳家老大盯著李辰,話語中透著一股蠻橫之意。

柳飛揚眼神變幻,沒有說話,雖然柳家老大的話有些不留情面,不過也是有一些道理的。

李辰的眼睛看了一眼柳家的兩位掌權人,目光冷漠,真是可笑之輩,怪不得柳家會越來越衰落,被張家超越。

目光一轉,李辰沒有再理會柳家老大和柳飛揚,而是看向了柳雲曦。

「李辰,你不要生氣。」柳雲曦不停的搖頭,想要解釋,可卻不知道怎麼解釋。

「雲曦姑娘,你體內的問題我已經幫你解決,我也該離開了。」

李辰直接告辭,他幹嘛還留在這裡聽這些人廢話?

「李辰。」柳雲曦急的眼睛都流出了淚水,卻見李辰只是一拱手,就轉身邁步,向著大門走去。

「哼,你當我柳家是什麼地方,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柳家老大冷哼一聲,腳步邁出,竟然向著李辰打出一拳。

可就在這時,柳雲曦直接擋在了他的身前,大叫道,「大伯,李辰救我你不但沒有半點感謝,反而處處猜忌,他不過是查看了一下你的境界而已,你何必如此,怪不得我柳家衰落成了這個樣子,家族人脈漸漸流失,內部也出不了天才,人心渙散,被張家欺辱。」

柳雲曦的性格一向很溫柔,此刻大叫出聲,竟讓柳家老大獃在了那裡,隨即她就看到柳雲曦一轉身,向著李辰跑了過去。

「李辰!」

柳雲曦的施展了自己的身法,長裙飄飄,可李辰那看似緩慢的腳步速度卻是非常快,她根本就追不上。

李辰也知道柳雲曦在後面叫他,可他一點都不想留在這裡,出了這溫柔的少女之外,其他人他沒有一個看上眼的。

特別是柳家老大和他女兒柳彩霞的嘴臉,更是讓他討厭。

「柳小姐請回吧。」

李辰最後說了一句,隨後步伐加快,身體如風般閃爍,很快就走出了柳家的大門。

片刻孩子后,穿著淡紅色長裙的柳雲曦也趕到了這裡,眾人看到這時候美麗無比的柳雲曦不由的呆了一下,可柳雲曦卻根本沒時間和他們說話,直接跑了出去。

「柳雲曦,再追那個青年?」

他們的心中都是一驚,那剛才跟著柳雲曦一起過來的青年,到底是什麼人,竟能讓一向穩重的柳雲曦如此追趕。

走出了柳家大門,看著人來人往的大街,哪裡還有李辰的影子,柳雲曦不由的站在原地,神情中透出了一股濃濃的失落,心中一同,似乎什麼重要的東西消失了。

腳步還想再追,可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傳了過來。

「雲曦,不要追了。」

柳雲曦的腳步停在了那,一轉頭,就看到了他的父親走了過來。

「行了雲曦,他既然要走,你追上了又能如何呢?」柳飛揚說道,卻聽柳雲曦冷冷說道,「要不是你們如此刻薄,李辰怎麼會這麼快就走,他為我解決了體內的至陽之氣,你們卻不知道感謝,反而一片猜忌,爹,你不覺得這樣太愚蠢嗎?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以後誰還敢和我柳家來往。」

柳飛揚聽到柳雲曦的話沉默了一會兒,隨即腳步邁出,來到柳雲曦的身邊,他竟然能發現了柳雲曦的眼中閃爍著淚光,似乎是在為李辰不平,又似乎是因為李辰的離開而難過。

拍了拍柳雲曦的肩膀,柳飛揚的眼中露出一股複雜之色,這還是柳雲曦自從長大以來他第一次看到女兒的眼淚,就算被至陽之氣灼燒,她都一直是平靜承受。

「雲曦,你是不是喜歡上他了。」

柳飛揚問了一聲,讓柳雲曦心中一震,喜歡,往往都是剎那間的事情,這種情感,會在某一個特定的情況下突然爆發。

「不過雲曦你要知道,就算你把他留下了又能怎麼樣?只會讓以後的心更痛,他雖然很優秀,可境界還是太低了,不可能打敗張傲。」柳飛揚緩緩的說道,「能配上你的男人,必須能把張傲踩在腳下,才能解決你的危險,很明顯,這個人不是李辰。」

柳雲曦嘴巴一張,想要辯解,可卻一句話也說不出,雖然李辰可能隱匿了真實實力,可真的能夠打敗張傲嗎?張傲,可是神龍皇朝青年天才之中的一號角色,在整個神龍城都有不小的名頭,上一次把他爹都打敗了,要是把李辰留下,萬一張傲對付李辰,那結果恐怕也是個悲劇。

「雲曦,現在你體內的問題已經解決,這隻能說你多出了一個自由選擇的機會,不必再受到張傲的威脅,你可以離開神龍城,甚至離開神龍皇朝,不然的話,張傲過不了幾天肯定會再來我們柳家了。」柳飛揚再度說道。

柳雲曦的眼中帶著失落之色,緩緩的搖了搖頭,要是她離開神龍城,柳家上下的人,怎麼辦?

「我們走吧。」帶著濃濃的失落,柳雲曦隨著柳飛揚向家中走去,而在他們剛剛消失的時候,在大街上的一個角落之中,一道人影站了出來,正是李辰。

「張傲?」

李辰嘴裡念了一聲,柳雲曦和他說的那個天才就是張傲吧,張傲,把至陽之氣打入了柳雲曦的身體內部。

而且,張傲好像在威脅柳雲曦,好像是想要柳雲曦成為他的女人,這樣一來,一切都明朗了。

「張家的人來了!」

就在李辰暗暗思考的時候,在他身邊,一道驚呼聲傳出,遠處,有一群人氣勢洶洶的走來,而且,更讓人注意的是,這一群人竟然還抬著一個大紅花轎,好像是來接人的。

「看來這次張家是要柳家家主的女兒去他們張家了,張家,真是夠蠻橫。」

眾人討論了起來,顯然都知道張家和柳家的事情。

「蠻橫又怎麼樣,張傲天資恐怖,在整個神龍皇朝的年輕天才之中都是個人物,被選中參加神龍境比武,雖然柳家小姐長得漂亮,可張傲是絕對能配上她的,不至於讓柳家丟人。」

在眾人說話的時候,遠處的張家人影越來越近了,只是一剎那,就進入了柳家大門之中。

「走走走,咱們也過去看看啊,這可是場大戲。」

很多人都想著柳家的大門涌去,眼神中透著幾分高興之色。 李辰眼中閃爍了一下,露出猶豫之色,不過最後還是邁出腳步,向著柳家的大門前進,混在了人群中。

張家的人剛一進門,柳家的人便有了反應,比武場上的年輕人,全都停下了練武,站在了一起,目光冷冷的盯著那一群來到柳家的人。

在張家的人群之中,一道青年的身影撥開眾人走了出來,目光一掃四周的人,臉上露出了一絲冷笑。

「張家張狂,來接柳家千金柳雲曦前往我柳家。」

這青年大聲說道,讓四周的人神色一變,果然是來接柳雲曦的,張狂來了,張傲本人好像沒來。

柳家聚集在一起的人讓開了一條路,一群人走了出來,這群人,正是剛才走回去的柳飛揚以及柳雲曦,還有柳家老大以及柳彩霞婦女。

「張狂!」

柳飛揚冷喝了一聲,這青年他自然認識,一身五行混元功極其強橫,在張家,除了一個張傲之外,就是張狂天資最高,如今已經有了先天四重的境界,遠遠超過了他柳家的任何年輕人,甚至比他柳家的一些長輩都要強。

「柳家主。」

張狂看著柳飛揚,眼中閃過了一道冷冷的笑意,「柳家主,這次我弟弟張傲讓我前來迎接您的女兒柳雲曦去我張家,從此我們張家和你柳家,可就是秦晉之好了。」

「哼,既然想要我女兒去你們張家,張傲怎麼不親自過來,就讓你帶這麼幾個人,抬著一個花轎,就讓我女兒去你張家了?」

柳飛揚神情冷漠,張家,他欺負人了。

「哈哈,柳家主別急,我弟弟馬上就要參加神龍境比武,修鍊自然是最重要的事情,時間很緊張,可就算這種情況,我弟弟依舊很挂念雲曦小姐,這才讓我過來,希望柳家主能夠體諒。」

張狂不溫不火的笑道。

「神龍境比武!」很多人都驚呼一聲,能夠參加神龍境比武,無疑是一種榮耀,這張狂,顯然是在耀武揚威。

「既然修鍊這麼重要,那就讓他先修鍊吧,等從神龍境比武中回來在帶走雲曦也不遲。」

柳飛揚聲音淡淡,能拖一些時間久拖一些時間。

「這可不行,就算我們不在乎,雲曦小姐也要在乎,那至陽之氣的滋味,可不容易承受。」

「這個就用不著你管了。」柳飛揚回答道。

見到柳飛揚就是不同意,張狂的臉色也陰了下來。

「柳家主,我張狂代表我弟弟來接柳雲曦小姐,柳家主卻一直敷衍與我,難道是覺得我弟弟配不上你女兒?」

「怎麼可能,張傲天資強大,是我女兒雲曦配不上他才對。」柳飛揚立刻說道。

「我弟弟喜歡就行了,既然你柳家主這麼有自知之明,為何還要浪費時間,難道是柳小姐已經有了意中人?」

張狂的聲音很是不客氣,似乎是說張傲的身份高貴,前途無限,能看上柳雲曦,是柳雲曦的福分,磕頭感謝都是應該的,豈能拒絕?

「張公子客氣了,小女雲曦只是還需要一段時間調整心情,並沒有其他的意思。」這時候,柳家老大感受到了張狂的不善,介面說道。

「我有意中人了。」

可就在這時,柳雲曦突然開口,讓眾人的眼神都是一變,柳雲曦竟然說自己已經有了意中人,難道是比張傲更加優秀的人?

張狂的眼神也愣在了那,透出了一股冷光,看了柳雲曦一會兒,隨即把目光看向了柳雲曦旁邊的青年,冷冷說道,「柳小姐夠直接,不過我倒想問一下,柳小姐的意中人是哪個?竟敢我和我兄弟相爭,是活膩了嗎?」

「你問我有沒有意中人,我說我有,那麼我意中人就得死?」柳雲曦臉色難看,大聲質問。

「當然得死!有什麼人能夠和我兄弟張傲相比?給我滾出來,就算我兄弟不在,我張狂也能當場撕了他,好讓柳小姐明白,什麼才是優秀的男人!」張狂的語氣極為冷漠,柳雲曦氣的臉色都開始發白,就因為張傲想要她的人,她喜歡的人,就要死?

「是哪個傢伙?有種就給我出來!」張狂的眼睛再度看向了柳家的其他年輕人,冷冷發問。

那些柳家年輕人的臉色都是一沉,極為難看,這張狂,真是夠狂,在他們柳家都這麼不留情面。

他們這時候也明白了,今天張狂來到這裡,就是來找麻煩擺威風的,目的是震懾他們柳家。

「難道是個懦弱的男人嗎?」見到柳家的青年人沒有一個站出來,張狂又罵了一聲,「別以為不出來就行了,凡是柳家的年輕人,我一個一個的殺,我就不信殺不出來你!」

柳家的人臉色一變,殺?

張狂,他說他要一個一個的殺掉柳家的年輕人,這分明就是要滅絕柳家!

太囂張了,他狠辣了!

柳家的眾人全都憤怒了起來,雙拳握得緊緊。特別是那些青年都冷冷的盯著張狂,其目光恨不得將其生生撕碎,以泄心中之怒。

「你想殺我柳家的人?」

柳飛揚目光陰冷,死死的盯著張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