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姆孫感覺到冥冥之中似乎有人在呼喊自己的名字,他抬頭一看,王峰赫然站在自己的面前,他卻是不由得眯了眯自己的眼睛。

他不是已經被炸死了嗎?難道已經起死回生了嗎?此刻湯姆孫的心中已經有了無數的想法了,甚至於他還隱隱之間感覺到了些許的擔憂。

「你還愣著什麼呆啊!趕緊走啊!」王峰拉著湯姆孫的手就要離開,他知道湯姆孫的情況,但是此刻若是選擇解釋的話明顯是會浪費掉不少的時間的,王峰並不傻。

「你沒死?」湯姆孫反應過來了,卻是興奮地說道,他終於已經意識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王峰很有可能沒有死掉。

畢竟對方可是大名鼎鼎的狼牙小隊的隊長啊,怎麼可能就這麼輕易地死掉呢?

「你就這麼希望我死掉是嗎?」王峰無奈說了一句,「現在是我們逃出去的一個最好時機,趕緊的!」

直到這個時候,湯姆孫才如同大夢初醒一般立刻點了點頭,於是兩個人便快地往麻蟲的位置跑去,此刻後面是有追兵的,所以他們能夠選擇前行的地點似乎也只有麻蟲那邊了。

快地來到麻蟲所在的位置的時候,這裡還是一片烏煙瘴氣,很多人都在不停地咳嗽著,催淚彈的威力實在是太過於強大了,他們已經失去了戰鬥的能力。

「大家小心一點!對方很有可能會來找我們!拿出武器!」麻蟲的鼻子很靈,他似乎能夠感受到王峰和湯姆孫已經來到了自己的邊上一般。

只是,森林當中白茫茫的一片,他根本就不能夠分出那邊是自己的對手,哪邊是自己這邊的人。

反觀王峰與湯姆孫,兩個人的嘴巴早就被一層厚厚的布給蒙住了,而且現在催淚彈與煙霧彈的威力已經在逐漸消散了,他們現在所受到的影響幾乎是微乎其微的,甚至於根本就沒有受到多大的影響。

對著湯姆孫點了點頭,王峰的面色卻是浮現出了一絲恨意,鐵龍的人是必須要解決掉,否則自己的路途就將越加變得艱難險阻起來。

以最快的度掏出制式手槍,王峰來到一名鐵龍手下的身邊,此刻這個人是淚流滿面的,想要張開自己的眼睛都是一件麻煩事,更何況還想要反抗。

沒有猶豫,王峰直接對準了他的腦袋就是一槍,單調的槍聲在叢林當中響起,一瞬間令得整片叢林都變得極其騷亂起來了。

「誰開的槍?是敵人!快!把他們兩個人給我殺掉!」麻蟲並不傻,槍聲的響起似乎就已經意味著戰鬥的開始了,他扔掉手中的狙擊槍,然後從自己的懷中把手槍給掏了出來,在如此近的地方使用狙擊槍無非就是等於在自尋死路,這是每一個狙擊手都明白的事情。

王峰一槍放倒了一個人之後,湯姆孫緊隨其後,兩個人在不到一會的時間就已經是擊殺掉了好幾個人了,更為重要的是,王峰還從一名敵人的手上獲得了一把步槍。

「噠噠噠!」幾乎是下意識的,王峰沒有任何猶豫就開槍了,在如此近的距離之內,步槍幾乎是一打一個準,一時之間森林當中充滿了呼喊的聲音。

直到這個時候,煙霧也逐漸消散而去了,很多人都浮現出來了。

王峰在剛才那短短的幾十秒鐘之內就放倒了不少的人,眼看著煙霧就要盡數消散而去了,他自然是不敢再有過多的行為,否則對方很有可能就會奮起反撲了。

「快走!」王峰對著湯姆孫喊道,自己想要達成的目標已經達成了,甚至於都已經越了,他不敢繼續在這裡停留半步。

「是!」湯姆孫也不是一個貪心的人,解決掉自己面前的那個人之後,兩個人一個閃身就跑遠了。

一場激烈的戰鬥直接就以匪夷所思的結局結束,而此刻最為憤怒的人莫過於麻蟲了,剛才他一直都在閃躲,雖然沒有被王峰給殺死,但是也沒有做出多少的成就,眼看著對方兩個人已經離開,他卻無能為力。 ♂

麻蟲其實受到了煙霧彈不少的影響,此刻淚流滿面的他依稀可以看到王峰兩個人奔跑的背影,於是他拿出了自己的狙擊槍。?

視力大受影響的麻蟲最終還是沒有能夠成功開槍,他哀嚎一聲,自己精心謀划的一個局沒有想到到頭來竟然就被對方這麼輕而易舉的被破掉了。

「我一定要殺了你們!」已經跑遠的王峰兩個人聽到了一句這樣的話,兩個人的臉上浮現出了無奈的笑容,這種事情他們聽多了,只是還從來沒有人能夠實行過,否則現在的他們也不會站在這裡了。

「你是怎麼逃過手雷的啊?」直到現在,湯姆孫還是有一件弄不清楚的事情,那就是王峰到底是怎麼躲過去的,這看起來根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王峰微微一笑,然後指了指天空。

「上帝?」湯姆孫皺了皺眉,顯然,這個答案是沒有辦法能夠說服他的,畢竟他最為信任的人是自己。

「我爬到大樹的頂端,你說他們能不能夠看到我呢?」王峰微微一笑,最終還是把結果告訴湯姆孫了,反正這又不是什麼秘密。

聞言,湯姆孫卻是大吃一驚,當時的情況是如此的危急,然而在這最為關鍵的時刻王峰竟然還會想到爬樹,這無疑是令人感覺到無比驚訝的事情。

「隊長!對於你我現在真的是心服口服了!」要說之前還沒有過這種想法的話,此刻的湯姆孫真的已經不知道應該要多說點什麼好了。

王峰的實力幾乎是有目共睹的一件事情,自己在這之前雖然也了解,但是卻從來沒有像今天一樣對王峰感覺到服氣。

「哈哈,你要學的東西還多著呢,不著急。」王峰輕輕地拍了拍湯姆孫的肩膀,湯姆孫是自己最為看好的一名成員,將來的成就肯定也是無法想象的。

來到半路的時候,兩個人遇到了狼牙小隊與詹姆斯的隊伍正在往這邊匆匆趕來,看起來應該也是收到消息了。

「峰哥!生什麼事情了?」梁斌一眼就看出了兩個人的狼狽樣了,他幾乎猜都不用猜就知道王峰剛才經歷過一場大戰。

「沒什麼事情,剛才遇到了幾個鐵龍的人。」王峰極為淡定地說道,彷彿是在說一件很是平常的事情一般,不過他們的經歷如果說出來一定會讓人感覺到大吃一驚的。

對於王峰所說的話,董婷明顯不信,她將信將疑地看了一眼王峰,然後凝重地說道:「你們是不是遇到突襲了?我們剛才老遠就聽到了槍聲。」

一想到這種事情根本就沒有辦法瞞住大家,王峰倒是不客氣地點了點頭,無論如何,只要自己安全回來了就是一件不錯的事情,至少他的心裏面是這樣想的。

「你看看你,我說了讓你小心了你偏偏不信!」董婷趕緊上前查看了王峰的情況,在確定王峰並沒有什麼大礙之後才算是鬆了一口氣,畢竟王峰的安全與自己還是有著很大的關聯的。

湯姆孫在眾人的面前話語本來就不是很多,他也不打算對這件事情進行詳談,畢竟已經過去的事情就算是進行再多的討論似乎也是沒有任何用處的。

「王隊長,你們人沒事就好。」匆匆趕來的詹姆斯現王峰和湯姆孫沒事之後也忍不住長長地呼出了一口氣,無論如何,一個是自己的盟友,另外一個是自己一手帶大的。

王峰趕緊笑著點了點頭,對於詹姆斯,其實他還是比較感謝的,這個隊長不但是把湯姆孫讓給自己了,沒有想到在這關鍵時刻還沒有忘記挺身而出,詹姆斯的確是一個值得結交的夥伴。

回到營地之後,眾人的心情才算是逐漸變得放鬆起來了,無論如何,在外面他們都很是擔心自己的安全。

第二天便進入到了正常的訓練,王峰與湯姆孫沒有在這件事情的上面進行詳談,因此眾人也不知道具體到底是什麼情況,她們唯一可以想到的是,兩個人應該是在死亡線上經歷過來的。

今天,王峰從湯姆孫的身上現了一個很是明顯的變化,這個小子與狼牙小隊眾位成員的話似乎在不知不覺當中變多了,而且整個人都變得開放了那麼一點。

湯姆孫能夠與狼牙小隊的成員們打成一片自然是王峰願意看到的事情,畢竟作為狼牙小隊當中的精英,湯姆孫所表現出來的一些態度對於眾人還是比較重要的。

其實,王峰不知道的是,湯姆孫之所以會有這麼大的改變與他是分不開關係的,那天王峰獨自衝鋒陷陣給了湯姆孫很大的震撼,他從來都沒有想到過,王峰在求生的道路面前會毅然決然地選擇讓自己逃命。

鐵龍基地內部的一間石屋內,麻蟲一臉茫然地站在鐵龍的面前,這一次他們不但沒有殺掉王峰,而且還損失了十幾條人命,為此鐵龍自然是憤怒不已。

「麻蟲,這究竟是什麼情況?還有,對方是什麼人物,竟然可以在你的面前逃走?」鐵龍面色冰冷地說道,他並不是不願意接受這樣的事情,但是這種事情生在麻蟲的身上的確是讓人有點難以想象。

要知道,麻蟲可是自己最為厲害的一名手下,不但狙擊了得,帶隊的能力也十分強大,能夠讓他吃虧的人似乎並不是很多。

「老大,對方使用煙霧彈和催淚彈,我們根本就沒有想到啊!」麻蟲攤了攤手,憑空而來的催淚彈的確是令他感覺到無奈。

要知道,自己這邊的一名小弟丟手雷都是冒著生命危險前進了一段距離,然而對方似乎天生神力,催淚彈就自然而來地來到隊伍的前面,以至於他都不知道如何去應付。

「對方使用催淚彈,你難道就不會扔手雷嗎?」鐵龍顯然不願意接受這樣的回答,「麻蟲,你是我最看好的手下,但是這一次的行動我很失望。」說著鐵龍冷哼了一聲,卻是不再把自己的目光看向麻蟲。 一時之間,麻蟲也不知道應該要說些什麼來表明這件事情了,他只能夠傻乎乎地站在那裡。

「唉,這件事情就算了,你著手準備一番,近期詹姆斯的人可能會還擊了。」鐵龍嘆了一口氣,卻是不願意在這件事情的上面多說一些什麼了,他知道,多說無益。

「是!老大!」看到鐵龍似乎不準備追究自己了,麻蟲終於鬆了一口氣,要說鐵龍的規定其實都是比較嚴格的,看起來自己算是比較幸運的一個人了。

「還好毒蛇死了,不然我們哪裡還有什麼能力與黑熊戰隊做鬥爭啊?一個個傷的傷死的死,唉!」想起了之前的事情,鐵龍卻是忍不住一陣感慨。

直到現在,鐵龍還是沒有想清楚一件事情,那就是毒蛇那麼精明的人為什麼會死掉,而且死的還比較憋屈。

「是啊!我們現在的兵力超過五百,一定能夠打敗黑熊戰隊的!」麻蟲趕緊笑著說道,在鐵龍的面前他始終都比較老實,就如同一個聽話的小孩子一般。

「到時候我一定會替兄弟們報仇的!」說著麻蟲捏了捏自己的拳頭,臉色也逐漸變狠起來了,關於這件事情,自己所需要表達出來的東西已經很明確了。

「過不久將會是我們與黑熊戰隊的決勝之日,一定要小心!」鐵龍點點頭,這一片是黑熊戰隊所管理的地方,如果黑熊戰隊遭到滅亡的話,他們將會成為這片地方的土皇帝,雖然時間不會太長,但自己至少經歷過,這就已經足夠了。

對於鐵龍基地那邊所發生的事情,王峰自然不是很清楚,這幾天他完全把自己的精神投入到了訓練當中去了,戰鬥即將打響,自己自然是沒有心思去管其他的。

豪門掠情,首席的陷阱 轉眼之間,進軍鐵龍基地的日子終於來臨了,這一天大家的心情都有著一種莫名其妙的激動,或許是因為壓抑了太長的時間了,又或許是對於前途的位置。

黑壓壓的人群站在操場上,給人一種強大的氣勢,王峰和傑克還有詹姆斯三個人站在隊伍的最前面,他們臉上的表情依舊沒有任何的變化,即使這是極為重要的一場戰鬥。

「兄弟們!今天我們將進軍鐵龍基地,鐵龍這些年在北國邊疆之地無惡不作,殘害生靈,本是早就應該要受到懲罰的,奈何種種因素,一直到今天他還活的好好的。」 刺婚時代 說話的是傑克,他說話有一種鼓舞人心的能力,令得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傑克的身上。

如同傑克所說的那般,鐵龍不但販毒,而且還做一些販賣人口的事情,這些年以來早就已經弄得人心惶惶了,甚至於很多參加戰隊的人都是被鐵龍所殘害過的人。

似乎能夠感受到大家那頗為熱烈的目光,傑克並沒有停止講話,「我們這裡有許多的戰士其實都是受害者,所以今天我們就讓他血債血償!」

「血債血償!血債血償!」底下傳來了一陣震耳欲聾的聲音,這聲音甚至於都令得王峰感覺到了些許的熱血沸騰。

狼牙小隊的任務本來就是為了滅掉鐵龍基地,現在與黑熊戰隊的聯盟,已經是勢在必得了,對此,王峰充滿了信心,他堅信自己這些人一定能夠取得成功。

「兩位隊長,你們還有什麼需要說的嗎?」傑克說完該說的之後,卻也沒有忘記詹姆斯和王峰,他們三個人的地位本來就差不多是平等的,相互之間也很是和睦。

詹姆斯與王峰卻是搖了搖頭,說話並不是他們擅長的東西,王峰擅長的是在場上作戰,他已經略微有著一點迫不及待的感覺了。

「好!既然這樣的話,現在朝著鐵龍基地前行!」傑克大手一揮,數百人的隊伍一瞬間便前行起來了。

與此同時,地上的灰塵也紛紛揚揚地飛了起來,似乎是在訴說著什麼事情一般,這一次的戰鬥必將不簡單,這是大家都明白的一件事情。

王峰迴到自己的隊伍,一言不發地走在了最前面,狼牙小隊的人數雖然是最少的,但是個人戰鬥力卻是最強的,這是毋庸置疑的一件事情,黑熊戰隊的人自然不會有嫌棄。

「上了戰場,大家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安全才是最為重要的,知道嗎?」王峰一直都比較堅信的事情就是,只要有一條命在,所有的事情都講變得輕而易舉起來,而一個人若是死了的話,那就什麼都沒了。

「是!」董婷等人趕緊點了點頭,他們的臉上並沒有出現擔心的表情,取而代之的卻是亢奮,畢竟已經很久沒有遇見過這種事情了。

黑熊戰隊與鐵龍基地所處的位置本來就不是很遠,走路大約半天的時間就可以到達,隊伍的前行速度並不慢,所以很快就來到了外圍。

王峰命令隊伍停了下來,據他所知,這個地方是地雷的密集地,如果強行走過去的話很有可能是會引起地雷的爆炸。

「怎麼了王隊長?」傑克有點不解地對著王峰說道,「還有大約三里路的路程就到了,你怎麼命令他們停了下來啊?」

「傑克隊長,這裡很有可能埋了不少的地雷,該是你們掃雷組上的時候了。」據王峰所了解,傑克的部下有掃雷組,而且人數還不少,這樣一來想要繼續前進倒也不是什麼問題,只是需要耽誤一丁點的時間而已。

「哦?是嗎?可以!」自從了解到王峰的帶隊能力之後,對於王峰所說的話傑克一般都是言聽計從的,他知道對方一定有自己的道理。

半個時辰之後,傑克的掃雷組掃到了第一顆雷,這才令得眾人大吃一驚。

「不需要用這麼驚訝的眼神看著我,我以前就知道這裡有雷了。」看到傑克那頗為驚訝的目光,王峰卻是笑著說道。

直到這個時候,傑克才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緊接著,掃雷組再度有了不少的收穫,短短十幾分鐘就拆除了不下於十幾顆的地雷。 要不是王峰這一次善意的提醒,事情是絕對沒有沒有這麼簡單的,畢竟誰都知道,鐵龍並不好惹。

「還好我們掃雷組的人不少,否則這倒是一個麻煩呢!」看著掃雷組的度變得越來越快,傑克的臉上終於露出了些許的笑容。

相比於上次的掃雷組來看,這一次的確是要快上不少,整個部隊直接就在森林當中修整,雖然掃雷組的度不慢,但想要完全把這地雷全部都掃完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眼看著太陽已經逐漸在往山下走了,大家的心情一個個卻都不是很好,戰鬥即將打響,激動的心情幾乎是在所難免的。

「鐵龍的人會不會已經在等我們了啊?」看了一眼不遠處的掃雷組,董婷抹了抹自己額頭上的汗水,這邊的溫度比較高,加上陽光很充足,她只感覺到很曬,其他的根本就沒有什麼心思去想。

王峰搖搖頭,「應該不會這樣,他們現在肯定在城堡裡面布好了防禦。」他可不認為鐵龍有這麼大的膽子。

城堡是個易守難攻的地方,而且還有無數瞭望口與機槍口,對方若是不傻的話,絕對是不會輕易出來的,畢竟那裡才是作戰的最好地方。

董婷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然後也不再多問,所有的人都蹲在大樹的下面乘涼,所幸這邊的樹都已經有很多年代了,一棵棵幾乎都是蒼天大樹,這才令得他們的情況沒有想象當中那麼糟糕。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之間一個時辰的時間就過去了,掃雷組的度雖然很快,然而前面似乎還有掃不完的雷,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是個頭。

悶熱的空氣令得眾人的心情變得更加不好起來了,畢竟誰都不知道後面到底會生什麼事情。

「轟隆!」隨著一聲炸彈的響聲傳來,眾人把目光齊刷刷地往爆炸的地點看去,只見掃雷組那邊,一名掃雷人員似乎是不小心觸到雷了,這才引了爆炸。

掃雷的工作並不是一帆風順的,即使掃雷組的人穿好了專門的防禦工作,然而還是有著很大的危險的,事情一生,傑克的臉色就變得很是難看起來了,然後直接往那邊跑了過去。

王峰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危險性了,他示意狼牙小隊的成員們待在原地不要動彈,而自己則是跟隨著傑克的腳步來到了事故的生點。

「快!醫療隊!」眼看著被炸的成員已經是奄奄一息了,傑克臉上的表情卻是越變得難看起來,這是他的隊員,他自然是不願意看到成員受傷。

王峰略微有著一些不忍地站在原地,眼前的事情令得他也不知道應該要說些什麼好,作為掃雷組的人,幾乎都是與死神同行的,或者可以直接說,作為特戰隊員,每個人都是與死神同行,沒有特例。

醫療隊的人匆匆趕來,在對傷員進行了一番救治之後才鬆了一口氣,「還好,並沒有生命危險。」

直到這個時候,王峰才忍不住呼出了一口氣,關於這件事情,還好,最為糟糕的情況並沒有生。

「沒有生命危險就好。」站在一旁的詹姆斯也忍不住說道,他剛才就一直都在觀察著這邊的情況,其實對於這件事情的後果詹姆斯也是比較擔心的,無論如何現在大家都是一條繩子上的螞蚱。

「鐵龍在這片區域到底布了多少雷啊?怎麼掃都掃不完。」看了一眼還沒有完成的任務,傑克的臉上略微帶著一些抽搐。

他也只是為自己的隊員們的安全著想,畢竟這才多長的時間就有一個人受傷,無論如何這與自己是脫不了關係的。

掃雷組裡面也有一些黑熊戰隊的成員,但是人數並不多,也就是說,大多數的隊員都是傑克的人,所以此刻的他自然是有著一些無奈的。

王峰微微搖頭,「我不知道,我們之前所走的是那條路,但是不知道他們把那條路給封了沒。」說著王峰把自己的手指向了另外一個位置。

第一次進攻鐵龍基地的時候,其實他們也算是採用投機取巧的方法,跟著鐵龍的人前行終歸是沒有任何錯誤的,只是時間都已經過去這麼久了,誰都不知道對方在那裡設了埋伏沒有。

「要不按照你們之前所走的位置繼續走吧!」傑克有些不忍地說道,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他是絕對不會說出這種話的,然而現在的自己其實是太過於擔心隊員們的安全了。

「那邊可以去探測一番。」王峰點點頭,對於對方所說的還是採取了贊同的意見,無論如何,只要是有辦法,試一下是應該的。

不一會的時間,傑克吩咐自己的幾名隊員去探測,然而探測的結果卻是令得他們兩個人都感覺到驚訝無比,對方所布的雷似乎把整個鐵龍基地給包圍起來了。

掃雷有一定的危險,但是現在掃雷似乎並不是一個多麼正確的辦法,畢竟這其中很有可能生一些意外,那是大家都不願意看到的。

「他們之前已經有了很是詳密的計劃了,看來我們必須要掃雷。」討論了一番之後,王峰還是決定要堅持自己的意見,畢竟事情都已經展到現在了,如果不堅持下去的話,那麼之前一切的都白費了。

詹姆斯對於王峰的所提出來的方案是沒有任何意見的,他也知道王峰的本領,所以一直以來都很是相信王峰,只是借口是主力軍,他覺得自己更加有言權。

再度過了一個時辰之後,前方傳來消息,地雷已經被掃完了,這對於王峰和傑克的等人來說無非就是等於一個天大的好消息,為了印證這個消息,兩個人快地來到了前線,果然看到正有幾名掃雷人員在路上不停地前進著,而手上的探雷儀也沒有出警報。

三個人不由得心中一喜,掃了兩個多時辰的時間,最後的結果看起來似乎始終都沒有讓他們感覺到失望。 ♂

傑克甚至於都忍不住拍了拍自己的大腿,他不忍心看到自己的隊員們繼續受傷或者是死亡,畢竟這對於他們來說實在是有些殘酷。

雖然,掃雷人員的義務早就已經被安排好了,但是如果自己能夠做得更好的話自然是不錯的,畢竟沒有傷亡才是隊長應該要做的事情。

部隊繼續浩浩蕩蕩地前進著,而掃雷人員自然是繼續探雷,畢竟誰都不知道對方在後面的路程布了雷沒有,這也是為了保險起見。

深山裡面的路並不是很好走,加上這裡植物的覆蓋比較寬廣,前行的路更加是有些複雜,所幸經過了半個時辰之後,眾人終於可以看見鐵龍的城堡了。

這幾乎是鐵龍的天堂,因為城堡一直以來都是鐵龍在打理,在城堡裡面,鐵龍就如同一個至高無上的皇帝,從來沒有人敢惹他。

「隱蔽起來!」看見城堡的那一瞬間,王峰也沒有忘記提醒自己後方的大部隊,這可不是鬧著玩的,要是讓對方的大部隊知道了自己所處的位置的話,後果可能將會變得不堪設想。

鐵龍城堡裡面的武器很是先進,不乏一些精準的大炮,而且對方採購軍火的渠道並不少,這也是鐵龍能夠屹立不倒這麼多年的原因。

「大家都不要輕舉妄動!」王峰與鐵龍交過手,對於鐵龍這個人他還是比較清楚的,簡而言之來說,對方看起來似乎很是正義,然而事實卻是,對方十分陰險狡詐。

已經被對方騙過一次了,王峰相信自己再也不會受到對方的騙了,因為對於自己的判斷他還是比較清楚的,無論如何,有些人是絕對不能夠太過於信任了。

「咱們現在應該要怎麼辦?」詹姆斯把懷中的望遠鏡給掏了出來,目光卻是一直都沒有離開過城堡的位置,在他看來,城堡裡面的人都是必死無疑的。

「暫時不要動手!」王峰頗為冷靜地說道,白天打仗並不是一個很好的選擇,畢竟自己是攻的一方,所謂的攻的一方,就是讓敵人摸不清楚自己所處的位置,這樣一來勝算就加大了不少。

無疑,在這種情況之下,選擇晚上作戰是最為正確的一個選擇,城堡的外面是草地和山林,天然的防禦優勢,無法自然是不會錯過這個機會。

「晚上動手?」傑克一眼就可以看出王峰的心裏面在想著什麼了,他卻是忍不住對王峰有著一些敬佩,畢竟一個能文能武的人的確是不多見的。

王峰點點頭,「先看看對方的情況吧,貿然動手絕對不會是什麼好的選擇。」說著便再度把自己的目光往城堡的方向看去,如今城堡裡面的一舉一動都是值得自己關注的,因為這對於打仗有重要的效果。

「你們看!那邊好像有人!」忽然,詹姆斯指著城堡外面的方向說道,他似乎看到了令人感覺到極為震驚的事情一般,否則詹姆斯也絕對不會表現得這麼驚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