傀儡陣被趙綉從內部攻破,陣法四周出現裂紋,最終承受不住重劍無鋒的威勢,直接崩塌。

在場的眾人全都愣住了,趙綉只有金丹初期的修為,竟能憑著這毀天滅地的一劍,當眾斬殺那隻傀儡!

尤其是幾個虛境強者,也不由得搖頭輕嘆。

這趙繡的表現,簡直太出人意料了,他們年輕時候,也曾挑戰過修為比自己高的前輩,但沒人能像他這樣,強勢鎮殺修為高自己一階的對手。

「小子,秦川山脈那晚燃起的大火是否跟你有關?」梵音寺強者目光一冷,冷喝道。

趙繡的實力確實驚艷,連他都有些欣賞起來。

可實力驚艷是一回事,但在秦川鬧事又是另一回事!

眾人聞言,紛紛看向趙綉。

「不錯。」趙綉點了點頭,對此毫不否認。

「果真是你?」清風派的強者詫異的看了眼趙綉,隨後嘆了口氣道,「真是少年可畏啊,小子,以你的天賦不學劍真是可惜了。」

「你那詭異的爪法,莫非脫胎於龍爪手?」震天殿強者一直默不作聲,此時也忍不住道。

梵天寺高僧見眾人非但沒有追究趙繡的責任,反起了拉攏之意,頓時皺起了眉頭。

「小子,你在秦川山脈肆意殺人,可曾想過給我們一個交代!」高僧大喝一聲,身上氣勢徒然攀升,向趙綉施展而去。

這強大的氣息,如同天塌了一般,壓抑的趙綉喘不過氣來。

不過趙綉還是咬牙硬扛,冷笑道:「交代?你要什麼交代?」

「我來七星閣參加會試,卻在秦川山脈被人截殺,那你是否也要給我一個交代!」

他話音剛落,萬丈金芒閃起,至尊降世!現出傳承才勉強擋住這強大的威勢,卻也額頭冒汗,幾乎到了崩潰的邊緣。

虛境強者,果然有執掌天地的力量!

「悟法禪師,你對一個小輩出手,也不覺得丟臉嗎?」一個輕笑傳來,吟風閣的強者踏步而來。

她伸出纖纖細手,虛空之中頓時浮現萬千風刃,向悟法禪師席捲而去。

「哼!」悟法禪師臉色一變,不再對趙綉施壓,一轉身,僧袍揮動,勉強擋住風刃的攻擊。

二人交手只是一瞬間的事,悟法禪師神情凝重,如臨大敵,而吟風閣的強者卻笑吟吟的站在那,彷彿此間發生的事與她無關。

雙方的差距,一看便知。

吟風閣的強者如今年紀過百,早在十幾年前便踏入虛境,又豈是悟法禪師可比的?

「你們都要包庇這小子?」悟法禪師臉色鐵青,眼中閃過一絲厲色。

他堂堂虛境強者,莫非還治不了一個少年?

「悟法禪師息怒,此事另有玄機,若真像他說的那樣,反倒是我們七脈的責任了。」 豪門,總裁太霸道 震天殿的強者站出來打圓場,他瞥了眼趙綉,眼中閃過一絲惜才之意。

無論此子是不是趙家血脈,這一次都要招攬下來。

他剛開口,便聽清風派的強者說道:「少年,你施展的重劍,劍意滔天,一旦加入清風派,憑著你在劍道上的天賦,日後定能化神超凡,踏入虛境。」

眾人微微一愣,沒想到他會給出如此高的評價。

悟法禪師見狀,雖然不滿,卻也無可奈何,吟風閣的那個虛境強者,他都不能匹敵,更不用說對上這許多人了。

「也罷,此事我不再管!」悟法禪師一甩僧袍,憤然離場。

「小弟弟,你是不是有一塊吟風閣的玉佩?」這時,那嬌媚的女子款款上前,眼波流轉,媚態十足的看著趙綉。

眾人心神一盪,不由得暗罵一聲,這磨人的小妖精!

趙綉眼睛一下子眯了起來,有些戒備的看著女子道:「前輩這是什麼意思?」

他曾在山谷中斬殺吟風閣的天才,此事若被她們查出,恐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面對虛境強者,趙綉即便底牌盡出,也難逃脫。

「我那不成器的徒弟說過,當初有個熊孩子當眾調戲她,結果惹得吟風閣眾人出手,卻硬是讓他給擋住了,那孩子就是你吧。」 吟風閣強者的話,令眾人一陣無言,難不成這小子從小就那麼妖孽?

趙綉露出一絲苦笑,硬是讓自己給擋住了?這哪裡是擋住,簡直就是對那些吟風閣的天才無情碾壓啊。

只是這種事畢竟是吟風閣的醜事,他也不好當眾點破。

趙綉瞥了眼不遠處的姜姑娘,眼中隱隱藏著鋒銳之氣,對方確實天賦不錯,但太過驕縱輕狂,自以為有絕色容貌和驚人的天賦,便覺得不管到哪都該享受眾星捧月的感覺。

「一群井底之蛙罷了。」趙綉語氣有些隨意的說道。

「井底之蛙?」姜姑娘心頭一跳,原本有些麻木的臉上露出一絲寒意,因憤怒而變得扭曲起來。

今日,本該是她展露驚艷天賦,被七脈爭相邀請之日,誰曾想,卻因眼前這個少年的出現,自己變得泯然眾人。

以一敵五,很強嗎?

趙綉那輕蔑的目光,幾欲令她發狂!

姜姑娘自以為同階無敵,以一敵五足以震驚七脈各大強者,屆時,不是七脈各派挑選她,而是她挑選其中一派加入!

屆時,無論功法還是靈藥,她必定是最先擁有的那一個。

成為門派中傾力栽培的天才!

可惜,這些在趙綉出現之後,都化為了烏有,七脈負責考核的虛境強者,自趙綉踏入陣法以來,再無看過自己一眼。

吟風閣強者順著趙繡的目光,看向姜姑娘,眼中閃過一絲決斷之色。

「我收回之前的話,只要小弟弟願意加入吟風閣,我們可以拒絕姜姑娘。」

她的話,讓眾人露出驚愕的表情,吟風閣竟然為了這少年,拒絕姜姑娘?

「我不知兩位有何仇怨,但你若同意入我清風派,我同樣可以拒絕姜姑娘的加入。」清風派強者背負長劍,神情溫和的看向趙綉。

他是新晉的虛境強者,性格高傲,姜姑娘之前的表現在他看來,也不過如此,反倒是眼前這個少年,爆發出來的劍意,連他都為之心驚。

這種人,就該天生學劍!

姜姑娘身子一晃,差點沒氣暈過去,她從小就受人仰視,何曾受過這樣的屈辱。

「小子,你今天給我帶來的屈辱,日後我一定加倍償還!」姜姑娘不敢對七脈的強者出言不遜,只能把氣撒在趙綉身上。

趙綉臉上露出譏諷之色,看了眼姜姑娘,淡淡道:「我給你帶來屈辱?就憑你,也配?」

姜姑娘臉色慘白,只覺得周圍人看自己的目光,都帶著幸災樂禍之色,此刻只想儘快逃離此地,逃離這個讓她受盡屈辱的地方。

「我願意加入歸玄宗,成為歸玄宗弟子。」

歸玄宗強者微微一愣,隨後點了點頭,並沒有想象中的興奮,相比起趙綉,眼前這個小姑娘的表現太過平凡了些。

他性情平和,這一切並沒有表現出來,只是那淡漠的表情很好的詮釋了內心的不滿。

「姜姑娘放心,你所展現出來的天賦和實力,足以加入歸玄宗,接下來的考核可以不用參加了。」

歸玄宗強者深吸一口氣,這才緩緩說道。

「多謝!」姜姑娘對歸玄宗強者行了一個禮,便逃也似的離開。

眾人對姜姑娘的離去,並沒有太過上心,齊齊的看向趙綉。

第三關考核,是讓通過前兩關的會試者進入幻境,三天之後,最終能站著走出幻境的人,才有資格成為七脈弟子。

這三日,在幻境中可以任意對他人出手,但前提是不能殺人。

以趙繡的實力,進入幻境之後,又有誰能擊敗他?

這種考核對他來說,簡直就是小兒科。

「小弟弟,考慮的怎麼樣了?」吟風閣強者眼波流轉,笑吟吟的看向趙綉。

「第三關考核,你不用參加了,可以選擇自己想去的門派。」震天殿強者語氣平靜的說道。

眾人聽到他的話,頓時心頭一顫,看向趙繡的目光帶著一絲希冀之色。

「我決定,繼續參加考核。」趙綉面帶微笑的看了過去,因為祖父的原因,他只能加入震天殿。

但這第三關考核,他必須參加。

趙綉也想趁此機會看一看,那些過了兩關考核的少年,究竟有沒有值得自己出手的存在。

眾人臉色一變,就憑他表現出來的實力,進入幻境后還有誰人能敵?

「咳咳……你的實力,沒必要參加第三輪考核。」震天殿強者臉色有些尷尬。

若任由由這殺神進入幻境,只怕通過前兩關的那些天才,都被他打的淘汰出局了,那七脈這一次真是得不償失。

趙綉皺了皺眉,有些不解的問道:「難道我沒資格參加第三輪考核嗎?」

「這倒不是,只是以你的實力,似乎沒有那個必要。」歸玄宗的強者也搖了搖頭,如此妖孽的人物,進入幻境後會發生什麼,誰也控制不了。

「放心吧,我下手有分寸的。」趙綉淡淡說道。

他話音剛落,眾人就一陣無語。

下手有分寸的?

天啊,這小子想參加第三輪考核,不會是單純為了進幻境打人的吧?

以他的實力,這群小屁孩,又有幾個是他對手!

就連融神境你的傀儡都死在此子手中,這樣強悍的實力,便是七脈那些重點栽培的天才,都未必能做到。

「也罷,這終究是你的選擇,希望第三輪考核后,你能入我清風派。」

清風派強者看了眼趙綉,對他的表現越發期待起來,據他所知,清風派中有幾個妖孽也將參加第三輪考核,不知雙方遇到之後,會是怎樣一幅場景。

「我震天殿也歡迎你的加入。」震天殿強者欲言又止,他始終認為此子就是趙長老家的孩子,只是這話不好當眾說出口,只得事後再向趙長老討教了。

七脈會試舉行的第一天,便傳出了轟動的消息。

先有姜姑娘以一敵五,擊敗五隻同等修為的傀儡,之後又冒出個神秘少年,修為踏入金丹期不說,還秒殺一眾金丹期修為的傀儡。

更令人驚訝的,還是他在考核中強勢鎮殺了一隻融神境的傀儡。

此事傳的沸沸揚揚,這一日會試,最耀眼的不是姜姑娘,也不是其他世家門閥的孩子,而是這個來歷不明的少年。 秦川山脈深處,曾是一片遠古戰場,透著無盡的煞氣,后被七星閣強勢壓制,將其中的煞氣抽離,煉成幻境。

而這幻境,也成了七脈會試第三關考核,凡是能從幻境中走出的少年,便有資格加入七脈,成為七脈的正式弟子!

趙綉回去后,在秦川腳下休息了兩天,夏蟬兒已經憑著那塊玉佩,正式加入吟風閣。

幾天下來,通過兩關考核的不在少數,其中也有一些驚艷之輩,但和趙綉比起來,還是相去甚遠。

能夠通過兩關考核的,都得到一塊令牌,用以進入幻境,趙綉手中也有一塊,看似普通,卻透著些許靈力波動的感覺。

各方勢力都在打探趙繡的消息,只可惜,他有了千人千面這個能力后,可以輕易改變容貌,壓制自己的修為,堂而皇之的出現在秦川腳下,也無人能認出他的身份。

趙綉現在依舊是個少年模樣,只是臉圓的有些可愛,和他原本的容貌簡直天差地別。

倒也顯得有些呆萌。

「喂,小胖子你看什麼?」這時一個妙齡女子路過趙綉身側,見他圓臉看起來呆萌可愛,別伸手捏了把他圓圓的臉。

趙綉翻了個白眼,還好這千人千面並不是簡單的易容術,要不然這一把捏下,非得暴露身份不可。

「這小胖子傻乎乎的,不知過了兩關考核沒?」

又一個容貌秀麗的女子走了過來,想要伸手掐一把趙繡的臉蛋,被他躲了過去。

「通過了,這是我的令牌。」趙綉笑眯眯的說道,看起來萌萌噠,心裡卻是日了狗的感覺。

要是再被這群女子糾纏下去,恐怕自己真的暴露身份了。

「喲,還真通過了兩關考核呀!」這女子露出詫異的表情,隨後捂嘴輕笑道,「以後進入七脈修行,可要關照一下姐姐呀。」

說完,嬌軀輕挪,向趙綉靠了過來。

趙綉見狀,哪敢和她糾纏下去,逃也似的離開了。

「哈哈哈……」身後傳來那女子嬌滴滴的笑聲。

七脈會試第三關考核,要等前兩關考核結束之後,才正式舉行。

今日是前兩關考核的最後一天,已經篩選出一千多個附和條件的少年,能通過兩關考核的,都是萬眾挑一的人物。

這些人,不僅有世家門閥的孩子,也有一些平民子弟。

即使第三關考核不通過,以他們的天賦,也能進入七脈成為外門弟子。

所謂的外門弟子,不過就是替七脈栽種靈藥的苦工,對外卻能頂著七脈弟子的身份,實則地位低下。

不過每年也有一些人被七脈長老看中,成為正式弟子,不過這種比例少之又少。

所以這第三關考核,能否順利出來,日後的路將天差地別。

趙綉在秦川腳下穿梭,忽然感受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他不由得皺了皺眉,這道氣息一路跟隨過來,顯然是沖著自己來的。

「這就怪了,我已經改變了自己的容貌,壓制修為,難不成還能被人認出?」趙綉眼中閃過一絲寒意,若真如此,他不介意殺了對方。

走過一個拐角,趙綉身形一閃,將自己的氣息完全隱去,逆鱗使出,爪風激凌,攀在一處山峰上,靜靜的觀察著四周的動靜。

這時,兩個穿著古怪的男子走了出來,其中一人眯起眼睛,冷聲道:「那小子的氣息怎麼憑空消失了?是否被他察覺了什麼。」

「不會吧,我們可是用的宗派至寶一路搜尋過來,就算化神境強者都未必能察覺出什麼,這小子不過金丹期修為,難不成感知比化神境強者還要厲害?」另一人面露詫異之色道。

先前說話那人冷哼道:「這小子有些古怪,我們不能掉以輕心,找到他的蹤跡,告知其他人,待他進入幻境后出手擊殺!」

說完,二人急速掠去,消失在山路盡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