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系統,空間彈匣還行,我想問下,後期購買彈匣多少熔煉分啊?」

「抱歉,此產品為配套消耗品!」

「好吧,好吧,我的熔煉分已經達到3000了,可以熔煉提升我本身的何種身法?」

「消耗2000積分,可提升一葦渡江身法。消耗4000積分,可提升易筋經為先天級!」

陳子昂微微嘆息:「那就先提升一葦渡江身法吧!」

「我想問下,如果我走了,以後……我還會回到這個世界嗎?」

「宿主可以將當前世界定位為您的主世界,後續可以消費少量熔煉分,便可以自由穿梭!」

「少量熔煉分?」

「500一次!」

陳子昂:「……」

「反正暫時沒時間限制,我先呆在這裡一段時間!」

處理掉一切事物,陳子昂又兌換了洗髓丹和養神丹。

一顆丹藥吞入腹,傷勢便開始緩慢痊癒!

養神丹吃過之後,陳子昂只感覺自己耳聰目明不少,實力的提升並沒有那麼明顯。

看來養神丹,對自己的靈魂之類的提升很大。

只是自己暫時沒有修仙功法,無法做到修鍊神魂。

「以後多啃啃書,道藏內寶貝很多,也許是我沒有發覺罷了,以後或許會有用的……」

完成了任務,陳子昂神清氣爽不少。

陳子昂在這裡待了一個月,明軍帶著多爾袞,在槍炮和血腥的震懾中,很快清掃了建奴頑強抵抗的實力。

時光如梭,不知不覺中,遼東事畢,祖大壽等人開始向蒙草原進攻。

而最大的工程陳子昂,此刻也帶著一萬將士返回京都……

不知不覺,已經到了天啟八年末~

這短短的半年裡,發生了很多事情,南方士紳土地,藩王俸祿封號,海上商業貿易,商稅整改!

還有最振奮人心的遼東一役終結了盤橫在大明頭頂的大患……

殿試、教育、改革、收入……

大明在快速向著良好的時間進發展……

又過了一個月,魏忠賢突然落了水,感染了風寒,隨後短短的時間裡嗝屁!

而深居簡出的天啟皇帝,也突然上了朝,開始了勤政之路……

這天,渾身大汗的陳子昂停止訓練,隨後把身上的侵了汗水的衣衫丟給清兒。

眯著眼睛抬頭看天……

今日,大明烈日高照!

「老爺,該就餐了!」挺著大肚子的北齋柔柔的喊道。

「哦,又晌午了嗎?」

清兒笑著把信奉遞給陳子昂:「老爺,草原傳來了好消息,大勝……」

陳子昂滿意的笑著點頭!

最近的好消息太多了,自從清理了魏忠賢和一些不安分的傢伙,大明朝已經走上了正軌。

而陳子昂,也在辛勤的耕耘播種半年後,留下了了自己大量或明或暗的血脈子嗣!

「是時候前往新世界冒險了……」

吃完飯,看著最寵愛的小妾北齋此刻已經甜蜜入睡,陳子昂眼睛微微眯著。

「系統,穿越……」

PS:今天從醫院做完大寶劍出來,本來不想更新的,但是看到了[沖北三鹿給你喝]打賞,很是欣慰!

故此,吃了葯后,不顧自身傷痛加身,今天加班水一章……

說說這本書吧!

真心話,就想寫武俠世界,寫著玩。

當時寫這本書的時候,黑暗色彩很重,風格也很難轉變。

看大傢伙推薦票很多,如蒼天無塵,復古一半,三封天下、夜落江……等等讀者的投票。

想鴿,又有點不好意思!

太監……真的敗人品的!

這本書的成績估算了下,一個月也就一千多塊,還是吃全勤的情況下。

在他站,一個月幾千塊,他真的很響!可比吃全勤好多了!

這本書會更新,就是比較鹹魚的更新!

若是大家喜歡,謝謝大家投個票、打個賞之類。

到時候上架要是感覺合適,看的暢快,給個訂閱更好!

希望這這個平台越來越好……

讀者大大們發大財! 話音落,陳子昂眼前出現一個倒計時,等待已久的系統聲音響起。

「穿越空間洞正在打開,請宿主做好穿越準備?」

換上幹練服裝的陳子昂連忙帶上綉春刀背上便攜雙肩包。

「已經準備完成,開啟穿越!」

「請宿主做好穿越準備!」

一個漆黑的黑色突然在陳子昂眼前形成……

黑色洞口漸漸變大,直到能容納一人身影后,陳子昂毅然走入恐怖陰森的黑洞!

下一刻,令人恐懼的黑色便把陳子昂的身形吸入……

……

清末……

八國聯軍入侵,破城之夜……

承平二百多年的京都城,此刻正飽受戰爭的傷痛和折磨……

侵略者殺戮時的瘋狂的笑容,受害者絕望慘叫聲,小兒失去母親的絕望哭喊聲,還有貞烈女子不甘受辱自殺時的絕望吶喊聲!

「我們的兵士呢?我們的英雄呢?為什麼貴族老爺們都跑了,為什麼都跑了……」

又有不少頂著陰陽頭的秀才,大聖念誦幾百年前烈士的詞句……

辛苦遭逢起一經,干戈寥落四周星。

山河破碎風飄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惶恐灘頭說惶恐,零丁洋里嘆零丁。

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隨後……這些身材瘦弱,不通武功的秀才嫩拿著刀劍、菜刀、擀麵棍、所有的一切可以攻擊敵人的武器,去和人高馬大,且裝備精良的侵略者戰鬥。

然後,卑微的慷慨赴死……

到死,他們只消耗了侵略者的幾顆廉價的鉛彈!

嘭嘭嘭~

此刻的京都內,無數的清兵奔逃著。

這些對外柔弱,對內卻兇殘的清兵們,砸開一個個老百姓的門,然後慌張的躲避進去。

若遇到抵抗者,直接一刀砍去……

此刻,八國的聯軍大部隊,已經爭相入了城內。

槍鳴聲音如同過年鞭炮般連綿不絕,哀嚎與慘叫讓真箇京都陷入絕望之中。

「殺,混蛋,竟然該傷我們日不落帝國的士兵!」

三名日不落軍射殺完一名敢於抵抗的清兵,隨後三人猙笑著走向一個長相俏麗的女人衝去。

「是我的!」

「我先上……」

他們已經瘋狂了!

這個古老的國度臃腫不堪,這裡都是膽小鬼。

他們已經佔領的敵人的都城,他們要享受戰爭,他們要感受女人的慘叫和溫潤……

咻~

就在三個日不落士兵準備享受的時候,三枚金錢鏢猛然射出……

篤~

篤~

「額~」

三名日不落軍士兵帶著不敢相信的絕望,捂著喉嚨處倒地……

「有敵人……」

「攻擊,他們在屋頂!」

日不落士兵的死亡,讓一隊享受屠殺和掠奪的八國聯軍士兵憤怒不已……

「洋槍兇猛,大家速戰速決,」

樓房傳來一個嘹亮的聲響。

幾個矯健的人影,快速從各個街道角落出現……

一個手持青鋒劍的漢子快速揮舞,一個個聯軍士兵捂著喉嚨倒地。

又有一手持霸王槍的男人快速擊殺貼近的聯軍士兵。

一手持鞭子的女子手上鞭子抖動,一個聯軍士兵便捂著脖子倒地。

幾個距離比較遠的聯軍,嚇得對著敵人就是放槍!

別後再愛 砰~

「啊~」

手持霸王槍的男子頓時倒地……

一聲悲憤叫喊:「劉兄弟!」

突然,又一個老人快速衝進聯軍內,他身影轉動,卻見這些聯軍士兵就如同破麻袋般飛向各處。

劍主八荒 卻是老人貼身,便用自己剛烈的掌法,把這些聯軍士兵一一擊斃!

暗勁破壞心臟,手掌捶裂敵人的頭顱。

短短的一個呼吸,老人便奪取了七八個聯軍士兵的性命!

「圍攻他,圍攻他……」

日不落的軍官們驚慌的喊道。

老人一看叫嚷的指揮官。

他眼一眯,一聲怒喝后,他身形快若閃電的撲向聯軍的指揮官。

「鐵山靠~」

老人猛然衝到聯軍指揮官身前,一肩膀一撞,梁軍指揮官頓時橫飛出去……

砰~

被這強悍的明勁一攻,那指揮官還沒落地,便沒了氣息。

幾個武者總算解決了這波支援的聯軍士兵!

「收攏劉兄的遺……」

「砰~」

「砰~」

「噗嗤~」

一聲聲子彈入肉聲中,

剛才拿青鋒劍的男子身子一僵,隨後倒地沒了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