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怕自己會考不到京都,不能跟葉回在一起。

陸可心已經放假,就帶著這對姐弟來車站接人,葉回下車就給他們一人一個熊抱。

陸可心和徐春妮是真的開心,葉回就是她們的主心骨,所以一人抱著她一邊的手臂不停的嘰嘰喳喳。

徐春海的情緒就有些不對了,不說他直接被擠了出來,只能在一旁提行李。

他這一整個學期都在給葉回寫信,讓她想辦法把他弄到實驗室。

但葉回不回信不說,打電話回來也不提這件事,這就讓他等的很焦躁。

要不是他現在不敢到處亂跑,他都想直接衝到京都去了。

反正這兩年開放的越來越厲害,出門已經開始不要介紹信。

幾人到家,葉回還來不及整理行李,就被徐春海直接拉到了樓上的房間里。

「大姐,我過年時跟你說的事,你為什麼不幫我想辦法?」

再重新學一遍在他眼裡太過簡單的東西,這對他來說簡直就是在浪費時間和生命。

撒旦熾情:女人,愛我敢不敢? 葉回看著他的氣急敗壞,只能抬手安撫的在他頭頂揉了揉。

「因為我不想你去冒險,你現在都還不到十五歲。

「你有沒有想過,一個正常的十五歲男孩子現在在幹嘛?

「如果你沒有機緣巧合,你沒有離開徐家堡,你現在還在上初中。

「正常人的成長軌跡都是這樣,你已經跨越了三年。

「你現在又想再繞開高中和大學,直接進入實驗室去牽頭弄一個大項目。

「你有沒有想過以你現在的年紀、展現出來的能力,要讓旁人如何去相信你?」

葉回扯著他的手,兩人坐在床邊。

她房間里的傢具很少,就只有一把椅子。

葉回只能將人帶到床邊坐下來。

站在地上,人的肌肉都處於緊繃的狀態,這樣並不適合談話。

葉回的這番話有著濃濃的顧慮,這樣的顧慮徐春海也曾考慮過。

只是他那個夢裡,他就一直在實驗室里,平時都很少離開。

所以在他看來,只要給他一個封閉的實驗室讓他可以做研究就好,其他的他都可以不去考慮。

「大姐,我可以用我腦子裡的東西讓他們相信我。」

「可你腦子裡的東西從何而來?你要告訴他們你莫名其妙的做了一個夢,然後就知道了未來的發展嗎?」

葉回不贊成的搖了搖頭,這個弟弟把人心想的都太簡單了。

她當初也沒有用最壞的心態去揣測旁人,於是就有了徐桂花的悲劇。

所以自那以後,她就讓自己不要再像前世里那麼天真又無知。

雖然現在她做的還遠遠不夠,可她會自省。

徐春海被她的話問的一怔。

「大姐,可我真的會很多東西,我不想再這樣浪費時間,你知道咱們國家現在的情況。」

葉回依舊是搖頭:「那也沒有辦法,你現在只能等,等你自己長大,等你能抓到合適的機會。

「你現在沒有別的出路,你要是不想以後被人算計,被人當成怪物,就只能選擇穩妥的路。

「而且你有沒有想過,以我們國家現在的發展情況,你腦中的那些東西真的能實現嗎?

「現有的國力真的能支撐你的研究和製造?」

那可是生產潛艇啊,大傢伙。

需要的技術難度先不提,光是研發基地的設立,還有研發材料的供給。

再之後的零零總總,葉回去過西北,很清楚一個基地會有多龐大。

徐春海現在的年紀還太小太小,小到連葉回只要想一想他要獨立的去支撐一個龐大的項目,都覺得像是在開玩笑。

「你腦中的東西原本就屬於十幾二十年後,不要試圖將它們現在就弄出來。

「你的想法不論從哪些方面都無法支撐,做人……踏實一點更重要。」

徐春海被教訓的已經沒了脾氣,可他又不能否認葉回說的確實都是對的。

他忍不住有些泄氣。

「大姐,那我現在應該怎麼辦?」

「當然是努力的考大學,爭取考一個讓你人一看就覺得你是天才的高分。」

徐春海現在對天才兩個字有些恐懼。

他一身的傷就是因為這兩個字得來的。

「怕什麼,那些人不會再返回來折磨你了,你對他們來說都已經沒有意義,不是嗎?

「而且你也算因禍得福,如果沒有這次受傷,你也不會做那些夢。」

葉回的話帶著一點煽動性,讓徐春海焦躁又迷茫的心又開始找到方向。

「大姐,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會努力的,我會用能力來證明我可以。」

終於將這個越來越固執的弟弟說通,葉回鬆了口氣。

「走吧,咱們下去吧,你就這樣不管不顧的把我拖上來,春妮還不知有多擔心。」

徐春海被葉回說的有些不好意思。

「我這不是等了太久有些急。」

「再急你也應該照顧到家人的感受,春妮是你的二姐,想一想你的夢裡春妮都為了你做了什麼。

「春海,做人要有良心,如果一個人是真心為了你好,你就應該收起你的驕傲的心。」

葉回這樣說著,眼前突然就閃過紀凡的臉。

這人算是真心實意為了她好嗎?

葉回想要給出一個否定的答案,可做人……要有良心。

「葉子,紀大哥的電話。」

心裡剛想到這人,就聽樓下傳來他的名字。

葉回再是不去理會臉色變得青青白白的徐春海,飛快的跑了出去。 紀凡掐算著時間將電話撥了過去。

陸明磊他們啟程去津港的時間是第二天夜裡。

這幾天只需要再做最後的部署和信息核對。

沒有之前那麼忙,他也就有時間給葉回打電話。

他有時都覺得自己太過想不開,明明部隊上的事已經很多很忙。

可他還是選了葉回這個最難啃的骨頭。

還好現在的進展雖然不快,但也還算是能讓他滿意。

如果葉回還是之前那樣的油鹽不進,他也不知自己還能怎麼辦。

放棄是不可能的,霸王硬上弓倒是可以考慮一下……

葉回下樓時的腳步很歡快,回來的第一天就能將徐春海解決,這個速度她非常滿意。

陸可心看著她歡快的模樣,下意識的就以為她開心是因為紀凡的電話。

剛回來電話跟著就打了過來。

這兩個人怎麼看都有點什麼不對勁。

「有事?」

葉回提起話筒就丟了兩個字過去。

湊在門口的陸可心聽了,心瞬間落回一半。

她這裡放心了,被問是不是有事的紀凡心情就沒有那麼美好。

「沒事就不能給你打電話嗎?」

「電話費比較貴。」

腹黑老公,別越界! 葉回回得飛速,嗯,她確實是這麼想的。

紀凡深吸氣,對著硬骨頭一定要用平常心。

「給你打電話的錢還是有的,你不需要擔心,放心,我養得起你。」

葉回:「……」

養她?

這個詞聽著怎麼有點曖昧的感覺!

她有心反駁幾句吧,突然就想到之前跟徐春海提起的良心問題。

她一時間不知該說些什麼,話筒中就只剩下彼此的呼吸聲。

紀凡完全沒有扳回一局的感覺,他想要的是葉回回應,而不是愣在那裡不知如何是好。

門外有人叫他去開會,紀凡嘆口氣,無言的掛掉電話。

葉回怔怔的看著手中的話筒,紀凡掛電話前的那一聲嘆息,似是直直的落進了她的心裡。

她一個哆嗦,趕緊甩掉這些亂七八糟的想法。

「葉子,你跟紀大哥?」

陸可心原本是不想問的,但葉回剛剛去接電話的腳步太歡快了些。

她家的白菜不是真的要被拱了吧!

葉回也不知道該怎麼跟陸可心解釋她和紀凡之間的關係。

要說他們之間還沒什麼關係吧,可紀凡表現出來的完全不是那麼回事。

但要說有什麼吧,她之前明明說的是兩年後。

「現在還沒什麼,以後是不是有什麼就不清楚了。」

這算是個什麼樣的解釋?陸可心無語的看著她。

葉回只能摸著脖子嘿嘿的笑了兩聲,感情這種事她完全不在行,還不是就只能瞎說。

最近一段時間,榕城軍區里的一眾首長們幾乎每天都在開會。

上級有新的指示精神下來,他們這些領導需要先一步學習完,然後再推廣到全軍戰士。

陸建軍忙著開會和處理軍中事務,這段時間經常是晚上都不回來休息。

直接睡在自己的辦公室里。

盛寵甜妻:腹黑前夫賴上門 所以陸可心她們做飯就會下意識的不帶他那一份。

而曹艷華的領導五月份剛剛退休,無論是資歷還是能力亦或是個人關係,她都是最適合頂上去的那一個。

陞官的她每天也是在單位里忙到很晚,於是葉回到榕城的第一天,家裡就只有他們四人。

大人不在,他們也不好吃吃喝喝的太過分。

陸可心乾脆就調了鍋底,準備吃火鍋。

葉回看著鍋中飄的紅紅的辣油,瞬間就像是看到他們四人臉上鑽出的痘痘。

徐春海被葉回變相的開解的一遍,他糾結了半年的心事終於可以放下。

又趕上身體已經調養的差不多,這一頓就吃的格外痛快。

徐春妮照舊是很照顧他,不停的給他涮菜涮肉,見他有喜歡吃的,就給她往碗里多夾一些。

她的照顧就讓徐春海慚愧。

自從做過了那個夢,他對徐春妮的心態就發生了很大變化。

從前的那份依賴隨著夢而消散,他下意識的就將自己擺在很高的位置上,開始俯視這個二姐。

但就像是葉回說的那樣,不論是哪一世,他的成績都跟徐春妮的照顧和犧牲分不開。

他居然下意識的就將她的付出視作理所應當。

他什麼時候有這麼混蛋的想法了?

被葉回指出后,他一個人在房間里驚出了一身冷汗。

這會看著徐春妮一如往常的事事以他為先,而葉回又是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徐春海就覺得自己的臉像是被人扇了幾巴掌一般,火辣辣的疼。

「二姐,你不用管我,你也多吃一點。」

「跟我還客氣什麼,你身體不好,大姐不在家,我照顧你不是應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