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都是熱門人物。」

林家鎮的大街小巷內,都響起此起彼伏的低呼聲,在此刻不斷傳遍四周。

「還有林翎,他的箭術,在族內可是頂尖的。」

「哪怕是一些長老,都不及他。」

聽到林翎,眾人驚嘆出聲,言語當中也充滿著幾分不可思議。

顯然,對於林翎這個名字,他們的心中也有些敬畏。

「據說,林錚也回來了?」

「林錚?」

人群中,有人詫異地轉頭,看向四周。

「就是那個一年前失蹤的林錚?」

「對,還能有誰?」

「哼,他的實力,不足為懼。」

「就算是我,也能一擊將他擊敗。」

那人自信滿滿,顯然對於自身的實力,是有相當自信。

「哈哈,也是!」

「他現在,已經是一個廢物了。」

人群中嘩然四起,繼而不時爆發出震耳欲聾的笑聲,吸引了過往的人群,在頻頻側目而來。

……

林錚從房中走出,街道上的那些嘩然聲,自然而然地充斥著耳旁,發出嘩然巨響,落在耳旁,分外清晰。

「林重,林戡都會來?」

「還有林問鼎!」

「林翎?」

一個個名字,從林錚的腦海中閃爍而過,這些都是林家鎮內的強者。

其中,還有不少是南山學院內的學員,導師。

單單聽到這幾人,就是相當棘手。

「看樣子,這些人也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啊!」

林錚此刻長長呼出一口氣,言語當中也充斥著幾分的無奈,但是緊接著,他卻雙拳緊握,心中在暗暗下定決心。

「不管對手如何,我一定要取勝。」

「這不單單關乎我自己,而且還關乎我的父母。」

林錚緊緊地握住了手,手中力量奇大,似乎要因此而捏緊。

最後,林錚大步踏出,向著遠處快步走去。

「呼哧,呼哧……」

微風掠過,吹拂著林錚的長袍,發出獵獵響動,那種刺耳的響聲,在此刻顯得尤為清晰。

「快看,林錚出來了。」

「看他這模樣,不像是什麼高手啊!」

「哼,不過是裝腔作勢而已。」

「到時候,看他怎麼輸。」

「……」

旁人發出陣陣喝,如同雷霆落地,爆發出震耳欲聾的響聲。

對於這些議論聲,林錚卻仿若未聞,只是大步邁開,向著居住在他附近的這些鄰居家裡走去。

在兩個月之前,林錚曾經答應下來,要將原本父母所欠下來的債務都還掉,此時歸來,自然是履行承諾的。

「篤篤篤!」

林錚信步上前,伸手輕敲大門,一會兒,一名中年男子打開門。

「林伯,我是來還錢的。」

說著,林錚從懷中掏出一個包裹,遞給面前的那名中年男子。

「這,這……」

那名林伯也有些錯愕,難以置信地盯著林錚看,繼而開口說道。

「其實,我這也不太急。」

此時,那林伯也有些難為情。

「沒事,收下吧!」

「我還要去下一家。」

林錚直接遞出,繼而轉身離去。

接下來,林錚按照從母親那裡所拿來的賬本,挨家挨戶地將父母欠下來的錢,都給盡數還掉。

不過一個時辰的時間,欠著旁邊那些鄰居的錢,就已經都還掉了。

在回來的路上,林錚自然也明白父母家裡欠著的錢,因此將山中獵殺的妖獸,挑選了幾頭品階高的,賣掉用來換錢。

這樣一來,倒也正好將那些債務都還掉了,並且還有一些剩餘。

「娘,這些錢你先留著。」

說著,林錚將手中的錢掏出來,遞給母親劉欣蘭。

「錚兒……」

劉欣蘭的語氣有些哽咽,幾乎是抽泣起來。

「你收著。」

林錚掏出手中的錢,塞進劉欣蘭的手中。

「好,好!」

劉欣蘭激動萬分,雙手顫抖著,收下了林錚遞過來的錢財。

「娘,我先出去!」

「族比就要開始了,我也去看看。」

林錚說著,向著外面走去。

劉欣蘭也微微點頭,眼眸當中也充滿著幾分寵溺。

「好,去吧!」

「注意安全。」

劉欣蘭也不想林錚到處惹事,極為愛護。

林錚鄭重地點點頭,將這些話銘記在心。

這個時候,林錚退後,出了房門,朝著遠處走去。

一路上,不時間有人低聲議論著,當中談論著的,無一不是此次家族大比的內容。

林錚走過,長袍揚起,背負著謫仙劍,向著遠處快步走去。

一路所過,他的背影,也引起了一大群人的注意,不由引起議論聲,陣陣響起來。

對於這些,林錚自然沒去在意,他直接大步邁開,向著遠處林家鎮廣場大步走去。 「他怎麼來了?」

「林錚!」

就在林錚緩緩步入林家鎮廣場的時候,立馬就激起了一片嘩然之聲,喧鬧的響聲,在此地回蕩不斷。

「災星。」

「竟然又來!」

「他這傢伙,竟然沒死。」

旁人開始發出一陣陣的嘩然聲,在此刻此起彼伏地回蕩起來,直接傳遍四周。

對於這些,林錚卻是置若罔聞,根本沒有去在意。

他在意的,是在林家鎮廣場上,那一個個獨立的人影,有著格格不入的那些強者。

這些人當中,方才是他在意的。

「林翎?」

眼前的那一道人影,忽然間闖入林錚的視線當中,讓他不由抬眼眺望過去,眼中帶著幾分不可思議。

「呼……」

「呼……」

在見到這一道人影的時候,林錚的口中也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氣。

最後,他邁步向前,直接衝擊著前方而去。

這時候,林錚彷彿感覺到脊背處有一道冰冷刺骨的氣息傳來,他下意識地抬頭望去,剛好碰到了林翎那充滿寒意的目光。

「砰!」

林錚猛地一側身,一股巨力轟然超前推動而去,只是幾個起落間,就已經將那一股力量給卸掉。

「嗯?」

「林錚?」

僅僅是這麼一個微小的動作,卻瞬間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其中,林翎,林問鼎,等一些站在廣場上的人,都不由驚訝地抬頭,目光聚攏過來,落在林錚身上。

在幾人中,眼中詫異無比的,卻是林翎。

地下情:寶貝,你真甜! 因為,此次的攻擊,正是他悄無聲息地傳來,然而,卻又被林錚悄無聲息地消滅掉。

只是簡單的幾個動作,就引起了一大群人的注意,而林錚卻絲毫不在意,一甩長跑,繼續邁步向前,朝著前方緩步走去。

「唰,唰,唰……」

林錚大步邁開,身影無比矯健,就好像是一道游龍般,在其中倏忽前進,那些人群根本抵擋不住,只感覺到有一道鬼魅的身影自其中穿梭而過,繼而向著遠處猛衝過去。

林錚的身法施展出來,頃刻間就已經掠過一大段的距離,瞬間向著遠處衝擊過去。

「嗯?」

忽然間,林錚抬頭,不由皺眉,看著面前的這一人。

在林錚丈許開外的地方,有一道人影,邪笑著緩緩出現,就好像是巍峨的大山般,在其中緩緩浮現出來。

呼!

林錚長長地呼出一口氣,抬頭看著,那一道龐大的人影,他的目光瞬間變得陰沉起來,呼吸都不禁有些急促。

「嗯?」

「看樣子,有好戲看了。」

「林豹的力量,可不弱。」

「哈哈!」

「看看林錚,會是什麼下場?」

在這個廣場上,立馬就吸引了一大群人的駐足觀看,都紛紛注視過來,眼中都露出一絲喜色。

這些都是林家鎮的強者,本著看好戲的心理,聚攏過來,在這裡觀看。

當然,其中還有不少人,是想要看看林錚的實力,到底達到了什麼程度。

「你擋到我了。」

林錚停步,目光變得凝重起來,開口低聲地說道。

一時間,眾人都忍不住地倒吸了一口冷氣。

林錚,難道分不清面前擋路的是誰么?

圍在四周的那些林家鎮弟子,都遠遠盯著看來,眼中都有些不可思議。

顯然,他們對於林錚目前的處境,有些擔心。

「嗯。我知道。」

林豹倒也乾脆,直接點點頭,也不否認。

「但是哪又如何?」

說話間,林豹的語氣當中,充滿著無限的囂張,還有不可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