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指突然迸發出滔滔黑光。

「這是在朱雀獄得到的青龍戒指?」安林臉色大變。

與此同時。

越界招惹 九州界東部。

雪女駐紮的大本營中。

正在一塊玄冰床上打坐的上官藝,雪白纖細的手指正結出一個奇特的手印,有無數寒氣如龍纏繞著嬌軀,鍛造凝練著她的身體。

這時,她食指的一枚藍色戒指,突然爆發出滔天藍光。

「什麼情況?」上官藝臉色有著困惑不解。

然而,她還沒來得及做些什麼反應,周身就被藍光包裹,被戒指帶動,直接衝上了雲霄……

雪女營地頓時混亂了起來。

「天啊,快看,那藍色光芒是什麼?」

「糟了,上官藝大祭司上天了!」

「冰祖!!」

「快,快去救冰祖大人!!」

九州界東線陣營。

莫海上半身赤裸著,周圍有十幾個身穿赤袍的核心弟子,正瘋狂地施展炎系術法,轟擊著莫海的身體。

莫海無動於衷,撐著肌肉發達的胸膛,承受著一次次的火焰衝擊。

「哈哈哈……你們都給我用力啊!」

「沒吃飯嗎!這點火焰連給老子點煙的資格都沒有啊!」

莫海大笑著開口,火焰在他的身體不停爆炸,將皮膚燒得通紅。

眾弟子一聽,都是羞愧得滿臉通紅,更加用力地用術法轟擊莫海。

別人站在這裡不動,讓他們打,他們竟然都不能打到對方有感覺……這樣實在是太恥辱了!

一個冷酷弟子一怒之下用了一發大招,炸出一個大型炎爆。

轟隆!

莫海突然尖叫一聲,化作赤紅光芒衝天而起,消失在了原地。

空氣突然安靜下來。

所有弟子都默默將目光轉向冷酷弟子。

冷酷弟子臉蛋發白,不停搖頭:「不……不是我乾的!」

四九仙宗。

安林閉關的大殿內。

龐大的四色大陣,突然出現在腳下,不停運轉著。

四聖獸在氣海中不停騷動著。

他還沒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天空上就突然傳來一聲聲尖叫。

轟轟轟……

他閉關之地的大殿,天花板被光芒砸碎。

天空掉了三個人下來。

分別是陽遠,莫海,上官藝。

他們有一個共同點,都是擁有四聖獸戒指的修士。

上官藝從天掉落,很倒霉地再次砸中了安林,造成了二次傷害,冰肌玉膚的身子又不小心被安林佔了便宜。

安林則是一臉的目瞪口呆。

收集四個小聖獸,竟然可以召喚這些佩戴戒指的小夥伴? 「安林,到底發生了什麼?我這是在哪兒?」

上官藝後退了兩步,白嫩精緻的臉上多了一抹紅霞,打量著周圍的環境,開口問道。

安林神色肅然道:「這裡是四九仙宗!」

「天啊,你把我們召喚到四九仙宗了?」莫海嚇了一跳。

他正好好地接受著火焰的洗禮呢,怎麼突然就來這裡了?

「難道……你有急事需要我們幫忙?」陽遠算是比較淡定的了,神色平靜地看向安林。

安林指著腳下的四色大陣,面露無奈道:「其實……把你們召喚來這裡的,不是我,很有可能是我氣海裡面的四個小東西……」

「氣海里不都是液態元氣嗎?小東西是什麼鬼?」莫海震驚道。

「這個……說來話長……」安林道。

「氣海里的小東西,難道不是你的東西?它們還能自己動?你的是氣海還是小世界啊?」上官藝同樣很震驚,她覺得安林的氣海跟假的一樣。

安林嘴角微微一抽:「這個……說來更話長了!」

「那就長話短說!」陽遠急聲道。

安林點頭道:「我氣海內孵化了四頭小聖獸,是它們密謀把你們召喚到了這裡……」

嘶……

眾人倒吸一口冷氣。

「能……能詳細點嗎?」莫海語氣艱難道。

聖獸離他們實在太遙遠了,那可是超脫於世間的本源唯一的存在,位於獸族最巔峰的神靈。就算是九州界四大宗之一的朱雀宗,也不過是聖獸朱雀賜福下去后,才得以發展的宗門。

安林正欲再說些什麼,突然又有一人闖了進來。

「安林!你沒事吧!?」

容貌極美的青衣女子奪門而入,神色焦急問道。

「沒事,小蘭你怎麼來了?」安林問道。

「我隱隱感受到了一股召喚,就過來看看情況了。」許小蘭解釋道。

她快步走進來后,定睛一看,就看到了莫海等人,神色又是一怔,隨即掩嘴驚呼道:「天啊,從天空掉下的東西,竟然是你們?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這就得問問你的安林了。」陽遠笑道。

「我們是被安林氣海的四個小東西召喚到這裡的。」上官藝道。

許小蘭眨了眨明眸:「四個小東西?」

安林解釋道:「就是小朱雀,小玄武,小白虎和小青龍。」

許小蘭美眸圓瞪:「你的氣海已經成動物園了?」

安林:「……」

安林體內的四聖獸突然同時咆哮起來,同時釋放了它們身為聖獸特有的力量,四種力量交纏在一起,引動了某種特殊的力量。

那力量穿透氣海,融入安林腳下的四色大陣,讓大陣突然爆發出更加縹緲強大的氣息……

上官藝等人有些害怕地連連後退。

這個大陣來歷不明,他們可不想再莫名其妙地被傳送到什麼地方。

萬一遇到了危險不就冤死了么!

安林倒是不慌,平靜地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他現在的實力已經很無敵,根本不知道有誰還能讓他慫一慫。

絕色毒醫:金主的祕密戀人 大陣收縮,光華凝聚成了一個古樸又不朽的石頭門。

石頭門內部是一片無盡的星空,深邃浩瀚得讓人感覺到孤寂。

「這是……打通了一個秘境的通道?」陽遠驚呼道。

「不是打通秘境通道那麼簡單……」安林的雙瞳閃過白芒,神色凝重地開口道,「這扇門……能夠連接外面的世界……」

「外面的世界?你是說到另外一個創世神的世界中?」莫海問道。

安林搖頭:「不……我的意思是……創世神創造的世界是大盒子中裝小盒子。 強勢寵婚:步步爲贏 但這扇門連接的,是太初大陸之外的世界,也就是大盒子之外的世界……」

此話一出,眾人都滿是震驚之色。

在他們的觀念里,太初大陸就是最核心的世界了,而太初大陸內部的各種世界,全部都是太初大陸世界的附屬空間。至於說太初大陸的外面是什麼情況,則根本沒有任何有關這方面的信息。

「這個世界不是被盤古封鎖起來了嗎?就算是靈界的漏洞,也只有創世神靈才有機會強行破開吧?」許小蘭知道得多一些,但仍是難以理解。

「每一個聖獸都是創世級別的存在,四大聖獸同時發力,能夠創造一個聯通外界的大門,倒也不是不可能……」安林倒沒多少意外。

但其餘人,又默默後退了一段距離。

未知,往往意味著危險。

「這個石頭門,是你氣海的四個小東西放出來的?」許小蘭問道。

安林點點頭。

莫海緊張道:「它們有什麼目的啊?」

「想讓我們進去?」安林撫著下巴道。

眾人聞言,又默默後退了一段距離,已經退出安林閉關的大殿了。

安林:「……」

許小蘭還原地不動,陪在安林身旁,捂著心口道:「我總感覺,門內有什麼東西,在召喚著我……」

「朱雀血脈嗎?」安林若有所思。

許小蘭剛剛跑過來,也是因為這莫名而來的召喚之力。

「也罷,這大門是我體內的四個小東西弄出來的,我就陪你進去看看吧……」安林對許小蘭道。

許小蘭有些擔憂:「可是……」

這時,溫暖有力的大手已經握住了她纖白柔軟的柔夷。

「沒那麼多可是……機會稍縱即逝,我們沒那麼多的時間去瞻前顧後。」安林神色堅定道,「遇到危險別怕,別忘了,我現在無敵!」

許小蘭看向安林,看著男子那驕傲自滿,又自信不已的模樣,忍不住抿嘴一笑,點頭道:「好,那我們一起去看看!」

說罷,兩人就牽著手,義無反顧地走入了石頭大門之中。

上官藝,莫海,陽遠三人,看著消失在門內星空之中的背影,一時間感慨萬千起來……

「他們真有勇氣啊,面對如此可怕的未知,依舊能夠勇往直前。」莫海感嘆道。

「安林和許小蘭實力強大,自然有這份底氣,我們實力不足,謹慎一點也沒什麼不對。」陽遠沉靜道。

上官藝美眸盈動:「其實是愛情,讓他們變得更加勇敢了。」

三人雖然在感慨,但卻沒後悔之前的選擇。

進去裡面太危險了,苟著多好。

上官藝微笑道:「我們就在這裡,等著安林和許小蘭歸來吧。」

話音剛落。

石頭門突然爆發出刺眼的光芒。

他們三人的戒指被能量觸動,釋放出光團包裹了他們的身體。

陽遠臉色一變:「什麼?!」

「不!!」莫海感受到了一股無法抗拒的力量。

「糟了,是石門的力量!」上官藝同樣失聲道。

三人的神色同時大變,然後還沒來得及逃跑,就被力量吸扯,吸入了石門的內部…… 青龍恆星系。

一個共有一百六十一個行星的大型恆星系。

可以繁衍生命的行星達到了驚人的十八個。

此刻,在常年是冰雪的冰極星上。

一個個東方龍模樣的冰霜巨龍在哀嚎。

「快!快逃!進入空間傳送陣,撤回到主星龍泉行之上!」一頭身長數千丈,披著藍晶甲胄,嘴裡噴吐著極寒的之力的白色巨龍,用足以傳遍天地的龍吟大聲咆哮道。

數十萬冰霜龍,同時朝遠處山脈白色光柱衝天而起的方向飛去。

它們的身後,大地不停顫動,竟有數百萬頭身材粗壯,宛如黑猩猩外表,卻個個身高十丈的蠻獸在快速追擊著。

黑猩猩蠻獸手持各種綻放著靈光的兵器,手腳並用地在大地上狂奔,動作靈敏迅捷,追上冰霜龍后,都會毫不留情地用兵器砸向冰霜龍。

一個個冰霜龍被砸得龍軀破裂,鮮血飛濺。

它們慘嚎著,也在拚命逃跑著。

除了數百萬猩猩蠻獸外,還有近千萬頭下半身是蜘蛛腿,上半身是三條扭曲著腰肢,披著堅硬鱗甲的蛇身蠻獸,對冰霜龍窮追不捨。

它們不僅速度非常快,還能伸長著自己的脖子,像繩索一樣死死勒住冰霜龍的身子,然後慢慢撕咬,注入毒素,將其毒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