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實說這並不是一件合理的事,掏空一整片的地底,只為了埋藏一些機械蜘蛛,看起來很美,但實際上是一種投入大於產出的事。

正是因為這個原因,雷諾才會忽略掉它。

幸好寡婦製造者衝出地面時,它們突破岩層時的輕微震動還是讓雷諾察覺到了,大家及時逃離了一難。

「該死的!」泰柯斯憤怒狂吼起來。

他躍起的速度慢了一拍,還是被一台寡婦製造者的離子光刀切中,只是一刀,就讓他的能量罩下降了百分之十八。

機甲在空中立定,重炮已對準下方的寡婦機。

「開火!」泰柯斯大聲咆哮著,機甲炮口開始隆隆發射。

對付這種近程武器,機載重炮是最好的選擇。

近百隻機械蜘蛛同時減嘯著衝上來,這些近戰機械速度飛快,行動又飄忽而詭異,難以捉摸,數量更是不少,一起向著雷諾他們衝來,就算以泰柯斯的火力也無法壓制。

「快退!」泰柯斯大吼。

就在這片刻的時間,已至少有三隻寡婦機衝破他的火力網,在他身上砍出兇狠的一道。雖然他在第一時間把它們轟掉,但是機甲能量罩卻急速狂跌,轉眼瀕臨底線。

接著又是一隻寡婦機衝上來,高頻離子光刀劃過泰柯斯的機甲,就聽砰的一聲震響,泰柯斯的能量罩已徹底破裂。

「它們太快了!」諾拉也在喊叫。

倒霉的不僅僅是泰柯斯,諾拉,王一樂,克萊爾以及雷諾的機甲也都岌岌可危,他們已不再是依靠能量罩抵抗,而是依靠機甲自身的堅硬在抵抗了。可是寡婦機的光刀還在一刀一刀的斬下來,一旦讓它們破開那厚厚的堅硬外殼,露出將是柔軟的核心。

柔軟嗎?

也許未必。

雷諾冷眼看著那前仆後繼衝上來的機械蜘蛛,看著這些冰冷的,堅硬的,強大的,無情的,恐怖的機器!

然後他突然放手。

停止防禦,任由那些機械蜘蛛撕扯著自己的機甲。

「雷諾,你在幹什麼?」

克萊爾尖聲大叫。

「調集所有火力,準備攻擊!」雷諾回答。

聽到這話,所有人都明白了雷諾想做什麼。

他想用念力定住他們,因為在機甲里消耗太大的緣故,所以他需要離開機甲使用。

可是蜘蛛太多了,他做不到的,而且那種情況下,他自己也會因為離蜘蛛太近而陷入危險中,隨時都可能被一發流彈直接帶走生命。

「不,雷諾,你不能那樣做!」克萊爾大喊。

「只能這樣做!」雷諾回答:「做好準備,我們是戰士,我們只執行,不猶豫!」

這話讓所有人都說不出話來,運輸船里,卡梅拉,娜娃,病毒,莫迪,瑪莎也怔怔看著這一幕。

雷諾的眼中卻閃現出熊熊鬥志。

大批的機械蜘蛛因為這邊火力減弱的緣故,蜂擁圍上,瘋狂的扒著機甲。

終於,一台機械蜘蛛的光刀切開了機甲艙門,露出了裡面的雷諾。

就在光刀揚起,即將刺下的一刻,雷諾突然雙目一瞪。

彷彿時間靜止一般,所有聚攏過來的機械蜘蛛同時滯住不動。

「開火!!!」雷諾大喊。

「吼!」泰柯斯瘋狂大叫著,扣住扳機的手再不鬆開,一口氣把所有子彈,炮彈,導彈,激光全部傾瀉而出。與他一起的是克萊爾,諾拉和王一樂,都在盡情的傾瀉著火力。

直到咔咔的連續聲響,伴隨著一發發單調的激光發射聲,大家才知道,原來他們已經把所有的彈藥打空,只射下鐳射器還能使用了。

戰場上已是一片狼籍,到處散落著機械蜘蛛的殘骸和那破碎的機甲。

「雷諾!」看到這一幕,四個人同時叫出聲來,奔向那機甲。

他們扯開一台光刀插在機甲上的機械蜘蛛,看到了駕駛艙里的雷諾。

他的身上中了三彈,腹部還被離子光刀捅了一刀。

但他還活著。

他躺倒在血泊里,看著大家,臉上竟然還掛這一絲微笑。

「乾的漂亮。」他說。

看著雷諾的樣子,諾拉喜極而泣。那一刻她忘記了曾經的誓言,從機甲中出來,抱住雷諾的脖子痛哭起來。

看著這一幕,克萊爾的心一算,卻什麼也沒說,只是同樣出來,抓起雷諾的手臂,默默地為他治療。

這對姐妹,一個勾住他的脖,一個抓住他的手,泰柯斯和王一樂見了,同時識趣的向後退了幾步,然後背轉身,不再去看身後發生的事。

幾分鐘后,或許是意識到這狀況的不雅,克萊爾把手鬆開。

她低著頭說:「傷勢已經得到控制,你不會死,不過有兩發子彈還留在你身體里,我的能量只能修復傷口,無法去處子彈,等回去的時候再開刀取出來吧。」

雷諾站起來,試著動了一下,沒發現有什麼不礙:「感覺好極了,克萊爾,你真是個天使。」

這誇讚讓克萊爾感覺舒服極了。

諾拉也鬆開了手臂,她看看雷諾的身後:「機甲毀了。」

「無所謂,反正進研究所也用不上機甲了。」雷諾回答。

他把機甲的后艙蓋打開,從裡面取出那對銀白雙槍,別在身後,再取出一把高頻周波刀插在腰間,最後抱起一把高斯步槍,說:「那邊的兩個,別傻站著了,離開機甲,走了。」

泰柯斯側過頭問王一樂:「他是在跟我們說嗎?」 王一樂沒好氣的翻個白眼:「你以為呢。」

機艙打開,王一樂已從裡面走了出來,同時從後面取出一支聚能槍。他本來/經常使用的是鐳射槍,但自從擁有能量加速的能力后,就改用聚能槍了。

聚能槍是一種通過釋放壓縮能量展開的攻擊,特點是威力大,面殺傷強,缺陷就是能量加速慢,每一次開槍前都會有聚能閃光,就象炮艇上的能量炮一樣,會給人躲避的時間。而有了能量加速,這種缺點就被大大彌補。

泰柯斯也跟著從機甲中出來,機甲后艙中裝載的正是那麼大號火神炮,還有成箱的鋼芯子彈。泰柯斯把數百公斤重的彈箱往身上一背,再把火神炮調慢射速,往手裡一拎,若無其事的往前走:「我只是以為他會在兩個美人兒的懷裡再躺一會兒。」

「閉嘴,泰柯斯,如果你不想中槍的話。」王一樂低聲說。

泰柯斯楞了楞,腳步滯住,說:「她瞄準我了?」

「你的右腿。」

泰柯斯立刻閉嘴,頭也不回的往前走。

諾拉瞄了泰柯斯一會兒,這才放下手中的狙擊槍:「算你識相。」

「別這樣,諾拉。」克萊爾勸解諾拉,也拿起一把離子束手槍,再背起一個緊急治療箱。

「只是想試試他的厚皮能不能抗住這一槍。」諾拉聳了聳肩說。

五個人向著研究所走去。

未到門口,雷諾揮了下手,研究所的門自動打開。

啪啪啪幾聲槍響,幾道激光從門后飛出,卻什麼也沒打中。雷諾順手從身上取出一枚高爆手雷扔到門后。

轟!

一聲炸響過後,雷諾進入。

門后躺著一具屍體,穿著軍裝,看起來很很年輕,他臨死時的眼睛睜得大大的,雙手很緊握著手中的槍。

雷諾嘆了口氣,說:「裡面還有些士兵,都小心些。」

跨過那屍體,雷諾繼續前行。

研究所很大,研究的內容也很多,除了聖物外,裡面還設了一個暗物質研究中心,一個能量力場發生器研究中心,擁有包括大型強子對撞機等在內的各類粒子加速器,高能實驗室一百多個。

他們一路走來,就象是走進了科學的迷宮裡,到處都是讓人看都看不懂的設備。

「這些設備看起來還真不錯,真想把它們全搬回去。」克萊爾說。

「是啊。」雷諾也贊同。

「要這些東西幹什麼?」泰柯斯不解:「我們又用不著。」

「恰恰相反,我們很需要。」雷諾回答。

「為什麼?」這次不光似乎泰柯斯了,就連王一樂都不太明白。

雷諾正想回答,忽然轉身開槍,電光穿透光牆,一名士兵已從牆后撲倒,手中的槍緩緩滑落。

然後他回答:「別忘了我們現在已經不是聯邦軍人,有許多東西以後就要靠自己了。這些東西包括錢,資源,也同樣包括科研設備。我們必須有自己的後方,自己的基地……」

「這聽起來有點複雜,」泰柯斯晃晃頭說:「我是說,我們必須要自己發展嗎?如果我們需要什麼,我們完全可以取偷,去搶,就象現在這樣。」

「任何勢力剛剛起家的時候都無可避免的會採取一些暴力手段。但只要它還想長久的生存,就絕對不能依賴掠奪式的發展。我們不是星際海盜,泰柯斯,我們只是一群為了生存與自由而奮鬥的流亡軍人。要想有別於海盜,一個屬於自己的基地就是必須的。」

「但也可能因此給聯邦政府攻擊我們的機會。」諾拉說。

「的確是這樣,但你不能因此就讓自己成為無根的飄萍。有了根,你或許會因此容易成為目標,但如果連根都沒有,你就連壯大的機會都沒有。」克萊爾說。很顯然在這件事上她已經和雷諾探討過了,所以口氣上也完全一致。

「激光轉換。」諾拉說,她回身一槍,狙擊槍射出的光芒掀飛了一台設備後半露的腦殼,接著是重物倒地聲。諾拉收槍:「對於狙擊手來說,飄零不是問題。」

克萊爾笑了。

說話的時候,他們已來到一處大廳。

大廳里到處都是設備,還有一些集裝箱,四周是環繞一圈的夾層,同樣堆滿了箱子。

「到是個適合伏擊的地方。」泰柯斯說。

「別烏鴉嘴。」諾拉回答:「只是些菜鳥而已。」

就在這時,對面門口突然衝出來三名士兵和幾台機械人。

泰柯斯走上前去,手裡的火神炮轟然開火,狂暴的子彈流瞬間扯開那些士兵與機械警察的身體,將他們轟成四分五裂,順便也將旁邊的設備也打得處處冒火花。

「見鬼,泰柯斯,你把設備都打壞了。」諾拉說。

天價萌寶:媽咪別想逃 「還不是我們的呢。」泰柯斯回答。

「把射速調慢些,你沒有帶生產工廠,經不起消耗的。」雷諾則補充說。

「已經調慢,再慢就成單發了。」泰柯斯嘟囔,不過還是把火神炮的射速又下調了三個層級。

正好這時身後又衝出幾名士兵。

泰柯斯正要開火,王一樂已舉槍:「還是讓我來吧。」

能量加速發動,手中的聚能槍只是光華一閃,一團碩大的能量球已經飛出,正落在士兵群中間炸開,暴起的能量流落在那些士兵身上,直接將士兵燒成焦碳,溢散的衝擊波順帶著把周邊的設備也一起摧毀。

不等雷諾說話,王一樂已叫了起來:「我知道錯了,我這就調低能量強度……下調能量強度到百分之二十。」

「小心!」雷諾突然叫了起來,喊話的同時一把推開王一樂。

一道光擦著王一樂的身體飛過,同時諾拉對準對面夾層處就是一槍。

不過這一次,遠處的士兵反應很快,在諾拉開槍前已經躲到了掩體后。

同時四周夾層處竟冒出大量士兵對著五人射擊。

已經來不及反擊,五人同時分散開,一道道激光擦著他們的身體掠過,雷諾哼了一聲,身體一歪,一道激光已穿過他的手臂。

克萊爾急忙扶住他,給他治療。

王一樂坐在一個箱子後面,大聲喊道:「他們在這裡集結了!」

「我來幹掉他們!」泰柯斯大喊。

只是他剛衝出去,一發榴彈已經轟的飛了過來,正打在泰柯斯的身上,泰柯斯的能力也擋不住這一下,炸得身前一片血肉模糊。

「別衝出去,他們有重武器!」雷諾的聲音這時才傳過來。

「你說晚了。」泰柯斯連滾帶爬的跑過來,克萊爾已抓住泰柯斯,把手按在他胸前給他治療。

「我們好像被包圍了。」雷諾看看四周:「指揮官有點頭腦,得想個辦法解決他們。」

想了想,他有了主意。

他喊道:「諾拉!」

諾拉在對面,看向雷諾,雷諾打了幾個手勢。

諾拉點點頭表示明白。

她四處看看,突然抬手一槍打在遠處,啪,房間里已暗了一片。接著又是一槍,打在另一處,房間再次暗掉一塊。

王一樂也對著空中連開數槍,散溢的能量砰然炸開,狂暴的電流下,整個大廳都隨之暗淡下來。

槍聲輒止,突然間所有的士兵都不再開槍。

「是老兵。」雷諾低聲說了句。

只有老兵才會如此鎮定和富有經驗,他們很清楚在黑暗中開槍是多麼危險的暴露自己的事。

懂得把住他們的前進路線展開伏擊,只需要一個優秀的指揮官就能做到,可要完美的執行,就需要大量經驗豐富的老兵了。

明明如月 奇怪,天河四研究所里怎麼會有老兵了?

他們先前為什麼不出現? 雷諾有些驚訝,不過時間已容不得他多想。

隨著黑暗來臨,諾拉的身影也消失於黑暗中。

老兵們的富有經驗反而給了她機會,她走出掩體,向著前方摸去。她把狙擊槍收起,徑直走向黑暗的盡頭。

突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