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閉嘴!"齊虎的身體瑟瑟發抖,像是隨時都會爆發一樣,站在吳道身邊的元清則是悄悄的將手摸到了腰間,隨時準備掏槍。

砰!

突然一顆子彈打在吳道和元清兩人腳邊的地上,嚇的兩人連忙後退了一步,滿臉驚恐的看向對面。

齊虎舉著手槍,臉色冷漠,毫不掩飾自己的殺意,再沒來之前,他的心中還存有一絲念想,就算是蕭陽將證據擺在了他的面前,齊虎還是有那麼一點不切實際的想法,希望這一切都是假的,自己的好兄弟吳道不是那樣的人。

因為知道自己關係親如兄弟的親人竟然做出了那樣喪心病狂的事情,這對齊虎來講,根本是無法接受的,所以今晚在場面暴亂之後,他一邊帶領這大圈剩下的兄弟撤退,把那些鬼東西全都留給了越南人和伊朗人去頭痛,齊虎便一個人偷偷的跟了上來。

歸根到底他還是對自己的兄弟心存幻想,希望他能夠親口告訴自己,這是假的,這一切都不是真的。

但是現實的殘酷徹底然齊虎絕望了,當吳道親口承認了這件事情,而且還說的如此的冠冕堂皇之後,齊虎突然發現,對面這個自己曾經當作親兄弟的人竟然是如此的陌生。

"你竟然還不知悔改!用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來騙我!"齊虎舉槍對著這兩人,"不要輕舉妄動,我告訴你們,你們倆殺了幫主,殺害幫內同胞,你們就是真正的幫內叛徒,人人得而誅之,你們倆不要輕舉妄動,把手槍拿出來,動作慢一點,然後扔到地上。"

吳道和元清對視了一眼,然後緩緩的伸手將手槍掏出來,最後一彎腰扔到了地上。

齊虎立刻上前兩步,然後彎腰將手槍撿起來,塞到自己背後,再次後退,舉槍對著兩人。

"齊虎,你不會真的想要殺了我吧?我承認,我的做法是有些鬼迷心竅,但是我絕對沒有做過任何一件對不起大圈的事情,我和你的目標其實都是一樣的,都是為了大圈,為了大圈能夠有一天凌駕於所有的幫派之上……"吳道沉聲道。

"閉嘴!你給我閉嘴!"齊虎情緒有些激動,"你殺了八爺,殺了幫內的兄弟,你還敢說沒有做過對不起幫派的事情?"

"齊虎,你……既然已經知道了這件事情,那你打算怎麼做?"

事情既然已經敗露,吳道整個人反而冷靜了下來。看了一眼對面的齊虎,平靜的開口問道。

"吳道,我今天要執行幫規,替八爺和死去的兄弟們報仇,你可有異議?"齊虎盯著對方沉聲道。

吳道一愣,然後整個人的情緒有些滴落,不過最後似乎接受了這個結局,"你……打算在這裡殺了我?"

"我今天一個人來這裡,就是想要私底下解決這件事情,念在當年的情分上,我為你做的最後一件事情就是讓你體面的死去,你放心,我不會將整件事情說出去,我不會告訴大家是你殺了八爺,所有的事情我都不會講。"

"我會告訴所有人,你死了,死在越南人和伊朗人手中,這樣,你死後成為了英雄,也算是為幫派做出了最後的一點救贖和貢獻。"

吳道盯著齊虎,臉上閃過意思慘笑,"謝謝!謝謝你為了我的這一切!"

"你說的沒錯,這幾天我一直都在自責和內疚,我無法說服自己忘掉那些事情,我無時無刻不再後悔,哪怕是為了幫派,我知道我做的那些事情也是骯髒的,不可饒恕的,所以,今天哪怕你在這裡一槍打死我,我都是罪有應得。"

說完吳道竟然向後大義凜然的一站,然後閉上眼睛一昂頭,沉聲道,"來吧,希望你能夠給我一個痛快!我吳道這輩子沒有資格做你們的兄弟,希望下輩子,我們可以成為兄弟!"

"來吧!開槍吧!"

"不……"一旁的元清突然一下子站出來擋在吳道的身前,臉上有些驚慌的神色。

"虎哥,這件事情都是我做的,八爺是我殺的,刀子他們幾個也是我策劃殺死的,至於林三也是我讓人散布的謠言,所以整件事情都是我做的,求你不要殺了道哥,殺了我吧!我願意承擔所有的責任。"

元清有些激動的說著,"道哥他一心都是為了幫派,他不是為了自己的私心,他從沒有那樣想過,而且現在的大圈剛剛遭遇了厄難,大圈離不開道哥啊,虎哥,您可以一定要想清楚啊!"

聽了元清的話,齊虎似乎一時間有些出神,似乎是陷入了猶豫。

"元清,你站到一邊,這件事情和你無關,是我做的,就該由我來一力承擔所有的責任,你閃開。"

"道哥,這件事情根本和你沒有關係,你也是為了幫派著想啊,你可不能夠犯傻啊,虎哥,你可一定要想清楚啊。"

齊虎有些遲疑,是的,他的心中動了惻隱之心,吳道畢竟是他多年的好兄弟,而且今晚大圈遭受重創,的確是需要人的時候,真的要這麼一槍解決他嗎?

結果齊虎正在猶豫著,對面的吳道卻猛地一把推開元清,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把手槍,早已經瞄準了齊虎。

砰!

齊虎的肩膀中槍,手槍當場甩飛了出去,整個人一下子跌倒在地上,臉色震驚的盯著吳道兩人。

"你……你們……卑鄙!"

此刻齊虎就算是再傻也反應過來了,這兩個人之前是故意的,他倆是在演戲給自己看,元清故意擋在自己面前,然後吳道利用對方的格擋,然後偷偷摸出藏在身上的第二把槍,直接一擊擊中了自己。

想明白了這一些,齊虎反而有些釋然了,他上當了,但是吳道的那一槍同樣的打掉了兩人之間僅剩的那點情分。

此刻的吳道再次收起了之前的情緒,臉上反倒是帶上了一抹得意的神色。拿著槍往前走了兩步,來到齊虎面前。

"齊虎,你果然還是像以前一樣,太容易信任別人了。"

吳道的眼睛中閃過一抹異樣的神色,"我也不希望事情走到這一步的,我沒想到你會知道事情的真相,但是我不想死,真的,我真的不想死!"

吳道突然舉手對準了齊虎,臉上閃過一抹狠辣的神色,"所以,只有你去死了!"

看到這傢伙的樣子,齊虎心中充滿了怒火,但是此刻他卻什麼也做不了,只能夠狠狠地瞪著吳道,眼神中滿是不甘心和殺意。

吳道沒有齊虎那樣優柔寡斷,他已經走到了這一步,根本沒有了回頭路,一步錯就只能夠步步錯下去,他不想死,所以只能是齊虎死。

"抱歉了!" 心中這樣說了一句,吳道就準備扣動扳機,不料卻突然察覺空中閃過一道亮光,他甚至沒有察覺,緊接著手腕上便傳來了痛楚,手中的手槍便被直接甩飛了出去。

吳道的身體踉蹌的向後退了兩步,臉色驚恐的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腕上已經多了一把匕首,匕首插入手腕,鮮血直流。

"是誰?誰在那裡?"

突如其來的一幕直接讓三個人呆掉了,全都沒想到這裡竟然還會有第四個人,吳道驚恐的對著四周大喊大叫,一旁躺在地上的齊虎則是趁機掏出手槍對著兩人要開槍,不過吳道兩人卻早就發現了他的意圖。

砰!

吳道兩人早就躲閃過去了,躲在了一旁的一堵牆後面。齊虎連開了三四槍全都沒有打中,結果沒有子彈了。

齊虎惱怒的將手槍一扔,掙扎著就想要爬起來,對面的元清和吳道則是謹慎的觀察著四周,似乎是想要找到隱藏的第四人到底在哪裡。

不過這時候沒有讓兩人久等,對面的街道上就已經響起了腳步聲。

吳道和元清立刻緊張的看過去,當看清楚那人的面孔后,兩人同時又是一驚。

"林三。

吳道的臉上充滿了震驚,他實在是沒想到來人竟然是林三,不過很快他又鎮定強裝鎮定下來,因為齊虎知道這個秘密是林三告訴他的,那麼林三出現在這裡倒也有點順理成章,只是……他為什麼要到現在才現身呢?

林三根本沒有理會這邊這兩人,他直接走到齊虎的身邊,看了一眼對方肩頭上的槍傷,心中輕輕的嘆息了一口氣。

果然最終還是逃不過嗎?終究還是要卷進這件事情中來啊。

"你沒事吧?"蕭陽輕聲問了一句。

齊虎露出一個苦澀的笑容,他知道蕭陽剛才一定都看到了,自己竟然如此愚笨,這種時候竟然還選擇相信吳道,所以吃著一槍實在是活該。

"謝謝!"他知道,要不是蕭陽突然出現,恐怕自己已經死了。

蕭陽搖搖頭並不在意,而是轉身看向了對面的兩人,吳道從看到來人是蕭陽之後臉色就一直有些不太自然。

他感覺有些尷尬,因為蕭陽曾經救過自己好多次,自己甚至多次表示欠了蕭陽一條命,結果最後卻是自己卸磨殺驢,派人暗殺,污衊其為幫派的叛徒,就算是他再鐵石心腸,此刻見到蕭陽,他還是有些尷尬的。

"出來吧!這件事情終歸是要解決的!"蕭陽看了一眼前方,冷漠的說道。

"吳道,你給我滾出來,既然做了,就像是個男子漢那樣堂堂正正的出來,別做縮頭烏龜!"齊虎滿臉怒火的朝著對面大聲吼道。

吳道一隻手握住受傷的胳膊,臉上的神情有些複雜,正當他準備走出來的時候,一旁的元清卻突然伸手攔住了他。

"道哥,不可以!千萬不要出去!"

"讓開吧,這個事情已經暴露了,終歸是要解決的!"

吳道平靜的說道,似乎是認命了一樣,連元清看到他的這幅摸樣都有些詫異,情不自禁的收回手,吳道則是邁步走了出去。

站了出來,和對面兩人對視,尤其是和蕭陽的對視,吳道的神色有些不太自然。

"林三,沒想到我們竟然是在這樣一種情況啊下見面。我們本該是最親密的朋友,卻沒想到走到了這一步!"

"這恐怕應該問你吧!沒有人比你更清楚了!"蕭陽冷漠的開口道。

吳道點點頭,"是我!我愧對你!我欠你的人情,所以今天老天才會讓你站在這裡,也許這一切都是命運的安排吧!從我去年在海邊將你救起來的那一刻起就已經命中注定了。"

蕭陽沉默,好半天沒有講話,不過最後還是開口道,"你太貪婪了,漸漸的已經迷失了自己!"

"你說的很對,我的確是已經迷失了自己,一步走錯就只能夠在這條路上一點點的錯下去,但是……我還有得選擇嗎?"

吳道剛剛講完這句話,突然就在四人誰都沒在意的時候,一道黑影從黑暗中一下子飛了出來,首先就撲到了站在吳道身後的元清身上,將對方撲倒在地,然後張嘴便咬。

"啊……"

"啊……"

事情發生的太快,幾個人反應過來的時候,元清已經被撲倒在地,然後發出了那聲痛苦的尖叫,緊接著便被直接分屍了。

"糟糕……"

一看到這些東西,蕭陽頓時就是臉色一變,他沒想到這些東西回來的竟然這麼快。

"吳道,你別跑!"

就在他一愣神的功夫,蕭陽發現齊虎已經從一旁撿起一把槍追了上去。他現在已經完全將生命置於不顧了,只想親手殺了這個幫派叛徒。

這些東西是沖著蕭陽來的,第一攻擊目標自然就是他,蕭陽隨手揮拳打掉兩個蛹兵,然後想了想,最終還是往齊虎的方向跟了上去。

到現在他還沒有找到呂豪,所以他想還是先幫齊虎解決掉眼前的麻煩吧。

一路有了蕭陽的幫忙,攔下了大部分的低級蛹兵,齊虎則是追著吳道來到了碼頭。

"站住!"

齊虎一聲怒喝,停下腳步瞄準了前面奔跑的吳道。

身體往前跑了幾步,看到再往前就是海面,吳道的臉色變了變,停了下來,然後緩緩的轉身,眼神逐漸變得平靜了起來。

"你還有什麼話要說?"齊虎舉槍對著對方,臉色冷漠的沉聲道。

吳道的臉色有些複雜,抬頭看了一眼夜空,然後竟然露出了一抹微笑。

"我犯了一個不可原諒的錯誤,齊虎,希望大圈能夠在你的手中發揚光大!"

"一定會的!"齊虎點點頭,"你放心,我之前說過的話不變,你還是大圈的英雄,大家都會以為你是死在越南人手中。"

"謝謝……"

砰!

一顆子彈擊中吳道的胸口,這傢伙向後倒退了幾步,從碼頭跌進了大海中。

齊虎收起槍,臉上沒有釋懷的神情,反而有些疲憊的神色,彷彿是剛才那一槍徹底的用掉了他所有的力氣。

轉身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蕭陽,齊虎開口道,"林三,回來吧,我會幫你和大家證明,大圈現在需要你!"

蕭陽卻笑著搖了搖頭,"不必了,我還有事情需要處理!"

"什麼事情?我可以幫你,林三,你也知道現在的大圈遭遇了多麼大的重創,是非常需要人才的時候,你不能這麼自私。"齊虎的情緒有些激動,不管怎麼說,吳道曾經都是他的兄弟,那份感情不是說忘掉就可以忘掉的。

"我本來就不是大圈的人,或者說我本來就不屬於溫哥華,是……他將我帶來了這裡,度過了一段難忘的日子,現在也許是該回去的時候了。"蕭陽抬頭看向遠處,那個方向就是自己回家的方向。

似乎是從蕭陽的神色中看出了什麼,齊虎點點頭,"好吧,我明白了,我很感謝你做的這一切,我替大圈的眾人謝謝你,同時我會記住你的!"

"謝謝!"

"說謝謝的應該是我吧,對了,你還有什麼別的要求嗎?只要我能夠做到的,我都會幫你完成!"

蕭陽突然一笑,"你別說,我還真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幫忙!"

……

五天後。

五天前的那場動亂徹底讓整個溫哥華的黑道遭遇重創,大圈,越南人,伊朗人,全都是半斤八兩,伊朗人的領袖塔克在那晚被蛹兵咬死,所以此刻的伊朗幫已經徹底的亂了。

不過大圈和越南人也好不到哪裡去,大家都損失了太多的人手,目前都是自顧不暇。

齊虎歸來后以雷霆手段整頓了大圈各勢力,八爺死了,朱七和吳道也死了,在大圈已經沒有人的名氣比過他,所以僅僅用了幾天的時間齊虎就成功整合了所有的力量。

就算是原先屬於吳道的勢力想要反抗一下,最終都被齊虎輕輕鬆鬆鎮壓了下去,大圈雖然遭遇了重創,人員損失慘重,但是至少根還在,所有人相信,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在大圈人心目中,吳道依舊是大圈的英雄,這一點,齊虎遵守了自己的諾言。

當然,還有一點令大家感到疑惑的是,那一晚過後,閩南兄弟會似乎就這樣憑空消失了,整個幫派只剩下為數不多的幾人,幫主呂豪更是直接失蹤,沒有人知道原因。

總之整個溫哥華的地下幫派一下子全都遭遇了重創,老老實實的開始休養生息,這讓警局也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

……

這裡是溫哥華沿海碼頭。到處都是集裝箱和來來往往的游輪,這樣的碼頭每天的吞吐量都將是一個天文數字。

不論是白天還是黑夜,這裡自然都是一片繁忙的景象,碼頭工人,漁船,貨輪,漁民,特殊的地域環境造成了這一片地區的地形複雜,人員成分混亂。

一個穿著運動裝,頭上帶著一頂帽子的男子從其中一個集裝箱里走了出來,甚至都沒有人發現他的蹤跡。

男子站在集裝箱之間,然後往四周看了一眼,確認沒有危險之後,這才邁步準備離開。結果剛走了沒幾步,身後突然有一隻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男子下意識的轉身一看,頓時臉色大變,連忙出拳,對方一歪頭躲過這一擊,同時出腳一腳踢在他的肚子上,將其給撞了出去。

身體撞到集裝箱然後砰的一聲落到地上,男子迅速掙扎著站起來,沒有任何思考,轉身就逃。

"還跑的掉嗎?"突然出現的這人自然是蕭陽。經過幾天的搜查,在大圈的幫助下,他終於確定了呂豪的行蹤,這一次他是絕對不允許出現任何的錯誤。

前面的那個身穿運動裝的男子自然是呂豪,躲了幾天之後整個人變的邋遢了不少,因為大圈的人徹底將所有可能離開溫哥華的途徑全都封鎖了,派人二十四小時關注,所以他唯一能夠離開溫哥華的途徑只有走水路,但是沒想到自己還沒離開,蕭陽就已經直接尋上門來了。 事實上在見到蕭陽的那一瞬間,呂豪就知道自己逃不掉了,但是他還必須逃跑,他不甘心,他不想就這樣直接死掉。所以他必須做出自己的反抗。

飛快的衝進一個集裝箱後面,呂豪大口的喘息著,讓自己強裝鎮定,然後彎腰正準備偷偷的往外看一眼,確認一下自己是否已經甩開了那個傢伙。

"我說過,你跑不掉的!"

突然背後傳來的一道聲音,嚇的呂豪立刻轉身,飛速後退,連續幾次都差點直接跌倒地上。

"你……你是怎麼發現我的?"

"這一點還有意義嗎?"蕭陽平靜的說道,"我說過,我會將那個組織連根拔起,不過,你恐怕沒有那個機會了。"

"你……"

呂豪的臉上一邊裝作十分恐慌的樣子,背後卻突然伸手一把掏出一把手槍,毫不猶豫的就對蕭陽扣動了扳機。

砰砰砰!

蕭陽的身體靈活的在集裝箱盯上來回閃掠,子彈卻只能夠打在集裝箱上,發出砰砰的聲響。不過卻根本打不到蕭陽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