蠻荒十一城,全都開始準備張燈結綵,他們要慶祝這偉大的時刻,他們要銘記這一時刻,他們要告訴自己的後輩子孫。

都江城的城主府已經全部拆除,建成浩大的皇宮,既然要祭天立國,那麼一切都要按照規制來辦,這一切都是張良負責。

眾人看著富麗堂皇的宮殿群無不震驚,想不到世上還有如此雄偉壯觀的建築。。

新建的皇宮,最高的建築當然是朝天殿,足有百丈之高,可以說是震驚了眾人,都江城以前的建築最高才三十丈而已。

朝天殿前方則是朝天殿廣場,全部是最堅硬的岩石鋪成,足有百萬平方米。

朝天殿後方則是皇宮諸多宮殿群,有上書房、皇極殿、中和殿、練功殿、乾清宮等。

皇宮周圍還有基座神秘的建築,展示還沒有命名。

為此,都江城進行了巨大的改造,同時都江城也擴大了近乎一半,狄仁傑幾人的府邸,都在葉昊的強烈要求下,建造的及其繁華。當然葉昊也多建造了十數座豪宅,畢竟還會有不少英豪加入到這個集體中。

葉昊把一條下品靈脈,引入皇宮中,都江城的靈氣幾乎增加了一倍有餘,都江城子民全都無比興奮。

九月六日晚,流雲宗宗主劉正陽召集宗中長老、護法和舵主,宣布發兵都江城。

數千人騎著獨角獸,向著北方而去,這就是流雲宗的大軍,修為最低都是氣海境巔峰,一半以上都是蛻變境武者,劉正陽嘴角帶著笑容。 ?九月九日,天高雲淡。

洛陽城(都江城改為洛陽城)中錦旗飄揚,各家各戶全都喜氣洋洋,形如過年一半興奮,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洛陽城中,人滿為患,很多其餘城池的子民也是聞風而動,成群結隊來到都江城,參加主公的立國大典,感受主公的無上神威。

城中的子民無不心情愉悅,他們高聲討論著,相互辯論著。

「主公,真是強大,短短不到一年時間,我們洛陽城就已經統一了十一城,主公馬上就要祭天立國了,我們有福了。」

「對啊,聽說,主公立國后,當官為將做兵的,都能享受到侯國的氣運,可以增加修鍊速度。」

「我兒子今年十八歲了,已經煉體境巔峰了,等突破氣海境,我一定要讓他加入到主公的軍隊中。」

「主公的手段可是神乎其技,大家都爭相傳送著,尤其是洛陽城的天地靈氣,最近直接增加了一倍有餘,我們洛陽城的子民可是佔了大便宜了,其餘地方的天地靈氣雖然增加了,但是沒有洛陽城恐怖。」

…………

洛陽城各處全都讚美著葉昊的英明神武,聰明睿智。

朝天殿廣場早已立起一座九十九丈高的登天封禪台。

朝天殿外自有百萬狼騎兵傲立四方,嚴肅無比,眾多老百姓只能在外圍觀看,當然作為修士,他們眼力都遠勝常人,都能看的很清楚。

突然朝天殿外,一個親衛一聲高喝。

「吉時到,請國主登祭壇,告天地,立侯國。」

「匡!」

朝天殿的大門緩緩打開。

葉昊率領群臣走出大殿。

只見,葉昊頭戴平天冠,身著紫色龍袍,龍袍上綉著兩條栩栩如生的八爪金龍,腳踏天王靴,龍袍拖得很長,但卻沒有一絲和地面接觸。

葉昊左手托著封神榜,右手托著鎮天玉璽,當然這都是從仙仙那裡討要來的,作為葉昊開國鎮壓氣運的無上至寶。

葉昊慢慢地走上祭壇,群臣則立在祭壇下方,全都無比恭敬。

葉昊走到祭壇巔峰,轉過身來。

葉昊的眼睛有些濕潤,終於走到了這一步,葉昊定定神,以後自己一定會做得更好。

「朕葉昊,今日上請蒼天,下請大地,昭告天下,當立侯國。國號「大秦」,定都洛陽。朕當勤政愛民,帶領人族走向輝煌,強大大秦侯國。」

隨著葉昊的聲音落下。

天空晴天一聲炸雷,本來氣孔萬里無雲,突然似乎飄來朵朵白雲。

這不是白雲,這是氣運,葉昊作為大秦的國主,非常清晰的感覺到了。

葉昊感覺到,這些氣運和自己緊密相連。

漸漸地,「雲朵」越聚越多,葉昊自然十分高興,短短一陣工夫,氣運已經覆蓋住了整座皇宮,雖然看起來還很稀薄,但是卻也很不錯了。

葉昊深信自己一定能讓大秦變得強生無比。

狄仁傑看著皇宮上空的變化,自然也是興奮無比,馬上帶領群臣跪拜。

「大秦侯國萬歲,國主萬歲萬歲萬萬歲。」

「大秦侯國萬歲,國主萬歲萬歲萬萬歲。」

「大秦侯國萬歲,國主萬歲萬歲萬萬歲。」

眾將士跪拜。

「大秦侯國萬歲,國主萬歲萬歲萬萬歲。」

都江城所有子民跪拜。

「大秦侯國萬歲,國主萬歲萬歲萬萬歲。」

「大秦侯國萬歲,國主萬歲萬歲萬萬歲。」

「大秦侯國萬歲,國主萬歲萬歲萬萬歲。」

「平身。」

葉昊聲音充滿無限的威嚴。

「謝國主。」

眾人全都容光煥發,精神抖擻,從此他們將是大秦的人了。

葉昊為什麼要以「大秦」為國號呢?

在葉昊眼中「秦」字代表著強盛,蓬勃朝氣,奮進向上。當然也有一層時刻警示自己的意思在其中。同時大秦也有一種令人嚮往的精神,開拓進取的精神。

葉昊在這一刻,便是背負上了責任,守護大秦子民的責任。

立國之後,便是封賞群臣。

葉昊手舉封神榜。

「朕!大秦國主,現封狄仁傑為大秦侯國的龍淵閣大學士,為文官之首。」

「謝國主,國主萬歲萬歲萬萬歲。」狄仁傑跪拜,同時感覺到一絲氣運之力進入身體,加速修鍊,雖然只有葉昊享有的十分之一不到,但他也很知足。

「封張良為大秦侯國的龍淵閣大學士,掌管大秦錢糧。」葉昊第二個選擇封賞張良。

「謝國主,國主萬歲萬歲萬萬歲。」張良跪拜道。同樣他也感受到了氣運之力。

「封張遼為大秦侯國第一軍團長,掌大秦百萬大軍。」

「謝國主,國主萬歲萬歲萬萬歲。」

張遼跪拜,同時也是很激動,按照國主所說,每個軍團長都是大秦的柱石。 以月騎士之名 雖然自認為必有自己一份,但是聽到封賞,張遼還是按耐不住激動。

「封白起為大秦侯國第二軍團長,掌大秦百萬大軍。」葉昊繼續封賞白起。

「謝國主,國主萬歲萬歲萬萬歲。」白起也是死激動如常,面帶笑容,殺神微笑,很少見的,由此可見他的心情有多麽高興。

「封趙云為大秦侯國第三軍團長,掌大秦百萬大軍。」

對於趙雲,葉昊同樣有很高的期待。

「謝國主,國主萬歲萬歲萬萬歲。」趙雲冷酷的面容之下,還是很興奮的。

「封霍去病為大秦侯國第四軍團長,掌百萬大軍。」葉昊接著封賞霍去病。

「國主,臣覺得自己資歷尚缺,當不得軍團長的職務。」

霍去病一聽,非常震驚和興奮,同時他馬上做出選擇,認為自己資歷不夠。

葉昊大笑道,「朕覺得你能做,你就能行,霍去病接旨。」

「臣接旨,國主萬歲萬歲萬萬歲。」

霍去病感覺到一股暖流充滿全身,無比舒服,隨時都能突破到聖胎境,當然幾位軍團長都有這個感覺。

「封展昭、西門吹雪、葉孤城為大秦侯國供奉院供奉,位比大秦正二品品官員。」

這個封賞卻是很高的,和狄仁傑和張良並列。

「謝國主,國主萬歲萬歲萬萬歲。」三人也是很高興的接受封賞。

「封徐達、趙括、馬謖三人正正品忠勇將軍。」葉昊封賞徐達三人。

「謝國主,國主萬歲萬歲萬萬歲。」三人也是欣然接受,沒有怨言,畢竟他們知道,他們和幾位軍團長相比,能力上上還有很大差距。

「封滕芝、葛晨……十人為正六品文官,聽從龍淵閣大學士狄仁傑和張良的安排。」

「謝國主,國主萬歲萬歲萬萬歲。」幾人雖然不甘心,卻也無可奈何。

「大秦侯國已立,朕希望眾卿能和朕同舟共濟,共創大秦盛世。」葉昊大聲吼道。

「臣等遵旨。」

「國主萬歲萬歲萬萬歲。」大秦將士和大秦子民高聲歡呼。

「哈哈哈哈哈哈……」

一聲大笑帶著嘲諷,由遠及近而來。 ?隨著遠方的嘲笑聲傳來,眾人無不色變,能夠隔著數十里傳來聲音,絕對是聖胎境大能無疑。

但是當他們人看到祭壇上那個偉岸身影若無其事,似乎早就料到對方回來一般,他們便放下心中的恐懼,全都相信國主可以解決眼前危機。

其實葉昊正在接受仙庭系統的獎勵。

「叮,恭喜主公完成建國任務,獎勵即可發放。」

葉昊久違的獎勵終於來了。

「叮,恭喜主公獲得天級功法和武技三部,地級功法和武技十部,玄級功法和武技五十部;天級丹藥一顆,地級丹藥十顆,玄級丹藥五百顆。」

「叮,恭喜主公獲得兩條下品靈脈,三件地級戰兵,三件地級戰甲,三十套玄級戰兵和戰甲。」

「叮,恭喜主公獲得一次指定性召喚,主公可以指定召喚原世界人物。主公,是否召喚?」

「指定召喚嗎,有意思。暫不召喚。」

此時人多眼雜,不適合召喚。

葉昊退出系統,正好聽見城外的一聲大喝。

此時此刻,祭天告地,已經結束,葉昊當下飛下離祭壇。

葉昊居高臨下,「大秦侯國歡迎流雲宗前來觀禮,不知劉宗主給朕帶來何種禮物?」

劉正陽帶領流雲宗眾人快速的接近著洛陽城,雖然只有不到三十里路,但是還是需要時間的。

葉昊也帶領侯國眾臣和大軍向著南城而去。

葉昊絕不允許,大戰在洛陽城中展開。一旦在洛陽城中大戰,那麼對於洛陽城來說,必是一場災難,無論最終勝負如何。

葉昊看著似有一股洪流向著洛陽城撲來,夾帶著無上的氣勢,壓得天地靈氣四散,流雲宗果然不愧是數千年的宗門,一出手就是數千的蛻變境修士。蛻變境巔峰和圓滿也有數十人,就是散發著半步聖胎境大能的也有七人。

但是葉昊卻是絲毫不懼。此時洛陽城的護城大陣四象通天陣已經成為地級陣法,絕不是對方一時半會就能破除的。

數千人騎著獨角獸,何其壯觀,但是那又如何,在葉昊眼中,也就那樣。

劉正陽一把當先,騎著一匹聖胎境的獨角獸,已經來到城下,看著城上大軍林立,蛻變境修士同樣不少,倒也震驚了一下,葉昊這個小兒發展也夠快的。

「誰是葉昊?」劉正陽看著城上的葉昊,不確定的問。

「朕是大秦侯國的國主,你又是何人?」葉昊同樣裝作不解的問道。

「葉昊小兒,你聽著,本宗是流雲宗宗主,今天你的這個什麼侯國必須滅亡,你的侯國將是世界上存在世界最短的侯國,哈哈哈哈哈哈……」劉正陽大笑著,絲毫不將大秦放在眼中。

其實也對,畢竟流雲宗創立數千年之久,為什麼要把一個剛建立的小小侯國放在眼中。

流雲宗的眾人這回功夫也都驅獸來到洛陽城腳下,看著他們的宗主嘲笑大秦侯國,他們也都出言譏諷。

劉正陽接著一本正經道,「小子,剛才你向本宗討要禮物,那本宗就告訴你,本宗將要送給你的禮物就是,你們大秦將士的生命。」

張遼站出來道,「劉宗主,我大秦雖然剛立,卻不是宵小可以隨意欺辱的,劉宗主這是在威脅我大秦侯國嗎?國主,臣請戰。」

葉昊擺擺手,「文遠不必著急。」

「劉正陽,朕就在洛陽城上等著你,看你有什麼能耐,就使出來吧。朕要看看你怎麼破除朕的都城洛陽城。」葉昊直接冷笑道。

劉正陽本來想激葉昊出城決戰,看來自己的計劃失效了。

「哪位長老願意率人攻城?」劉正陽轉過身來問。

流雲宗二長老應永亮站出來,「宗主,老夫願往。」

「好,你帶領五百弟子先試試洛陽城的防禦。」劉正陽當下同意。

應永亮是流雲宗最強的半步聖胎境,相信應永亮出手,還是能試出對方的實力。

「流雲宗玄級弟子跟本長老上。」

應永亮一聲令下,數千弟子中,走出五百左右的弟子,全都信心滿滿,一點都不擔心,甚至有人覺得宗主小題大做了,對付一個新晉的侯國,何止動用宗門底蘊。

葉昊看著對方派出五百弟子,在一個半步聖胎境大能的帶領下,向著洛陽城走來。

「趙雲聽令,著你率第二軍團迎戰。」葉昊點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