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這個九煉焚天訣第四煉,他勢在必得,至於錢方面的問題,他還有徐昊的契約,若是徐昊墊不起太多,他可以自己出一些。

「是那個讓徐昊吃癟的小子!」

「難不成,他要讓徐昊為他買下九煉焚天訣?」

「這有些瘋狂了,不知道,徐昊會不會答應啊……」

一道道驚奇的目光看向蕭凌,畢竟,蕭凌讓徐昊吃虧的事情,有很多人知道,如今蕭凌喊價,立馬讓人聯想到蕭凌與徐昊的賭局。

「姓葉的,這分明是要把我往死里整啊!」

徐昊自然在拍賣場,他見到蕭凌喊價后,臉色煞白起來,三百塊元晶,就算是他,恐怕也要付出極大的代價,才能夠弄到。

對於諸多驚詫的目光,蕭凌置若罔聞,將目光看著火焰捲軸,錢不算什麼,只要實力強大了,自然能夠得到更多錢。

「三百一十塊!」

就當蕭凌喊價之後,又一道聲音響起,那是一個紅髮中年男子,身上散發著火焰波動,他雙眼有著熾熱之色,顯然很想將九煉焚天訣弄到手。

「三百五十塊!」

蕭凌冷笑一聲,就算是砸鍋賣鐵,他也要把九煉焚天訣弄到手。

三百五十塊元晶,他拿不出來,但他可以煉製很多丹藥,用來抵押。

見蕭凌狠狠地加價,那個紅髮中年男子臉色劇變,三百一十塊元晶已經是他的極限了,他咬牙切齒,用著惡狠狠的目光盯著蕭凌,便打算豁出去繼續加價。

只不過,他身旁的夥伴拉了拉他,微微搖了搖頭。

先不說能不能將九煉焚天訣修鍊成功,就算最後得到了,能不能帶著九煉焚天訣活著離開四玄城,這都是一個問題。

「三百五十塊元晶,還有誰要繼續出價嗎?」

徐玄墨雙眼微微眯起,含笑道:「這可是天階武技,在這次拍賣會當中,唯獨這一件!大家可要考慮好了,錯過了就沒了!」

聽著徐玄墨這些話,蕭凌目光很冷,這傢伙分明就是想繼續煽動其他武修繼續加價,給他設下絆腳石。

不過,徐玄墨這番話,顯然作用不大。

三百五十塊元晶,就連貴賓區的強者們都未必能夠拿出來,更別說其他人了。

再說了,蕭凌和幽清閣主等人坐在一起,背靠幽清閣,虎印宗,也沒有誰願意去得罪。

看著安靜的拍賣場,徐玄墨有些無奈,微微搖了搖頭,看來要在價格上面整蕭凌,恐怕行不通了。

就當徐玄墨準備敲金錘的時候,一道不急不緩的嘶啞聲音響起。

「三百八十塊。」

面對這突兀的喊價聲,在場的武修們皆是微微一怔,緊接著,一道道目光順著聲音望去,看到龍印宗的所在地,最後停留在了前方貴賓席處,一名全身包裹在黑袍之中的人影。

這個黑袍人,自然是黑煞。

蕭凌看到黑煞后,臉色頓時不好看了,黑煞在這個時候出價,分明就是要和他對著干。

「是他。」

幽清閣主臉色陰沉下來,黑煞的氣息,她自然察覺到了,立馬知曉黑煞就是當晚與他交戰的神秘人。

「沒錯。」

蕭凌的拳頭微微握緊,如今黑煞出價三百八十塊元晶,他要繼續加價,無疑非常困難。

「那個姓葉的少年,究竟會不會加價?」

不少人將目光看向蕭凌,他們看得出來蕭凌很想得到九煉焚天訣,只不過,突如其來的黑煞橫插一腳,蕭凌要得到九煉焚天訣,那就需要一場價格廝殺了。

「四百塊!」幽清閣主冷聲道。

聽著幽清閣主叫價,不少人微微一愣,沒想到幽清閣主也橫插一腳,看起來,似乎要幫助蕭凌奪得九煉焚天訣。

「五百塊。」

黑煞發出怪笑聲,繼續喊價,黑斗篷之下,一雙猩紅的眼睛,露齣戲謔之色。

聽到黑煞直接加了一百塊元晶,這樣財大氣粗的舉動,無疑令得在場眾人震驚起來,用著敬畏的目光看向黑煞。

「可惡。」

歸一 幽清閣主氣得嬌軀微微顫抖,黑煞比她想象的還要有錢,若是要繼續喊價,恐怕還得把整個幽清閣貼進去。

「幽清閣主,不必喊價了。」

蕭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整個人平靜下來,平淡道:「既然他想要,就給他吧。」

「你甘心嗎?」幽清閣主咬著銀牙問道。

「我不甘心。」

蕭凌緩緩閉上的雙眼,猛然睜開,露出凌厲的殺機,森然道:「九煉焚天訣就暫時由他保管,日後我定會親自取來。」

鐺!

徐玄墨也沒有給蕭凌繼續喊價的機會,敲了一下金錘,九煉焚天訣便是這樣落入黑煞手中。 「蕭凌,這份見面禮,怎麼樣?開心嗎?」

黑煞得到九煉焚天訣后,元氣傳音給蕭凌,戲謔道:「等下你若是要什麼拍賣品,我可以陪你玩玩。」

「呵呵,黑煞,我們很久不見了,上次埋骨之地的教訓,現在就忘記了?」

蕭凌目光看向黑煞,漆黑的眸子沒有絲毫波瀾,他明白黑煞在用激將法,若是他越生氣,黑煞便會越高興。

聞言,黑煞黑斗篷微微抖動,有些憤怒,埋骨之地的事情,他原本可以完美辦成功,結果蕭凌的出現,差點被他搞砸了。

魔血天可是天魔宗的重要人物,天魔宗將解封魔血天的任務交給他,可以說明是信任他,只要他好好完成,絕對可以成為天魔宗的堂主。

當蕭凌出現后,最後經過激烈的交戰,差點將魔血天打得魂飛魄散,若不是魔血天手段通天,恐怕就要栽在埋骨之地。

饒是如此,黑煞回去交任務的時候,也被狠狠地批了一頓,差點性命不保。

「蕭凌,我沒有忘記。」黑煞冷笑道:「我會慢慢折磨你,讓你明白我的狠辣手段。」

「我拭目以待。」

蕭凌目光很冷,問道:「這次來四印疆,是不是又要為天魔宗辦壞事?」

「呵呵,我們兩個都是老朋友了,我也不和你隱瞞,諒你也掀不起什麼風浪。」黑煞冷冷一笑,道:「我這次要找一個地方,這個地方就是生玄氣的所在地。至於為什麼要找,你現在還沒有資格知道。」

「很巧啊。」

蕭凌面不改色,道:「恰好我也要找生玄氣的所在地,到時候,要不要一起?」

「也好,生玄氣的所在地,倒是一處不錯的安葬之地,你很會給自己挑地方。」黑煞陰冷道。

「究竟誰死在哪裡,還是未知數。」

蕭凌沒有繼續理會黑煞,看來這次前往生玄氣的所在地,他必定會與黑煞生死一戰。

隨著時間的推移,拍賣場上的氣氛越來越高漲,在這個時候出現的拍賣品,幾乎是稀有物品,價格不菲,令人望而莫及。

因此,不少武修只能抱著看戲的心態來觀看這場拍賣會,當他們看到不少強者為了一些寶貝爭得臉紅脖子粗,忍不住砸了砸嘴巴,覺得此行不虛。

自從九煉焚天訣第四煉落入黑煞手中后,接下來的拍賣品,蕭凌幾乎沒有出手,唯獨看到幾樣比較稀奇的藥材,才出手買下。

黑煞沒有繼續阻礙蕭凌,也許是覺得已經沒有必要,反正蕭凌在他眼裡已經是一個死人,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拍賣會還在繼續進行,一件件眼花繚亂的拍賣品端上來,其中一些拍賣品,就連蕭凌也忍不住微微側目,上邪商會收集而來的拍賣品,的確非常不錯。

「可惜,沒有我想要的東西。」

蕭凌微微搖了搖頭,這些物品不值得入手,他也不打算入手。

其實,蕭凌也想要一些東西,比如千年肉太歲,若是在上邪商會拍賣會出現,他就算是砸鍋賣鐵,也要將千年肉太歲收入囊中。

要將龍碧君治好,千年肉太歲是至關重要的藥材。

在神武藥草綱目有記載,千年肉太歲可是七品頂尖藥材,並且,千年肉太歲生長在天地間隕殺之地,數量非常稀少。

隕殺之地,就是在某個特殊地域,隕落諸多強者,這些強者死後的血肉精華,有幾率變化成千年肉太歲。

化天葯陣蕭凌有辦法在葯域輕易弄到手,只不過,千年肉太歲就是一個問題了。

「可惜,沒有千年肉太歲的出現。」

蕭凌苦笑一聲,拍賣會已經進入到尾聲的階段,他還是太天真,這種稀有藥材,幾乎很難夠找到。

「無論如何,我一定要找到千年肉太歲,我絕對不能讓小龍死去。」

蕭凌握緊了拳頭,對於龍碧君,他有一種奇怪的感情,無論是戰鬥,亦或者一起歷練,他覺得自己突然有點離不開龍碧君了。

龍碧君雖然有些時候嘴賤,其實蕭凌明白,那是刀子嘴豆腐心,還是為了他好。

蕭凌想到當初第一次與龍碧君見面的時候,那是在火神窟,他用聖碑將龍碧君的冰火玄池偷走,然後兩人便開始有了邂逅,一路打打鬧鬧,直到空中花園,龍碧君為了他想要的七彩霓裳羽衣,用身軀抵擋住了庚金流星彈,快要死去的時候,他才明白,他離不開龍碧君,他要保護龍碧君,還有周圍並肩作戰的朋友們。

「幽清閣主,你可知道哪裡有隕殺之地?」蕭凌下意識問道。

千年肉太歲也許在拍賣會上碰不到,那麼他就要去隕殺之地尋找,看看能不能找到千年肉太歲。

蕭凌只是碰碰運氣問問,卻沒想到,這一問,幽清閣主還真知道隕殺之地。

「隕殺之地,可是無數強者隕落的地方。」

幽清閣主看著蕭凌,她不知曉蕭凌為什麼問隕殺之地,也不願意去追問,而是道:「前段日子,我從葯域回來。在那裡,我聽到一個消息,有人發現了一處隕殺之地。那一處隕殺之地死過諸多強者,還有死去的武聖強者,距離開啟的時間,大概一個月內吧。」

聞言,蕭凌雙眼一亮,連忙問道:「幽清閣主,你知道那處隕殺之地的具體位置嗎?」

「怎麼?你對隕殺之地很感興趣?」幽清閣主笑道。

「實不相瞞,我想看看碰碰運氣,能不能在隕殺之地找到千年肉太歲。」

蕭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道:「我必須得到千年肉太歲,如果你知道隕殺之地的相關詳細消息,請具體告訴我。」

「千年肉太歲,可是七品頂尖藥材,無數煉藥師趨之若鶩,可遇不可求啊。」

幽清閣主眨了眨美眸,露出一絲笑容,道:「我夥伴說,這次開啟的隕殺之地,很可能有千年肉太歲的存在,到時候,免不了一場廝殺。」

「幽清閣主,你要前往葯域的隕殺之地?」蕭凌問道。

「當然。」

幽清閣主點了點頭,道:「我這次回來,主要是看看幽清閣發展的怎麼樣。等上邪商會的拍賣會結束后,過些日子,我就回葯域。在那裡,我有幾個夥伴,皆要前往隕殺之地,碰碰運氣。」

隕殺之地隕落了諸多強者,自然遺留了強者們的寶物和傳承,若是運氣爆炸,說不定還能夠一飛衝天。

「我能不能加入你的隊伍?」蕭凌試探道。

「你現在的實力,還不行。」

幽清閣主搖了搖頭,道:「在那裡,我實力算是墊底了,你起碼要到達九星武宗,才有資格加入隊伍。」

「九星武宗么……」

蕭凌漆黑的眸子閃爍著精光,只要到達生玄氣的所在地,他吸收生氣,開啟生門,必定能夠一舉到達九星武宗。

「必須不停地變強,才有資格救小龍。」蕭凌暗道。

神武大陸遼闊無邊,強者如林,如今蕭凌雖說已經是五星巔峰武宗,可去過的地方,放眼神武大陸,只能說是偏遠地帶,若真要與神武大陸比較起來,幾乎算不得什麼。

「葯域,西天妖域,東海,以及大陸的最中心帝域,我要去的地方,還很遙遠……」蕭凌內心一嘆,強者的舞台,就是大陸中心的帝域,唯有成為帝域當中的巔峰強者,才能有資格和天魔宗抗衡。

「我相信,我能夠變得更強。」

蕭凌心頭忍不住熱血沸騰,他有諸多逆天手段,還有赤血牌,以及神秘的身世,遲早有一天,他也要屹立在神武大陸最巔峰處,俯視一切強者。

「一百塊元晶。」

蕭凌突然回過神來,一個六階頂尖玄器,匯火藥鼎被拍賣走了。

蕭凌目光看向匯火藥鼎,這個匯火藥鼎有點破損,估計原來是七階玄器,花了一百塊元晶買下來,的確是賺了。

拿下匯火藥鼎的是一名老者,老者周身散發著葯香,顯然是一名品階不凡的煉藥師。

蕭凌現在也想買下一個葯鼎,既然錯過了,那隻能看看後面還有沒有葯鼎拍賣。

「諸位,接下來要拍賣的物品,有些特殊。不過,我覺得有誰想去東海歷練的人,這東西應該有不小的吸引力。」徐玄墨露出一絲笑容,這次拍賣會上,他們上邪商會可是賺翻了,他揮了揮手,一群侍女推著輪車,上面蓋著一層白布,來到眾人面前。

看著物品被白布遮起來,立馬勾起了不少武修的好奇心,東海這個地方,他們自然聽說過。

要前往帝域,就必須途經東海。

「一股海腥味。」

幽清閣主抖了抖瓊鼻,輕聲道:「我估計這件東西,應該來自東海。只不過,究竟是什麼,還得掀開白布,才能一探究竟。」

隨著幽清閣主語音一落,徐玄墨將白布掀開,一對通體湛藍的羽翼出現在眾人面前。

湛藍羽翼周身散發著點點星光,蘊含一股奇異的波動,顯得頗為神秘。

「諸位,東海的天海皇族聽說過吧?天海皇族的實力,絲毫不遜色帝域的一些超級勢力!」

一婚二寵 徐玄墨高聲道:「而這對湛藍羽翼,則是天海皇族死去的皇子身上的天海翼。只要將天海翼煉化了,便可以暢遊東海的禁飛區!」 東海,無邊無際,神武大陸當中最大的海洋地域,要前往帝域,必須要經過東海。

在東海,有眾多種族,鮫人族,人魚族,海貝族等等,這些種族,統稱為海族。

海族之中,根據血脈品階,分三六九等。

其中,天海皇族身份尊貴,八品血脈,在東海之中,可是霸主級別的存在,無人敢招惹。

現在上邪商會拍賣天海皇族皇子的天海翼,無疑是挑釁天海皇族的尊嚴,當然,天海皇族未必會知道,就算知道了,也不會為了天海翼和上邪商會撕破臉皮。

「幽清閣主,什麼是禁飛區?」蕭凌問道。

「雖然我沒有去過東海,但對禁飛區還是略微了解。」

幽清閣主沉吟片刻,道:「在東海之中,有著諸多奇異的地帶,其中一種地帶,便是禁飛區。在禁飛區當中,武皇到武宗之間,皆不可以飛行。不僅如此,禁飛區的空間牢固無比,武尊強者無法撕破空間,與尋常武修別無一二。唯獨武聖級別以上的存在,才能夠撕破禁飛區的空間,自由穿梭和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