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看到他,我都不到該怎麼辦,不敢說話,他這種性子,一說肯定不理我。

於是我沉默,他也沉默,一個多月,都沒有說過什麼話。

「我還真不知道端木玉是你哥哎,我以為你們是情侶呢。」坐在肯德基里,雅雅咬著可樂的吸管,她從來不掩飾對端木玉的愛慕,「我從初中就看見你們同進同出了。」

「怎麼可能?」我笑出來,差點兒把可樂也噴了,「要真能成情侶,從小長這麼大,早成了。」

「可是看你們很好啊。」喬喬說。

「他這個人沒什麼朋友的。」我想了想說,「你們都看得到啊,他那種性格真是彆扭死了,冷冰冰的好像所有人都欠他錢一樣。那時候我們家附近只有我們兩個小孩,他也只能和我玩,雖然這樣,我還是知道他老大不樂意的,要不然,也不會硬把我帶成男孩的樣子了。」我窘迫地抓抓短髮,有些無奈。

爺本紅妝 「哈哈……。」雅雅笑起來,差點兒被可樂嗆到。

「可是……。」小哲推了推眼睛,自從上次一起幫了高幽之後,在班裡沒什麼朋友的我倒是和小哲談得來,之後順利打進雅雅他們的女生世界時,自然也拖著小哲一起進來了。

我看向小哲,小哲悶聲說:「最近你們冷戰,端木玉脾氣變得好臭,在宿舍里動不動就揍人。」

雅雅看向我,臉色又有些不自在。

我說:「他其實很想交朋友的,你們不要老怕他,試著和他說說話什麼的,他就不會這樣了。」

「原來是因為孤獨啊。」喬喬了悟地說,看向我,「也是,你是他唯一的朋友了。」

我笑了笑,雖然心裡不太好過,但還是不願多去想端木玉的事情。

「瑤瑤,」雅雅放下可樂,認真地看著我,「你說實話哦,和他在一起這麼多年,你有沒有喜歡過他?」

我一怔,差點兒把手裡的聖代給扔了,不可思議地看著雅雅說:「他不是我喜歡的類型啦。」

「怎麼可能?」雅雅一時間有了捍衛自己心上人的覺悟,「端木玉那麼好,長得那麼帥,打籃球超棒,學習也不錯,聽說家裡也很不錯哦,這不是很典型的白馬王子么?」

我很認真地思索這個問題,他確實是我的青梅竹馬,但是,這個和白馬王子是有很長的差距的。

我正色道:「從小看到大了,看多了,他真是我哥。」

「那他會不會偷偷暗戀你?」雅雅步步緊逼,非要弄個水落石出不可,大有今天撇不清我和端木玉的關係就不許我走出肯德基大門的樣子。

我心裡也暗暗吃了一驚,不過仍舊鎮靜地說:「他如果喜歡我,會這樣嗎?」對我不理不睬,好歹也是多年同甘共苦的兄弟呀。

雅雅咂咂嘴:「有道理。」

我剛鬆了一口氣,雅雅立刻抓住我的手,說:「那麼瑤瑤,你能不能幫我把端木玉追到手?」

「啊?」我張大了嘴巴,雖然知道女追男在現在早就不是那麼稀奇的事情了,但是雅雅這種才貌兼備的女生,不用倒追吧,怎麼說也有一幫男生在後面狂追她的吧?

「你不肯?」雅雅明亮的眸子里有一絲異樣。

我連忙擺手:「當然不是,只是,雅雅,你這麼漂亮,很多男生追你……。」

「我只要端木玉!」雅雅堅決地說。

我和喬喬,小哲彼此看了一眼,喬喬朝我點點頭,我便點頭說:「好,我一定幫你。」讓我頭疼地說,我現在和端木玉這種狀況……

得到了我肯定的回答,雅雅終於恢復了溫柔自信地笑容,看著我眨眨眼睛:「其實說實話,真的很少有人會懷疑你和端木玉是情侶關係,現在還有好多人以為你是男孩子。」

我真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從公交車站往家裡走,雖然只有四五分鐘的路程,但是我卻覺得很遠,以前坐端木玉的自行車根本不用做公車,那麼麻煩,可是現在端木玉不理我了,世界的中心彷彿一下子就變了,我有些找不到方向。

嬌妻嫁到之訓夫有道 迷迷糊糊走回去,路過曉蘭姐的便利店,她在裡面招手叫我進去,壓低聲音問我:「和端木玉吵架了?」

我點點頭,一臉喪氣的樣子。

「真是小孩子!」曉蘭姐戳戳我的腦袋,「不過端木玉是個好孩子,你應該好好對他。」

我驚奇,第一次有人覺得端木玉是好孩子,不知道應不應該告訴他,我悶聲說:「我是女生,應該他好好對我才對!」

「是這樣沒錯,可是你也太倔強了,忍了一個多月你還不累?」

「你知道有一個月了?」我喪氣地說,我也是算著日子過來的。

曉蘭姐無奈地嘆了一口氣:「我可是看見某個人在你們家門前徘徊了一個多月了,哎,連鐵打的心都動了,你那是什麼魔鬼的心靈啊?」

我抬頭看著曉蘭姐,然後猛然掉頭往家裡跑。

樓下沒有人,只有路燈昏黃的光線,我喘著氣,看著,「端木玉!」

牆角那裡有什麼動了一下,慢慢地,一個人慢慢走出來,低著頭,長長地劉海遮著眼睛,沒有什麼表情,嘴角的弧度很倔強。

我站在那裡看著他,心裡有些酸,鼻子也微微發酸,哽咽著喊了他一聲:「端木玉……。」

他抬起頭,表情很拽嘴裡卻說:「每次都是我先道歉,這次也一樣。」

「不用道歉……。」我心虛地說,這次是我的錯,我想和同學打成一片,卻沒有想過端木玉的感受,他從來都沒有朋友,只有我這一個。

他看著我,路燈光芒映在他眼睛里,一片輝煌:「你不鬧脾氣了?」

「我哪有鬧脾氣?」我走上前拖著他的手,「回家去說,這裡好冷。」

他反手拉著我,走進大樓里。

「你吃飯了沒?」我從柜子里拿出速食麵,「我只有這個,還有一包,給你吃了。」我去廚房燒水,端木玉坐在客廳里,雕塑一樣不言不語,等我泡好面出去,他還是不言不語。

「端木玉……。」我輕輕喚了他一聲,他才怔怔地抬起頭,看著我,微微蹙著眉,若有所思的樣子。我把泡麵放在桌子上,反身也坐在桌子上,和他對視:「你怎麼了?」

他看了我半響,眼中慢慢出現一種溫和,很少見的溫和,如同細細地涓流一樣:「以後,出去玩的時候,把你的朋友也叫上吧。」

「哎?」我一驚,以為自己聽錯了,端木玉可不是會說這種話的人,他……一向都很冷淡,而且有某種程度的自閉,不是會主動去接近別人的那種人,除了身邊為數不多的幾個熟識的人,他的社交圈小的讓人驚訝。

最重要的一點是,他是個非常拽非常臭屁的傢伙,霸道專製得令人害怕。比如,他小一些的時候,很喜歡他媽媽,喜歡到了……呃,甚至不允許他爸爸碰他媽媽,甚至看一眼也會讓他很不快。

不知道這樣子的小孩是怎麼被教出來,總之他從小就是這種不可愛的孩子。那時候周圍只有我們兩個同齡孩子,和我玩起來之後,對母親的依賴少了,卻也沒有變得更可愛一些。對於我是他唯一的朋友加兄弟這一點,他倒是非常清楚,所以理所當然地,我也在他專制的範圍之內,只是人太小,沒什麼感覺,加上他很有頭腦,身為女生而且家庭不幸的我,對他有某種程度上的依戀,任由他霸著,和外界斷了聯繫。

大概變成了一種習慣,所以他也覺得霸著我理所當然,懂事之後我慢慢有主見,男生女生之間總會產生分歧,意見不合的時候兩個小孩子解決的唯一途徑就是打架,打得鼻青臉腫誰也不肯認輸。那個時候他才慢慢發掘我已經是有自我意識的人了,雖然很不快,他也知道慢慢忍讓我,但是骨子裡的劣根性卻一點兒都沒有改變。

他是一個獨佔欲很強烈的人,並且這種獨佔欲很微妙,似乎是由內而外,讓周圍所有人都感覺得到的,他的東西無論是人還是物都不允許別人碰。

所以從小到大從來沒有人敢接近我和我做朋友,我長到現在連一個閨蜜都沒有都是端木玉的錯。

曉蘭姐算是一個意外,如果不是因為周六周末我一個人在家很危險,我想曉蘭姐這唯一的朋友也會被端木玉擋掉吧。

為了曉蘭姐,我和他也吵了很多次,甚至還打了一架,他懂得忍讓,被我打得鼻青臉腫。

所以,聽到端木玉忽然這麼說,你應該知道我有多麼驚訝,我大睜著眼睛,像看史前怪獸一樣看著他。

他不自然地別過臉去,英俊的輪廓在燈光下被染上某種迷惑地光暈:「你是女孩子,有朋友又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你這樣想就好了,」我拍拍臉頰讓自己清醒過來,笑起來,「其實端木玉你也應該多交一些朋友,你這麼沉悶冷漠很多人都怕你的,以後你也要進入社會的,人際關係很重要。有人說高中同學是很值得珍惜的,所以,你不能繼續這樣了,我聽小哲說……。」

想起小哲那瘦弱的樣子,我要說的話也卡在喉嚨里:「面泡好了,你吃吧。」

「小哲怎麼了?」他拿起筷子,慢慢吃著,不經意又問。

「你是不是欺負舍友啊?」我小心地說,「不是小哲告密的啊,你不能找他算賬的。」我連忙補救,心裡默默為小哲哀悼一下,憑端木玉的性子,小哲不死也得脫層皮了。

「我不會欺負他。」他低頭吃面,不用想也知道是睜眼說瞎話。

我看著他吃著一碗泡麵也能吃的津津有味,這笨蛋,就知道說我吃泡麵怎麼怎麼不好,他自己還吃的這麼高興?

我想起雅雅,不由竊喜端木玉這小子主動跟我和好,那麼我就可以為他們穿針引線了。我在腦子裡規劃了一下,構造著他們兩個的幸福園地。

從那時候起,端木玉很破天荒地接受了幾次我們周末組織的遊玩,雖然他一路上臭著臉不說話,對於雅雅熱情的語言攻勢只是淡淡地應一兩聲,不過對比他從前的態度,真是天差地別。

他這個人,要在和對方很熟的時候才會露出自大臭屁幼稚的笨蛋樣子來了。

在雅雅她們眼中,端木玉暫時還算酷哥一枚。

只是苦了小哲,一路上憋屈地跟在端木玉後面,不敢出聲,隨時等候吩咐。

下課鈴聲響起來,猛地拉回了我的思緒,我低頭看著我碳素筆畫得亂七八糟的英語習題,心裡大叫糟糕,讓英語老師看到了,還不活活扒了我的皮!

喬喬用手肘撞了我一下,示意我朝後看。

端木玉和雅雅兩個人居然很安靜地各自坐著,下課鈴響也沒什麼動靜。

雅雅低頭做作業,端木玉則翻看著最新一期的漫畫雜誌,兩個人都若無其事,無論周圍的人用什麼眼光看他們,他們都銅牆鐵壁一樣格擋在外。

我和喬喬暗地裡佩服他們。

不過這種氣氛,多麼曖昧,多麼微妙啊……

在這種曖昧微妙的氣氛當中,第三節自習也結束了,端木玉第一個站起來往外走,雅雅跟在他後面,一起往外走。

我本能地想要跟上去,卻被喬喬一把拉住了:「你跟去幹什麼?現在他們兩個是花前月下的二人世界,你去當什麼電燈泡?」

「哦。」我點點頭,也對,都成習慣了,以為端木玉的事情我都可以插一腳的,現在明白了,什麼我都可以插一腳,但是愛情不能。

兩個人的愛情世界太小,不可能容下我。

那麼,有了愛情之後的端木玉,是不是就會離開我?

忽然之間有一絲難言的失落。

習慣真是可怕的東西!

我收拾了書本,和喬喬小哲一起去食堂買晚點吃。

小哲很專業地說:「剛才那一高山流水真是驚天地泣鬼神。」

「開玩笑,那可是我設計的。」我得意地笑。

喬喬拍了我一下,笑道:「真有你的瑤瑤,居然那麼准!」

我笑著,眼睛一瞥,驀然看見通往食堂的拱橋上匆匆走下一個身影,我連忙深呼吸站好,喬喬好奇地問:「怎麼了?」

「會長好!」我沒有搭理喬喬,跑上去攔住走下拱橋的高幽。

高幽看見我,笑容深了些:「吃晚點嗎?」

我點點頭,看著他,Oh~my~god!無論什麼時候什麼角度,這張臉都是這麼英俊瀟洒風流倜儻啊。

「我收到你的入會申請了,明天來學生會吧,正好運動會要開始了,可能要忙了。」高幽笑得很帥氣。

我本想多說些什麼拉近距離,小哲那個臭小子居然不識時務地擠進來嚷道:「會長,我也提交申請了,我什麼時候可以去報到?」

高幽笑道:「明天,你和瑤瑤一起來。」

「好哎!」小哲歡呼起來,高幽道:「我有事情先走了,明天中午1點,不要忘了。」

我和小哲猛點頭,一起目送著高幽步入校園朦朧的光暈中。

連背影都這麼勾魂攝魄,沒藥救了!

我在心底暗暗抓狂!一定要想辦法!想辦法把他弄到手!

喬喬嘿嘿笑著走上來:「高會長不錯,雅雅肯定會幫你搭橋的。」

晚上雅雅回宿舍之後就爬上床,放下蚊帳,一個人躲在裡面。

我和喬喬洗漱回來,看到這情形頓時嚇了一跳,忙掀開帳子問:「怎麼了?」

「端木玉不會……。」我有種不好的預感,端木玉那個笨蛋的性格實在很彆扭,不會傷了這朵校園之花吧?

雅雅恍恍惚惚抬起頭,沖我和喬喬嫣然一笑,那個笑容,瞬間就把我們兩個給凍結了,一動不能動地看著她。雅雅卻慢慢靠近我懷裡,輕聲細語道:「他說可以考慮看看……。」

我和喬喬再次對望,一把推開她:「那你幹嘛這副死樣子!」

雅雅倒在床上哈哈大笑,一改往日溫柔的淑女形象,簡直瘋了,「我太高興了,一時間忘了改怎麼辦啊!」

鬆了一口氣,看來我的猜測是對的,端木玉多多少少都對雅雅有點兒感覺的吧,他畢竟是男生啊。

我爬上床,自以為很輕鬆了,卻發現怎麼都睡不著。

端木玉,有了愛情的端木玉,會把我扔了嗎?

從小就陪著我,爸媽走了之後依然陪著我,照顧我的端木玉,就要在這裡,把我扔下了嗎?

忽然覺得很難過,鼻子酸酸的,我把頭埋進被子里,數著羊慢慢睡著了。

第二天午飯之後,我和小哲就興沖沖跑去學生會,學生會的人忙著籌備運動會,看見我們兩個新人都很高興。

一個學姐簡單為我們做了面試之後,就發給我們學生會的徽章:「好好乾啊,運動會這兩天好忙呢。」

我點點頭,轉眼看見一旁忙著在計算機前敲敲打打什麼的高幽,學姐笑道:「會長在寫劇本哦,晚會上會有一個短劇表演。」「會長還會寫劇本哎。」我和小哲都驚訝不已,一直以為高幽是理科班的,應該是負責運動之類的東西吧,居然在寫劇本。

「我們會長是文武雙全啊。」學姐拍拍我的肩膀,去忙她的了,我和小哲也去幫忙寫標語。

運動會迫在眉睫,所以這幾天學生會的事情都是以犧牲午睡為代價的,上課鈴聲響起的時候,我和小哲睜著一雙兔子眼走進教室里。

端木玉抬頭,眯著黑漆漆的眸子看著我們,小哲看得心驚不已,戰戰兢兢坐下來,我轉過身去說:「端木玉,這個樣子是交不到朋友的!」

他哼了一聲,低下頭。我搖搖頭,這個笨蛋真是無可救藥了,以後踏入社會不知道怎麼辦,一天到晚用這張死人臉對人,肯定很吃虧的。以後要想個辦法把他扭曲的性格轉正回來!

「瑤瑤!」雅雅扔過來幾張裝訂在一起的稿紙,我低頭一看,第一頁上赫然兩個大字——原罪。繼而看到下面高幽的名字,我一瞬間明白過來,這是高幽的劇本!我連忙翻開看,半節生物科,就把這個很短的劇本看完了。

看完之後,我只有一個感覺——好惡俗的故事啊!!!

故事裡大概講的天上某隻天使突然閑著沒事來到人間,非常沒有懸念的和某國王子邂逅,墜入了愛河。在天使幸福之際,忽然半路殺出了惡魔之子,於是也非常沒有懸念的,惡魔之子被天使的純潔美麗吸引,愛上了天使。

接下來的情節才是非常狗血的!

百變逆襲總裁 惡魔之子和人間王子為了爭奪天使,開始了一場空前絕後的人魔大戰,但是,用腳後跟想也知道人是打不過惡魔的,王子很快被惡魔之子PK掉了(沒有死),天使又傷心又恐懼,在被惡魔之子以勝利的名義擁抱入懷的時候,下了黑手,一劍就把惡魔之子砍了。

然後王子和天使幸福快樂地生活在一起了。

雖然是高幽寫的,但我還是覺得非常非常非常……沒有品位!這種故事都被人寫爛了好不好?

不過看在他是理科生的面子上,原諒他好了。

雅雅朝我眨眨眼睛,悄聲說:「怎麼樣?」

「好惡俗好狗血。」我毫不掩飾地說。

「雖然這樣,但是聽說高幽自己扮演王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