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我們之間還需要說這麻煩不麻煩的嗎?況且,生活這麼無聊,總是該來點激情的來刺激一下生活才是啊。」

「我們什麼關係?!我跟你頂多就是朋友關係。」伊利亞白了繆菲爾一眼道「看來,小倩說的對,你就是個麻煩精,就喜歡惹麻煩。」

見伊利亞承認自己是她的朋友,繆菲爾心裡一喜,對著她不好意思的笑笑道「哪裡,並不是我主動去找的麻煩,是麻煩來找我。」

伊利亞白了繆菲爾一眼道「你就吹吧你。」

看著兩人這一副其樂融融的對話,柳雲祁不禁對著繆菲爾豎起了一根大拇指,看不出來啊,幾天不見他就已經和伊利亞這麼熱絡了,如果再加把勁的話,他豈不是就能把伊利亞泡到手了?那我不就能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回到自己的宗門,再繼續過著我那幸福悠閑的小日子去了? 電影人傳奇 這一天,柳雲祁正如往常一樣的在教授愁雲讀書寫字,繆菲爾攜伊利亞一起找到了他,美名其曰是出去散散心。但是從繆菲爾的眼神之中柳雲祁卻看出並不是那麼簡單,他是想要藉此來跟伊利亞約會的,

身為他的好兄弟兼戀愛顧問的他怎麼能當這麼一個大大的電燈泡呢?柳雲祁當然是一口回絕,然而,當他表示自己不想去的時候伊利亞也表示自己沒心情去。

當時柳雲祁就收到了繆菲爾那兇惡的威脅的眼神,無奈之下的柳雲祁只好答應了去當這個大電燈泡,而後又問愁雲想不想去,愁雲想了想還是搖了搖頭表示自己要抓緊識字,沒時間去。

開玩笑!關於柳雲祁和繆菲爾之間的事情,愁雲早就看出來了,他可沒用心情去摻和他們之間的事情。

於是,他們一行三人異常和諧美麗的出門去約會,哦不,是散心去了。

繆菲爾在這一路上直接無視柳雲祁的存在,不停的朝著伊利亞獻殷勤,而伊利亞這一路上對繆菲爾的殷勤不冷不熱的。這一路上對著柳雲祁不停的噓寒問暖,直叫繆菲爾嫉妒不已的不停的以兇惡的目光瞪視著柳雲祁,並時常對其打出眼神,示意他到別處玩去,然而柳雲祁剛想這麼做,伊利亞便表示自己也要跟他一起去,美名其曰怕他被歹人給拐走。

無法獨自行動的柳雲祁只好對著繆菲爾送去了一個無辜的眼神,只好繼續的當他那一萬瓦的大電燈泡。

不知不覺間,柳雲祁三人走到了角斗場門前。看著那角斗場的大門,伊利亞的眼神之中滿是複雜的神色,繆菲爾見其如此便提議道「要不,我們進去看看吧?」

伊利亞點了點頭表示同意,三人便一齊走入了這紛雜的角斗場之中。場地還是原來的場地,不過人卻已經不再是原來的人了,但是他們卻是在做著同樣的事情,那便是戰鬥。這種恍如隔世的感覺讓伊利亞一陣陣的恍惚,看著角斗台上正努力拚斗的兩人,伊利亞感嘆道「這世道變得還真是快啊,才一個多星期不來,這裡的人我都快要不認識了。」

「可不是嗎?做你們這行的天天打生打死的,人換的自然是快了。」繆菲爾道。

伊利亞只是看了繆菲爾一眼,嘆了口氣的並不說話。

「這氛圍…好機會啊!」柳雲祁看著這氛圍眼前一亮,對著繆菲爾連連使著眼神,示意他伸出一隻手摟住她。

繆菲爾見其如此,當時便被嚇的連連搖頭表示自己做不到。

柳雲祁不屑的看了他一眼,表示如果他不做的話,那柳雲祁自己就這麼做了啊。

繆菲爾見柳雲祁居然威脅他,他狠狠地瞪視著柳雲祁想要以眼神殺死他,柳雲祁不屑的回敬了他一眼,作勢便要摟上去,繆菲爾當時就雙目噴火的要去抓柳雲祁的手,柳雲祁早有準備的躲過了他抓過來的手並將其抓住,隨後狠狠地扣在了伊利亞的腰上。

時間就在這一瞬間靜止了下來,繆菲爾僵持在了原地呆愣楞的看向了伊利亞,伊利亞正面無表情的注視著他,眼神之中似乎還有著一絲絲憤怒的小火苗。

繆菲爾暗暗吞咽了口唾沫,強自鎮靜下來的若無其事的道「長江後浪推前浪,一代舊人換新人。這世道本就是如此,你又何必如此掛懷呢?」

這句話當時就將柳雲祁震在了原地「行啊這小子!沒想到泡妞水準居然提升了這麼多!真沒想到這小子居然學的這麼快!看來就快可以出師了啊~」他心裡如此想著,暗暗的對著繆菲爾豎起了大拇指,而繆菲爾回瞪了柳雲祁一眼,示意自己等回去了再找他算賬,對此,柳雲祁不屑的撇了撇嘴「在外面你都奈何不了我,回去了你還能奈何我?天真….」

「看不出來你小子還挺會安慰人的啊~」伊利亞微微一愣,臉含微笑的說道。

繆菲爾見伊利亞似乎並沒有生氣,面上一喜的剛要說點什麼伊利亞便接著說道「可是,你不覺得你的手放錯了位置嗎?」

「啊~」繆菲爾似是剛剛才反應過來般解釋道「剛剛我看到有個小偷要偷你東西,為了護住你的東西我才會一時失手,不過,你不覺得這樣要挺不錯的嗎?這樣你就不用擔心自己會丟東西,可以安安靜靜的看角斗啊!你放心,你的東西我是不會讓它丟的!」他嘴上如此說著,心裡不由的感嘆道「哇~,這腰好柔軟啊,不愧是我看上的,果然沒的說啊。」

「哦?小偷?我怎麼沒看到呢?放心吧,得你繆大少爺的提醒,我一定會多加註意的,所以還請你鬆手吧。」伊利亞道。

「糟糕,伊利亞好像生氣了。」柳雲祁臉上有些著急的對著繆菲爾連連使眼色,示意他趕快放手。

得到柳雲祁的示警,繆菲爾只是微微一愣,隨即鬆開了手道「既然你如此說,那我也不好意思強人所難不是?不過這裡魚龍混雜的,你可一定要多加提防才是。」

「不用擔心的,我已經提防住了其中對我最有企圖的一個。」伊利亞道。

繆菲爾見伊利亞居然在拐著彎的罵自己,他不由的滿眼殺氣的朝著柳雲祁瞪去,似乎是想要一口咬死他。

對此,柳雲祁只是不屑的撇了撇嘴,你懂什麼啊你!想要有高收益就必須要有高風險,這一次小小的失敗算個什麼?百折不撓才是男人應該具備的品德,而且他們也並非是沒有收穫的啊?至少伊利亞是對他生氣了,要知道一個女人要是對一個男人生氣那就代表著有希望,要是她根本就不跟繆菲爾生氣的話,那就一點希望都沒有了,所以這收益還是挺大的。

伊利亞似乎也是沒有了什麼心情了,他起身拉住柳雲祁的手便向外走去道「天色不早了,我們還是早點回去休息吧。」

繆菲爾只是微一愣神便追了上去,看著伊利亞抓住柳雲祁的手,他不由雙目噴火的瞪向柳雲祁,似乎是想要就此將他瞪穿似的。

對於繆菲爾的眼神柳雲祁只是不屑的撇了撇嘴,對其全然無視。這略微有些沉悶的氣氛讓他覺得有些難受,他剛剛想要說些什麼來緩解這有些尷尬的氣氛,但是看著伊利亞那有些氣憤的表情他便什麼都說不出來的任其帶著自己往回走去。

一行人出了角斗場之後便徑直的朝著公爵府的方向而去,當他們經過一個小巷子的時候他們都不由的停下了腳步,他們發現自己似乎是被人包圍了。

伊利亞和繆菲爾同時從空間戒指之中取出了一把長劍,伊利亞環顧了四周一圈,見並沒有見到一個人影,她猛然大喝一聲道「別躲了,我知道你們在這裡,快出來吧!」

話音剛落,周圍的黑影連連閃動中十幾個黑衣人出現在了四周,黑衣人頭領越眾而出,咬牙切齒的說道「上次僥倖的讓你們跑了,這次我看你們往哪裡跑!」

柳雲祁看了眼周圍的黑衣人們,眼中有著強烈的警惕,這周圍的黑衣人們沒有一個是低於武將的層次的,雖然大部分的中低階的,但是其中高階的也不少,他甚至還在其中感受到了武將頂峰的氣息。

柳雲祁臉色沉凝的問道「你們頂得住這麼多人嗎?」

兩人一臉沉凝的搖了搖頭,並不是言語作答。

柳雲祁見其如此不禁再次問著繆菲爾道「那你的手下呢?帶出來多少了?!」

繆菲爾微微一愣的看了眼伊利亞后無奈的搖了搖頭、

「ohshit!這堂堂的公爵之子,出門卻連個手下都不帶的,這也太說不過去了吧!難道今天非我出手不可了?!可是…」柳雲祁不禁抬眼朝著四周看了一眼,並沒有找到除黑衣人之外的可疑人影的他依舊難以把心給放下來、

那黑衣人頭領見柳雲祁東張西望的似乎是想逃,他滿臉不屑的說道「別找了,你是找不到逃跑的出口的,這四周全都是我的人。」

「切~」柳雲祁不禁清啐一口,擺起了架勢便準備要出手帶著兩人逃跑,最多最多是他不待比亞城了,趁著菲娜沒發現他的秘密之前逃離這裡,至於和繆菲爾的約定他也管不了那麼多了,畢竟他的命要緊啊!

然而,就在他準備出手之時,一道清冷的話語傳入了他們耳中道「無念,把他們通通幹掉。」

「是,殿下。」

隨後,在那些黑衣人的周圍紛紛湧現出了一個個身穿錚亮盔甲的侍衛對其發起了猛烈的進攻,一聲聲的金屬碰撞聲夾雜著一聲聲的慘叫聲不斷的傳入了柳雲祁三人的耳中,他們都不禁的滿臉疑惑的互相看了一眼,隨即準備著離開小巷的出去一探究竟。

那黑衣人頭領看著周圍突然冒出來的眾多實力不俗的侍衛們,眼中閃過了一絲絲的駭然,他猛然大喝一聲道「你們敢跟我們作對!知不知道我們是誰?!」

「鐺!」

一聲尖銳的金屬交鳴聲響起,一名虎背熊腰的侍衛手中拿著一柄長劍和黑衣人頭領手中的長劍緊緊碰撞在了一起道「我管你是誰!今天你們都必須要死在這裡!」

柳雲祁撇了撇嘴,一臉無趣的和繆菲爾二人躲過了那時不時的準備向他們出手的黑衣人走出了小巷子。 柳雲祁一行三人走出了小巷子便見一個衣著衣著不凡、雍容華貴的男子在一名白髮老者的陪同下正在等著他們。

看到這出現在他們面前的男子,繆菲爾臉上滿是驚異之色的道「二皇子殿下,你怎麼會在這裡?」繆菲爾的話當時就使得柳雲祁與伊利亞都臉色一變,伊利亞雙拳緊握的咬碎了一口銀牙的臉上沒有一絲表情的看著二皇子,她的眼神之中閃爍著一絲絲強烈的恨意。

二皇子看了眼繆菲爾和伊利亞,當他看到伊利亞之時眼神微以停頓,隨即眼含深意的看了她一眼,臉上有著絲絲驚奇的道「哎呀,這不是繆菲爾嗎?這可真是太巧了啊,我們居然能在此碰到,這可真是緣分啊~」

「切,做作!」柳雲祁心裡不屑的撇了撇嘴嘴。

繆菲爾也是微微一愣,隨即說道「自從五年前一別之後,殿下就少有來我們萊斯公爵府邸了,今天居然能在此相遇,這可真是緣分啊~,只是,不知殿下怎會在如此深夜出現在這種地方呢?」

「前幾日聽聞比亞城內有一夥歹人正在比亞城內流竄,所以我今日特意帶著手下們出來迅游,沒想到卻碰上了你。」二皇子感嘆道。

「哦,原來如此,那殿下你知道那伙歹人到底是誰人手下嗎?」繆菲爾疑惑道。

二皇子眼含深意的看了眼繆菲爾並沒有作答,反而問道「不知…你可知道當今比亞城內到底是個什麼情況嗎?」

「這…」繆菲爾三人互相對視了一眼疑惑道「難道比亞城內有什麼事情在發生?」

「父皇病重。」二皇子深深的看了繆菲爾一眼道「如今大哥為了爭奪那個位置,已經開始對我和三弟下手了。」

聽聞此話,柳雲祁三人臉上的表情驚變,雖然柳雲祁心裡早已猜測到菲娜他們來這比亞王城裡不會有什麼好事發生,但卻沒想到已是那麼嚴重了!

「可是,父親大人不是已經在到處的給國王陛下尋找醫生醫治他了嗎?怎麼會~」繆菲爾疑惑道。

「那你有沒有聽你父親說起,他所找來的每一個醫生都無法可治?」二皇子道。

繆菲爾聽他如此說,不由的想起了一個多星期前萊斯公爵對他說過的那句話,他臉色微微一變道「那這件事跟我有什麼關係嗎?」

「跟你當然是沒關係了。」二皇子深深的看著伊利亞道「但是跟她卻有著很大的關係。」

伊利亞聽二皇子如此說,她不由的握緊了長劍劍柄,準備著一有什麼情況便搶先出手。

繆菲爾和柳雲祁察覺到了伊利亞的舉動,不約而同的站到了她的身前將她擋在了身後,繆菲爾疑惑道「這件事跟伊利亞有什麼關係嗎?」

「你可知,她姓什麼?」二皇子道。

繆菲爾不由的回身看了伊利亞一眼疑惑道「這和她的名字又有何關係?」

二皇子微微一笑道「她的全名是艾爾.希.伊利亞」

「艾爾…」繆菲爾默念了一遍這個姓氏,隨即臉色大變道「難道!她是?!」

「沒錯,她正是十年前慘遭滅門的艾爾伯爵家唯一倖存下來的人。」二皇子點了點頭道「當年,父皇發現了艾爾伯爵正在秘密研究著那一禁忌魔法,父皇震怒,派遣了宮廷騎士將其府邸中的一切人等,包括周圍方圓三里以內的所有平民屠戮一空就是為了以絕後患,而近些天,他又不知在哪收到了風聲,聽聞艾爾家族居然還有人活著,於是他便派遣了大哥前來消滅這最後一名艾爾家的倖存者。」

「你胡說!我父親他根本就沒有去研究那所謂的禁忌魔法!我父親大人都已經死了!你們為什麼還要污衊他!」在一旁良久不曾言語得伊利亞激動的說道。

「你父親的事情你知道多少?他又能讓你一個沒滿十五歲的孩子知道多少?你父親的事情早已經是鐵證如山了,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而且,當初父皇在審問他的時候,他也是供認不諱的,這根本就是一件沒法辯駁的事實。」二皇子道。

「你胡說!你….」伊利亞激動的便要上前與其理論,柳雲祁與繆菲爾一起抓住了她的手,臉色沉凝的對她搖了搖頭。

繆菲爾繼續開口問道「那,今天皇子殿下來此是有何目的?該不會也是沖著伊利亞而來的吧?」

「怎麼會?」二皇子搖了搖頭笑道「我對他們艾爾家的事情根本就沒興趣,再者,我也沒有接到父皇的命令,所以我也根本就沒有理由要對她下手。」

柳雲祁與繆菲爾互相對視了一眼開口問道「那,皇子殿下是沖著繆菲爾而來的嗎?」

「早就聽聞繆大少爺有一個聰慧過人的小跟班,如今一見,傳聞果然不錯啊。」二皇子讚賞的看了柳雲祁一眼對著繆菲爾道「沒錯,我今天就是來找繆大少爺你的。」

「跟班?」柳雲祁聽此稱呼不爽的撇了撇嘴的不再開口說話。

「我?你來找我是要做什麼?」繆菲爾疑惑道。

「為了那個位子,如今比亞城內已經湧入了不少神秘的勢力,整個比亞城內的局勢是一片混亂。而繆大少爺你們,也早已經落入了有心人的眼中,你們要想要獨善其身是難上加上了。與其如此,你們倒不如來幫我如何,這樣的話,一些不必要的麻煩我也能一一的為你們擋下。」二皇子道。

「自古皇權爭鬥多屍骨,這趟渾水可輕易不能趟啊~」柳雲祁暗暗拉扯了一下繆菲爾的衣袖,示意他不要答應二皇子的要求。

繆菲爾對柳雲祁微微一笑,對著二皇子道「這還真有點意思,可是,我又為什麼要幫你呢?我對你們之間的爭鬥可是沒有一點興趣哦。」

「你們如今與伊利亞是朋友是吧?」二皇子望了眼伊利亞問道。

「那又如何?」繆菲爾疑惑道。

「如今比亞城內針對她的勢力不知凡幾就憑你們是根本就護不住她的。」二皇子道

「那這其中也會包括你嗎?」柳雲祁道。

「怎麼會?我說過,我對他們艾爾家的事情不感興趣,自然對她的生死也就沒什麼興趣了。」二皇子臉含微笑的對著柳雲祁三人道。

繆菲爾撇了撇嘴道「你是在小看我們公爵府嗎?只要伊利亞人在公爵府中,那她就絕對不會有事的!」

「不見得吧?」二皇子眼含深意的看著繆菲爾道「你還記得一星期前的那次刺殺嗎?」

繆菲爾與柳雲祁互相對視了一眼疑惑道「記得啊~,那又怎麼了?」

「雖然那刺客最後在你們府邸中失蹤了,但是公爵府中也傳遞出了一個信號。」二皇子微微一頓道「那就是,萊斯叔叔絕對不會插手伊利亞的事情….」

「什…」繆菲爾三人不禁呆愣在了原地。

「所以,就算你們把她藏在公爵府邸里,也是根本沒有任何意義的。因為,萊斯叔叔他根本就不會讓人保護她。所以,如今整個比亞城內在保護伊利亞的也只有你們二人而已~,在如此洶湧激蕩的暗潮之中,你們認為就憑你們三人的綿薄之力能夠保護的了伊利亞嗎?」二皇子道。

柳雲祁二人不禁呆愣在了原地,伊利亞見其如此便要掙脫兩人的鉗制道「我如今已是眾矢之地了,不能再連累你們了,你們還是讓我走吧。」

誰知,,她越是掙扎,兩人便抓的越緊,使得她根本難以掙脫。繆菲爾與柳雲祁對視了一眼對著二皇子道「跟著你,難道就會有保障了嗎?而且,誰知道你有沒有在騙我們?」

「這些事情,身為帝國公爵的萊斯叔叔肯定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如果你們不相信的話可以回去去跟他問清楚。」二皇子道。

這時,小巷子之中的慘叫聲和兵器碰撞聲逐漸的開始減弱,直至完全消失不見。

「砰!」

一聲轟鳴聲響起,一道黑色的身影從小巷子之中倒飛而出,滾落在了二皇子身前不遠處。一道身穿侍衛服的身影從小巷中衝出一腳踩在他的身上使其動彈不得。

二皇子撇了眼地上的人影對著侍衛道「問問他是誰派來的人。」

「咔擦!」

二皇子話音一落,一聲清脆的骨裂聲響起,那黑衣人雙手用力的要抬起侍衛在自己胸口使勁的雙腳慘叫不只的道「我們是大皇子殿下的人!你們如此與大皇子作對,大皇子殿下是不會放過你們的!」

「咔擦!」

那黑衣人話音剛落,侍衛便一腳狠狠地跺在黑衣人的脖子之上,那黑衣人口中湧出了大片的黑血,在原地抽搐了一陣便躺在地上不再動彈。

一時之間,柳雲祁三人都不禁的陷入了沉默之中,剛剛那黑衣人的話無不是在向他們應證著二皇子所說的話。

沉默了半晌,伊利亞再次掙扎了起來道「你們還是讓我走吧,不能再讓我拖累你們了!」

柳雲祁二人緊緊的抓住伊利亞的手不讓她掙脫,繆菲爾臉色沉凝的道「幫你的話,就能為伊利亞解除麻煩嗎?」

「雖然我對他們艾爾家的死活不感興趣,但是朋友的請求總是難以拒絕的。」二皇子道。

柳雲祁與伊利亞不由的望向了繆菲爾,想要知道他的決定是什麼。

在兩人的注視下,繆菲爾眼神堅定的道「好!成交!那麼,你要我們做些什麼?」

「三天後是艾麗的生日宴會,到時候…」 告別了二皇子,柳雲祁一行在回府的路上誰都沒有開口說話,氣氛一時之間有些沉寂了下來。

沉默了良久,最終伊利亞再也忍不住心中的疑惑,問著道「你們到底是為什麼不讓我走,又為什麼要答應二皇子的要求?」

「因為我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你就這麼的被人殺死,至於答應二皇子的要求,這個問題也很簡單。」繆菲爾臉含微笑的對著伊利亞道「生活太無趣,總要有點激情來調劑一下。」

伊利亞微微一愣,無奈的搖了搖頭道「你這傢伙還真是一個惹事精啊~」

柳雲祁撇了眼繆菲爾,無奈的笑了笑心想「真是受不了,這傢伙只要在伊利亞面前還真是無時無刻的不忘記耍帥。」

柳雲祁微微嘆了口氣對繆菲爾道「你回去之後要去找你父親證實下二皇子說的話嗎?」

「不用證實了,應該是真的。」繆菲爾搖了搖頭道「之前,父親就找我談過一次,他讓我離開伊利亞,還示意過她會帶來不小的麻煩,如今看來,應該指的就是這個吧。」

柳雲祁與伊利亞微微一愣喃喃自語道「這樣啊…」伊利亞微微一愣,看著一旁的繆菲爾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最終微微的嘆了口氣的收斂了目光什麼都沒有說出。

繆菲爾疑惑道「這麼了?」

伊利亞只是搖了搖頭,並沒有回答他的話。

繆菲爾疑惑的盯著伊利亞看了一陣,突然想起什麼般,好奇的對柳雲祁道「對了,最近怎麼都沒見到你的小寵物啊?它死了嗎?」

柳雲祁搖了搖頭道「我把它關起來了,至於原因的話,你應該是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