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才護天聖盾被穿天隕擊潰的瞬間,一直在秦俊腦海里回蕩著,在那可以洞穿一切的劍氣下,護天聖盾宛如豆腐一樣脆弱,包括他的准九階玄器臂鎧。

「這就是蕭凌的真正實力? 影帝帶我上熱搜 關於他的傳聞,全部都是真的?」

秦俊的臉上已經浮現出駭然之色,他師傅霸天手吳摩囑咐過,能夠別招惹蕭凌就不招惹蕭凌,因為蕭凌手段非常狠辣果斷。

為此,秦俊一臉的不服氣,認為蕭凌實力太低了,哪怕是得罪了蕭凌,他也可以將蕭凌擊抹殺掉,這樣還可以增加自己的名氣。

現在秦俊與蕭凌交手了,他終於是明白了兩人的差距!

這個差距,哪怕是加上在場的冷尋等人也無法彌補,就像剛才眾人將元氣注入他體內撐起護天聖盾那樣,在蕭凌摧枯拉朽的攻勢下,根本抵擋不下來。

不僅如此,秦俊更是明白蕭凌手中的無上天劍多麼強悍了,若是沒有頂尖的九階玄器的話,根本無法與蕭凌交戰太久。

「秦兄,怎麼辦?」

冷尋臉色微微蒼白,他們這麼多人聯手都敗在蕭凌手中了,那麼接下來的結局顯而易見,蕭凌肯定不會放過他們的。

「我怎麼知道?」

秦俊臉色鐵青,他只有有一個辦法,或許能夠化解眼下的危機,那就是喊人。

可是就這樣喊人的話,那多丟臉啊?

「秦兄,蕭凌那小子殺過來了!你們快聯手將他幹掉!」

天自缺驚呼一聲,他已經是躲到人群最後面了,對於蕭凌他真的是害怕到極點,若是落到蕭凌手中的話,他覺得自己估計要徹底完蛋,畢竟,他可是野性派對的舉辦人啊。

咻!

在這些參加野性派對的眾人驚駭目光注視下,蕭凌目光冷森,身形暴掠而來,手持無上天劍朝著秦俊刺了過來,既然秦俊這麼喜歡替這些野獸出頭,那麼他就先將秦俊幹掉。

「該死!」

秦俊已經感覺到濃濃的死亡味道了,他目光看向蕭凌,似乎能夠看到蕭凌周身升騰起的濃濃殺氣,他知道蕭凌是動真格的了,若是蕭凌的攻勢轟在自己身上,那麼自己絕對要死在這裡,哪怕他命大沒死的話,那也絕對要脫一層皮。

「拓天手印!」

秦俊暴喝一聲,他毫無保留的催動元氣注入到雙臂之上,使得雙臂青筋暴起,那暴動的力量,使得濃郁的鮮血從他皮膚上蔓延開來,當即是雙掌朝著蕭凌轟去。

一道巨大的手印浮現而出,散發著極為恐怖的氣息,在這手印之上,蔓延著鮮血勾畫的神秘紋路,給人一股堅固無比的感覺。

秦俊臉色很蒼白,施展出拓天手印他已經是拚命了,使得兩條手臂都處於半廢狀態,因為他明白此刻冷尋等人士氣低弱,各懷鬼胎,根本不可能借給他多少元氣,所以他只能依靠自己。

轟!

無上天劍轟撞在拓天手印上,在眾人驚駭的目光注視下,拓天手印出現了密密麻麻的裂紋,這些裂紋蔓延的速度非常快,快到秦俊頭皮發麻,他怎麼也沒有料到自己拼盡全力了,結果還無法阻擋住蕭凌的攻勢,難道蕭凌真的路途他師傅霸天手說的那樣,招惹不得嗎?

「破!」

蕭凌冰冷的聲音響徹開來。

咔嚓。

在一道道驚呼聲下,那看似堅固無比的拓天手印,直接是憑空爆炸開來,化為點點星光隨意揮下,無上天劍的攻勢也是去勢不減,狠狠地轟撞在秦俊身上。

「噗嗤!」

秦俊鮮血不要命似一樣吐了出來,整個人的身形再度倒飛而出,狠狠地轟撞在地面上,使得洞窟的地面都是微微震動起來,宛如發地震一樣。

「拓天手秦俊,敗了!」

「怎麼可能?他不是七星武帝當中的佼佼者嗎?」

「秦俊都敗了,我們這裡還有誰能夠抵擋住蕭凌的攻擊?」

望著狼狽到極點的秦俊,冷尋等人忍不住臉色慘白起來,絡繹不絕的咽口水聲響徹,他們皆是將驚恐的目光看向蕭凌,雖然他們不少人沒有見過蕭凌,但是蕭凌的傳聞他們聽說過,不過他們不覺得蕭凌有多麼厲害,甚至還有不少人出言嘲諷蕭凌,說自己能夠三下兩下解決蕭凌,覺得蕭凌什麼玩意都不是,現在看來,這些話好似無形的巴掌,將他們扇得是心驚膽戰。

因為他們真正明白了一點,傳聞不假,甚至蕭凌比傳聞當中還要恐怖厲害!

冷尋和炎武,還有天自缺,此刻臉色變化不斷,秦俊敗在了蕭凌手中,他們如果再度聯手與蕭凌抗衡的話,沒有多大的意義了。

「天兄,你安排的地方,難道沒有逃遁的密道嗎?」冷尋元氣傳音問道。

「我那知道蕭凌能夠找到這裡。」

天自缺搖了搖頭,道:「不過,在蕭凌出現在這裡的時候,我已經捏破了傳音玉簡,晨曦商會馬上會有強者來營救我。」

「好巧,我也是……」

冷尋微微點頭,目光看向炎武,問道:「炎兄,你呢?有沒有喊人?」

「已經喊了,事到如今,名聲已經不重要了,能夠活命就行……」

炎武臉色陰沉如水,他參加野性派對的事情若是傳到炎宮裡去的話,那麼很有可能影響他繼續當繼承人,這對他來說是致命的打擊,眼下他管不了太多,因為他明白蕭凌已經動了殺機,若是再死要面子的話,那麼他就要和他的面子一起留在這洞窟內。

「如此甚好。」

冷尋鬆了一口氣,目光直視前方,道:「眼下,蕭凌將注意力全部放在秦俊身上,看樣子他是想殺了秦俊。可是,秦俊身份特殊,他可是霸天手吳摩的唯一弟子,若是他死在這裡,霸天手吳摩和蕭凌定然會不死不休……」

聽著冷尋這些話,天自缺和炎武目光開始不斷閃爍,若是蕭凌能夠擊殺掉秦俊,那麼正中他們的下懷,這樣的話,霸天手吳摩得知了消息,必定會前來找蕭凌麻煩,要知道,霸天手吳摩可是九星武帝,他可是十足的霸道不講理的強者。

「先讓你死吧。」

蕭凌目光森冷無比,身形再度暴掠而出,朝著秦俊殺來,他打算先將秦俊徹底抹殺,再將其他人給抹殺掉,畢竟,他可沒有放虎歸山的習慣。

咻!

蕭凌舞動著手中的無上天劍,朝著秦俊襲來。

「蕭凌!你敢殺我?我可是霸天手吳摩的徒弟!」

看到蕭凌步步緊逼,秦俊一顆心是跌落到谷底,知道蕭凌是真的要殺他了,所以他身形不斷暴退,同時也將自己的背景報了出來。

「你若是敢動我半根汗毛!不僅是你,還有你身邊的人,我師傅都不會放過!他可是九星武帝,有這個能力做到!」

秦俊怒道:「上次像你這樣的罪我的人,他的族人還有朋友,已經被我師傅連根拔起了!所以,這就是你的前車之鑒!」

秦俊這些話,本來想要嚇唬一下蕭凌,讓蕭凌知難而退,結果他發現蕭凌的攻勢似乎比原先的還要猛烈了,這引得他額頭冷汗直冒。

「蕭凌!你是聾了嗎?你不能得罪我啊!」

秦俊怒吼連連,可是他再怎麼吼叫也無法阻止蕭凌的攻勢。

「玄天寶衣!」

眼看死亡的氣息越來越近,秦俊利用鮮血淋漓的雙手將衣服撕裂開來,一襲銀色光澤的寶甲顯露出來,這是玄天寶衣,九階低級玄器,就憑著玄天寶衣,他抵擋住了一次又一次恐怖的攻擊,並且,他將鮮血注入到玄天寶衣上,使得玄天寶衣越來越耀眼,他就不相信蕭凌能夠擊潰玄天寶衣。

「穿天隕,給我穿透啊!」

蕭凌低喝一聲,瘋狂催動元氣注入到無上天劍內,狠狠地轟撞在玄天寶衣身上。

其實,蕭凌可以將無上天劍的攻擊轟向秦俊其它無法被玄天寶衣保護的地方,可惜他沒有這麼做,在秦俊囂張說出那些威脅的言語后,他要以絕對的姿態讓秦俊感受到什麼叫做絕望窒息!

咔嚓!

無上天劍刺入玄天寶衣的刺耳聲音響徹開來,使得冷尋等人忍不住咽了咽唾沫,充滿恐懼的雙眼看向秦俊所在的方向。

只見玄天寶衣已經被無上天劍穿透,那凌厲的劍尖,已經從秦俊的後輩穿透了出來,頓時間,那原本還在掙扎的秦俊,身形也是在此刻凝固起來。

「壞事做盡,這就是你的報應。另外,威脅人,還得看看對方是誰!」

蕭凌一腳踢在秦俊身上,鮮血不斷暴涌的瞬間,秦俊那沒有絲毫生機的身軀也是跌落在地上,發出低沉的聲音。

看到秦俊倒在血泊的這一幕,冷尋等人頭皮發麻起來,頗為僵硬轉動著頭顱,將目光看向那臉色冷酷到極點的蕭凌身上。

名震帝域年輕一代的拓天手秦俊,就這樣死在這裡了!

「蕭凌難道不怕拓天手秦俊的師傅嗎?他師傅可是九星武帝啊!一旦得知秦俊死掉的消息,一定會瘋狂追殺蕭凌的!」

「蕭凌的師傅可是紅蓮武帝,紅蓮武帝出手護著蕭凌,霸天手吳摩要對蕭凌出手的話,也得掂量一下……」

……

這些參加野性派對的天才們竊竊私語,將驚恐的目光看向蕭凌,蕭凌連秦俊都敢殺,那麼他們的話,哪怕是搬出背後的勢力,估計也無法嚇住蕭凌啊。

「蕭凌,得饒人處且饒人!這件事情,或許是我們做錯了。」

冷尋站了出來,沖著蕭凌抱了抱拳,道:「你已經殺了秦俊,又救了火舞他們,你的怒火應該可以歇歇了。畢竟,在場的諸位也沒有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你應該讓他們離開。真要鬧到最後的話,對雙方都不好。哪怕你有紅蓮武帝撐腰,也不好處理接下來的局面……」

冷尋這些話說出來,其餘人忍不住低下了頭顱,他們不是傻子,冷尋都見好就收了,他們不可能繼續和蕭凌死拼下去,他們可不想和秦俊一樣成為一具屍體,畢竟,還有很多肆無忌憚的壞事等待他們去做呢,所以他們還不能死在這裡,他們肆意叛逆的青春才剛剛開始呢。

「蕭兄,我們會改過自新的!放過我們一馬吧!」

「我已經清楚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了,好在蕭兄出手及時,才讓我們沒有犯下滔天錯誤啊!」

「蕭凌小哥哥,其實我一直是你的忠實崇拜者,我只是受到了別人蠱惑,好奇才來到這裡的,來到這裡后,我才發現自己不適合這裡。」

「蕭哥,你殺掉秦俊真是殺的好!秦俊壞事做盡,現在被你解決了,真的是罪有應得!所以,現在能不能放我離開,我家裡還有需要照顧的老人家呢……」

……

參加野性派對的這群人紛紛表面態度,一臉知道錯誤的模樣,雖然他們明白自己說的話全部都是屁話,但是他們必須這樣做,只有這樣做的話,才能夠最大程度上得到寬恕,只要得到寬恕了,那麼他們還有機會繼續肆無忌憚做喪心病狂的事情,至於與蕭凌的恩怨,他們也會動用各種背景人脈,喊上諸多強者一起圍攻蕭凌,這面子他們終究是要找回來的。

聽著這些人的話,冷尋的臉龐緩和了不少,看來他們這群人都很識趣,並沒有人站出來繼續觸碰蕭凌的逆鱗。

咻!

血炎呼嘯而出,將秦俊的屍體煉化成血氣吸收后,蕭凌手持無上天劍朝著冷尋等人緩緩走來,每走一步那發出的腳步聲,引得冷尋等人心頭不斷震動。

「蕭凌,莫非你真的想要鬧得雙方無法收場,才肯罷休?」

看到蕭凌步步緊逼而來,冷尋忍不住後退數步,若是蕭凌突然對他出手,他可以肯定自己的下場不會比秦俊差多少。

「我說過,你們一個都逃不了!像你們這樣的野獸,應該下地獄!」

蕭凌的語氣波瀾不驚,似乎剛才冷尋等人的那些話,根本無法動搖他心中堅定的念頭。

咻!

蕭凌的身形暴掠而出,直奔冷尋而來,手中的無上天劍也是沖著冷尋劈來。

「你這個瘋子!」

冷尋怒喝一聲,手持冷森彎刀不斷抵擋無上天劍,從無上天劍上傳來的霸道力量,使得他手掌發麻無比,連虎口都裂開流血了,並且他的冷森彎刀也露出了刀口子,由此可見無上天劍多麼強悍,他終於是明白秦俊的玄器為什麼會被無上天劍擊潰了,因為雙方的玄器根本不在一個層次上啊。

鐺!鐺!鐺!

面對蕭凌的攻擊,冷尋每次抵擋都很勉強,他臉色已經是一陣青一陣白,宛如洶湧無比大海當中的一葉扁舟一樣,隨時要被大海吞滅。

「我們的差距竟然這麼大?」

冷尋內心駭然無比,他知道自己在武道修為上雖然比不上那些戰鬥天才,可是他終究是七星武帝的修為,不過他七星武帝的修為在蕭凌面前似乎算不上什麼啊。

「死吧!」

蕭凌目光凌厲起來,手持無上天劍轟飛了冷尋手中的冷森彎刀,隨後一劍朝著冷尋的脖頸襲去。

咻!

突然間,一道銀光破空而來,轟在了無上天劍身上,頓時間,無上天劍的揮動軌跡微微偏移了一下,直接將冷尋的一條胳膊給卸下來了。

「啊!」

冷尋慘叫一聲,抱著鮮血淋漓的胳膊,看向蕭凌的目光滿是怨毒之色。

蕭凌沒有去管冷尋,而是偏過頭來,目光看向那破碎的洞窟之上,只見一道華服老者站在那裡,不急不緩的聲音響徹開來。

「年輕人,你沒有父母嗎?你父母沒有教育過你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的道理嗎?看在晨曦商會的面子上,這件事情就到此為止吧!」 「晨曦商會的人?」

當那個華服老者的聲音在天空上響徹開來時,在場的眾人皆是目光一凝,目光立馬看向那華服老者。

華服老者外貌很是蒼老,神態很是冷淡,一雙手插在袖袍之中,看起來就像鄰家老爺爺一樣,只不過他身上散發出的氣息極為恐怖,引得在場不少人露出敬畏之色。

這等氣息波動,顯然超過了冷尋等人,明顯修為在七星武帝之上。

蕭凌目光看向華服老者,目光微微一眯,這個華服老者身上散發出的氣息比無斬還要強一些,顯然不是尋常的八星武帝。

「蕭凌大哥,此人是晨曦商會的大長老天七,也是此行天自缺的隨行護衛。他的實力已經在八星武帝了,比尋常八星武帝還要強大……」

金桃淺身形一動來到蕭凌身邊,將自己知道的一切告訴蕭凌。

蕭凌微微點頭,目光波瀾不驚,他知道此番在橫空寶島對天自缺等人出手,天自缺等人肯定不會坐以待斃,在遇到危機的時候,已經運用手段喊人了。

「大長老!你終於來了! 代罪新娘:總裁,放過我 你再不來的話,我恐怕都要死在蕭凌手中!」

天自缺看到天七的時候,臉上浮現出狂喜之色,旋即將目光怨毒看向蕭凌,道:「大長老,你一定要替我做主哇!」

天七看著天自缺狼狽無比的模樣,他微微皺了皺眉,擺了擺手,目光看向蕭凌,道:「年輕人,沒想到你就是鬧得帝域沸沸揚揚的蕭凌。這裡發生的事情,我也大概了解了。雖然天自缺有錯,但是他身為晨曦商會的繼承人,還罪不至死!更何況,你殺了霸天手的徒弟秦俊,又斷了璀璨樓樓主義子的一條胳膊,想必火氣也消磨的差不多了吧?所以,給我一個面子,這件事情就此揭過,鬧到最後的話,對你也沒什麼好處!」

天七的語氣很是平淡,對於蕭凌的情報,他也是略微了解。

蕭凌是紅蓮武帝的徒弟,又是鬼手葯帝的徒弟,甚至還與刀劍霸宗結好,真要動手滅掉蕭凌的話,現在還不是最佳時機。

更何況,眼看拍賣會就要舉辦了,天七不想在拍賣會開啟之前鬧太多事端。

不少人聽到天七的話后,眼中露出錯愕之色,他們原本以為天七會立馬出手用武力碾壓蕭凌,現在看天七的態度,似乎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啊。

「大長老,你怎麼能這樣……」

天自缺忍不住埋怨起來,不過看到天七瞪過來的目光后,他只能閉嘴不言,心中不斷咆哮著,一定要找機會聯手很多強者將蕭凌徹底抹殺才行。

聽著天七這些話,蕭凌忍不住笑了起來。

天七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將這裡發生的事情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他可不答應啊!

「老傢伙,你的面子值幾個錢?」

蕭凌冷笑一聲,道:「看來野性派對的事情,你這老傢伙也知道啊!天自缺這種孽畜做出這樣的事情,你都沒有去阻止,甚至還默許了,在我看來,你就是一個老孽畜!」

「小子,你找死!」

天七目光森然起來,他的確知道天自缺舉辦野性派對,他覺得天自缺這麼做沒有什麼錯,年輕人愛玩很正常,至於那些被玩弄的人,無非是一些螻蟻而已,對於螻蟻的性命,他可不怎麼在乎,因為他認為這些螻蟻就是應該被踐踏的!

「蕭凌!你真是給臉不要臉啊!」 LCK之職業女選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