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還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嗎,那麼趙鳴盛又會是哪一邊呢。雲煙又不自覺地想起了趙鳴盛,同事忍不住嘆了口氣,趙鳴盛到現在都沒有過來找她,總不會是真的像雲庭所說的那樣,去找其他人了吧。

雲煙的內心深處還是相信趙鳴盛的,只不過對方遲遲不過來,讓她的心裡漸漸的沒了什麼底氣,同時也是忍不住擔心了起來,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

趙鳴盛,你怎麼還不過來啊。雲煙忍不住嘆了口氣,很是沮喪的跟著雲庭走了。 要說這個時候,趙鳴盛正在做什麼呢。他還真的是在找雲煙的,只不過這中途又被其他的事情給耽誤了。

這事情趙鳴盛雖然不知道是誰弄的,但是他隱隱約約的也猜到了一些。所以心裡特別的氣憤,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了。

羌國國君那個傢伙,不是說好了嗎,絕對不會再耽誤他的事情了,怎麼現在又突然出爾反爾了呢?鬧得他也是非常的火大,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

本來以為羌國國君都已經離開了,但是沒成想,在趙鳴盛想要出城的時候,就看到羌國國君迎面走來,那模樣真的是,要多讓人火大,就有多讓人火大的。

趙鳴盛想要直接無視對方就離開的,但是還是被羌國國君給攔住了,頓時他的心情更加的糟糕了。

「你又在這裡做什麼?我不都說了,我們只要不要互相打擾,那麼之前的事情就算是一筆勾銷了,你怎麼反而又過來做這些事情呢?」

羌國國君挑眉說,「我做什麼了?我就只是看到你想要出城,過來問問你要去做什麼而已,這就算是耽誤你了?」

趙鳴盛白了一眼,說,「我去做什麼?我去做什麼你還能不知道嗎?也不知道是哪個人,做了哪些事情,結果把我好不容易得到的夫人給弄沒了,我這可不得過去再把人搶回來?」

羌國國君點了點頭,表示了理解,「嗯,我知道,畢竟是雲煙,所以肯定是不會讓你那麼輕易的就找到她的,我倒是覺得,你還是死了那條心的好。」

「不是,你什麼意思啊,不是說好了互不打擾的嗎,你又在這裡和我說什麼呢說?」趙鳴盛一臉莫名其妙的看著羌國國君,實在是不知道對方究竟打的是個什麼主意。

羌國國君便一臉淡淡的說,「其實,我知道雲煙的下落。」他看著趙鳴盛,想要看看對方的反應,看看對方知不知道這件事情。

趙鳴盛一臉你在說個什麼的模樣。畢竟他自己也知道雲煙在哪裡啊,不就是在雲煙的酒樓里嗎,只要他過去找一下,雲煙就會和他回來了,這不就只差這麼一步了嗎。

羌國國君看著他,然後忍不住勾了勾嘴角,最後搖了搖頭。這麼看來,趙鳴盛還不知道這件事情,那麼就是他的消息還是佔有先機的。

看著羌國國君的笑容,趙鳴盛突然就覺得特別的不舒服,這種不舒服也是來的特別的莫名其妙,搞得趙鳴盛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只能這麼無語的看著羌國國君。

羌國國君搖了搖頭,又忍不住嘆了口氣,弄得趙鳴盛更加的不爽了。

「你到底是什麼意思,又想要做什麼啊?要是沒什麼事,能不能麻煩你不要在這裡礙眼?講真,我是真的不知道你這是什麼意思了。」趙鳴盛雖然覺得自己有時候也是挺難懂的,但是沒想到,居然有人比他還要難懂,這真的是沒什麼可說的了。

羌國國君點頭說,「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你這些日子一定沒有關注云煙的消息吧。這麼看來,你對雲煙也不是特別的好啊。」

「你說什麼呢?我怎麼可能不關心雲煙,我只是給了她足夠的空間。像你這樣,一口一個雲煙的消息的,肯定是做了什麼不好的事情,不然的話也不會是這樣了。」

趙鳴盛不甘示弱的看著羌國國君,反正不管怎麼說,他都不能輸給這樣的人,雲煙的事情他也是非常的了解的,因為了解,所以也不會去特意的觀察。

這種觀察,說好聽了是觀察,說的不好聽了,那就是叫做監視。趙鳴盛不喜歡這種方法,他相信雲煙也是不會喜歡的。

「告訴你也不是不行,我就是怕,要是真的告訴你了,你會不會以後就不想要再見到雲煙了?」羌國國君臉上露出了十分得意的笑容,看得趙鳴盛心裡特別的不舒服。

他隱隱約約的是察覺到了羌國國君掌握了什麼對他不是很有利的消息,正是因為不知道是什麼,所以趙鳴盛才會覺得更加的不爽。

「你要是真的有什麼事,那你就直說,你這樣拐彎抹角的,恕我直言,我實在是聽不下去,你要是單純的想要找人聊聊天,就去找其他人吧,我就不奉陪了。」

趙鳴盛說完,就打算拿著自己的東西,繼續出城,去找雲煙。反正不管羌國國君說什麼,他也是要找到雲煙的。大不了就自己眼見為實,不聽羌國國君在這裡說了。

羌國國君很是得意的說,「你確定你不想要知道嗎?雲煙她最近在做什麼,有沒有提起過你,是不是真的正在為你傷心。」

趙鳴盛擺了擺手,「我不想知道,尤其是不想要從你的嘴裡面知道,我就納了悶了,你怎麼就非要和我們過意不去,非要弔死在雲煙這一棵樹上嗎?」

「世界上有那麼多的女人,你怎麼就不能換一個人呢?」趙鳴盛簡直是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他是真的覺得煩了,明明他和雲煙,只要稍微的再往前走一點,那麼他就能和雲煙順理成章的成親了。

結果現在,不是羌國國君,就是那些青樓女子的事情,弄得趙鳴盛和雲煙一下子就拐了個大彎,本來很快就能成親了,結果現在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馬月了。

每次想到這個的時候,趙鳴盛就覺得氣不過,也不知道是在生氣自己,還是在生氣其他人,反正就是覺得特別的不爽,特別的想要發泄一下。

不過現在更重要的還是找到雲煙,所以趙鳴盛一直壓著自己心中的怒火,沒有讓他爆發出來。他敢保證,要是羌國國君再在這裡說三道四的話,他不介意再打對方一頓。

羌國國君估計也是看出了他心中的想法,所以也總算是沒有再拐彎抹角的說著什麼了,只是和趙鳴盛說,「我知道你的想法,但是就是因為知道,所以才替你感到悲傷。確實是如你所說,我這樣的行為不太好,雲煙不會喜歡。但也正是因為我這麼做了,才會知道雲煙最近的狀況。」

「她正在那裡招親,已經過了有一段時間了,都不知道此時此刻的她,是不是已經找到了其他的男人,想要和其他人成親了。」

趙鳴盛愣了一下,不敢相信的看著羌國國君,也不知道是相信了還是沒有相信,但是他現在的心情非常的混亂。

不,不可能的啊,雲煙怎麼可能因為那麼點小事,就,就去找其他的男人?不,這一定是羌國國君在騙他的,這種事情絕對不可能的。

羌國國君像是知道趙鳴盛在想些什麼異樣,淡淡的開口說,「說實話,我實在是沒有和你說謊的必要,畢竟都已經是這個時候了。」

「我只是想要說,你現在已經不是勝人一籌的身份了,我們兩個的地位已經平等了,你知道嗎?」羌國國君勾了勾嘴角,很是得意的說,「以後,我也能夠和雲煙在一起的。」

趙鳴盛咽了咽口水,又深吸了一口氣,覺得心裡不是滋味。羌國國君的這副態度,他突然覺得事情可能真的不是他想的那麼簡單了。

所以說,雲煙是真的做了什麼,羌國國君也是帶回來了最真實的消息,不管怎麼樣,不管是哪個,他都已經不能和雲煙順利的成親了。

一想到這裡,趙鳴盛就覺得自己的心非常的疼,但是他又不知道該怪誰。畢竟一切的起因,也是因為他,要是他沒有和那幾個戰友一起去青樓鬧騰的話,也就不會遇到羌國國君,更加不會有後面的事情發生了。

趙鳴盛抿緊了唇,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他只能看著羌國國君,希望對方能夠露出一絲,哪怕只有一絲的慶幸的情緒,讓他知道這一切都不是真的。

然而沒有,不管過去了多久,羌國國君都還是最開始的那種情緒,這讓趙鳴盛的心,一下子就跌到了最底層,彷彿已經沒有辦法再繼續跳動了一樣。

羌國國君嘆了口氣,對趙鳴盛說,「要我說,你還是趁早放棄吧,既然雲煙已經打算和其他人在一起了,就說明她的心裡最起碼已經沒有你了。既然如此,你過去了也只是讓她增添煩惱而已。」

羌國國君也算是在真心誠意的勸解趙鳴盛,不過當然也是有一部分的私心的,只要趙鳴盛這邊也放棄了,那麼不管雲煙是不是真的在招親,也絕對會對趙鳴盛失望的。

到了那個時候,羌國國君就算是想要介入,也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了。羌國國君眯了眯眼睛,看著趙鳴盛,等待著趙鳴盛的反應。

他在這方面,的的確確是真假參半的,雲煙確確實實的有去招親,但是是不是本人自願的這一點,他並沒有說什麼,畢竟趙鳴盛也沒有詢問什麼,所以也不算是他撒謊,要怪就怪趙鳴盛一句話都沒有說了。 趙鳴盛在原地反應了一會兒之後,這才渾渾噩噩的站起身,什麼話都沒有說,就這麼自己靜靜的回了城,路過羌國國君的時候,也是一點反應都沒有的。

羌國國君看著他的這個反應,估計他也是心灰意冷了,當即便忍不住挑了挑眉頭,特別的高興。這麼看來,趙鳴盛確實是有了放棄的可能性,和其他的男子相比,他又一定是最優秀的那一個。

他就不信了,難道到了現在,雲煙還是不會選擇他?就算雲煙的心裡還在期待趙鳴盛,只要趙鳴盛不過去找雲煙,那麼最後就還是羌國國君能夠感化雲煙了。

在這方面的事情上,羌國國君也是擁有絕對的自信的,不然的話,他也不會過來干涉趙鳴盛的決定了。

在和雲煙在一起的這條道路上,他唯一的阻撓可以說,就是趙鳴盛一個人,其他人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問題。沒有哪個人比他更加的優秀,也沒有哪個人比他和雲煙之間的關係更加的親密了。

雖然在那段時間裡,雲煙估計也沒有將他當做是什麼能夠在一起一輩子的對象,但是沒有關係,羌國國君有自信,自己一定能夠感化雲煙的,到了那個時候,能夠和雲煙成親的人,也就只有他了。

想到這裡,羌國國君就覺得非常的高興,他恨不得現在就前往雲煙的身邊,不管那個招親是以什麼樣的方式,他都一定會竭盡全力的。

而趙鳴盛則是渾渾噩噩的跑回了家裡,連自己是怎麼回來的就有些記不清楚了。他腦子很是混亂,就覺得自己不能夠在現在這個時候過去,不然萬一雲煙真的是在招親,到時候他該怎麼辦。

他肯定是沒辦法平靜的看著這一切的,搞不好到時候他還會去和雲煙鬧這件事情。腦子要是沒有那麼冷靜的話,估計一切都要完蛋了。

趙鳴盛必須趁著自己的腦袋現在還算是冷靜的時候,好好的考慮一下這件事情。不然的話,之後一定會造成不可磨滅的後果的。

就像是這一次的青樓事件一樣,他要是腦子再稍微的靈活一些,不要那麼一頭熱的話,估計也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想到這裡,趙鳴盛深吸了一口氣,然後開始考慮雲煙的事情,雖然一切都聽了羌國國君的話,但是事情的真相不一定就真的是這樣的。

就算雲煙真的搞了什麼招親,可能事實上也沒有羌國國君說的那麼的過火。說實話,就趙鳴盛對雲煙的了解來看,雲煙實在是不像是會做出這樣的事情的樣子。

搞不好的話,是雲煙身邊的人想要雲煙這麼做得?趙鳴盛的腦海中浮現了這個想法,然後忍不住點了點頭。

這個的確是最有可能的一件事情了,雲煙現在身邊有誰,這件事情他還沒有太過於了解,不過不管怎麼說,肯定是沒有那麼的難過了。

想到雲煙應該是被其他人慫恿這麼做的,趙鳴盛的整顆心總算是能夠重新的跳動起來了。剛剛的那一瞬間,他都覺得自己的心是不是要死了。

不過,想明白了這件事情雖然是挺好的,但是這之後該怎麼辦,就又是一個問題了。趙鳴盛很是頭疼的想了想,就算他知道雲煙不是故意這麼做的,但是在這個時候去找雲煙,他覺得還是有些不妥的。

怎麼說呢,現在兩個人之間還存在著誤會,貿然的過去尋找的話,不管是雲煙還是他都會覺得不太舒服的。

到底該怎麼做才好呢。趙鳴盛覺得特別的頭疼,實在是沒有什麼辦法了,但是他又不想要讓羌國國君就這麼得到機會。

別以為他不知道羌國國君打的是什麼主意,反正趙鳴盛是絕對不會讓對方得逞的,不管怎麼說,也一定要阻止對方的陰謀詭計,就算是付出全部,也要把雲煙給帶回來。

想到這裡,趙鳴盛可以說是鬥志昂揚,恨不得現在就將羌國國君給拍死在沙灘上,讓他不要再去想那些不該有的想法了。

但是趙鳴盛也知道這樣是不行的,他還必須找到一個好的方法,去和雲煙好好的談談,最好還不能讓雲煙知道他是誰,不然一旦穿幫了,到時候肯定會非常的尷尬的。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大膽的念頭浮現在了趙鳴盛的腦海中,他不由得愣了一下,同時又覺得這個方法簡直是不能再好了。

趙鳴盛想了想,覺得自己就應該這麼做,於是二話不說就開始收拾自己了,至於他究竟是想要做什麼,這還真的是無人得知了。

另一方面,雲煙坐在椅子上,實在是不知道說什麼才好了。雲庭這些日子也是給她介紹了不少人,但是她每次都會搞砸,弄得雲庭也是非常的無奈。

「我的好雲煙,這會給你想辦法,不是給我,好嗎?你能不能多說點話啊,你不說話,怎麼讓那些男人了解你是個什麼樣的人呢?」

雲煙很是無奈的說,「我根本就沒有那個意思,所以不需要什麼介紹的。你也不要再給我找了好不好?我覺得,比起我,可能還是你更適合一些。」

雲庭也是無奈的嘆了口氣,她還能說什麼呢,都已經等了這麼長時間了,雲煙一點感覺都沒有,不是這個不行,就是雲煙自己不行。

難道說,雲煙這輩子還就真的註定和趙鳴盛在一起了?她怎麼就那麼不信邪呢。世界上哪有什麼完完全全能夠在一起一輩子的人啊。

雲庭撇了撇嘴,覺得心裡特別的不爽,不管怎麼說,她得讓雲煙自己開竅了才行,不然到了最後,不還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於是,雲庭就再一次的和雲煙說了一大堆的話,幾乎是將自己的所有的心得體會,全都告訴了雲煙。

雲煙再三強調了自己的心情,卻還是沒有辦法得到雲庭的理解,她也是實在沒什麼辦法了,就只能湊合的聽了聽,至於到底有沒有往心裡去,就只有雲煙自己知道了。

雲庭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估計也是恨不得代替了雲煙的位置,幫助雲煙直接找到一個男人在一起試試,可惜雲煙自己就是不同意。

等到了最後的時候,雲庭也是實在沒有辦法了,都有點想要讓雲煙自生自滅了,但是轉念一想,也不是那麼回事,要是真的放棄雲煙了,估計雲煙自己也就放棄了。

雲庭這邊還想要再努力努力,但是雲煙可是一點都不想要再繼續了,就當雲煙想要和雲庭說這件事情的時候,就來了一個她非常熟悉的人。

「你好。」羌國國君站在那裡,笑的非常的燦爛。雲庭看到人的時候,都被帥呆了,好半天才回過神來,趕緊打招呼。

「你好你好,請問,你是來找誰的?」雲庭自己還是有自知之明的,這樣的人一看就是身份高貴的人,怎麼可能是過來找他們的,肯定是問什麼事情的。

羌國國君卻是出乎雲庭意料的搖了搖頭,看著雲煙,眼神非常的溫柔,然後開口說,「我是過來找雲煙的。」

雲庭愣了一下,這才反應過來,感情雲煙和這個人認識啊?那感情好啊,一看這個人就是對雲煙有意思的,那麼她都不需要去到處亂配了,只要讓雲煙點頭答應這個,不就皆大歡喜了嗎。

雲庭想到這裡,忍不住高興的說,「哎呀,原來你們認識啊?真的是太巧了,這都能遇到呢?您是過來做什麼的?辦事情的?那來我們這裡真的是來對了,我們這裡可是最好的酒樓了,你想住多久都沒有問題的。」

雲煙都沒來得及說什麼,話就全被雲庭給堵死了。她抿緊唇,不由得覺得有些尷尬,畢竟羌國國君也是知道她要和趙鳴盛成親的,現在被看到在做這種事情,還不知道會怎麼誤會呢。

好在羌國國君並沒有說什麼,還順著雲庭的話題聊了一會兒,看上去並不時特意為了雲煙過來的,反而像是真的有什麼事情過來坐,恰巧路過。

這讓雲煙不知不覺間鬆了口氣,反正不管怎麼說,只要不是過來找她的,她就不需要那麼尷尬了。

因為羌國國君不是特意過來找雲煙的,所以雲煙也算是找到了和對方說話的機會,便笑了笑說,「裡面還有不少的位置,你要是真的找不到地方住,就來我們這裡吧。」

羌國國君點了點頭,不如說他就是為了這個過來的,雖然雲煙可能看不出來,但是那個雲庭看上去倒是挺機靈的。

雲庭正在用一種特別的八卦的眼神看著兩個人,眼中的笑意藏也藏不住,恨不得現在就讓他們兩個人在一起了。

這不是也有比趙鳴盛還好的人嗎?雲煙真的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有這麼好的對象,怎麼不早說呢,害得她還在這裡忙碌了這麼久,找了這麼久都沒找到一個合適的,還以為已經沒有希望了呢,還好羌國國君過來了。 雲煙也不知道怎麼和雲庭解釋會比較好,她只能幹笑了幾聲,然後說,「我們兩個的關係,不是你想的那樣的。你不要誤會啊。」

雲庭給了雲煙一個眼神,表示自己都是明白的。不管兩個人以前是什麼關係,打算變成什麼關係,經過了她雲庭的手之後,也會變成其他的關係的。

現在沒有趙鳴盛,雲庭就只能夠通過這個方法來解決雲煙的問題了,所以她是絕對不會輕易的改變自己的想法的。

雲煙看得出來雲庭的意思,只能無奈的嘆了口氣。這都叫什麼事啊,她明明沒有那個意思,雲庭還一定要他去這麼做。關鍵是,如果她要是不按照雲庭所說的去做的話,之後可能會變得更加的麻煩的,她可不想要變成那樣。

想到這裡,雲煙也只能嘆了口氣,到最後也是什麼都沒有說,就只是默默的看著雲庭,然後又看了一眼羌國國君,很是尷尬的笑了笑,並沒有說別的。

羌國國君回了她一個微笑,然後對雲庭說,「說來,我剛剛就想要問你們了,你們是在這裡做什麼啊?不是開酒樓的嗎,為什麼都聚集在這個地方了。」

雲煙的身子頓了一下,真的是很想在現在堵住雲庭的嘴巴,但是沒有辦法,在她反應過來之前,雲庭就已經很是興奮的開口了。

這能不興奮嗎,這可是雲煙認識的人,而且很有可能對雲煙就有不一樣的感覺,那她肯定是要好好的推銷一下雲煙,這樣才能把雲煙順利的嫁出去啊。

想到這裡,雲庭看著羌國國君的眼神更加的興奮了,她高興的說,「哎呀,其實啊,我們在這裡是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的。要不是你過來了,可能這件事情都不知道怎麼解決才行了呢。」

羌國國君適當的給了一個反應,然後淡淡的詢問說,「為什麼我過來了就解決了?你們是遇到了什麼難題,別擔心,只要說出來,我都會幫助你們的。」

雲庭等的就是這麼一個承諾,她越發的覺得,這個羌國國君對雲煙就是不一樣的,不然為什麼會一下子就說到點子上呢。

搞不好人家就是知道雲煙其實是要找別的男人了,所以特意過來試試的。還裝作自己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就是為了不讓雲煙那麼的難看。

雲庭也不知道自己的猜想是對的還是錯的,他就是覺得,既然事情都已經變成了現在這副樣子了,那為什麼就不能讓羌國國君試一試呢,反正試一試又不會掉一塊肉。

一想到這裡,雲庭就忍不住勾了勾嘴角,笑的更加的甜美了,不知道的還以為,要和羌國國君在一起的人是她呢。

羌國國君看著雲煙,其實心裡還是忍不住有些難過的,畢竟從開始到現在,雲煙統共也就說了那麼幾句話,還幾乎都是和雲庭解釋什麼,並不是要和他說話。

但是現在他都已經出現在這裡了,肯定是不會輕易的放棄的,所以羌國國君就假裝自己並不是很在意的樣子,就這麼淡淡的站在那裡,微笑著看著雲庭和雲煙兩個人說話。

「哎呀,我覺得這個就挺合適的了,你就不要再倔強了,反正倔強也倔強不出什麼好結果出來,弄到最後還不是要我來幫你解決,你可不要再和我說這說那的了啊。我可是要生氣了的。」

這讓雲庭很是不滿的說,「你都已經拒絕了那麼多過來找你的人了,這一次是認識的人,不是剛剛好嗎?總比你繼續弔死在那個趙鳴盛的大樹上要好很多吧。」

雲煙抿緊唇,並不覺得雲庭說的話是正確的,說到底,她根本就還沒有放棄趙鳴盛呢。雖然趙鳴盛到現在都沒有過來,但是那又不代表他是一直都不會過來了,也許就是因為什麼事情耽誤了呢。

雲煙一直都在這裡等著趙鳴盛,雖然她也可以主動回去找,但是就是拉不下那個臉面,不然她早就已經回去奔向趙鳴盛的懷抱了。

一想到這裡,雲煙就忍不住唉聲嘆氣的,都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

怎麼說呢,她都已經做了這麼多事情了,可是趙鳴盛卻還是不見人影,她都不確定趙鳴盛究竟是去了哪裡,去做了什麼。唯一能夠肯定的,大概就是趙鳴盛不會去做那些真的會傷害到她的事情。

現在羌國國君又過來了,雲煙就越發的想念趙鳴盛了,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在做什麼,怎麼到了現在這個時候,還是沒有過來呢,難不成,還真的要等著她回去找他?

雲煙心裡也挺糾結的,她也在想,要是趙鳴盛過了這麼久,還是沒有過來的話,那她是不是就直接回去找他算了,總比一直在這裡糾結著要好很多吧。

到時候她就好好的聽聽趙鳴盛的解釋,要是解釋說得通,她也能夠放下的話,兩個人就當這件事情從來都沒有發生過,就這麼繼續之前的打算,不管是成親還是什麼的,都繼續進行下去。

雲庭見到雲煙又不知道思維跑到哪裡去了,簡直是氣不打一處來,不知道怎麼說她才好了。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了,她就不能稍微的認真一些,這不是傷了羌國國君的心嗎?人家好不容易過來一次,搞不好就是專門為了看看雲煙,結果現在事情變成這個樣子,實在是不知道怎麼說才好了。

雲庭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朝著羌國國君笑了笑,「哎呀,不知道您今天過來了之後,打算在這裡住多長時間啊?先說,我們這裡是真的,景色特別的好,住處也是非常的舒適,可以說是包你滿意的狀態的。你要是不嫌棄,就在我們這裡多待一陣子啊,別客氣,都是自家人了。」

雲煙看著雲庭,嘆了口氣,怎麼就成了一家人了,誰和誰是,反正不包含她,剩下的兩個人要是真的想要成為一家人,那也不是不可以的。

羌國國君笑了笑說,「我來這裡也就只能呆一陣子了,我們那邊還有事情,不能夠長期留在這邊,我也是很遺憾的。」

說到這裡,羌國國君看著雲煙,眼中包含著神情,「如果雲煙能夠跟著我一起回去的話,其實我心裡也是很開心的。畢竟那邊現在我要處理的事情有一大堆,想要找個知心的人都沒有,也很是壓抑。」

雲煙就假裝自己沒有聽到這句話,然後默默地低下了頭,不去看羌國國君。不過雖然她不想要看,但是雲庭卻是強迫她看了一眼。

「哎呀,你怎麼回事啊,別人和你說話的時候,你要抬頭看著,知道嗎?」雲庭無奈的說,「不好意思啊,我們家這個小妹,從小就是這樣,特別的倔強,做什麼事情也都慢吞吞的,我都不知道怎麼說她才好了。」

「我知道,我也有看過很多次的。不過,正是這個地方,看上去格外的可愛不是嗎。」羌國國君笑盈盈看著雲煙。

雲庭在心裡嘀咕著,這都覺得缺點是可愛了,那肯定就是喜歡的沒錯了啊。怎麼雲煙就是不肯開竅呢,她都已經說了這麼多了。

於是,雲庭偷偷的懟了懟雲煙的胳膊,讓她都說幾句話,但是雲煙就是不肯開口,搞得雲庭也是很尷尬的,只能幹笑了幾聲,也沒有說什麼。

畢竟真正熟悉的是雲煙和羌國國君,她跟著開口算是什麼事情啊。所以她就沒有說那麼多,只是給了兩個人很多的機會,希望他們能夠好好的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