奚夫人凍結信用卡的速度太快,壓根都沒給奚珞緩衝的時間。直播抽獎禮物的花費湊了湊以後是差不多了,但是落日號上提前購買好的星球改造物品基本上都是賒款買的,導致奚珞現在不僅是欠了系統的近兩億硬幣,就連現實中都欠著筆巨款。

這筆錢想還上無異於兩種可能,要麼是自己趕快成年,奚夫人就沒有權利封鎖自己的信用卡了;要麼就是自己走了狗屎運,發現了幾顆稀有能源星,並且成功把稀有能源賣出去還債。

「貴?」陌知音本來想說,自己的卡里還有不少積蓄,如果珞神有需要的話,可以隨時拿出來充公。但是轉念一想,這世上誰都可能缺錢,但珞神肯定不會。

珞神可是奚元帥財產的唯一繼承人,光是帝星的每年的部分稅收,都能讓整個聯盟都眼紅,她早就不是第一次聽到自家父親和其它政客背後討論奚珞到底繼承了多少財富了,這可能已經不是數字能衡量的了。以至於在陌知音的記憶力,奚珞這個名字一直是可以和財神爺畫等號的。

珞神都這麼有錢了,肯定可能不上自己的那點小錢,自己還是不要主動獻醜比較好。

「你突然加入了落日號,首長知道嗎?」奚珞好奇這個問題挺久了,她總覺得首長要是知道自己把他女兒帶跑了,不生氣才怪的吧?

「沒事,他早習慣了。」陌知音撇嘴,無辜道,「我是說他寵我,寵著寵著就習慣了,不要緊。」

「挺好的。」

陌知音還是很珍惜能和奚珞獨處的機會的,畢竟能像她這樣近距離接近偶像的人,已經不多了好吧。

「你要不要先去自己房間看看?星河號比外表看起來的大得多,等快到目的地的時候,我會再叫你們過來。」奚珞本來還在想事情,突然發現陌知音在自己身後站了好一會了,善意地提醒著。

「其實……嗯……我對操控室很感興趣,想留在這裡多看看。」陌知音戀戀不捨地看著奚珞,難得和偶像見一面,她不走!她要做個安靜地吉祥物!最好能掛在珞神身上的那種。

「嗯,好。銀河,你給陌……小姐介紹下落日號,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陌知音主動拉近距離:「叫我知音就好,高山流水遇知音的知音。」

「好的,艦長。」銀河剛說完,語氣突然有些變化,「艦長,距離我們66光年的地方有埋伏,初步鑒定結果為星際海盜。我們是繞開前進,還是正面攻擊?」

「進行敵我實力評估。」

霸愛強寵:早安,小辣妻 「是。」銀河綠色的瞳孔里閃過一串數字,「計算完成,我方實力點100000,敵方實力不足1,建議直接正面攻擊。」

「這麼弱?」陌知音嫌棄道,同時興緻勃勃地看向了奚珞,是不是到自己表現的時候了?

「建議攻打程度:三星;敵方評價:人傻錢多。」銀河又多冒出了兩句話。

送錢的?

奚珞瞬間想到了成年前還清債務的第三種可能:打劫星際海盜!

無數的念頭在奚珞腦海中一閃而過:「替換隱身皮膚,我們打!」 「是,艦長。」銀河微微點頭,身體化成一道光線,同時整個操縱室也隨著他的舉動變成了完全透明的形態,然而整艘星艦最重要的支架部分則是化成了深藍色的線條,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重裝、改造。

幾分鐘后,星艦露出了銀色的外表,橘紅色、金色交錯地裝飾著碩大的艦身,流暢的線條越看越覺得帥氣不已,這是『落日號』第一次露出了它的真實面目。只可惜在這浩瀚的宇宙中,缺少了可以欣賞它的人。

智能機器人送來了兩把椅子,放在奚珞和陌知音的身後。

「坐吧。」待兩人坐下,面前的景色又變換了,原本滿是複雜數字的虛擬大屏幕變成了普通盒子大小,鍵盤台也被簡化成了一個低級操縱桿加四個按鈕。

陌知音眼睛里滿是好奇之色:「這是什麼?」

「操縱桿負責移動方向,你想往讓星艦哪個方向移動,直接搖杆子就行。這個分開的按鍵單按可以開啟戰鬥模式,長按可以恢復成航行模式,雙擊開啟防禦罩。另外三個並排的,都是炮火鍵,有單響炮和雙響炮,和近距離低能量炮……」奚珞看著面前出現的全息屏幕,也不怎麼熟練地控制著星艦運轉,「你來試試吧。」

「我嗎?」陌知音驚訝極了,「我真的可以嗎?珞、奚珞,我從來都沒有試過開星艦,我,不會搞砸吧?」

「你不想試試看的話,我就讓銀河開自動攻擊模式了。」

「我來。」陌知音難掩激動,要不是她打心底喜歡這種時刻戰鬥的感覺,也就就不會選擇機甲類的專業了。

杜嬋音 奚珞鬆開了杆子,陌知音趕緊接了過去,由於抓杆子的時候太過用力,指尖愣是一點血色都見不到,唇角緊抿,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陌知音從掌握了基礎技巧后,瞬間進入了戰鬥的狀態,看神態簡直像變了個人。

十分鐘后,面前的大屏幕上出現了用紅色感嘆號標出來的敵方星艦。

「開火!」星艦剛開到最遠發射距離,陌知音就已經抓住了開火的時機,飛快地剿滅了對方最主要的戰鬥力。

敵方最大的星艦的艦身似乎遭到了極大的破壞,大半部分都自燃了起來,勉強還能保持完好的一側,不斷有小型逃生飛船棄艦逃跑……

突然遭遇這麼大的變故,敵方星艦瞬間亂了陣腳,到處亂飛了起來;直到陌知音炸毀了對方第二艘星艦的時候,敵方徹底慌亂了,開始四面八方大範圍地開炮。

陌知音下意識地開啟了防禦罩,結果才發現,對方簡直和一群瞎子差不了多少,攻擊了幾十次,竟然炮火連『落日號』的邊角都碰不到,更可笑的是,對方還排著隊開星艦朝自己的方向駕駛了過來,然後……巧妙的……避開了自己???

什麼鬼?

一群送人頭的?

靠近點才好方便自己一鍋端?

陌知音糾結了好一會,總算想明白了,神情複雜地看向了奚珞:「我都知道了,珞神,謝謝你。」

「?」奚珞懵了,她怎麼總是理解不了身邊人的腦迴路,難道是求表揚,試探道,「乾的漂亮?」

「不,我知道,對面的星艦,一定是你為了給我漲自信,才特意找來的機器人,要不然也不會站在那裡動都不動讓我打。」

好吧。

奚珞搞明白了陌知音的想法,瞬間哭笑不得:「落日號開啟了隱身模式,對方看不見我們,還有他們真的是星際海盜。」

「不是演戲?」陌知音仍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可自拔。

「真不是。」奚珞都快保持不了微笑了,「近戰吧,活捉幾個,好找到他們的大本營。」

陌知音聽到指揮,瞬間又回到了戰鬥狀態:「沒問題。」

二十分鐘后,『星河號』上放下了巨大的網狀物,敵方被打爛了星艦后,至餘下四處逃竄的小飛船,小飛船隻要一黏到大網,瞬間就沒辦法動彈了。

「這個網上怎麼只有三面?」陌知音奇怪地盯著看著屏幕看了好久,確定自己真的沒看錯。

「可能是為了『網開一面』吧?」『星河號』雖然不是奚珞設計的,但有些觀念,奚珞竟然也能跟的上對方的腦迴路,就是對方的思路有時候有些不可思議罷了。

「什麼網開一面?為什麼要放過他們?星際海盜可是些不存在理智的傢伙,哪個人身上都有幾筆孽債,這根本沒有意義!」

「其實吧……網開一面,最早是上古時代的漁民打魚時常這麼乾的,漁網只留三面,就不會把水裡的魚全部撈完;網孔編得很大,小的魚苗就可以從網眼裡逃走,這其實是種可持續發展的觀念。後來延伸成了寬大的態度,給人留一條生路。」

「原來是這樣。這個網其實也挺神奇的,這些小飛船竟然黏上后就真的逃不掉了,這也是最新的研究成果吧?」

「對。」奚珞敷衍地點頭,聯盟的軍艦暫時都沒有用上這種技術,不過奇怪的是她之前在那一局的星盤遊戲中,裡面卻出現過這種奇怪材料的網狀抓捕物。

這種巧合已經不是第一次出現了,遊戲里的那顆星球上雖然政治上非常落後,但科技上卻是絕對領先現在的時代,還有星艦精靈、智能機器人,這一系列難道都僅僅是預言嗎?

可最關鍵的一點是,奚珞知道了,那次她進入的遊戲的設計者不是別人,是一直跟著奚長河的管家。

要是都是巧合也就算了,如果不是巧合呢?管家身上藏了什麼秘密?

還是說……祖父身上藏了什麼秘密?

「艦長,人已全部關押,是否立即進行審問?」

「你去嗎?」被打斷了思路的奚珞,看向陌知音問道。

『第一學院』里是有開設專門的審問必修課程的,陌知音肯定會。

「沒問題,我來。」陌知音徹底被星艦吸引住了,恨不得什麼事都能嘗試下。

「請問開啟哪種審問模式?A.面對面B.人機審問C.虛擬投影審問。」

「那就交給你了,審問出來你讓智能機器人告訴我結果就行。」奚珞算了下時間,她今天的隨機任務還沒完成,還差幾千字的文稿沒寫。

「嗯嗯。」陌知音點頭,滿是興緻地研究起了銀河。

「對了,銀河,把星艦切換成普通皮膚。」

「是,艦長。」 奚珞把事情丟給陌知音后,就回自己房間了,路上還遇到了幾個正在熟悉環境的新成員,匆匆打了招呼就走了。

按道理來說,艦長的屋子是全星艦上下安全係數最高的地方才對,結果奚珞還沒進門就聽到了,從自己房間里傳出了的嘈雜爭吵聲。

「胖球?」奚珞飛快地識別了那無比熟悉的語調和台詞,「你下載的都是什麼時代的電視劇了,怎麼還有『我不聽我不聽』這種爛掉牙的老台詞?」

「這叫重溫經典!我特意把記憶中關於這部電視劇的記憶全部給刪除了,然後今天突然再次重看,嚶嚶嚶,還是一樣的驚為天人!」系統0000001拿著小手絹示意地擦了擦眼睛,鄭重其事道。

奚珞揉了揉耳朵,她怕自己有一天會被胖球吵到精神衰弱:「我記得你不是在公共娛樂區域里,設計了一間百分百全息的觀摩室嗎?你到那裡看。」

「哼,大豬蹄子,嚶嚶,你終於嫌棄我年小體圓,想要趕我走了嗎?也不管我是否無依無靠,風雨兼程、浪跡天涯……嗚嗚唔……」

怎麼又演上了?

中病毒了?

「等進了全息觀摩室,視頻里的主角全部都是立體人了,到時候你就不用舔屏了,可以抱著人直接啃。」

「啊,對啊!宿主大大你好,宿主大大再見,晚安想你哦~」

呵,到底誰才是大豬蹄子。

奚珞坐到了光腦前,用精神力打開了自己寫作的網址,繼續進行創作。

經過這幾天的實驗,奚珞也發現了只要自己每天的創作字數達到1萬字,寫作的任務就完成了;字數達到5萬字,培養愛好的任務也就通過了,而且前一天多出的字數是可以疊加到第二天使用。

其實,儘管所有的每日任務都做完了,也才254個積分,然而任意一條主線任務完成後都是五百萬積分起步,導致奚珞現在還真看不上這幾百分。

可只要自己完成不了,系統立刻就會在自己腦子裡循環播放催債魔曲,想不幹都不行。

奚珞用自己的號同時開了好幾本書,都處於連載中,一本是專門用來記載成語或寓言故事的,一本專門記載寫公元紀的歷史,同時還開了一本專門的問答書,主要用來記錄網友常問的問題以及自己的回答,還有一本是用來寫自己日記的,主要是當沒心情寫其它嚴謹內容的時候,畢竟日記是可以用來隨心所欲的……湊字數。

不知道是因為『落日號』的黑科技太過強大,還是因為被抓的星際海盜意志力太差,陌知音輕輕鬆鬆就問出了大本營的地址,『落日號』也就當機立斷地變了飛行路線。

也就過去了一個小時,奚珞就看到了俘虜口中反覆出現的『金銀星』。

金銀星,就屬於一顆比較少見的可改造星球,而且地處帝星相鄰的星系,按常理來說,這種情況根本逃不掉聯盟軍的巡查範圍。

這顆星球最特殊的地方,就在於它的外表籠罩著厚達幾百千米的濃雲,據採樣分析結果,這種氣體的成分應該是濃硫酸與氫氣的混合性腐蝕氣體。由於濃雲太厚,使星球的深入工作變得非常艱難,再加上星球內核過小,幾乎不存在開發價值,這才給了這伙星際海盜逃避聯盟軍巡查的機會。

當金銀星外表環繞著金色氣霧的時候,這伙海盜就隱蔽在星球內,過上養老的日子,沒事刷刷星網,等於死宅的生活。一直等到外表霧氣漸漸變淡,他們才會重新出任務、併到附近的星球進行採買。

奚珞站在駕駛艙望向『金銀星』,遠遠看去,這無疑也是顆龐然大物。『落日號』飛快地衝破了最外層的霧氣,從內往外看,宛如在天際擦過的一顆隕石。

星球的內核相當於可以生存的陸地,內核從內向外延伸出了一把透明的巨大傘狀物,將內核牢牢地包裹在裡面。傘心處正源源不斷地給生活在這裡的人們供給空氣,傘頂部聯通外界,將外界的信號傳送到內部,使這裡能正常的同外界溝通。

傘能遮蔽到地方是居民區,路上隱約能看到零散的人群,沒有遮蔽的地方就完全是一片廢墟,卻也被設計者建設成了星艦停泊區。

奚珞細緻地打量著這顆已經改造完成的金銀星,從利益的角度上來看,這顆星球的改造價值不大,能利用上的土地和能源都是微乎其微;可如果僅僅是為了隱藏幾十個或者說幾百個星際海盜,就顯得綽綽有餘了。

可惜了,他們在星球改造上的思路雖然很巧妙,但是並不適合自己。

「珞神,我們這是到哪裡了?」前一天收到集合通知的幾個新成員都來了,結果剛過來就看到了這麼一個以前從未見過的星球,不禁有些驚訝。

「賊窩。」陌知音很溫柔地笑道。

「不是說去銀河系的嗎?」一個矮矮小小,看上去很乖巧的妹子歪頭問道。

「路上遇到這伙海盜竟然想攔截我們星艦打劫,所以我和珞神打算一口氣抄了他們的老窩。你們要是對事情經過感興趣的話,星艦的最底層的囚牢里還有活捉的72個俘虜。」

「那我們現在幹什麼?開炮直接炸了這裡?」

乖巧妹子搖了搖頭:「不要浪費燃料吧?給我一個小時,我可以關閉他們開在外面的防護傘。」

「我剛剛進行過成分分析,這顆星球的的外表氣霧主要組成氣體為二氧化硫,給我半個小時,我可以提鍊氣體濃度,結合大氣水后,可以利用濃硫酸腐蝕他們所有的防護罩,這個比較節約時間。」唯一一位帶著復古眼鏡的年輕男孩子點開腕錶的手寫面板,邊寫邊說。

乖巧妹子突然停下了手上的動作,露出笑容:「他們的防護傘的程序是盜版的,我現在只需要20分鐘。」

「盜版?那就更快了,我需要15分鐘。」眼鏡男孩目不直視道。

「珞神,我們直接打吧?傘狀防護傘的弱點太多了,直接開著大炮過去,最多5分鐘,絕對打的他們落荒而逃。」身上穿著厚重金屬防護衣的高個子男生等不及開口了。

「急什麼,先通路,再打劫,星際海盜肯定有錢。」乖巧妹子嫌棄道。

本來還想嚇嚇新人的陌知音,已經陷入了深深地獃滯狀態,他們現在好像還在對方的地盤吧,難道只有她一個人考慮到了這群星際海盜的心理陰影嗎?

嗯,不愧是落日號。

比土匪,還土匪! 從攻破『金銀星』外圍的防護傘,到佔領整個星球,中間花費了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

因為『金銀星』的主要戰鬥力,在前一天就已經被奚珞她們擊潰過一次了;更何況之前尚未被俘虜的那群海盜,短時間內也趕不回來,以至於星球內剩餘的守備力量就顯得過於薄弱了。

這些都不在奚珞的考慮範圍內了,她目前最關心的還是對方這些年積累的財產,藏在哪裡了。

「說,你們都把錢藏在哪裡去了?」星河號上的智能機器人們把抓到的俘虜運下星艦,乖巧妹子就搶先一步問道,「把身上值錢的東西都交出來,我可以考慮放你們一條生路。」

乖巧妹子頓了頓,挑眉繼續說:「還有,不要妄圖聯繫附近星際的官兵,你們的信號設備已經被我們屏蔽了,是不會有人來救你們的。」

被質問的海盜覺得心累萬分:「妹子,你方便尊重下我們的職業嗎?」

「你們不是俘虜嗎?」

「……」好,我錯了,我閉嘴。

奚珞最後一個下的星艦,為了掩飾相貌,特意帶上了帽子和口罩,遮了半張臉。聽完兩人對話后,奚珞的目光落在了那名海盜身上:「誰是你們當中的老大?我只找他。」

不少海盜都猶豫地抬起頭互相張望,卻又沒人願意做這個第一個出頭的。

「是我。」人群中,一位灰頭灰腦的海盜很有義氣地站了出來,「有什麼事情都沖著我來,不要傷及無辜。」

奚珞觀察了周圍幾位俘虜的表情,知道這人應該沒有騙自己,三兩步走到對方的面前,一把撕開了對方的衣服。

「抱歉,手滑。」奚珞微皺眉,這群海盜也混得太慘了,穿得衣服質量都這麼差,她本來只想撕個袖子,結果硬是把對方整個上半身的衣服都拽壞了。

胖球不嫌事大的飄了過來,激動地大聲吼道:「我們宿主大大都說是誤會了,所以這一定是個誤會,我家宿主是那種喜歡『霸王硬上弓』的,那種的隨便人嗎!」

「……」是!

奚珞覺得自己遲早有天會忍不住拆了胖球的腦子了,說不定倒出來的水都夠養魚的;這貨絕對中病毒了,估計現在整個腦子現在都是亂碼。

果然,等奚珞抬頭的時候,面前被自己不小心扒了衣服的男人,正神情驚恐地望著自己;然而站在他身後的海盜,倒是一個個神情亢奮,恨不得買兩包瓜子邊看邊點評?

這裡應該還有正常人吧?

奚珞偏頭看向自己隊員,然而這群人居然全都是一種「放開這個醜八怪,換我上」的眼神是什麼意思?

這麼對比下,所以,胖球才是最正常的?

奚珞面不改色地從口袋裡掏出針筒,扎在了面前這人的胳膊上后將透明的藥劑推入。

「好。」

「你是不是覬覦我的美色,才攻打的我們金銀星。」隨著藥劑推入,海盜頭子的臉越來越紅,身體微顫,緊接著全身都紅透了,嘴裡還不停的胡言亂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