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此時正從最高的階梯上走過,站立的身形更加優美,宛如連開十里,葳蕤生姿。

原來所有人都因為他走過而不由自主被吸引過去,忘記了說話,恐怕連呼吸都忘記了。

他太高抬遙遠,根本看不清楚容貌。

我仰著頭,一瞬間,似乎有彌天大霧,整個世界都縹緲起來。眼前飛旋著無數花朵。

「爸爸!那就是端木家大少爺嗎?!」我興奮地叫起來,抓著爸爸的手不停搖晃,眼睛卻一瞬不瞬盯著高處的少年,捨不得移開。

我的聲音成功地引起了端木家大少爺的注意,他優雅地轉頭,目光冷淡地從我們身上掃過去。

我以為他看見我們會停下來,甚至走下來和我們說話。

因為爸爸說過,他是我的哥哥啊!

可是?..他只是那麼冷冷淡淡地掃了一眼,我不確定他站得那麼高究竟能不能看清我們的樣子。

我倚在爸爸的身側,期待地看著他。

目光流轉過,然後微微下移,似乎是??落在我抓著爸爸的手上。

爸爸的手緊了緊。

端木家大少爺卻轉回了目光,步子從容不迫,走了過去。

他居然??一點兒反應都沒有。

我心裡忍不住沮喪,我都還沒有看見他到底有多美,他真的是爸爸所說的最完美的嗎?

仰頭看爸爸,他一臉落寞,還盯著端木家大少爺消失的方向。

四周依舊安靜,旌旗被風吹的颯颯作響,眾人才好像如夢初醒一般,一臉茫然。

被這麼多人眼睛眨都不眨地盯著看,端木家大少爺會是什麼滋味?

這時一個官員走過來和爸爸說話,我趁機鬆開爸爸的手,溜出去,跑上高高的台階,沿著端木家大少爺剛剛離去的方向追去。

我一定要看看他長什麼樣子!一定要看!

端木家大少爺揮退了尾隨的保鏢,慢慢踱步,走過疏絕的竹林,不知道要去哪裡。

我跟的很遠,十分吃力,不敢靠近,又怕看不到。

「哈哈,哈哈哈??。」一串悅耳的笑聲忽然傳來。

我愣了一下,忽然就看到一個小小的身影跑出來,沖著端木家大少爺的方向。那個小傢伙似乎很高興,根本沒看清前面的是什麼人呢,冒冒失失就跑出來。

沒到端木家大少爺十步之內,忽然一道白色的閃電猛地出現,擋在那小傢伙面前,小傢伙猝不及防,撞上那道白色,重重地向後跌倒在地上。

端木家大少爺臉色未變,我這才看清,原來剛才那道閃電,是一個全身紛紛揚揚的落葉白的男人!

小傢伙坐在地上,左右看看,忽然張口『哇』地哭出來。

那實在是個很漂亮的小東西,唇紅齒白,眼睛又大又圓,沾著淚水,更加黑亮。

他應該摔痛了,不過男子漢大丈夫,居然哭得這麼沒出息!

聽到哭聲,端木家大少爺似乎有所動靜,從西裝男身後走出來,蹲在那個小傢伙面前。小傢伙抬起頭,忽然間哭聲止住了,傻愣愣地看著眼前的人。

嘿!那傻小子也被端木家大少爺迷惑了吧!

我悄悄靠近一些,聽見那個小傢伙稚嫩的嗓子說:「你是誰?」

端木家大少爺卻不回答,蹲在小傢伙面前,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沒人和你玩嗎?」小傢伙居然天真地問了這樣一個問題,我差點兒就笑起來,小傢伙繼續說,「沒關係,沒人和你玩,那我和你玩吧。」她站起來,揉揉小屁股,笑得傻兮兮,伸出一隻白嫩嫩的小手,「我拉著你的手好嗎?」

端木家大少爺抬起頭,隔得太遠了,我還是沒能看清楚他的樣子,可是我感覺有些清晰了,彷彿陽光出來那一刻,所以煙塵都會漸漸消散。

他伸出了手,手掌輕輕握住小傢伙的小手,「你叫什麼名字?」

番外【一】心愿(終)

我更加湊近了些,忽然,一道閃電劈到我面前,一隻手抓住我的胳膊,把我拎起來。

「放開我!」我使勁兒掙扎,掙扎,這個人絕對是鐵做的,一點兒反應都沒有。

「小子,端木家大少爺十丈之內都是禁區,不準靠近!」那也是一個西裝男,我懷疑就是剛才嚇得那小傢伙哇哇大哭的人。

哼,我可比那小子有出息多了!

「為什麼?!」我扯著嗓子大吼。

「沒有為什麼!」西裝男低喝一聲,提著我走了。

遠處端木家大少爺還抓著那個小傢伙的手,小傢伙撲閃撲閃的大眼睛很是好看,一笑起來,兩隻眼睛立刻彎彎得變成月亮。

「肖瑤瑤。」空氣中傳來幼嫩的嗓音,清澈得可以滴出水來。

肖瑤瑤??

肖瑤瑤,很多年以後我再聽到這個名字時,據說她已經死了,從小女扮男裝的孩子,身份終於被揭破,一場大火,什麼都消失了。

端木家大少爺為此整整瘋狂了三年,四處奔波勞累,相思成疾。

平生不會相思,才會相思,便害相思。

身似浮雲,心如飛絮,氣若遊絲。

空一縷余香在此,盼千金遊子何之。

證候來時,正是何時?

燈半昏時,月半明時。

端木家大少爺,也是會相思的人嗎?

當高曉蘭從外地帶回一個女孩時,我知道一切都不同了。

人人都會相思。

有些東西,就是一個輪迴,兜兜轉轉,總要繁瑣地繞來繞去。

有些人,有些事,註定了一定會相遇。

一朵花盛開,另一朵就會凋謝。

許多年之後,我看見了端木家大少爺,見證了他的完美,要了他的承諾。

一朵花盛開了。

端木家大少爺伸出手,溫柔地拍著我身邊哭得肝腸寸斷的少女,輕聲喚道:「肖瑤瑤??。」

另一朵花,卻凋謝了。

兜兜轉轉,似乎又回到多年前那個時候。

張嘴哇哇大哭的小東西,和眼前淚雨漣漣的少女,忽然間重合在一起??

誰打了端木玉的臉?

午夜時分。

肖瑤瑤終於切身體會了一次古代人飛檐走壁的功夫,驚嘆得低呼不已。端木玉的輕功實在不賴,大半夜抱起她輕輕一躍,從屋頂上幾個起落,就已經來到外面。

此時萬籟俱寂,家家戶戶都閉門休息,偶爾還有一兩家燈火亮著,不過也只是微微若若,很快就要熄滅了。

想著可以看見喬喬這個故人,就激動地不知所以,在古代唯一一個和自己相知的人,那份感動,不言而喻。

「只允許你遠遠看她一眼,你若敢不老實,我會讓你知道後悔的滋味。」端木玉抱著她飛檐走壁,還不忘在她耳邊叮囑著。

肖瑤瑤當然老老實實點頭,見了喬喬,知道她一切都好,那就好說了。

兩個人不一會兒就來到一處十分僻靜的地方,房屋稀稀落落的,看樣子,不是人群密集的居住地。

喬喬就住在這種地方嗎?也太寒磣了吧!

四處靜悄悄的,只有一座房子里還亮著燈火,不明亮,可是搖搖曳曳映出兩個人影來。

肖瑤瑤想走近去看,被端木玉一把拉住,帶著她悄無聲息來到窗下。

只聽一個尖利的聲音喊起來:「什麼?你連李白都記不得!?」語氣只驚駭,讓人膽寒。

肖瑤瑤忍不住縮縮脖子,喬喬發怒,果然很可怕。

一個柔弱一些的聲音低聲說:「對,對不起……。」

肖瑤瑤下意識地抬頭看端木玉,曾經是自己妻子的女人就近在咫尺,他不會沒有反應吧?

端木玉一臉平淡若水的表情,當真是沒有一分在乎的表情。

好無情的人啊,對於不再重視的人就是這樣嗎?她心裡唏噓,倘若將來他也這樣不在乎她了,是不是就可以放她自由,任她生死了?

想到這裡,心裡不知怎麼的流過一種異樣的感覺。

端木玉低下頭,發現她正看著自己,嘴角一扯:「你看我做什麼?」

肖瑤瑤回過神來,臉上燒紅,幸好在夜裡,他也看不見,「誰看你了,少自作多情。」

沒有藍雅雅的身份羈絆,她感覺活得更加輕鬆自如了,不必戰戰兢兢害怕他發現自己的身份。

屋子裡的人大呼小叫了一陣,喬喬終於認命了:「好吧,連你最拿手的語文都可以忘,我要從拼音開始教你嗎?」

肖瑤瑤有些感動,無論什麼時候,喬喬都是這麼體貼。

她學著電視上,把紙糊的窗戶弄出一個洞來,湊上去看屋子裡的情況。

只見喬喬一身儉樸的尋常服飾,頭髮挽起來,模樣清麗,比在現代時更好看一些。

而另一邊的女子……她還沒有來得及看,腰上忽然一緊,端木玉已經環住她的腰,輕輕一躍,退到了很遠的地方。

「我還沒看完呢!」肖瑤瑤大聲抗議著,「讓我再看一眼,再看一眼!」

端木玉只管摟著她的腰,全然不理會她的掙扎和大叫。

肖瑤瑤叫了半天沒有反應,終於放棄,抬頭瞪著他說:「我有一個要求!」

「說。」他現在心情不錯,說不定會答應她。

「你讓喬喬過得好一點兒!不能讓她這麼貧苦!」肖瑤瑤說,在現代的時候,喬喬可是大小姐,來到古代要過這麼清寒的日子,她怎麼可能受得了?

端木玉點點頭:「可以。」然後低頭看了肖瑤瑤一眼,笑道:「不過,我讓她過好日子,代價呢?」

「我不就是個代價?」肖瑤瑤沒好氣地說,就算是嫁女兒,也要送彩禮的吧。

端木玉滿意地點點頭:「這才像話,你乖乖聽話,我保證她衣食無憂。」

肖瑤瑤認命地『嗯』了一聲,想不到,事情的發展會變成這樣,她這個冒牌貨,居然真的要變成他的人,是不是老天就是這麼喜歡開玩笑,讓穿越一番,只為了遇見這個命中的煞星?

回到聽風院的時候,整個院子里都聽不到一點兒聲音,剛才她和端木玉是等到熄燈之後侍女都去睡覺了才偷偷出去,現在自然也不可能有人在。

肖瑤瑤走到門口,卻突然發現不對,門口有道身影,似乎在看著她,她以為終於有幸遇見了鬼,正要尖叫,卻被身後的端木玉一把摟住。

「小紅。」端木玉冷冷地聲音響起,才算把肖瑤瑤的理智拉回一點兒。

小紅?

那個黑影動了動,走出來,跪在地上行禮:「奴婢不知大少爺和夫人半夜出去了,心裡擔心,所以在此等候,不想驚擾了夫人,請大少爺和夫人恕罪。」

小紅果真沒有失職,時時刻刻監視著她吶!

肖瑤瑤冷笑,但是現在她沒有必要陪著小紅繼續演戲了,所以只是冷冷看她一眼,就進去了。

端木玉也未說什麼,只是露出一個高深莫測的笑容,然後吩咐小紅照顧好夫人,便轉身出去了。

小紅戰戰兢兢地站起來,走進內務,肖瑤瑤沒有寬衣,就躺在床上,姿勢很不雅觀,小紅站在床邊看著她:「姑娘,您和大少爺這麼晚了去哪裡了?」

肖瑤瑤偏頭看著她:「這是我的事,我必須向你報告嗎?」

小紅漲紅了臉,說:「你必須小心行事,若是大少爺知道你……。」

「他知道了又能怎麼樣?」肖瑤瑤斜睨著她,第一次找到點兒出了一口惡氣的感覺,「小紅,你找到你們家小姐了嗎?」

小紅臉上的顏色已經由紅轉白,她沒有半點兒小姐的蹤跡,這是事實,憑她一個小丫鬟的力量,想要找到小姐,真的是太難了。

肖瑤瑤坐起來,看著小紅說:「要不要我告訴你藍雅雅在哪裡?」

她轉著眼珠子,自有妙計脫身。

小紅瞪大了眼睛:「你知道?」她怎麼會知道小姐的下落,難道是大少爺……

肖瑤瑤招招手,讓小紅靠過去,悄悄說了一條計策,小紅臉上現出驚駭的表情,但是不敢多疑,連忙點頭。

「我明日就派人去!」

肖瑤瑤笑著倒在床上,看來,幸福的日子就在眼前了,她不必當什麼替身夫人了!

來古代頭一次睡了這麼個安穩覺,肖瑤瑤第二天醒過來,都覺得神清氣爽,渾身舒暢,前幾日的陰霾一掃而空,早餐都斗得比往常多!

哈哈哈,真是來古代最快樂的一天了!

她興緻勃勃地在院子里做起了廣播體操,看的那一群侍女全都瞪圓了眼睛看著她,彷彿看見了什麼鬼怪一樣。

她半點兒都不在乎,看什麼看?她現在不用裝什麼藍雅雅,誰管那些眼光?

倒是一大早就跑到聽風院看她的小晴一臉興奮:「大嫂大嫂,你在做什麼?」

「別叫我大嫂,我做廣播體操呢。」肖瑤瑤對小晴印象倒是不壞,雖然是端木玉的妹妹,不過一派天真可愛,讓人討厭不起來。

小晴學著她的樣子比劃著:「大嫂你教我嘛!這個看起來好厲害哦!」她似乎沒有注意到肖瑤瑤說的前半句話,仍舊叫著她大嫂。她以為這是什麼厲害的武功,一定要學。

肖瑤瑤停下來,說:「你要學可以,但是不準再叫我大嫂,否則我不教你了!」

「好好好!」小晴連忙答應,笑嘻嘻地問,「那我應該叫你什麼?大哥說,遲早也要娶了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