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言!」

「做了還不讓人說呀?」

何清言不嫌事大的在旁邊頻頻指出,何清風直接暴起了,兩人又開始了追逐打鬧的樣子,金毛看著好玩,也跟著追逐起來,何媽媽翻身趴在沙發上看著兩人,記憶瞬間回到了他們孩提時代,也是這樣打打鬧鬧一路走來的,多好呀。

這時門鈴響了,兩人停下來,何清風去開了門。

看著站在門外溫和謙順的寧遠希,何清風問道:「你是?」

「你就是清風吧,我找何阿姨。」

「找我媽?」何清風又看了眼眼前人,媽什麼時候認識這樣有品位的人了,還是個小白臉?

「媽,有人找。」

何阿姨何清言一塊走了過來,看見寧遠希站在門口,何阿姨很是親切的上前去道:「小寧,快進來快進來。」

「好。」寧遠希很不客氣的跟了進來,留下門口何清言何清風乾站著。

「你認識不?」

「恩。」

「誰呀,不會是媽以前的學生吧?」

何清言看白痴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呵呵兩聲也進來了。

何清言看著沙發上相談甚歡的兩人,很是無語的坐在一旁,何清風跟著坐下。

何阿姨扭過頭道:「這就是跟你提過的小兒子,清言的弟弟-清風。」

「你好,我叫寧遠希。」寧遠希站起身走過來伸出手,紳士笑著。

何清風愣了下,問道:「寧遠希?不會是我知道的那個寧遠希吧?寧式集團總裁寧遠希?」

「正是在下。」寧遠希微微一笑。 何清風咽口吐沫,難道今天是愚人節?或者這是在夢裡,剛才老媽很不正常,這會又來一個國際都享有盛名的寧遠希?想著想著便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

「啊!」眾人只看到何清風自言自語道:「好疼好疼。」

「你在幹嘛?人家的手都伸半天了。」何清言過來提醒道,這個弟弟今天很是反常,難不成跟肖揚的事已經讓他失去理智了?

「對不起對不起。」何清風急忙伸出手一把抓住寧遠希的手道歉道:「太突然了,有些、有些不真實。」

寧遠希淡淡一笑坐下了,何清風仍舊覺得不可思議,看著寧遠希跟自家媽媽聊的很是開心,簡直匪夷所思。

何清風將清言拉出了客廳,這才好奇的問到:「什麼情況?他怎麼會認識老媽的?」

何清言呵呵的笑了聲,很是無奈的道:「說來話長,反正就是他現在跟老媽關係很好。」

「說說,說說,長話短說嘛。」

何清言瞥了他一眼,淡淡的道:「上次出國旅遊路上碰到的,他應該是覺得我有點像他妹妹,之後又偶遇了兩次就認識了。」

何清風眨了眨眼,歪頭想了想道:「合著是認識你?不過聽著不會是騙人的吧?這理由也太牽強了吧。」

何清言搖搖頭道:「他妹妹跟他一起長大,也算是他看著長大的吧,後來得了癌症去世了,他一直無法釋懷,剛好我的某些方面跟他妹妹重合了,所以他應該是想在我身上找到他妹妹的影子。」

「癌症去世了?」何清風說著說著心裡某個地方被觸動了,他自己何嘗不是小小年紀得了那個壞病,要不是肖揚、想到這裡他腦子裡出現了肖揚陽光的笑臉。

「你笑什麼?」何清言問道。

何清風愣了下,這才發現自己竟然也跟著肖揚那張臉笑了起來,竟然不自知,他甩甩頭將想法拋開,開門出去了。

「正好,清言坐這,有件事想跟你說。」何媽媽叫住了何清言,拍拍身旁的沙發笑道。

何清言看看媽媽又看看寧遠希,心想著什麼事竟讓他們這麼開心?

正當何媽媽要開口的時候,何清風收到一條視頻,來自田葉兒。

「我打斷一下,清言你看看。」何清風倚在清言身後的沙發背上,將手機遞過來。

寧遠希看著兩人很是默契自然親切的樣子,想到了小瑩,平常他們也是這般親密。

視頻打開后先是一片黑,然後聽到了聲音:「佛說三百次的回眸才換來今生的相遇,這一世在茫茫人海中,我們相遇了。」聲音停下,緊接著視頻有了光亮,展現出一副正著創作的沙畫。

沙畫上,一個俏皮的女生背著包指著店鋪說著什麼,不遠處走來的人停在原地,皺眉看著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生胡言亂語著。獨白跟著沙畫緊密貼合。

後來店長按著女生的說法稍作改動後果然效果很不錯當即便去找了經理說明此事,經理便找到了這個女生,謙虛的態度向對方討教,並開出合理的價格邀請她進公司卻被拒了。 兩星期後,女生走在路上遇到搶劫,狼狽的模樣剛好被經理撞見,經理幫她打跑了壞人,女生趴在她肩膀放聲大哭。

經理帶女生吃完東西后,才得知女生被家裡停了經濟來源,沒想到又遇到搶劫,所以情緒很激動,經理幫女生墊付了房租后離開了,女生便提出幫她出設計圖來報答,於是兩人成了好朋友。。。

女生不會做飯,每次都是湊合著吃,正巧被經理看到,從此只要有時間就是經理承包了她的飲食。

經理經常帶她遊山玩水吃遍了好吃的,時間久了兩人自然而然在一起了,在一起后才知道經理是喜歡女人的,只是小女生卻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歡什麼樣的人,卻天生抗拒跟男人在一起,做朋友可以,但是談愛情卻接受不了,到現在她喜歡跟經理在一起。

女生跟家裡表明以後遭到了家裡的反對,從那以後她被帶回家,開始了各種相親,可是相親對象都被她以各種奇葩事嚇跑了。

所謂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任憑她怎麼出花招,家裡就是源源不斷的給她相親,她煩了厭惡了,再也忍受不了了便以死明志,卻沒想到媽媽也跟著以死要挾,沒辦法雙方只能各退一步了,她要想在出國去必須跟男朋友一起去。

於是她真的跟男朋友一起去了,只是沒多久男方喜歡上了一個溫婉賢惠的女生,這次不是她的問題了,所以女生家裡沒辦法只能說是讓她隨時回來相親,但絕對不會隨便找了。

從此她收起了自己的真心,每次面對父母都是帶著面具當個乖乖女任憑他們安排。

直到經理也被家裡催婚,在相親過程中竟是被相親對象的愛慕者打傷了,經理家裡再也不敢讓她去相親了。

從此兩人總算沒有很大阻礙的在一起了,只是沒能公布。

沙畫完畢后,視頻不斷,播放了一組組兩人一起出去遊玩的照片,還有一起做公益的小視頻短片,能看出來福利院的孩子們很喜歡這兩個姐姐。

視頻里兩人眼中只有對方,每天都很開心快樂。

最後一段獨白:「只是愛上了一個人,恰好我們是同性,僅此而已。天黑有燈,下雨有傘,我們彼此相伴,三冬暖,春不寒,暖色浮餘生。」

到此整個視頻結束了,田葉兒又發來了消息:「給你們發的同時也在網上發布了,這一次我們絕不退縮,雖然還沒查到是被誰搞的,但說不定這也不是壞事,我們正好可以藉助這曝光門光明正大在一起了。」

「終於反擊了,我就知道他們不會一直沉默下去的,看來這次是準備充足了。」何清風邊說邊給田葉兒回復著。

「就像田葉兒說的,或許這正好是個轉機,這個視頻做的真不錯。趕緊看看網上怎麼說。」

何清風急忙打開網路,沒想到就這麼一會功夫竟然已經成了熱搜了。何清風繼續往下拉說道:「評論還不錯,大體是向著他們的。」 「不好說,如果搞事情的人推出水軍,那就不好說了。」

何清風不解的看著寧遠希,道:「你是說這個是水軍推的?」

「你是第一時間打開的視頻,也才剛看完,別人是在網上,也得刷一下,願不願意看,才能看到這個視頻,你都沒來得及評論,下面能有那麼多評論?還是說這個視頻沒有什麼吸引力,也不能打動人,所以都是半截去評論的?如果是這樣,那應該是差評多一些吧。」

「哦,對,說的對。」何清風跟著點點頭,恍然大悟。

「說不定也不是壞事,最起碼現在沒頭緒找到搞事情的人,但凡有另一波水軍來導向,那就能揪出這背後的人了。」

「聰明呀,清言,看來他們這是一箭雙鵰之計呀。」

寧遠希剛張開口還沒出聲,就被何清風搶先誇獎了出來,只能默默看著這兄妹兩人討論了。

只是看著何清言這張臉,寧遠希突然想到了今天遇到的小纖,便問道:「為什麼清言跟小纖長的那麼像?」

話音一出,本來熱鬧的屋子一下子靜了下來,何清言倒是沒什麼想法,何清風緊張的握住了手機,何媽媽更是被他出其不意的問題問住了,他和何清風早已猜出來清言的身世,只是清言不知道,她一直以為只是長得像的陌生人而已,如今被人當面提出來,他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兒了。

倒是何清言先開的口,她無所謂的說:「就是長得像呀,是不是很神奇,要不是之前看過一則新聞,我都要懷疑我們是不是有血緣關係了。新聞上就說過一個南半球一個北半球的兩女子在沒有任何血緣關係下竟然長得幾乎一樣,所以啊,人就是一種很神奇的所在。」

寧遠希早看出來了何媽媽和何清風的緊張,看來事情沒那麼簡單,只有何清言還在自言自語,到底他們瞞了清言什麼?

何清風看著清言依舊的想法並沒有起疑心,也鬆了口氣,急忙拿出手機繼續說著網上的事情,轉移了話題。

寧遠希沒多呆便離開了,上了車便收到了助理的來電:「有點眉目了,要提醒他們嗎?」

「不用了,既然我們能查到,莫尚北就一定能查到,不然他也不會穩坐這個位子了,這件事先不用查了,你去查查何清言,我想要她的一切信息,必要的話順帶查一下這個小纖。」

肖揚一回到家便被家裡嚴肅的氣氛給鎮住了,悄悄看了一圈,小纖竟然也在。

「奶奶,我回來了。」肖揚試探性的走近,本想抓著奶奶衣袖撒撒嬌,沒想到被奶奶避開了,直接給了一個白眼。

「媽,我回來了。」肖揚立馬轉戰親媽身邊,總得有個人護著自己的,沒想到親媽也是直接避而不見。

「給我站好了。」肖總一聲令下,肖揚規規矩矩站在三堂會審的中央。

「到底怎麼回事!」

看著自己老爸發威的樣子,那本來的大眼睛此時更像是牛眼怒瞪著自己一樣,怪可怕的。 肖揚也知道他們問的什麼事,如今鬧得沸沸揚揚也沒必要在打馬虎眼,直接說道:「網上都是謠傳,個個都是想到什麼就說什麼,從來不在乎當事人的想法。」

「無風不起浪,你以為別人都是瞎子!」

「那不是誤會嗎!我們本來是陪著田葉兒的,沒想到那個獎金還挺高,我們覺得也挺好玩,所以」

肖揚還是沒說完,肖總一個巴掌拍在桌子上打斷了:「好玩!簡直是混賬!」

這一個巴掌突然而至,嚇得一旁的肖奶奶和肖夫人都是一顫,小纖看了看幾人便走出來諾諾道:「我相信肖揚,他跟何清風從來都是好兄弟,難免關係親密一些就被有心人看見給利用了。」

肖揚很是感激的看了一眼小纖,這個時候為自己說話真是難得。

「小纖,你不知道,不用多說,我心裡有數。」

「舅舅,我作為局外人看的更清楚,肖揚以前從不上心公司的事,自從何清風去了國外學習刺激到了肖揚,肖揚這段時間就都在努力學習了,公司上付出了很多,大家有目共睹,有個這樣的兄弟在一旁鞭策是好事情。」

肖揚聽過小纖這話倒是在維護自己,可是總覺得哪裡不對,果不其然,肖總更生氣了道:「我就知道這小子不務正業,這段時間怎麼這麼拚命的接觸公司的業務,原來是為了出去跟那小子鬼混!」

小纖一聽,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很是著急的要解釋道:「舅舅,不是的,我不是那個意思。我」

「行了,小纖,你也累了,先回家休息去吧,就不留你吃飯了。這個臭小子你不用管他。」

「舅舅,我」

肖總直接擺手不給她繼續說下去的機會,小纖不得已只得先離開了。

肖揚看著自家老爸怒火衝天的樣子,也不敢多說話,肖夫人本想說兩句,被肖總一個眼神給瞪回去了。

「說!」

肖揚焦急的心裡思來想去,最後決定攤牌,反正早晚都要說的,橫豎也就一死罷了!

「我喜歡清風,我就是喜歡他。」

肖奶奶肖夫人同時看著他,不可思議的表情瀰漫在幾人之間,肖總便是直接找了屋裡一個雞毛撣子上手打了起來。

「你再說,我讓你再說胡話!」

「我沒胡說,我就是喜歡!」肖揚忍著身上的痛,咬牙堅持的說。

「我打死你個混賬,讓你不清醒!」

「我很清醒,我知道自己喜歡什麼,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你還說,叫你還說!」

一棍子一棍子打上來,肖揚竟是忍著一個字都不吭一下,肖媽媽總算是回過頭來了,急忙上前搶下肖總手上的撣子道:「你想打死他呀!」

「他不清醒,我就打到他清醒為止!」

「你倒是讓孩子自己說說,說清楚呀,你這樣逼他只會雪上加霜!」肖夫人扔掉撣子,看著自家兒子,這孩子還從未受過這等委屈,肯定特別的疼。

看著肖夫人眼淚無聲無息的落下,肖揚心疼卻緊緊抿著嘴。 「你說吧,是不是有什麼難處,沒關係,你告訴媽媽。」肖夫人在一旁耐心誘導著。

「媽,你也知道我找了姐姐這麼多年,心思從來不在任何女生身上,卻機緣巧合的認識了何清風,又那麼湊巧的只有我的骨髓跟他匹配,救了他,媽,我不想說謊,我之前想相親就是想確定我對他的感情到底是什麼樣的,直到遇見了田葉兒我才知道自己內心真實的想法。冥冥之中天註定的緣分,我不會放棄的。」

肖夫人想說什麼卻說不出來,只是眼淚一直流了下來。

「逆子!還敢大言不慚的,我肖家就你這麼一個兒子,你竟然做出這種事情來!」

「爸,這又不是古代,非要傳宗接代,這已經是新世紀了,同性之間的感情值得被尊重!」

「你聽聽他這說的什麼話!這是在質問我嗎?!」

肖夫人看著肖總煩躁難耐的走來走去,甚至看著他隨時都想動手一樣,急忙說道:「給他點時間,讓他好好想想。」

看著肖夫人將人急忙帶回他的房間,肖總氣的一屁股坐在凳子上。肖奶奶嘆口氣,起身也走開了。

回到房間的肖揚一句話不說,肖夫人只得離開,讓他自己靜靜。

田葉兒的消息剛好來了:我們這次絕不退讓,你做好準備了沒?如果你決定好了我們便幫你一把,如果你猶豫不決錯過了也別後悔就是。

肖揚想都不想的回復了:我決定了,我已經跟家裡攤牌了,我爸大發雷霆,我被關起來靜思,清風那邊、他心裡是有人的。

很快田葉兒的消息又來了:「為了自己的感情拼一把,不管結果如何你都不會在後悔了,我們都希望有個好結果,你再等等,等我們的事完結的差不多的時候就該你上場了。」

「好,我等你好消息。」

回到公寓的莫尚北讓陸銘一起留下了,他拿出手機打開那個被瘋狂轉發的視頻一直在快進,陸銘不明白他在幹什麼,只是看著他聚精會神的樣子就沒有多問。

視頻一直快進到了肖揚何清風接吻的一段,莫尚北反反覆復看著這一段,最終視頻卡在了何清風的一個動作上,問道:「像誰?」

陸銘不解的拿過手機看著,那是何清風將手擋在肖揚眼前的一個動作,肖揚睜開眼的一瞬間,陸銘有些不可思議,也跟著反覆看了幾遍,最後詫異的回道:「清言?」

莫尚北聽到這個名字后雙手緊緊握住,看來不止是他看的如此,事情根本就是如此!

「我之前就懷疑這小子喜歡清言,可是後來又覺得畢竟是姐弟不應該出現這樣的事情,再加上他還幫我們了,所以我就再也沒有多想了,沒想到」

「沒想到他竟然惦記了這麼多年!要不是肖揚提到這事我還沒注意到,這小子隱藏的夠深,防了外人這麼久,沒想到最該防的那個人卻是養在身邊。」

陸銘想了想道:「會不會是我們誤會了?可能不是我們想的那樣?」

「誤會?那你是覺得他就是喜歡肖揚才親下去的?」

一句話問的陸銘啞口無言了。 「看來我們得出手幫肖揚一把了。」莫尚北雙眼眯起道。

「怎麼幫?」怎麼幫才能讓肖揚如願,讓何清風遠離?

「讓我好好想想,這事千萬不能讓她知道了。」

看著莫尚北疲累的靠在沙發上,陸銘想到了何清言的樣子,如果她知道自己弟弟喜歡的人就是她會是什麼樣子呢?

兩天後,網上關於田葉兒衛蘇事件迅速發酵,果真有著兩撥水軍在互相抵制,田葉兒順勢摸瓜找到了背後之人。

「什麼?你的相親對象?」幾人圍坐在一起與千里之外的人視頻,眾人都很是詫異,最終結果竟然是這個。

「就是之前相親,他還挺喜歡我的,然後被我拒絕了,據說一直在找機會,沒想到網上竟然出了我們的視頻,他接受不了,所以就想要報復詆毀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