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岳支支吾吾,眼中滿是不甘之色,他才剛剛叫人一會兒,蕭凌就踏上了第九丹河,他怎麼也沒料到,更何況,乾元葯帝在這件事情上,似乎並不打算護著他。

啪!

乾元葯帝一巴掌甩出,給了簡岳一記耳光,後者腦袋都被打歪了,捂著臉,撇著嘴,卻忍住了哭意,不敢吱聲。

「我差點被你害死!」

乾元葯帝厲喝一聲,道:「待會等蕭閣下下來后,你給我好好道歉!最好誠意十足,要不然的話,我可沒有你這個徒弟!」

乾元葯帝是真的怒了,能夠踏上第九丹河的存在,哪怕是他都得畢恭畢敬對待啊。

「是……」

簡岳跟乖寶寶一樣,不敢反駁,他知道乾元葯帝是真的怒了,他也明白自己踢到鐵板了。

「呵呵,活該。」

夢姿看著簡岳這窩囊模樣,不由搖了搖頭,怪不得幽清看不上簡岳,換做是她的話,她同樣看不上簡岳。

這裡發生的事情,蕭凌並不知道。

在第九丹河上,蕭凌雙手捏訣,瘋狂吸收丹之元氣,立馬感受到體內的元力越來越渾厚,而且對藥材的親和度,似乎變得更加強大了,通俗來說,就是運轉元氣煉化藥材的話,會比以前更加輕鬆,這就是丹之元氣的功效。

「這丹之元氣頗為玄奧,不過似乎並不是吸收的越多越好……」

蕭凌心中一動,喃喃道:「丹之元氣其實與元氣沒有什麼區別,唯一的區別,就是這丹之元氣蘊含一抹丹韻!莫非……根本不需要吸收這些丹之元氣?」

念及於此,蕭凌已經做出了一個瘋狂的決定,就是將吸收的丹之元氣全部排除體外。

說做就做,蕭凌修鍊逆血神功,這功法頗為特殊,要將丹之元氣排除體外並不困難。

片刻后,蕭凌將體內的丹之元氣全部排除在外了。

「感悟一下丹韻。」

蕭凌心頭一動,開始感悟丹韻。

丹之元氣的丹韻,其實蕭凌已經察覺到了。

感悟出丹韻后,再將丹韻融合在體內元氣之中,就可以隨心凝聚出丹之元氣。

莫約半個時辰后,蕭凌感悟到了丹韻,隨後將丹韻融合在體內元氣后,當即凝聚出一抹丹之元氣。

蕭凌緩緩抬起手來,一團猩紅元氣在手上肆意涌動,那正是丹之元氣!

這是屬於蕭凌自己的丹之元氣!

當看到這一抹丹之元氣后,在遠處圍觀的諸多葯帝皆是瞳孔猛地一縮,眼中露出震撼之色。

「這不是獨尊丹座的丹之元氣!」

丹塔之主驚呼一聲,他眼中已經沒有了淡定之色,反而是湧現出了震驚,作為丹塔的超級強者,對於丹塔的一些事情,沒有誰比他更加了解了。

九天丹河上的丹之元氣,其實就是獨尊丹座遺留下來的。

這裡的丹之元氣,並不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主要是煉藥師不能吸收大量丹之元氣,只能吸收一小部分而已,所以導致九天丹河一直存留至今。

「丹塔之主,蕭凌了不得!」

塵井丹座目光震驚無比,道:「看來他是察覺到了獨尊丹座留下九天丹河的用意了!獨尊丹座真正的用意,並不是讓丹塔弟子吸收丹之元氣,而是在這裡感悟出自己的丹之元氣!」

「不錯!」

丹塔之主吐出一口濁氣,笑道:「現在蕭凌是真正觸碰了獨尊丹座的傳承了!」

不僅是丹塔之主和塵井丹座察覺到了,在場的葯帝級別存在,幾乎是第一時間察覺到了蕭凌領悟出了自己的丹之元氣。

「不愧是我徒兒!」

鬼手葯帝喜上眉梢,蕭凌展現出來的能耐,真的是讓他越來越驚嘆,若是不出意外的話,用不了多長時間,蕭凌就能夠追上他的腳步,甚至是超越他。

「我們怎麼沒有想到呢?在九天丹河之上,竟然能夠領悟出自己的丹之元氣?」

在場諸多葯帝皆是捶胸頓足,他們從來沒有想到過這個問題,只知道吸收丹之元氣可以增加煉丹的成功率,並且,丹之元氣吸收的程度有限,他們並不能一直吸收下去。

其實,在九天丹河全部丹河上,皆可以領悟丹韻。

只不過,獨尊丹座故意布下九天丹河,使得每條丹河登上的難度越來越高,也使得不少人用慣性思維去思考,只要登上最高的第九丹河,吸收更好的丹之元氣就完事了。

其實不然,獨尊丹座真正的用意就是讓煉藥師領悟丹韻,無論在任何一條丹河,皆可以領悟丹韻,最後衍化出自己的丹之元氣。

反而那些瘋狂吸收丹之元氣的煉藥師,最後很難領悟出自己的丹之元氣。

轟隆隆!

就在此時,九天丹河震動起來,九條丹河騰空而起,這等異象,引得在場所有人震驚無比。

「九天丹河究竟發生什麼了?」

不少丹塔弟子看到這一幕後,身軀忍不住一震,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大事情。

似乎,在蕭凌踏上第九丹河后,這裡的氣氛就變得極為微妙了。

嗡!

九條丹河匯聚在一起,直衝天際,緊接著,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九天丹河上空的空間微微扭曲,最後形成了一道漩渦門戶。

不僅如此,在天空上,還浮現出了幾個字。

獨尊九考,第一考,通過!

「獨尊丹座果然是立下了考驗!」

看到這一幕後,在場的不少葯帝皆是砸了砸嘴巴,在丹塔生活了這麼長時間,對於丹塔的一些事情,不少人也是知道的。

這裡的動靜,使得不少強者皆是將目光頭來,包括其餘的丹座。

「丹塔是要變天了啊!」

「那千百年未曾有人觸碰的傳承,今天終於有人觸碰了!」

「獨尊九考,九道考驗,不知道那個年輕人能不能走到最後!」

那些丹座皆是將目光投了過來,眼中露出回憶的色彩,雖然他們與獨尊丹座都是丹座,看似平起平坐,其實不然,獨尊丹座的能耐,已經遠超他們全部人。

「看來是領悟自己的丹之元氣,才能夠觸發獨尊丹座的傳承。」

丹塔之主眉頭微皺,道:「第一道考驗都這麼難了,真不知道接下來的考驗蕭凌能不能通過!畢竟,可是九道考驗啊!還有剩下八道考驗呢!」

「這個的話,我也說不準了……」

塵井丹座苦笑一聲,道:「這千百年來,還沒有人通過第一道考驗!更別說剩下的考驗了!我也不知道獨尊丹座會設下什麼考驗呢!想必是越來越難吧!而且,我也沒有想到獨尊丹座在這裡設下了空間漩渦門戶,想要進入經歷接下來的考驗,就要進入其中呢!」

說到這裡,塵井丹座目光看向漩渦門戶,他有點想進去的想法,可是既然是獨尊丹座留下的手臂,沒有經歷過獨尊九考第一考的人,定然是無法進入其中!

「竟然是考驗……」

望著天空上的漩渦門戶,蕭凌眉頭一挑,已經知道了大概情況了。

這是獨尊丹座留下的傳承,唯有經歷過第一考驗后,才能夠引發出獨尊九考,從而經歷接下來的考驗,只要經歷了全部考驗,就可以將獨尊丹座的傳承完美繼承了。

獨尊丹座可是被成為葯神的存在,一旦得到了獨尊丹座的傳承,想必這次煉丹聖典的冠軍,無疑是探囊取物。 「也不知道接受獨尊九考究竟要多長時間……」

蕭凌喃喃自語,道:「不過,必須在煉丹聖典之前通過考驗才行!要不然過了煉丹聖典的時間,可就不妙了!」

做好決定后,蕭凌騰空而起,朝著漩渦門戶掠去。

「師傅!我要接受獨尊九考!替我轉告一下碧君他們!」

蕭凌來到漩渦門戶面前,目光看向不遠處的鬼手葯帝,其實鬼手葯帝來到這裡后,他就已經察覺到了。

「徒兒,這些事情交給我!」

鬼手葯帝連忙道:「你快去快回!畢竟,馬上要煉丹聖典了,你可別耽擱了!」

「我會快去快回的!」

蕭凌微微點頭,沖著青琪等人望了一眼后,當即是身形一動,沒有絲毫猶豫,直接是進入到漩渦門戶當中。

當蕭凌進入漩渦門戶當中后,漩渦門戶立馬消散不見,隨之消失的還有九天丹河。

「獨尊九考!這應該是獨尊丹座的傳承了!」

青琪砸了砸嘴巴,道:「九天丹河本來就是獨尊丹座留下的東西,現在可以確定,獨尊丹座那個被成為葯神的男人,其實已經隕落已久了。若是蕭凌能夠通過獨尊九考的話,就可以得到獨尊丹座的傳承!那可真的是了不得啊!」

「正如你說的那樣。」

幽清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道:「但願蕭凌能夠通過獨尊九考吧……」

夢姿和孤谷等人,眼中皆是露出震驚之色。

「你這混賬東西!」

乾元葯帝恨鐵不成鋼盯著簡岳,若不是簡岳囂張跋扈習慣了,如何會招惹到蕭凌這樣的人,若是蕭凌沒有通過獨尊九考還好,若是通過的話,他也得給蕭凌道歉。

至於簡岳,已經癱坐在地上,雙目失神,他知道自己真的是踢到鐵板了,懊悔不已。

……

蕭凌進入漩渦門戶后,在一股無形的力量牽引下,來到了一處古樸的宮殿面前,最後落在了一座平台上。

「千百年來,你是第一位考驗者,也是最後一位考驗者。」

一道虛影憑空出現在蕭凌前方,那是一名外貌清秀的青年,而且還是靈魂體。

「在下蕭凌,見過前輩。」

蕭凌沖著青年抱了抱拳,毫無疑問,這青年應該是考官。

「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獨尊丹座的僕人,名為塵沐,也是你的考官。」

塵沐道:「既然你通過了獨尊九考的第一考,那麼你就具備資格經歷其它八種考驗。若是你考試失敗的話,我會將你送出去。若是考試成功的話,你可以得到獨尊丹座的傳承。所以,你願意接受接下來的考驗嗎?」

「晚輩願意。」

蕭凌沒有絲毫猶豫,當即是答應下來。

獨尊丹座的傳承,還真的頗為誘人,他可不想錯過。

「如此甚好,我也看好你。」

塵沐微微點頭,蕭凌的靈魂力格外強大,他也能夠感受到,況且,千百年來能夠領悟出自己的丹韻,也只有蕭凌一人了。

「跟我來。」

塵沐在前方帶路。

蕭凌緊隨其後,跟著塵沐進入到了獨尊宮殿內。

漆黑的獨尊宮殿,在塵沐和蕭凌進入后,變得耀眼無比,一道道玄奧的靈魂紋路,以波浪的形式呼嘯而來,蔓延在整個獨尊宮殿內。

在塵沐的帶領下,蕭凌來到了獨尊宮殿中心。

在獨尊宮殿中心處,有一座璀璨的平台,在平台之上,有著耀眼的金光不斷流轉,還有密密麻麻玄奧的陣法布置著,散發著不凡的氣息。

塵沐道:「蕭凌,在那處平台上盤腿而坐。」

「是,前輩。」

蕭凌身形一動,來到平台上,盤腿而坐起來。

坐在這平台上,蕭凌能夠感受到一股強悍的靈魂力在周身遊走,使得他的靈魂力強大了不少呢。

當蕭凌盤腿而坐后,塵沐抬手一揮而過,平台上浮現出銀色的六芒星陣法,一共分為九重,將蕭凌的周身籠罩起來。

當六芒星陣法籠罩周身後,蕭凌發現第一重六芒星陣法變成了金色,很有可能與自己通過第一考有關。

似乎知道蕭凌內心在想什麼,塵沐笑了笑,開口道:「如你所想,九重六芒星陣法,對應著獨尊九考。你通過了第一考,第一重六芒星陣法變成了金色。只要你全部通過考驗,其餘六芒星陣法也會變成金色。」

蕭凌微微點頭,除此之外,他還感覺自己的靈魂力可以與六芒星陣法融洽,顯得奇妙無比呢。

塵沐注視著蕭凌,見蕭凌不驕不躁的模樣,他越來越滿意,嘴角掀起一抹弧度,笑道:「蕭凌,你現在準備好了嗎?」

面對塵沐的目光,蕭凌目光堅定無比,堅毅道:「前輩,我準備好了!」

「很好。」

塵沐語氣變得嚴肅起來,道:「蕭凌,我的主人獨尊丹座,作為神武大陸煉藥師的巔峰存在,以福澤神武大陸為己任,你可以繼承他的責任,為神武大陸煉藥界做貢獻嗎?」

「我可以。」

蕭凌回答的很乾脆。

「獨尊丹座他是一個善人,從未做過罪惡滔天的事情,他嫉惡如仇,匡扶正義,你能夠將獨尊丹座的力量用來匡扶正義嗎?」塵沐問道。

蕭凌點了點頭,道:「我能!對於惡勢力,我絕不姑息!」

塵沐目光盯著蕭凌,好像想要將蕭凌看穿一樣,不過,他從蕭凌的眼中沒有看到任何雜質,而是極為純粹的堅毅,這讓他微微點頭,看來這第一個傳承人很靠譜。

因為獨尊丹座可不想將傳承讓給那些心懷不軌之輩,作為獨尊丹座的僕人,塵沐自然不會讓亂七八糟的人參與獨尊九考。

「願你通過獨尊九考,將獨尊丹座的正義散向人間。」

塵沐抬手一招,在獨尊宮殿上一道銀色流光呼嘯而出,那是一團奇異的銀色液體。

「這是要進入考驗的媒介,名為魂水。」

在塵沐的招引下,魂水浮現在蕭凌面前,漸漸融入蕭凌眉心當中。

蕭凌感受到魂水進入眉心后,立馬感受到了自己與六芒星陣法有了共鳴,隨後腦海當中一道聲音響徹開來,那正是塵沐的聲音。

「獨尊九考,正式開始。」

聽著塵沐這些話后,蕭凌內心還是有些興奮的,他很好奇接下來的考驗究竟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