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力將自己甩向一灘黑色水潭。 「他是……」

被甩出去的一瞬間,張海根最後的意識,不禁想到,趙客就是任務中提及那名郵差么?

只可惜一剎那的時間,容不得張海根多想。

「噗!」

冰涼的黑水順著衣領澆灌進來,一瞬間張海根萬念俱灰,唯一的念想,是希望自己死的痛快點,最後最好連骨頭渣都別剩下,省的死相太難看。

「你做什麼!」

王鵬三人聽到聲音,不禁一臉楞然的看向趙客,隨即就聽鄭虎臉色一變,指著趙客道:「難道任務里指的那個卧底郵差,是你!」

聽到鄭虎的話聲后,王鵬心頭一驚,但很快他就壓下這個想法,伸手按住想要出手的隊友,道:「不會,他如果是,剛才我就已經死了。」

從趙客迎面一腳的時候,王鵬在心裡就認定趙客一定是擅長近戰的高手,否則不會有這麼大的力氣。

如果當時趙客要殺自己,簡直是易如反掌。

到時候就憑鄭虎、申昆兩人,只怕還未必是他的對手。

所以對方沒有必要這樣帶著他們兜圈子,大可以正面交手,直接了當的幹掉他們。

而此時趙客沒有出手,王鵬稍微一想,就覺得趙客並不像是任務里提及的卧底。

「可!」

對於王鵬的解釋,鄭虎頓時黑下了臉,不願意相信,道:「或許這本來就是他的障眼法,不然他怎麼解釋,為什麼要推自己的同……」

鄭虎話說到一半,變價趙客目光盯著眼前的黑色水池,眉頭微微一挑,居然一個箭步衝上去,一頭扎消防通道的黑水裡。

「噗通!」一聲,趙客整個人都不見了影子。

王鵬三人傻眼了,楞然了好一會,王鵬突然明白了什麼,嘗試著拿手輕輕在地上,黑水上去摸。

「老大!」站在後面的申昆神情一沉,想要勸阻,但王鵬搖搖頭道:「沒事,我恢復力強,真有問題,我能自保。」

拒絕了隊友的勸阻,王鵬手掌緩緩放在水面上,只見他的手輕輕一摸,王鵬的臉色頓時生出了變化。

「沒事?」

冰冷的黑水,冰冰涼涼,甚至有些冷的刺骨,但並沒有預料中那樣,把自己的手都給溶解掉,甚至連一根毛都沒有受傷。

「這??」

雖然已經有了猜想,但此時王鵬依舊楞然了好一陣,驟然站起身來,一跺腳,罵道:「被人耍了,走!」

說這話,王鵬邁步走進黑水,朝著之前消防通道的方向游過去。

身後鄭虎和申昆緊隨其後。

等三人下水,才發現,看似和石油一樣,烏黑的發臭的黑水,但下面卻是和清水一樣透亮,沿著水流往下游,隨即一股吸力從下面湧來,卷帶著三人迅速下潛。

「砰!」

三人面前一亮,隨即還沒等看清楚,就覺得腦袋好像撞到了什麼東西,抬起頭后,才發現,他們三個人,此時正趴在在消防通道的地面上。

牆角擺放著一盆黑水,黑水前一個小碗,裡面插著三根已經燒完的香燭。

而趙客和張海根,兩人的身影已經不見了蹤跡。

「媽的!」

從地上坐起身子,王鵬看看周圍氣的跺腳大罵,被當成傻子耍的團團轉,如果不是那個傢伙,估計現在他們還被困在裡面。

誰能想到,連金屬都能夠迅速融化掉的黑水,居然就是離開的出口。

「大哥,咱們接下來……」鄭虎開口塤問道。

「去警局,查查房東一家的信息,估計這時候警局應該也差不多把情報收集夠了。」

王鵬想了想,覺得這個時候,也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這次權當是吃個虧,學個教訓吧。

王鵬一行人離開后。

卻見牆角那一盆黑水,不時冒著一撮小泡,漸漸的就見一張黑乎乎的小腦袋,逐漸從那盆黑水裡冒出頭。

黑乎乎的腦袋,甚至不足成年人巴掌大小。

但那雙黑乎乎的眼睛,卻佔據了臉盤的三分之一,細廋的四肢,趴在水盆邊緣,脆弱的外表,好像一腳踹過去,就能把它踢碎掉一樣。

小鬼的眼睛盯著王鵬三人離開的方向,目光中帶著怨念和不甘,氣憤的嘶啞咧嘴,揮動著纖細的手臂,在空氣中抓撓了好一陣后,才垂頭喪氣的低下腦袋,準備回到水盆里。

然而小鬼一轉身,卻是不禁一愣,便見眼前陰影中,一雙冷峻的眼睛,不知道什麼時候正盯著自己。

聽說過,鬼嚇人,但第一次遇到人嚇到鬼的。

驟然看到身後陰影中那雙眼睛,小鬼眼睛一瞪,發出一聲尖銳的叫聲,就要鑽回水盆。

但哪知道,趙客的速度比它更快,攝源手催動,一隻青藍色的大手,隔空一掃,一巴掌把小鬼拍在了牆上。

「等你很久了!」

重生手藝人 陰影中,趙客身影逐漸清晰,赤果這全身,消瘦的輪廓在黑暗中逐漸清晰起來。

《隱匿者》

收集此郵票,能夠完全隱匿自身的氣息。

特殊能力:超隱

消耗5點郵分,進入超隱狀態,超隱狀態內,身體肌膚會覆蓋上一層彩膜,能夠完全和環境融為一體,但一旦使用其他能力,或者對目標進行主動攻擊,超隱效果則自動解除。

(註:超隱僅限於自身,身上的衣物,配飾、以及武器,則無法一同隱匿)

這張郵票,是張海根的郵票,被趙客暫時借來,加上趙客自身擁有《半藏足具》的被動效果,隱匿效果增加60%的加成。

使得趙客身子躲在陰影中,即便是王鵬三人出來后,也沒有能夠察覺到,趙客居然就躲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

「呱呱!」

青藍色的攝源大手將小鬼按壓在牆壁上。

趙客伸手虛抓,控制著攝源手,想要把那個小鬼抓住。

然而小鬼身子一扭,纖細的身體,滑不溜秋,在牆壁上擠壓兩下。

居然從攝源手的縫隙中鑽了出來,像是壁虎一樣,沿著牆壁快速攀爬。

一雙佔據面部三分之二的眼睛,怒視著趙客,張開大嘴暴露出尖銳的牙齒,發出一聲凄厲刺耳的尖叫聲,滿目猙獰的神情,恨不得現在衝上來咬趙客一口。

但趙客留意到,這小傢伙的眼睛雖然凝視著自己,不過餘光則看著牆角那盆黑水。

「你跑得了么!」

趙客眸光一閃,一個箭步上前,不需要施展激活能力,雙手展開,便見兩隻青色手掌,浮現在趙客身後,猶如一隻展翅蒼鷹,從半空中撲殺向那個小鬼。

吃過趙客的攝源手的苦頭,小鬼哪裡還敢硬拼,急忙慌不擇路的貼著牆壁飛速攀爬。

只可惜趙客兩隻大手左右一包,轉眼就把這個小鬼逼迫到了牆角。

但出其意料的是,眼見被逼迫到了死角后,小鬼突然身子一扭,那雙好像一對筷子一樣的小腿,賣力一蹬,居然迎著趙客衝上去。

一雙黑色的瞳孔在半空中變成紫色。

頓時趙客心裡咯噔一下,一種莫名的恐懼感從內心深處湧出來,看著小鬼的眼睛,感覺全身寒毛都立了起來,幾乎本能的想要往後躲閃。

身子在半空一僵,攝源手不僅慢了半拍,還完全改變了方向。

就這麼一剎那,那個小鬼臉上揚起一抹詭異的笑容,身子擦著趙客肋下的縫隙,一躍而過,直接撲向趙客身後那盆黑水。

烏黑的水盆,就在眼前,平滑光亮的水面,就像是一面鏡子,逐漸映射出小鬼得意的笑容,彷彿一切都盡在他的算計之中。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小鬼心裡反而感到了有些奇怪,為什麼,黑水看上去,上面好像……有些亮?

不過他的小腦袋,顯然沒有去多想。

只見小鬼身體在半空360°托馬斯迴旋,做出標準到不能再標準的跳水動作,同時不忘對著趙客的背影,豎起自己猶如牙籤一樣的中指。

一個跟斗,直扎向水盆里的黑水,然而只聽「砰」的一聲悶響,結果卻並不是如小鬼所想的那樣,回到黑水中。

眼前那盆黑水,堅硬如石頭一樣,一頭撞上去,小鬼眼睛一凸,腦袋被撞的頭破血流。

身子不由蜷縮在一起,躺在黑水上面,那隻小手抱著自己的頭,發出一陣慘絕人寰的慘叫聲。

但很快小鬼,就意識到,現在不是叫疼的時候,迅速掙扎著爬起來。

雙手往水面一抹,卻見小鬼的眼睛頓時瞪圓,雙手撫摸著眼前黑水,驟然發現,黑水居然變成了冰坨子,完全給凍了起來。

一雙眼睛溜溜在周圍打轉,這才看到,不知道什麼時候,一柄銀亮如鏡的短刀,正從側面插進了水桶,那正是趙客的佩刀,雪姬子。 「哇哇哇……」

看到無法回去,小鬼那張黑臉頓緊縮成一團,掙扎著想要爬起來,想辦法從別的地方跑。

然而趙客又怎麼會給他機會,沒等著傢伙起身,趙客已經從半空墜落,一腳對著這傢伙的後背踹下來。

為了防止小鬼逃跑,趙客這一腳也算是用上了全力,一腳踩在小鬼下半身,就聽「噗嗤」的一聲,小鬼舌頭都拉直了起來,併發出一聲尖銳的慘叫聲。

只見小鬼下半身屁股的位置,被趙客一腳踩的稀碎。

趙客腳尖一扭,能聽到小鬼胯下喀喀喀的骨頭崩碎聲,本身就脆弱的身體,哪裡經得住趙客的腳再三揉虐,這一腳直接把小鬼踩的半身不遂。

趙客抬腳一挑,將小鬼遠遠甩開到牆角,將雪姬子從木桶里拔出來。

自己早就注意到這個小鬼的眼神,特意留了一手,就是防止他逃回水盆里。

別看水盆裡面的黑水就那麼點,可真要是他跳進去,等同跳進汪洋大海,趙客可沒本事再把他抓出來。

「嗡!」

聽到響動聲,便見樓下,張海根冒出頭,這貨一直在下面守著,為趙客看守著衣服。

此時看到趙客已經成功抓到那個小鬼,張海根立即屁顛顛的抱著一個紙箱,走上來。

「大哥神武,大哥英明。」

走上前,張海根還不忘拍上兩句馬屁,把手上的箱子遞給趙客。

趙客把箱子接過手,同時就把那張《隱匿者》還給張海根。

這張郵票實用性很強,但趙客還看不上,因為自己有很多東西,沒辦法裝進郵冊里。

例如,這串佛珠。

趙客將佛珠重新掛在胸口,穿戴上衣服,檢查了下,確定口袋裡的生命球數量正常后,就將衣服全部穿回來。

「哎呦,這小東西長得還真別緻哦。」

張海根走上前,看著牆角近乎奄奄一息的小鬼,不禁撇撇嘴,沒想到,他們一伙人,居然被這個不起眼的小東西耍的團團轉。

張海根想到方才被困在樓道里,那種驚慌失策,再看看現在自己一隻手就能捏碎掉的小玩意,心裡唏噓不已。

「老哥,您是怎麼看出來,那個黑水潭,就是出口?萬一要是猜錯了呢??」

這時候,張海根回頭看向趙客,詢問他是怎麼看出來破綻的。

然而本以為,趙客一定會告訴他其中緣由,卻不想,趙客白了張海根一眼,隨口道:「猜的。」

「猜的??」

張海根臉色一僵,驟然站起來,張張嘴說話都有些結巴起來,拿手在自己身上比劃著。

「我……你……不是,你猜的,你猜的就把我給……給扔下去了,萬一猜錯了呢?」

一想到假如趙客的猜測如果是錯誤,自己現在豈不是連一根骨頭都別想剩下。

頓時,張海根越想越是感到有些后怕,背後都冒出了一層冷汗出來。

趙客沒理會張海根的牢騷。

事實上,他確實是猜的,只不過並不是張海根想的那樣瞎蒙。

經歷過上次恐怖空間,光照寺以及後來,大魔宮被地獄化的兩次空間事件后。

趙客心裡就有了一個總結,任何這類小型的假空間,必然會有一個很致命的破賬。

而且空間越是封閉,破賬越是明顯。

當時趙客也想到了,樓道里的幾間房間,以為生路必然會藏在某一個房間里。

可就在趙客打算去找的時候,張海根就喊出了這個建議。

那個時候,趙客就在想,連張海根都能想到的問題,對方會想不到么?

想到這,趙客就沒有再去折騰那些房間,而是將目光看向黑水。

如果自己是這個圈套的布局者,那麼有如此恐怖能力,為什麼,還要讓這些黑水,慢慢的開始往外溢出來?

也許你會想到,是有某種限制,無法讓黑水一下就傾斜而出。

但限制終究是死的,布局者,完全可以設計出更有利的地形優勢,來徹底封死他們的退路,例如說居高臨下。

把他們困在消防通道裡面,直接用黑水從上澆灌下來。

這類的方法很多,趙客不相信,對方會蠢到連這一點都想不到的程度。

所以,趙客按照逆向思維來回顧了他們經歷的整個過程后。

趙客才敢斷定,怕是真正要命的,不是黑水,而是他們因為對黑水的恐懼,而失去理智,瘋狂尋找所謂的出路。

直到最後,退無可退,被逼迫到死角,躲在某個柜子上,看著黑水逐漸上升,一點點要淹沒他們的時候,才發現,黑水對活人沒有任何效果。

到那個時候,迎接他們的才是真正的絕望。

因為那個時候,他們已經錯過,想要逃離出去的最佳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