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妃……本宮近日總覺得頭痛,陛下有忙於政事……現在後宮之中,本宮能完全相信的,就只有你和青蘭了……」

「娘娘,臣妾定會一直陪在您的身邊的。您將我從庶姐的陷害中救下,臣妾就已經決定會為您奉獻出一輩子了……」

查貴妃之所以會對女主這般死心塌地,作者在小說原文之中寫過,查貴妃本名查悅薇,她是家中唯一的嫡女,富貴人家出的那種心計本就多。她的庶姐也是看她不順眼那伙的,看不慣她能嫁給太子,在她嫁去太子府前找了一堆乞丐流氓就想玷污她。要不是女主剛好路過,她就要被強暴了。

不要問為什麼女主一個已經嫁給太子的人能出去,也不要問為什麼她就剛剛好能救下她,反正事情也已經發生了,現在她就是一隻絕對忠犬。有人護著也挺好其實。

蕭雪瑛揉了揉額角,「青蘭,本宮想喝些水,你去幫本宮取些來吧。」

「是,娘娘……」雖說擔心她一不在蕭雪瑛會掉進河裡,但畢竟是主子的吩咐。也不能把這事推給貴妃,蕭雪瑛出門就帶了青蘭一個奴婢,查貴妃也沒有帶隨侍的人。墨嬪也因為蕭雪瑛的命令沒讓她帶奴婢,一個人坐亭子里呆著,想走也不敢走,完全體現出了一個上位者的剝削生活。墨嬪現在就跟被領導視察一樣

青蘭小跑著遠去之後,剛好吹來一陣風,雖說不是很冷,但蕭雪瑛也裝著打了個哆嗦。「呀……青蘭走了,太液池這裡臣妾的宮舍還算近的。皇後娘娘還請您等待片刻,臣妾去給您取一件披風,雖說近日天氣已經漸暖,但娘娘還是要注意身體才是。」

「很好……」看見查貴妃也走遠以後,蕭雪瑛面無表情地走到亭子里坐了下來,這裡離水面還是蠻近的。思索著原文中對墨嬪的描寫,蕭雪瑛謹慎地抓住了一點,她曾經謀害過玉婕妤的皇嗣,這點好像是作者埋下的伏筆,但是寫著寫著連她自己都忘了,再也沒提起過,現在用於激怒她將自己推下水剛好。

「皇後娘娘安。」墨嬪敷衍地行了個禮又坐了回去,只不過在臀部還沒有碰到凳子的時候,蕭雪瑛的一句話直接讓她站了起來,「墨嬪……不知道玉婕妤的孩子,有沒有來向你復仇呢……?」

「皇後娘娘說什麼呢……?嬪妾怎麼不知道啊。」墨嬪慌的連聲音都抖了,這讓蕭雪瑛心中的鄙夷程度更是多了幾分,做壞事還這麼慫,連反派都不是,就是個小炮灰而已。

「本宮,就是有些好奇,為什麼你可以如此心安理得的端坐於此呢。你也曾想過皇后這個位置吧。不過,就算本宮死了,悅薇被冊封為第三代皇后,你也不會是。」

「這輩子都不要肖想。今天早上忍你不過是為了找個借口讓你跟我出來而已。謀害皇嗣可是大罪。墨嬪,如果你不想被打入冷宮的話。就將你背後的主使者告訴本宮。以你的膽量,是沒那個勇氣去做這種事的。」

蕭雪瑛正在試圖一點一點的把她的心理防線擊塌,終於在最後說到家人也會被牽連的時候,墨嬪一下子就突然發了力,不過奇葩的是,墨嬪沒把她推下水,反倒是因為躲避她的攻擊腳下一滑掉進了水中。隱隱約約的聽見了一句,「只要你死了……這件事,就沒有人會知道了……」

(嘖,這水,還真涼啊。) 「娘娘!!!」就算是在水中的蕭雪瑛都聽見了,不過意外的是查貴妃居然要比青蘭快,不知道青蘭跑到哪裡去給拿水了。

「皇後娘娘!!」蕭雪瑛記得查悅薇家裡好像是臨水船商,意外的把生意做大了,然後到京城變成了皇上那一級別世家,所以對於這種小河流,對於查貴妃來講根本沒什麼威脅性。而且出於對女主的感情,查悅薇真的可以說是毫不猶豫地就跳了下去。

蕭雪瑛被嗆水嗆的也有一定時間了,所以乾脆就放棄了掙扎假裝沉入水中。但是非常悲傷的她高估了自己的憋氣時間,所以,在查貴妃把她救上來的時候,自己已經被水嗆到了暈厥。

————青蘭趕到的時候墨嬪已經溜走了,查悅薇已經自食其力的抱著蕭雪瑛的身體回來了自己宮,宮中的那些太監宮女一時間也慌得不行,自己主子濕漉漉的,抱著的還是皇後娘娘,也沒法出言讓她先不要去管皇后。

「阿索,你去請御醫,阿楠,你去太液池附近找皇後娘娘身邊的婢女青蘭,告訴她皇後娘娘落水,現在在本宮這裡,剩下的事,本宮處理。」一連串地說完以後,查悅薇便抱著蕭雪瑛進了內殿,留了一句別跟上來之後,便只剩他們在外面呆的面面相覷。「娘娘這可是……身上那麼濕,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抱著昏迷的皇後娘娘。」

「娘娘的脾氣咱們也知道……雖然脾氣秉性暴躁了些,但她不會怪罪咱們侍奉不周的,可你要是進去了,估計就是得被打出來的。」

「好吧,阿索與阿楠兩位姐姐去找人了,應該沒有什麼事。」

查悅薇把蕭雪瑛放到床上之後,從嘴裡蹦出幾個字以後,咬牙切齒地講道,「墨嬪。皇後娘娘無事便罷,娘娘要是出了任何事,你就等著本宮,讓你千倍償還!!」

冷靜了一會,她又恢復了平時那個掌握著後宮刑罰大權的查貴妃,阿索帶著個年輕的太醫匆匆忙忙跑了進來,「娘娘,只有這位太醫身體尚可,可以同我一起趕來。別的年齡大的御醫,得讓人抬轎子才能更快一點到。」

「好了。不要說廢話了。為皇後娘娘看一看,娘娘落水已有半柱香。我也知你入宮為官不易。你只管儘力便是。」

實際上現在這個時間,蕭雪瑛已經恢復了意識。不過不睜眼,也沒有武林高手,誰又能知道她其實是醒著的。

太醫搭著帕子開始給蕭雪瑛診起脈,說的蕭雪瑛都以為自己要死了,「娘娘本就體質虛寒,雖已是開春回暖的季節,太液池的水對皇後娘娘來說仍然是致命的……娘娘現在已經有些高熱的徵兆。如果娘娘沒法撐過去的話……」

(發個燒還能燒死啊……好吧還真可能。只能期待女主角的運氣夠她不死了,要不這就是真的太倒霉了,直接死掉。啊……說真的有點現在好像是真的難受……我討厭發燒……靠。)

「怎麼會!娘娘身體不一直尚可么?!不管付出什麼代價,本宮要皇後娘娘活下去!盡全力救治皇後娘娘,本宮去見皇上……!」

蕭雪瑛雖然躺著,但是聽到她說要見皇上的時候差點坐起來,不過好在強行忍住了。太醫見她皺著眉的臉只當做是難受導致的,患者痛苦面容罷了。(哇,這麼強勢真的只是個妃子么……把我從湖水之中救下來,然後抱著我回宮,現在連濕衣服都沒換,就要去面見皇上?這個設定要單純的只是個皇商之女也有點太嚇人了吧。要說是哪個武將從小培養的想接班的女子興許還說的過去。)

「等下……阿索,為本宮換套衣服!這幅模樣不會放本宮去面見陛下的……」(這就是翻板的凌吧……日哦,凌會不會是因為那種神秘力量穿越到這裡了吧……只不過靈魂和肉體分開了……一個變成了那個小皇帝的臉,一個進了查悅薇的身體,為了保護他而來。)

不過也沒那個細想的時間。蕭雪瑛的頭實在有些昏昏沉沉的難受,隱約的能感覺到幾分清涼之意。想著這裡有這麼多宮女,好歹也是在貴妃的宮殿內,墨嬪再怎麼猖狂也沒有辦法把手伸到這裡,便安心地睡了過去。

————雖說頭髮還是濕著的,但是查貴妃換完衣服也沒有等頭髮幹掉的耐性了。直接帶著阿索就奔赴勤政殿那裡。

李華迎了上來,滿臉堆笑,這主可不是什麼好相與的人,脾氣爆,說一不二。不過宮裡有個說法,寧可得罪查貴妃,也不要讓皇后不高興。

得罪查貴妃最多也就是挨點罰,但是得罪皇后,讓皇后不高興,查貴妃就會在各種情況下給那個人下絆子,絕對不是什麼光明正大的手段,但最後的下場都不怎麼好。

「奴才見過貴妃娘娘——哎呦……您這可是怎麼著了。」顯然也是注意到了查貴妃那種頭髮濕漉漉的情況,什麼人能讓這尊神吃癟成這樣。好像連皇上都沒法管她那種性子,罰了又罰反倒開始轉變成欣賞的情緒了。然後又因為女主的性子太柔弱,李故城覺得女主的那個皇后如果管理後宮的話會被欺負的太過了,左思右想之下,覺著實在不行,這才慢慢把她扶持起來,作為幫助女主的左膀右臂。

「本宮有事要面見皇上。李華,為本宮通報。」

李華苦笑了一下,顯得很為難的樣子,「娘娘……陛下現在正忙於國事,實在不好打擾……」

查悅薇俯視著鞠躬哈腰的李華,李華本以為自己都要被她一腳踹下去的時候,她突然開了口。

「國事是要緊,本宮自然清楚這種事情……可是,一國之母性命垂危,本宮來請皇上去看一看他的妻子!可有錯?」

「?!娘娘?您說清楚一些,皇後娘娘怎麼了可是……?!」

「皇後娘娘落水,現發高熱。御醫講,若是今天無法控制住病情,皇後娘娘怕是,沒有辦法支撐下去的!」

李華一聽這消息,也不敢拿大,灰溜溜地進了殿,查悅薇也沒跟他一起進去,只是在外面安靜地等著。

沒過多久,見李故城同著李華一起出來,竟是鬆了一口氣,向他行了個禮,「臣妾參見皇上。」 「悅薇,你說琳琅怎麼了!」李故城也挺著急,查悅薇直接跪下行了個大禮,「陛下!皇後娘娘落水,性命垂危,還請您去看望一眼!」

「琳琅現在在哪裡。」

查悅薇低頭叩拜在地上,「臣妾的宮內,已差人將太醫請過來了。現在應是青蘭與阿楠陪在身邊的。還請陛下速去!」

「嘖。李華!備轎。」

「臣妾已經將人帶來了。陛下您只要跟臣妾來便好!」李故城急匆匆的帶著李華跟著查悅薇離去。

————「參見陛下……」

「免了!不要過來,留在皇后的身邊。」李故城將過來行禮的太醫又趕了回來。最大的頂頭上司來了,得更加努力工作才行。

李故城也一直沒有走,雖然沒說什麼,但畢竟是最危險的職業之一,動不動就要被威脅誅九族。太醫也使出了自己的渾身解數,還是保證好了蕭雪瑛的體溫上升的趨勢。「陛下……娘娘的病情已經控制住了了。現在,只能看娘娘自己的意志力了……娘娘可能會這麼睡過去,也有蘇醒的可能。這,就得看她自己了。」

「朕知道了。退下吧。」李故城進去之後便看到青蘭一直在蕭雪瑛身邊侍奉。青蘭不知曉醫術,也只能看著干著急。守在蕭雪瑛身邊換個涼帕子幫她敷好已經是極限了。

查悅薇跟著李故城進來以後,將除了青蘭以外的所有人都屏退了下去,「陛下。」

李故城坐到蕭雪瑛的身邊,輕握著她的手,「悅薇……你應該知曉朕把你放在琳琅身邊的意義。告訴朕,為什麼,她還會受到這種傷害?」

「是臣妾失職。不過,皇後娘娘落水應是墨嬪所致。臣妾瞧見她似是與皇後娘娘起了爭執。但,距離過遠,娘娘落水之後她便逃了,皇上講過不可在娘娘面前暴露武功……為了救皇後娘娘,臣妾,只能放任她逃掉。」

「罷了……你若是將墨嬪捉住,反倒是會提前暴露你是我在她身邊布置的防線。做的不錯。你也退下吧。青蘭,朕有事與你講。李故城」

查悅薇的身份像是與蕭雪瑛直覺的那般不一樣,就算只是個皇商之女。從小在水邊遊玩,也不太可能將一個成年女性從湖中撈出來還不怎麼費勁。

「是,臣妾遵旨。另外,陛下。墨嬪今日請安的時候挑釁皇後娘娘,不知是否是因為她的授意。好藉此讓娘娘……帶她出去,好實行謀害。」

如果蕭雪瑛在醒著,一定要吐槽一句,只是因為這個倒霉孩子看起來太沒智商,也是最好陷害的人,掉進水裡也不會顯得太突兀罷了。

「朕不知道。但,動了琳琅,就要做好承受代價的準備……悅薇,這件事就交給你辦吧,不要讓墨嬪過的輕鬆自在。讓她感覺到,投靠她那邊,絕不是一種好選擇。」

「是。」

查悅薇在後宮就是修羅的代名詞,所以,如果她發脾氣給人穿小鞋,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查悅薇走之後,青蘭抬眼看了看坐在床邊的李故城。「陛下想與奴婢說些什麼呢。此事是奴婢的失職,如果您想責罰奴婢,還請讓奴婢等到皇後娘娘醒過來。娘娘蘇醒之後,奴婢自會去領罰的。」

李故城苦笑一聲,「不,這事還是朕的錯……如果不是臨時找你,你便能及時趕回去了。暗衛統領。」

「奴婢現在只是皇後娘娘的婢女罷了。陛下,請您要記住。」青蘭說話絲毫不帶客氣的,只不過李故城也不敢託大,拿出皇上的架子壓人。這暗衛統領是侍奉過先皇的。自己是在她的訓導下長大的,對她也並沒有辦法。甚至比起先皇來說,李故城更害怕她。

「故城怎會懲罰你呢……青姨,只是,琳琅是我此生最愛之人……當初她入府的時候,我沒能力給她一個正妃之位……就算我成了皇上……我也沒有辦法傾盡全力去保證她不被傷害,只能對她冷漠一些,希望這些波折不能將她牽連到。我是真的太廢物了……連心愛的女子都沒法保護好……」

青蘭見到他這樣子也是有些心軟,畢竟也是自己從小帶大的孩子,「陛下也不要這麼說。娘娘一直知道您的困難。她懂您的難處,娘娘也經常跟奴婢講,您心中能有她,就已經很好了。」

「她總是這樣……一個人承擔,我寧可她任性一點,像悅薇一樣,只要能保護自己不被傷害。就算犯錯又怎麼樣。我會替她解決那些事的。」李故城現在的樣子看起來有些落寞,青蘭一度想上前去安撫一下他,可還是止住了自己的行動,現在他不是自己帶大的孩子了,他是這王朝內,至高無上的權利頂點,不可以失禮觸碰。這不符合規矩。

「陛下,您是皇帝。只有這一點……也不要抱有想於娘娘一起詐死出宮的想法……」

「只有真正掌握了大權,您才可以將娘娘保護好。好了,娘娘這裡有奴婢在,陛下,您該去處理政事了。」青蘭擔心他一會會做出什麼過激的事情,毫不猶豫地下了逐客令,李故城雖然不舍的在琳琅沒有醒過來的時候走,也只能離開。

————「啊……」

蕭雪瑛的體溫折騰到酉時才降了下去,一直守在她身邊的青蘭也感覺到有些疲累,倚在桌旁閉目小憩了一會,

「娘娘……?」聽到了身後的動靜,青蘭連忙從桌邊站了起來,沖著門外喊了聲叫太醫來,過去把蕭雪瑛攙扶起來,「娘娘?您現在怎麼樣……」

「娘娘……?你是在叫我……?」蕭雪瑛一臉迷惑的樣子,青蘭霎時間的臉色變得不太妙,小心翼翼的問出聲,「娘娘……?可還認得奴婢……」

蕭雪瑛沒有搭理她,反倒是想掀開被下床,「我是,誰啊……我為什麼會在這裡……?」6

————趕來的太醫把脈以後給了一個,因高熱的原因,損傷到頭部脈絡,所以失去記憶,有恢復的可能性,但是,也有這輩子沒有恢復的例子。

「所以……你是誰……?」 獨寵萌妻,墨少心尖寶 (很對不起……但是不裝失憶,雖然知道封號和人名之類的,我是真的不知道啊……)蕭雪瑛盯著忙活著的青蘭,將心中的那點愧疚心壓了下去。失憶這事鬧得挺大的,不過好在太醫說了,持續高熱之下會有人出現這種情況,蕭雪瑛這表現也能被理解了。

「青蘭……」

「哎,娘娘,有何吩咐?」青蘭雖然在知道蕭雪瑛失憶的時候被震驚了一下,但隨即便恢復到了正常狀態,大略幫蕭雪瑛講了一下現在的設定,光看看書沒法看出來的東西也被她講了出來。

琳琅沒什麼家室背景,作者只是寫了她是平民出身的女子,不過青蘭告訴自己,琳琅的身份是丞相嫡女,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成了皇後為了抬身份,讓後宮的人多少能收斂點。

另外就是最重要的一點,書中從來沒有講過的,青蘭也告訴了自己,先皇和先皇后其實並沒有死,只是詐死出了宮,讓李故城去接了班,先皇帶著皇後去自在了。

「青蘭啊……我是,皇后對吧……?」

「是的,娘娘,您是耀朝唯一的皇后,一國之母。」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蕭雪瑛要這麼問,青蘭依舊回答了這個問題,蕭雪瑛坐了起來,「但是我看那些書本里,皇后,不是要接受眾妃朝拜的么?為什麼我沒有呢……?是不是皇帝不喜歡我,她們覺得我好欺負,就不來了。」

原本琳琅的性子就不是喜歡吵鬧的,有時候都直接免了別的妃子過來,讓她們不請安,好讓自己安生一會。

「這?怎麼會呢……只是娘娘您的身體現在仍然是虛弱的,陛下為了您的身體著想,就沒讓她們來打擾您呢。 渣攻你這是喜脈啊 還有娘娘……您應該自稱本宮才是,這是您的地位象徵。後宮並沒有太后,只有一位覺貴太妃,皇上,與覺貴太妃。您遇到皇上的時候,要自稱臣妾,遇到這覺貴太妃的時候,自稱兒臣就好了。」青蘭柔聲細語的哄著她,蕭雪瑛都感覺自己這個失憶演的像白痴了,「喔……本宮,那本宮就是本宮了?本宮記住了!謝謝你青蘭!」

「這是奴婢應該做的,娘娘萬不可對奴婢如此客氣。」

「喔……好吧,本宮知道了,不過本宮想見見後宮那些妃子!本宮不知道她們都叫什麼!青蘭,你要給本宮介紹一下啊。」

「自然,這是奴婢分內之事,娘娘無需擔憂。但今日已經過了請安的時間,奴婢現在去告訴皇上,明天您就可以見到她們了。」青蘭沖著蕭雪瑛微微一笑,這種女配有著女主沒有的魅力,所以,蕭雪瑛毫不意外的就淪陷進去了。青蘭與查悅薇的身上都是那種特別帥能把人掰彎的氣質。

現在失憶了,也可以理直氣壯的把時間都放在這倆人身上。纏著她們也沒人會說什麼。

「好吧,那青蘭,今天咱們去找皇上么?」蕭雪瑛歪著頭想了想,(嘔……我怎麼可以這麼噁心……)

青蘭依舊是一副溫柔的態度,「如果娘娘想的話,奴婢會帶您過去的。」

————皇帝的態度雖然是有關心,但是蕭雪瑛一點都沒感覺到他有一點愛的跡象。(好吧……也許不能對皇帝的要求太高奧。)

「琳琅,如果你想要什麼東西的話,直接讓青蘭告訴朕,朕會替你達成心愿的。」李故城屬於那種精神上沒法滿足你就換成物質上的滿足。要是放在現實世界那種情況,蕭雪瑛可能還會很感動,但現在是古代,架空,沒有電腦沒有網,系統召喚不出來,唯一的能遊玩的方式也就是去狩獵場騎騎馬,太液池看看魚,在御花園看看花罷了,是真的無聊的緊。

行了個禮,思索著比較適宜失憶后對別人的態度,蕭雪瑛想半天才開了口,「皇上,臣妾沒什麼想要的東西……只不過,就是想出宮看看,有個什麼……比較好玩的東西可以帶進宮內。臣妾,實在是,沒有什麼意思。」

李故城應是沒想到她的要求,沉默了片刻,「好吧,既然是你的願望。定個時間朕會讓你出宮去的……那一定要記住……琳琅,你的安全最主要。我會讓青蘭與悅薇一起陪著你出宮的,有她們兩個在的話,朕也能安心一點。」

「皇上你真好!!!臣妾謝過皇上!」想著該給男主角來點獎勵了,蕭雪瑛衝到他的身邊彎下腰光明正大的親了一下他的臉頰。只見到李故城的臉瞬間紅的跟蘋果一樣,這讓蕭雪瑛本來存著的他其實不愛女主的想法被抹殺了。

本身他也不可能是個純情小男孩了,孩子都有4個了,要說因為一個親吻就臉紅,也有點臉皮太薄了。

因為要準備明天面見這些小三小四小五,蕭雪瑛也沒在宮內瞎轉悠,跟皇上呆了半天後,回宮帶著看了會書。 龍都兵王 然後覺得實在太無聊,朝著青蘭要了塊布,嘗試了一下刺繡,結果被扎到手之後,青蘭急得把太醫院一半的太醫請了過來,嚇得蕭雪瑛再也沒敢去觸碰那塊布。

————消磨時間總是有很多辦法,尤其是古代宮內睡的早,基本上做點什麼能讓自己注意力轉移的事,就到了該就寢的時間了。

第二天早上起來,蕭雪瑛的的確確是感覺到了早睡的好處,雖然說仍然是有點起床困難症,但至少不會在強行起床的時候感覺到頭暈眼花了。

「皇後娘娘,后妃已經到了,您現在是否要宣她們進來請安呢。」進來傳話的不是青蘭,想必她已經出去維持秩序了,「宣。」

(不宣今天這戲可就沒法演了。哎呀……看看今天有哪個倒霉孩子會觸碰到我的霉頭。殺雞儆猴就殺你了)蕭雪瑛撐著額頭,看著這些妃子,有資格來請安的就只有在正五品美人以上的。別的資歷低的就得在外面拜皇后,沒有進殿的資格。每天就只能在外面挨著風吹雨打。等到皇后讓她們散去以後才能走。

不過今天蕭雪瑛讓所有妃子都進來了,雖然對一個皇上來講並不算太多,但也有二十個左右。

(我做女帝的時候,14個來著吧……) 「臣妾(嬪妾)見過皇後娘娘!」說實話,這麼多人對著自己跪拜,蕭雪瑛其實心裡很爽。有些穿書女主角會覺得跪拜自己有點怪,也想走走親民路線,然後是給免了,最後被人認為好欺負,硬是被人覺得好欺負拉下來陷害死了。不過還好她有一次死而復生的機會,只是也再也不敢做這種事了,老老實實的做完了任務穿回去了。

「那麼,按照位份的高低來拜見皇後娘娘吧。」青蘭站到蕭雪瑛身邊,一副嚴陣以待的模樣。

「臣妾查悅薇見過皇後娘娘。」查悅薇的態度依然沒有變,恭恭敬敬的行了個大禮,雖然說貴妃已經不用做這麼降身份的事了,但查悅薇顯然還是非常給面子的。青蘭小聲在蕭雪瑛身邊提醒著,「這是宮中唯一的貴妃,與您關係尚佳。」

(她要僅僅只是個關係尚佳……後宮之中好像就沒有跟女主關係好的了……)

「那麼,看座,查貴妃,你可以先坐下了。」蕭雪瑛沖著查悅薇那邊笑了笑,「謝娘娘。」查悅薇也沒有客氣,直接坐到距離蕭雪瑛最近的椅子上。

「臣妾柳澄見過皇後娘娘。」蕭雪瑛對她還是有點印象的,因為除了查悅薇以外,她坐的離自己也挺近。青蘭躬身貼近蕭雪瑛的耳畔,「這位是月妃娘娘。是兵部尚書的嫡女。娘娘與她交往不深。育有一子,是二皇子。」

「月妃啊,先坐吧。」長相不是自己喜歡的類型,如果沒有想害自己的心思,蕭雪瑛也不想費勁巴力的去斗她。尤其是還沒了系統在,宮斗的難度更是要加了幾倍。

「臣妾謝娘娘。」

接下來的是玉婕妤。「臣妾玉清行參見皇後娘娘。」蕭雪瑛記得她有個被墨嬪害死的孩子,墮胎的時候落了病根,也沒太過為難她,「玉婕妤是和親而來的公主,性子還算溫柔,不過她是在草原上長大的女子,騎射二術,就連陛下戰勝她都有些困難。但因為意外失子的原因,身體並不是很好。」聽完之後,蕭雪瑛倒是多了幾分好感,喜歡騎馬的女孩子應該是天性喜歡自由的吧。被家人送到千里之外的宮廷和親,雖說皇上的臉夠帥,但畢竟是要嫁給一個自己從來就不認識的人,困在宮中,一言一行也只能按照規矩來。

「玉婕妤也入座吧。來人,去給婕妤倒杯茶。」因為並不知道什麼茶才算好的,也怕這書里沒什麼鐵觀音大紅袍的設定,蕭雪瑛一般讓婢女倒茶就會直接說倒茶。如果是皇上貴妃這種身份尊貴的,婢女會詢問蕭雪瑛上什麼茶,如果是身份低了好幾檔,就自然有的應對這種身份的人的茶。也不會去問蕭雪瑛。

「謝過皇後娘娘賞賜,臣妾不勝欣喜。」

「無礙,不過是因你的身子骨不大好,照拂一下罷了。」

墨嬪聽到這話渾身一顫,不過因著要前去拜見皇后,強行把恐慌的情緒壓了下去。「嬪,嬪妾楚咲見過皇後娘娘。」

蕭雪瑛不知道她為什麼有這種害怕的情緒。但是她初步可以判斷為反派,關於她的事情自然是要好好聽一下的。「墨嬪是吏部侍郎之女,育有一女,是長公主。此人心術不正,娘娘還請與她保持在一定的距離。」青蘭這話說的聲音不大不小,剛好在查貴妃與月妃的位置能聽到。墨嬪聽著雖然行禮彆扭,但是在查悅薇的眼神下什麼也不敢說,只能老老實實的跪著。

「喔。你是個壞的啊。」蕭雪瑛低頭盯著她,看的墨嬪一陣雞皮疙瘩。

「娘娘冤枉……!嬪妾明明什麼都沒有干……!」

「皇後娘娘說你幹了什麼?墨嬪,說出口的話還是要經過頭腦才是。」這段時間查悅薇天天召見楚咲,雖然不想去,但是即便是稱病,查悅薇也會讓宮女闖進去把她抬到自己宮裡。皇上也不管她,被敲打的怕了,墨嬪也老實了很多,現在更是一看到查悅薇就害怕。

「啊……是……是,皇後娘娘說的對……嬪妾不該頂撞的……」

蕭雪瑛現在也沒什麼想法,看著在磕頭的墨嬪不知為何心情有些煩躁,「算了,你先去坐著吧。」

「謝娘娘恩典!」

「嬪妾……見過皇後娘娘。」

接下來這個蕭雪瑛可是真沒什麼印象,而且也沒有說自己的名字,向青蘭投過去求助性的目光,讀心機青蘭瞬間上線,「娘娘,這是婉昭容,家室不高,只是縣官之女,育有一子一女。是大皇子與二公主。」

(哎……?這有兩個孩子為什麼位份還這麼低呢……我還以為怎麼著都是個嬪位了。)

「好。就坐吧。」蕭雪瑛一揚手,給她賜了個座位。剩下的就是一些位份太低無關緊要的充數角色了。蕭雪瑛大致認了個臉,記住角色,除了一個推進劇情的作用,剩下的就是如果誰突然起意要害自己,可以記住誰是誰,好報仇。宮斗這邊真的是防不勝防,基本上,女主的話什麼時候都有危險。然後靠著女配逢凶化吉。

「那麼本宮今日算是都認得你們了。作為同在後宮之中的姐妹,大家一定要和諧相處,使些什麼小手段。有時候不是你沒被發現,而是本宮懶得深究罷了。」這話是蕭雪瑛曾經的班主任講的,對於上課溜號玩手機考試抄襲的都這一套說辭。我不是看不見你,而是不想管罷了。現在被蕭雪瑛搬到了宮中,好像還挺適合的。

查悅薇也非常配合的站了出來講道,「皇後娘娘仁善,但這不是欺壓皇後娘娘的理由,嫡庶尊卑還是得分個明白的,如果有人不長眼惹了皇後娘娘,別怪本宮不留情面。」

(好像說的你留過情面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