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是他自己,滿腦子都是黃色廢料,明明他剛才什麼都沒做,怎麼就背上了勾引的罪名?

霍庭深低低一笑,「好好好,是我的錯,是我想親親你,可以嗎?」

孟辭第一次見到能夠把黃色廢料說得這麼清新脫俗的,咬咬牙:「你欺負人!」

霍庭深受不了她這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眼底閃過一絲狡黠:「嗯,我欺負你,你是我女人,欺負你,你除了受著,沒有別的辦法。」

孟辭:「怎麼會有這麼無恥的男人!」

【叮咚】一聲。

電梯到達了一樓,孟辭跟著霍庭深走出電梯,紅著臉整理了一下頭髮,低著小腦袋走在男人的身邊。

「還在害羞?」

霍庭深笑嘻嘻的看著孟辭,似乎在說:這都結婚多久了,親一下你都害羞?

孟辭掐了掐男人的腰,結果誰知道男人的腰肢硬的很,不僅沒有弄痛他,反倒是孟辭的手指微微有些疼,吃癟之後的小姑娘紅著臉,瞪著霍庭深:「你欺負人!」

「上車。」

霍庭深打開了副駕駛的門,孟辭掙開了男人的手,上車。

霍庭深深走到駕駛座,系好了安全帶,看到孟辭還紅著臉,小模樣格外的可愛,眸光一閃:「怎麼還不系安全帶?想要我幫你?」

孟辭伸手拉過安全帶,系好之後,霍庭深驅車直奔附近的飯店。

晚上十一點多,正是夜市橫行的時候,孟辭趴在車窗上,看著來來往往的人群,晚上的江城夜景十分好看,不少遊客慕名前來。

「等等——」

孟辭拍了拍霍庭深的胳膊,指著窗外的一家小龍蝦的店鋪:「阿深,我想吃小龍蝦。」

霍庭深應聲停車,目光落在了街邊的小店上,蹙眉,「路邊攤不是很乾凈,你真要吃,就去咱們上次去的那家。」

之前孟辭也有一次吵著要吃小龍蝦,霍庭深被纏得沒有辦法了,帶著她去了一家味道還不錯的店鋪,現在這時間點,應該還在營業。 孟辭知道霍庭深在飲食方面很注意,點頭:「那快點。」

霍庭深掃了孟辭一眼,驅車直奔小龍蝦店。

到達店鋪的時候,店裡正在營業,雖然是晚上,但是店裡還是有很多客人,不少都是江湖人士,點上兩盆小龍蝦,配上啤酒和其他的海鮮,一頓夜宵吃的心滿意足。

霍庭深一向喜歡安靜,兩人直接包了一個包間,孟辭點了兩種口味的小龍蝦,一個麻辣,一個蒜香。

等待的過程,孟辭握著霍庭深的手把玩著。

「三哥,三嫂,正是你們?」

霍宸帶著林婉兒推門而進,林婉兒懷孕以後,胃口大增,最近一直饞小龍蝦,霍宸被逼的沒辦法了,這才帶著林婉兒出門覓食,哪知道剛剛在停車場看到了霍庭深和孟辭兩口子,這才跟了進來。

「你怎麼來了?」

看到霍宸的那一瞬間,霍庭深蹙眉,顯然是很不喜歡霍宸不請自來。

孟辭看到林婉兒,一下子鬆開了霍庭深得手,走到了林婉兒的身邊:「婉兒,來來來,做我身邊來,我要和我乾女兒聊聊人生,不然以後生出來和我生分了怎麼辦?」

看著空落落得手,霍庭深再次給了霍宸一個白眼,似乎在說:「帶著你的女人滾蛋!」

霍宸一向懼怕霍庭深,但是只要孟辭在身邊,他三哥就是一個紙老虎,這一點,不能改變。

所以,霍宸不僅不覺得害怕,還坐在了林婉兒的身邊,好整以暇的看著自家三哥陰沉的臉色:「三哥,你別這麼看著我,我害怕。」

說得好聽,他說話的時候,滿臉都是戲謔,這可不是什麼害怕的模樣。

「讓你辦的事情怎麼養了?」

霍庭深這段時間忙著合併MA集團和JM集團的事情,起訴鄭琳的事情交給了霍宸。

「差不多了,證據確鑿,加上二嬸已經承認了自己做過的事情,現在這官司基本上是沒什麼懸念了。」霍宸和二房的關係一般,所以,哪怕是鄭琳在他面前哭的梨花帶雨,他也沒有絲毫的心酸,覺得很無奈,畢竟這是自己做了犯法的事情,誰都幫不了忙。

「庭御呢?打算什麼時候離開?」

「應該是月底,我之前問過了,二嬸的事情他不怪你,畢竟是二嬸做錯事情在先,你不過是為了替三嫂討回公道而已。」

「明天唐家的喜事,你們去嗎?」

「應該會去,我最近不讓婉兒上班,她心裡對我已經很不滿了,也是時候帶她出去看看風景,畢竟現在現在他的情況不錯,出去轉轉也是好的。」

「妻奴~」

霍庭深不屑地嗤了一聲。

「三哥,我們都是妻管嚴,就別互相傷害了,好嗎?」

「……」

孟辭看這個林婉兒越發大起來的肚子,眼裡掩飾不住的羨慕,「幾天不見,肚子更大了,看來我乾女兒過得很滋潤。」

「可是我長胖了啊。」

林婉兒摸了摸自己的腰身,她現在已經完全沒有身材可言了。奇幻小說網

孟辭看著林婉兒越來越溫婉的模樣,心裡羨慕的不行了:「我覺得你現在很好,比之前的瘦骨嶙峋好多了。」

她的手輕輕地覆住了林婉兒的肚子,明明孩子才幾個月大,但是孟辭卻能夠感受到生命的跳動,孟辭很喜歡小孩子,有樂小如暖后更是如此,現在看著林婉兒懷孕的模樣,心裡不是不羨慕的。

孟辭深知自己的身體不是很好,但是這幾年也在調養,但是肚子沒有動靜。

不知道怎麼了,孟辭下意識的想到了百合洋子之前說的話,如果一直沒有孩子,霍庭深會不會不開心?

「想什麼呢?」

林婉兒看著陷入了自己世界里的孟辭,輕輕地拍了拍的手:「你怎麼在發獃?」

孟辭猛然回神,對上了林婉兒關切的目光,訕訕一笑:「我就是在想,我乾女兒乾兒子以後叫什麼名字,小名。」

林婉兒看著孟辭的臉色,沒看出什麼東西:「我聽說路霄要結婚了,和那個日本人。」

「百合洋子?」

孟辭這陣子很忙,今天還是第一次聽說這消息:「路霄和百合洋子不是分手了嗎?怎麼突然又要結婚?」

「這誰知道呢,反正我看最近忙的不行,看來是要搞大場面了。」林婉兒說起來,似乎想到了什麼東西,一腳踢在了霍宸的身上:「狗男人,你說好的婚禮呢?」

「……」

霍宸看著情緒突然上頭的林婉兒,扶額:「老婆,之前是你說不舉辦婚禮的,怎麼現在又開始找茬了?」

林婉兒楞了一下,抿唇:「那我說不辦就不辦?你怎麼著呢耳根子軟,你自己沒有主見嗎?」

孕婦的情緒本就多變,林婉兒一說完話,眼睛都紅了,霍宸心疼的不行:「什麼主見不主見的,你就是我的全部意見,你別哭,成嗎——」

孟辭看著眼前這一對新人,突然覺得有些飽了。

第一次,嘗到了被塞狗糧的滋味。

這個滋味,不是很美妙。

「叩叩叩。」

敲門聲響起,服務員端著點好的菜進來了,看到包間里多出了兩個人也沒有驚訝,放好盤子之後,很有禮貌的退出了包間。

「咕咕咕——」

這家店的小龍蝦一絕,色澤鮮艷,味道極其強烈,加上配菜,滿滿的一大盆,看上去就讓人食指大動,孟辭拿過手套,正想戴上去的時候,霍庭深拿過了手套,自顧自的往手上戴。

「等著,我給你剝殼。」

霍庭深拿起了一個小龍蝦,剝殼的動作乾淨利落,那一副矜貴的模樣完全看不出來是在剝殼,反而像是在做一件很有格調的事情,長指翻飛之間,白嫩的蝦肉落入了孟辭的碗中。

「吃。」

霍庭深簡單明了的下達了指令,孟辭夾起蝦肉,放進了嘴裡。

小龍蝦用啤酒煮過,每一處都瀰漫著濃濃的就酒香,裹著香辣的作料,吸飽了湯汁,一咬下去,Q彈十足。

霍庭深剝蝦的速度很快,不多時孟辭的碗里就堆起了好幾個,孟辭挑了一個肉多,而且看起來沒有那麼辣的蒜香味小龍蝦,剝了一個遞到了霍庭深的嘴邊:「張嘴。」 霍庭深蹙眉,剝殼的動作頓了一下,到底是張開了嘴巴,慢慢的咀嚼著。

「好吃嗎?」

孟辭一邊吃蝦,一邊用濕漉漉的盯著霍庭深,似乎要知道一個滿意的結果。

霍庭深停下了剝殼的動作,摘掉了手套,按住了孟辭的後腦勺,一個清淡的吻落了下來,隨後在孟辭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結束了這個吻。

然後繼續戴上了手套,慢條斯理的剝蝦:「好吃。」

「……」

「轟」的一聲,孟辭的腦中,一根名為理智的筋徹底斷掉了,這男人完全就是在吃豆腐,而且是仗著自己的身份,毫不客氣的吃豆腐。

這一個好吃,不知道是說的小龍蝦還是她!

孟辭的臉紅的很厲害,埋頭狠狠地夾起了兩個小龍蝦往嘴裡塞,塞得小嘴鼓鼓囊囊的,特別像是一隻小倉鼠,可愛的模樣完全吸引了霍庭深的目光。

「慢慢吃,有的是小龍蝦。」

孟辭咀嚼的動作頓了頓,明明只是一個清清淡淡的吻,但是在她心裡卻激起了千層浪。

一定是因為那一股大蒜味。

孟辭這麼安慰自己,心安理得的吃小龍蝦,偶爾幫霍庭深剝蝦,遞到了男人的嘴邊。

霍庭深不愛吃這種重口味的東西,但還是沒有拒絕,只要是孟辭喂得,全部吃進了肚子里,整張臉寫著的都是歡喜。

霍宸和林婉兒坐在另一旁,看著這一對毫不人性的男女肆無忌憚的秀恩愛,狠狠地翻了一個白眼:「這都是什麼人呀,就不能安分點?」

除了秀恩愛,就是秀恩愛。

林婉兒不能吃太多海鮮,霍宸給她點了清淡的白粥。

「我想吃肉。」

林婉兒看看正大快朵頤的孟辭,再看看自己碗里的白粥,覺得自己未免過得有些寒磣了,眨巴著大眼睛,可憐巴巴地盯著霍宸,「老公,我就吃一口口。」

霍宸睨了林婉兒一眼,拿過了一個蒜香的,正要剝殼。

「不不不,我要吃麻辣的!!!」

蒜香的小龍蝦沒有靈魂,小龍蝦必須吃辣的!

林婉兒是無辣不歡的人,看到麻辣的小龍蝦,渾身都在叫囂,要不是顧及到肚子里的孩子,早就開吃了,誰願意喝這個沒味道的白粥呀。

「林婉兒,聽話!」

霍宸在什麼事情上都可以聽林婉兒的,但是在這一方面,很強勢,自顧自的剝蝦,白嫩的蝦肉上帶著蒜香味,落進了林婉兒的碗里。

「……」

林婉兒嫌棄的蹙眉,用筷子扒拉了一下碗里的蝦肉,直接把蝦扔在了桌子上。唯美小說www.weim.cc

霍宸又剝了一個蒜香味的,放進了她的碗里,林婉兒又夾了出來。

她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孟辭碗里的麻辣味的小龍蝦,「老公,我想吃——啊啊啊啊,你幹嘛,你怎麼把蝦肉扔了!」

林婉兒看著被扔進了垃圾桶里的蝦肉,眼睛都紅了,氣勁兒上頭了:「霍宸,你是個豬,我沒嫁給你的時候,你還說什麼都聽我的,我現在只是想吃個蝦,你都不讓,你欺負人!!!」

孟辭沒想到林婉兒的情緒突然就崩潰了,吃蝦的動作頓了一下。

正想開口,但是霍庭深用蝦肉堵住了她的嘴:「別說話,好好吃飯。」

霸道總裁與秘書的俗套故事 霍宸不做聲,慢條斯理的擦拭著自己的手指,動作乾淨優雅,絲毫沒有想到安慰林婉兒的衝動,沉著臉,和之前的嘻嘻哈哈大相徑庭。

林婉兒紅著眼睛,懷孕以來,所有的委屈在這一刻突然爆發。

「霍宸,我就知道你只在乎我肚子里的孩子,我為了這個孩子,吃不好睡不好,我不能吃會火鍋,不能吃任何對孩子不好的東西,孩子是人,我不是嗎?憑什麼我什麼都不能吃,你這是欺負人!」

「你不讓我出門,不讓我上班,不讓我玩手機,你現在還不讓我吃自己想吃的東西,你怎麼這樣呀!霍宸,我要和你——」

「嘭!」

一聲巨響,霍宸沉著臉,「林婉兒,你要是敢說出那兩個字,你信不信我現在就帶你去民政局!」

林婉兒到了嘴邊的話硬生生的卡在了嗓子眼裡,「離婚」兩個字愣是說不出來,她看著霍宸難看的臉色,突然覺得委屈,眼淚唰唰唰的往下掉,「霍宸,你就是欺負人!我——」

孟辭有些看不下去,想要勸一下,但是霍庭深示意她不要說話。

霍宸起身,一把將林婉兒按在了座位上,「林婉兒,你給我安靜坐好。」

自從和霍宸認識以來,這是霍宸第一次發火,林婉兒已經被嚇懵了,手足無措的坐在位置上,眼淚一直掉,鼻尖哭的通紅,還不住的喘著大氣兒,整個人就像是一個受盡了委屈的小姑娘一般。

霍宸坐了下來,戴上手套繼續剝蝦,蝦肉堆在了林婉兒的面前,白嫩的蝦肉散發著香味,林婉兒咽了咽口水,又不敢說話。

霍宸表面上不務正業,弔兒郎當,實際上狠起來,不比霍庭深差。

「吃。」

林婉兒抿著唇,不肯聽話,眼淚還在掉,哭的一抽一抽的:「你欺負人——」

霍宸蹙眉,看著她小肩膀一抽一抽的模樣,到底是無法剋制,脫掉了手套,拿著紙巾幫她擦眼淚,林婉兒正在委屈的時候,一把推開了男人的手:「走開,不要你碰我。」

霍宸抿唇:「剛才是我不好,別哭了,嗯?」

妾本布衣:王爺,別放肆 「……」

「你現在懷著孩子,不能亂吃東西,等孩子生下來了,老公給你買小龍蝦,吃個夠,好不好?」

霍宸低聲下氣的哄,看著林婉兒哭的難受,他的心裡也不好受,這段時間林婉兒確實是委屈了,很多東西都不能吃,孕育雙胞胎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而且她的身體不算好,之前孕吐的時候,差點沒被折騰死。

霍宸心疼,偏偏林婉兒又不聽話,懷孕之後,她的脾氣越來越像個小孩子,言行舉止都很幼稚,霍宸能夠理解,但有時脾氣上來了,也控制不住。

林婉兒不肯說話,還是在哭。 孟辭被霍庭深勒令吃小龍蝦,加上林婉兒晚上確實有些過分了,霍宸已經算是脾氣很好的了,也沒有說話。

「我錯了,別哭了,老公不是故意要凶你的,聽話~」

霍宸握著林婉兒的手,絞盡腦汁的在想怎麼才能把她哄好,結果林婉兒哭哭啼啼的開口:「你說要離婚,霍宸,你是個負心漢,我還懷著你的孩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