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噢。願聞其詳。」王九笑道。

「築路一事,既然在黎寨前經過,那這段路,便由我們黎寨修築便可。」冼三娘笑道。

「既然黎首應允,那築路所需,在下一力承擔。」王九一口應道。

「這倒不必,我們黎寨這些花費尚出得起。或許物資、錢財有些短缺,但要多少人力,這還是出得起的。」冼三娘接著笑道,「但王兄弟似乎有些見外了。你喚我『三娘』便可,黎首叫著,總覺得有些見外!」

冼三娘總是覺得,這王九如同鄰家大男孩一般,很是可親,一時間母性泛濫;並且,這年輕人言語至誠,沒有一點官架子,與冼三娘所見的瓊州知府之類的官員簡直不可同日而語……

「這有何不可。三娘,在何家莊,人皆喚我『阿九』,聽著甚是親切。你如此喚我,亦無不可。」王九笑道。

冼三娘心花怒放,看著這年輕人,越看越是喜歡,與王九相聊甚歡,並且時不時笑得花枝亂顫,身上的銀飾時不時便會發出悅耳的「叮噹」聲……

冼三娘不知曉,正是因為王九的緣故,黎人的春天已是到來……

王九未曾想到黎人的茶如此別具風味,味酸甜而芳香,咬食時柔軟且稍韌,食之氣爽神清,五內透通。

待得冼三娘介紹后,王九方且明白,這是黎人獨有的魚茶。

魚茶是黎人招待客人的主要菜肴,亦是黎人的食品。

傳說很久以前在一次豐收慶宴后,為了不浪費吃剩的東西,無意中把米飯和生魚放在一個罈子里蓋好,幾天後發現其味鮮美異常,「魚茶」因而流傳至今。

「魚茶」分為「濕魚茶」和「乾魚茶」兩種。

製作原料有魚、米飯或炒米及少許鹽與碎蒜頭,製法是把魚的內臟取出,將魚洗乾淨,再和炒米粉或將大米煮成的熟飯,趁熱混拌在一起,加上適量的鹽,用陶罐密封七到十幾天後便可取食,封存時間越長越好吃。

密封過程十分忌沾到油,否則便會腐爛。

制「乾魚茶」則要把魚晒乾。做法同上。

冼三娘未曾想到這王九竟然對此感興趣,並且這年輕人在自己說話時,聚精會神地聽著,絲毫不覺厭煩……不知不覺之中,冼二娘差點連自己肚兜的顏色都說予王九知曉!

就連冼三娘身側的王長老,亦是笑咪咪地看著王九,覺得這年輕人甚是不錯。雖然這老人家說不清、道不明這年輕人到底好在哪裡……

直至正午,冼三娘便命人擺上酒席。 王九未曾想到黎人的茶如此別具風味,味酸甜而芳香,咬食時柔軟且稍韌,食之氣爽神清,五內透通。

待得冼三娘介紹后,王九方且明白,這是黎人獨有的魚茶。

一見鍾情,邢少暖心愛 魚茶是黎人招待客人的主要菜肴,亦是黎人的食品。

傳說很久以前在一次豐收慶宴后,為了不浪費吃剩的東西,無意中把米飯和生魚放在一個罈子里蓋好,幾天後發現其味鮮美異常,「魚茶」因而流傳至今。

「魚茶」分為「濕魚茶」和「乾魚茶」兩種。

製作原料有魚、米飯或炒米及少許鹽與碎蒜頭,製法是把魚的內臟取出,將魚洗乾淨,再和炒米粉或將大米煮成的熟飯,趁熱混拌在一起,加上適量的鹽,用陶罐密封七到十幾天後便可取食,封存時間越長越好吃。

密封過程十分忌沾到油,否則便會腐爛。

制「乾魚茶」則要把魚晒乾。做法同上。

冼三娘未曾想到這王九竟然對此感興趣,並且這年輕人在自己說話時,聚精會神地聽著,絲毫不覺厭煩……不知不覺之中,冼二娘差點連自己肚兜的顏色都說予王九知曉!

就連冼三娘身側的王長老,亦是笑咪咪地看著王九,覺得這年輕人甚是不錯。雖然這老人家說不清、道不明這年輕人到底好在哪裡……

或許是這年輕人的笑容實在是燦爛無睱,讓人覺得他每一句話都是發自肺腑,而無半句虛言;或許是這年輕人的舉手投足都似乎有著別樣的魅力,仿如春風拂面,讓人無法抗據……總之當你看到一個人非常順眼,那便是了。

直至正午,冼三娘便命人擺上數圍宴席。

而此時,那黎江沅方才將何伊帶了回來,隨之而來的還有那何山為首的十餘名何家莊與黑狼們。這些人雖被關押,但黎人並未為難他們,有的吃,有的睡,唯有行動受限而已。

宴席之上,盡皆為黎人所獨有的食品,這讓眾人盡皆大飽口福。

首先上的自然是黎人的山蘭米酒,黎家人稱「酉並」酒,它以口味醇正,味道香甜,濃而不烈著稱。更重要的是,它包含著一個民族獨特的文化內涵。

山蘭米,為黎家所獨有的旱生山蘭糯稻穀,具獨有的米脂芳香。而最為重要的酒麴,則是採用山上天然的扁葉刺、山橘葉、南椰樹心等樹葉為材料製成;這些樹葉獨具樹脂芳香。

米脂芳香與樹脂芳香成就了獨具特色的黎家山蘭米酒。

黎族山蘭酒的色澤初期呈乳白色,溫潤如玉。黎族人通常叫「biang」酒。

「biang」酒對不好酒者最具吸引力,濃甜微辣,辣而不燥。一年後,酒呈黃褐色,好似瑪瑙,甜味減弱,香味漸濃,此為佳品。時間漸長,酒呈紅色,甚至黑色,此為上品,最為正宗。

而此時王九手中酒杯中的酒正是黑色!

那黎人的王長老正對著王九講解著黎人的山蘭米酒的製法……

山蘭酒淺飲生津,但後勁十足!

酒過三巡,便開始上飯。

黎人的竹筒飯、三色飯同為一絕。

用山欄稻(一種旱稻)中的「香米」並配肉類為原料,放入新鮮的粉竹或山竹鋸成的竹筒中,加適量的水,再用香蕉葉將竹筒口堵嚴,在炭火中將綠竹烤焦,裡面的飯便可食用。

竹筒飯是黎人傳統美食,黎人民間多於山區野外製作或在家裡用木炭烤制。竹筒香飯通常是黎家人出遠門,上山打獵或招待客人時才做的。

黎家的三色飯為紅、黑、黃三種顏色,取自天然植物染色。製作三色飯的材料:山蘭糯米、三角楓、紅藍藤葉、黃姜等等;三種顏色相映成趣,形態美觀,藥味中帶有甜香,極具風味。

而另一種菜肴,卻差點讓何伊將舌頭吞下去,那便是黎家酸菜!

冷宮黴妃 黎人招待上賓的這種獨特的菜叫「南殺」。

「南殺」為腌制的酸菜,是將黎語叫做「里嫩」(剝去葉子取其幼莖)或「芝溫」(取其幼莖和葉子)的野菜,用冷飯和水沖調,入壇密封一個月,讓其發酵成為獨特氣味的酸菜;又或是把牛或山鹿的脊椎骨斬碎,也可將田蟹、小青蛙、螞蚱和其他小動物切碎,與半熟的熱乾飯拌調,加進量食鹽或鹽水,入壇封存,經過一個月以上甚至一兩年時間發酵一取出食用。

「南殺」有一種濃郁並獨特的氣味。

在酒席上能象黎家一樣吃「南殺」者,將是深受歡迎的客人,即如何伊一般。

那黎江沅見何伊如此喜歡「南殺」,直將眼睛笑成了一條縫……

王九喝黎家的山蘭米酒,如同喝水一般,而來敬王九的黎人絡繹不絕。

那王長老連敬王九三大碗,幹了之後未已便如同孩子一般,跳入場中開始跳舞……直讓冼三娘眼珠子都要掉出來,她未曾想到如此老成持重的王長老竟然如此放得開……

黎人是能歌善舞。

當王長老走至場中,黎人的獨木皮鼓、鼻簫、叮咚板等便開始響起,同時又有幾名男女開始唱歌……

黎人的歌謠主要有兩種:一是漢語為詞,以黎歌韻律為唱腔,稱作「漢詞黎調」;一種是用黎語作唱詞,稱為「黎謠正調」。黎歌內容多樣,有生活歌、情歌、頌歌、儀禮歌、敘事歌、雜歌等;歌者即興作詞、吟唱心曲,引人入勝……

當王長老下場跳舞,不少黎人隨之而入,不長時間,宴會場上便成了歡樂的海洋。

那何山明顯已喝大了,搖搖晃晃地在在場中打起了醉拳,惹得眾人圍之哈哈大笑……

王九看著眼前歡樂的人們,內心充滿喜悅。

王九喝的酒,實在是不少,黎人的漢子輪流向他敬酒,即便是冼三娘也是與王九碰了數大碗。但這王九喝酒如水,眼眸越喝越是發亮……

冼三娘驚訝於王九的海量,對黎人與王九的合作更是充滿了信心!

而如今的王九看著喧鬧的人群,卻在思量著「白日放歌須縱酒,青春作伴好還鄉……」王九實在是想念任罄與他尚未謀面的孩子,思念杜雪萌與他的女兒王七毓……

王九真是恨不得馬上回到妻兒身邊…… 宴席之上,盡皆為黎人所獨有的食品,這讓眾人盡皆大飽口福。

首先上的自然是黎人的山蘭米酒,黎家人稱「酉並」酒,它以口味醇正,味道香甜,濃而不烈著稱。更重要的是,它包含著一個民族獨特的文化內涵。

山蘭米,為黎家所獨有的旱生山蘭糯稻穀,具獨有的米脂芳香。而最為重要的酒麴,則是採用山上天然的扁葉刺、山橘葉、南椰樹心等樹葉為材料製成;這些樹葉獨具樹脂芳香。

米脂芳香與樹脂芳香成就了獨具特色的黎家山蘭米酒。

黎族山蘭酒的色澤初期呈乳白色,溫潤如玉。黎族人通常叫「biang」酒。

「biang」酒對不好酒者最具吸引力,濃甜微辣,辣而不燥。一年後,酒呈黃褐色,好似瑪瑙,甜味減弱,香味漸濃,此為佳品。時間漸長,酒呈紅色,甚至黑色,此為上品,最為正宗。

而此時王九手中酒杯中的酒正是黑色!

那黎人的王長老正對著王九講解著黎人的山蘭米酒的製法……

山蘭酒淺飲生津,但後勁十足!

酒過三巡,便開始上飯。

黎人的竹筒飯、三色飯同為一絕。

用山欄稻(一種旱稻)中的「香米」並配肉類為原料,放入新鮮的粉竹或山竹鋸成的竹筒中,加適量的水,再用香蕉葉將竹筒口堵嚴,在炭火中將綠竹烤焦,裡面的飯便可食用。

竹筒飯是黎人傳統美食,黎人民間多於山區野外製作或在家裡用木炭烤制。竹筒香飯通常是黎家人出遠門,上山打獵或招待客人時才做的。

黎家的三色飯為紅、黑、黃三種顏色,取自天然植物染色。製作三色飯的材料:山蘭糯米、三角楓、紅藍藤葉、黃姜等等;三種顏色相映成趣,形態美觀,藥味中帶有甜香,極具風味。

而另一種菜肴,卻差點讓何伊將舌頭吞下去,那便是黎家酸菜!

黎人招待上賓的這種獨特的菜叫「南殺」。

「南殺」為腌制的酸菜,是將黎語叫做「里嫩」(剝去葉子取其幼莖)或「芝溫」(取其幼莖和葉子)的野菜,用冷飯和水沖調,入壇密封一個月,讓其發酵成為獨特氣味的酸菜;又或是把牛或山鹿的脊椎骨斬碎,也可將田蟹、小青蛙、螞蚱和其他小動物切碎,與半熟的熱乾飯拌調,加進量食鹽或鹽水,入壇封存,經過一個月以上甚至一兩年時間發酵一取出食用。

「南殺」有一種濃郁並獨特的氣味。

在酒席上能象黎家一樣吃「南殺」者,將是深受歡迎的客人,即如何伊一般。

那黎江沅見何伊如此喜歡「南殺」,直將眼睛笑成了一條縫……

王九喝黎家的山蘭米酒,如同喝水一般,而來敬王九的黎人絡繹不絕。

那王長老連敬王九三大碗,幹了之後未已便如同孩子一般,跳入場中開始跳舞……直讓冼三娘眼珠子都要掉出來,她未曾想到如此老成持重的王長老竟然如此放得開……

黎人是能歌善舞。

當王長老走至場中,黎人的獨木皮鼓、鼻簫、叮咚板等便開始響起,同時又有幾名男女開始唱歌……

黎人的歌謠主要有兩種:一是漢語為詞,以黎歌韻律為唱腔,稱作「漢詞黎調」;一種是用黎語作唱詞,稱為「黎謠正調」。黎歌內容多樣,有生活歌、情歌、頌歌、儀禮歌、敘事歌、雜歌等;歌者即興作詞、吟唱心曲,引人入勝……

當王長老下場跳舞,不少黎人隨之而入,不長時間,宴會場上便成了歡樂的海洋。

那何山明顯已喝大了,搖搖晃晃地在在場中打起了醉拳,惹得眾人圍之哈哈大笑……

王九看著眼前歡樂的人們,內心充滿喜悅。

王九喝的酒,實在是不少,黎人的漢子輪流向他敬酒,即便是冼三娘也是與王九碰了數大碗。但這王九喝酒如水,眼眸越喝越是發亮……

冼三娘驚訝於王九的海量,對黎人與王九的合作更是充滿了信心!

而如今的王九看著喧鬧的人群,卻在思量著「白日放歌須縱酒,青春作伴好還鄉……」王九實在是想念任罄與他尚未謀面的孩子,思念杜雪萌與他的女兒王七毓……

王九真是恨不得馬上回到妻兒身邊……

這場宴會自正午直落至夜晚……

賓主盡歡。

當晚這些人盡皆倒地而眠,而後盡皆被人抬至黎人的船屋內休息。

那何伊喝得不多,但她困了之後,卻找到了王九。

此際的王九卻獨自一人坐在黎寨邊上,仰頭正看著天空中一輪彎彎的明月……

「阿九哥,你怎麼一人在看明月?」何伊問道。

王九點了點頭。

「你何時走開的?」何伊問道。

「就在你們玩得最開心時。」王九道。

「你想你家的夫人與孩子了?」何伊紅著臉道。這紅著臉卻不僅僅是因為喝了酒。

王九又點了點頭道:「原本想離開,現在看起來,卻是暫時走不開了,估計尚要大半個月的時間方可離開。」

「啊……為何?」何伊早就知曉她的阿九哥要走,但未曾想到,還會在此呆一段時間,不禁心花怒放。但一轉念,卻壓下了內心的喜悅,生怕她的阿九哥不高興。

未曾想到王九卻未曾在意地道:「今日與黎首冼三娘談過,我卻想在此牽頭,建立一個以黎人為首的地方,專門收購黎人的織錦,并行銷大明及海外。同是,或是可以的話,我再收些黎人的漢子入錦衣衛。據冼三娘道,他們黎人平日很多人以打獵或出海捕魚為生。我亦想招收些身手較好之人,充實入錦衣衛……」

王九與何伊二人看著彎彎的月亮,何伊依偎在王九身旁……不知何時,王九一人說了許久,但未曾聽見何伊的回話,卻聽見何伊均勻的呼吸聲,原來何伊已不知不覺地睡著了。

黎首冼三娘一夜未眠,但她卻沒有半點睡意。這一整夜,她都沉浸在與王九聊天的所帶來的震憾之中。 所以,目前來看,王九暫時還需要在瓊州府呆上一段時間。

這段時間,王九突然在瓊州府現身之事在朝堂之上已起了層層波瀾……

因任罄生了個兒子,永樂帝朱棣的恩旨隨即而下,杜雪萌、任罄均被誥封三品淑人,二人並列,杜雪萌為大,任罄為二;王九的兒子賜名王陽明,字守仁,並封為六品忠武校尉之閑職;另贈金銀若干……

不在乎封賞多少,而在乎的是聖上的態度!

朝廷百官嘩然……

但隨之而來的便是王九對崖州錦衣衛百戶李良釗的指控:崖州百戶李良釗意圖對王九不利,意圖不軌,已被擒下,經審訊,他已將罪責全部擔下。

朝廷皆知,這錦衣衛為紀綱的把控。故紀綱馬上上書請罪:其御下不嚴,甘願受罰云云。

但永樂帝朱棣只是將那請罪書留中而不發……也即是不說好,亦不說壞,你自己看著辦。

一時之間,那紀綱如同熱鍋上的螞蟻,熟悉永樂帝朱棣性情的紀綱明白,這是對自己的極度不滿!

「解鈴還需系鈴人。」

紀綱忽然想到了王九,連忙聯繫遠在天涯海角的王九,極盡好話。

王九很快便回話了。

當紀綱拿到王九的回話時,卻愣了半晌。原來這回話卻是一張牛皮地圖。地圖之上,在大明版圖之上一連串的紅點點,盡皆在浙、閩、粵、桂、瓊的沿海一帶。

紀綱不蠢,看到這地圖,便知道這王九欲與自己劃分一下勢力範圍,而王九的意思是,沿海一帶歸他,而內陸歸紀綱。

紀綱咬了咬牙,臉上皺成一團,即刻回信:同意!

在紀綱看來,這卻無妨,沿海一帶,除卻江浙一帶較為富庶,其餘倒也無妨。他咬了咬牙,心道:來日方長,千萬別被我拿到你的把柄!

朝堂之上的交鋒,從來兵不血刃,猶如春風一渡,又是新的一天。

紀綱扲著王九以牛皮畫的地圖,被永樂帝朱棣臭罵一通,一腳踢出了宮門。

紀綱雖被朱棣踢了一腳,但出得宮門外,又扯氣高昂起來。他明白,這一關他是過了,並且這段時間他必須夾著尾巴做人方可……

永樂帝朱棣桌上放著王九早幾日寫來的秘奏,他在奏章內詳述了自己的想法。